第142章 非嫁不可

    他还委屈。

    “如果那时你父亲就知道显侯府不妥当,怎么不跟我说呢?”

    “我跟您说,这事儿之后父亲还真的不乐意了。”唐二公子见老太太十分不悦,觉得是唐国公看见显侯府的权势要把亲闺女往火坑里扔,犹豫了许久才对老太太说道,“这事儿……其实父亲跟大姐姐说过,说显侯府的婚事就算了,回头再给她挑个好的。大姐姐自己不乐意,有什么法子?”见老太太诧异地看着自己,显然想不到这是唐大小姐自己不乐意,唐二公子说道,“这种事,为了叫您不要不高兴,不是这样非要为父亲辩白的时候我是不能说出来的。是大姐姐自己想要嫁到显侯府上去,父亲瞧着她一心一意的,就……”

    唐国公这人说是疼爱儿女,到的确是疼爱儿女。

    可如果说唐国公是那种觉得事情不妥千方百计拼着被儿女怨恨也要如何如何的性子,也是不可能的。

    唐二小姐非要嫁到荀王府去做王妃,唐国公阻拦了。

    然而不成功,唐二小姐一门心要做荀王妃,唐国公也就丢开手随她去。

    唐大小姐自然也是如此。

    显侯府不妥当,不大地道,唐国公也阻拦了。

    可唐大小姐非要嫁到显侯府去给人家当儿媳妇儿,唐国公也由着她。

    这都是自己选的路,就算是日后怎样,也跟人无关,也不可能落埋怨。

    “……如果显侯真的教子不严,那沈家怎么还把三丫头嫁给那小子……”

    “父亲仿佛把这事儿跟沈大将军说过,沈大将军觉得没什么,因此也就算了。显侯府对咱们国公府都这样诚惶诚恐,知道冒犯了我就来辩解,我想着沈家如今正是鼎盛的时候,就显侯府那样的人家,怕是得把沈三小姐给当祖宗供起来。”唐二公子笑了笑,见老太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您也别担心。左右不过是些小事。只是我不爱搭理显侯府上的这些人,把这些跟您说了,您自己心里有底儿就行。”

    “你啊,日后也少跟这样的人胡混。”老太太温声说道。

    “不然能叫父亲把我给送去从军吗?”唐二公子笑嘻嘻地说道。

    他虽然不及唐国公世子稳重,不过正是因性子活泼,因此很能逗老太太展颜一笑,此刻卖力地在老太太面前侍奉,说着外头的笑话,眉飞色舞地说着自己在外头又怎么怎么坑了谁谁谁的,这叫唐国公听见怕是要生气,然而就叫老太太听了却觉得有趣儿极了,一时这屋子里欢声笑语的,倒是比沈家小姐们在的时候还要热闹些。等到了天色将晚的时候,几个小姐都来跟老太太道别,唐二公子早就提前一步走了。

    他见了又如何?

    显侯府大小姐哭哭啼啼的,到时候如果在他的面前泣不成声,他岂不是还得担一个不怜香惜玉的罪名?

    因此唐二公子快快地走了。

    他一走,等沈家小姐们与显侯府大小姐也都走了,老太太面前簇拥的就是自家女孩儿了。老太太见了唐大小姐对自己十分温柔体贴的样子,想到她对显侯府这样上心,听说今日的茶水也都是显侯府大小姐喜欢的,不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却越发地和颜悦色起来。虽然都是唐国公庶女,又都不大听话,可是人都偏心,老太太更喜欢机灵懂事的唐大小姐,不喜欢罗姨娘生的唐二小姐。

    她看着唐二小姐嫁到荀王府无动于衷,想到唐大小姐这婚事,就有些不忍。

    “好了,不必忙着服侍我。跟你们小姐妹一块儿说话去。重阳的衣裳可做好了?”老太太笑着问道。

    “都做好了。都是今年江南进贡的最好的绸缎,样式也极好。”唐大小姐一无所觉,见老太太微微颔首,便扶着老太太的手臂笑着说道,“您就放心,母亲都已经预备好了。”她的脸上带着笑,显然今日与显侯府大小姐是十分亲近的,因此对未来的婚事也多了几分期待。老太太点了点头,听了一会儿她们的说笑,这才叫她们都回去自己用膳。只是夕阳西下,秋日的余晖洒落在唐大小姐的身上,老太太顿了顿,叹了一口气。

    聪明太过。

    她没有说什么,却拍了拍云舒的手背。

    “那月饼是你想的新样式?”

    “是。”云舒小声儿说道。

    “小二一说起陈平我就知道,那小子的妹妹不就是跟你十分亲近的翠柳?陈白那小子家的孩子。”老太太见云舒抿嘴笑了,便温和地说道,“能想到不借着国公府的旗号在外招摇,你和陈平都是极好的。只是我得说你一句,遇事不必刻板。咱们国公府不是怕叫人打着旗号在外头的主子,只要不作奸犯科,不要作恶,为恶,做出有违国法家规,伤人害人的事,那打着国公府的旗号又怎么了?你们是国公府里的人,如果只是做正轨的生意,那顶着国公府的名头也方便。”

    “只是不想给府里添麻烦。”

    “如今就不添麻烦了?这不还是引来了小人?在京城做买卖,没有些根底靠山的能行吗?既然有靠山,就亮出来。你和陈平未免拘束。”

    “往后一定打着国公府的旗号狐假虎威。”云舒急忙笑着说道。

    “这还差不多。别以为我是偏疼你。你琥珀姐姐,珊瑚姐姐还有其他几个大丫鬟的,也有买卖挂在国公府的门下……你们服侍我一场,难道我刻薄你了?不叫你借着我的旗号了?”老太太轻轻拍了拍云舒的手背,见云舒这回轻快地答应了一声,这才点头,缓缓地说道,“先露出靠山,就不引来财狼。显侯府……这么多年没有亲近,如今这根子也坏了。只是百年世家,大家族里难免都有蛀虫……见了咱们的旗号,往后少许多的麻烦。”

    “是。”云舒急忙说道。

    “那个水果月饼,还能做什么馅儿?”老太太又笑着问道。

    “还有凤梨……”

    “这个有。家里还有这个南边儿的果子。”老太太急忙说道。

    云舒笑着说道,“正是因为记得府里还有,因此才说的。我觉得这个最好吃,酸酸甜甜的。”其实月饼也不怎么好吃,比在国公府吃的那些各种糕饼要查些,只不过是应个景儿罢了。她想了想对连连点头的老太太急忙说道,“中秋都过了,月饼吃起来没趣儿。老太太如果想吃这种水果馅儿,不如直接做凤梨酥吧?”她眨了眨眼睛,老太太许是上了年纪,多了些老小孩儿的性子,笑眯眯地问道,“凤梨酥,听起来倒是直截了当。”

    “是。这也是南边儿的点心。”云舒柔声说道。

    “那先做些尝尝。如果好吃,就再多做些。”

    “是。”云舒笑着点头说道。

    她见老太太似乎心情好了些,自然也不会提起那些不开心的事,因此更希望叫老太太能吃吃喝喝的,就把显侯府大小姐这不愉快的事儿给忘了。

    她在厨房里折腾了好几天,这才看着小厨房的厨娘们鼓捣出凤梨酥来,拿了些给老太太尝了,老太太倒是十分喜欢这酥松香甜的口感,又因这难得的新鲜花样儿,因此这几日都叫小厨房做了,又分给各处。她这一动作,唐国公夫人笑着就来了,见老太太如今十分惬意,她看了老太太身边,见云舒不在老太太面前服侍,便笑着问道,“这又是小云的花样儿?这丫头人呢?”

    “她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忙着给我做一个单被,面对晚上冷热的不舒坦。”

    老太太见唐国公夫人笑吟吟的,便笑着说道,“这丫头最是个实心眼儿的。”

    她一向都喜欢云舒,唐国公夫人也没有看云舒不顺眼的道理,因此对老太太笑着问道,“那重阳那天……”

    “那丫头说不去。她说了,自己小小一个的,又不能搀扶我,又腿短未必跟得上,只怕到时候成了累赘。我想着也是。那时候山上人多,虽然都有各处侍卫把守,周围也都是各家各府的家眷,到底她也是添乱的。因此我叫琥珀和珊瑚带头,几个大丫鬟跟我一起去。”对于爬山云舒是敬谢不敏的,实在是因为折腾。毕竟这次重阳登山是在京城外头的一座极高的山上,又是要浩浩荡荡出府,又是要一路奔波,还得爬山,爬上自己累就不说,要命的是还要侍候主子。

    云舒得多想不开才去陪着老太太登山。

    因此她主动就说不去了。

    她不爱去,爱去的丫鬟多得是,毕竟能在主子面前露面,去的地方还有无数贵族女眷的地方,这也是开眼。

    云舒不去,仿佛是退让,因此倒是叫她没落什么埋怨。

    “她是个极懂事的。”唐国公夫人便觉得云舒是个并不非要卖弄自己,反而更懂事的丫鬟。

    因此,她见老太太欢喜,自己也欢喜,只是给老太太请了安,她才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准备回去理事,就见一条抄手游廊上,传来脆生生的声音。

    “大伯娘!”

    唐国公夫人一愣,回头看去,就见唐六小姐兴冲冲地跑过来,仰头一脸天真无邪。

    “大伯娘,您这是要去赏小云的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