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内情

    他虽然性子跳脱活泼,可最是见不得有人作恶的性子。

    云舒都想叹气了。

    只是她与二公子也不熟,因此也只能什么都不说。

    “她说她的,咱们说咱们的,难道老太太还能强压着咱们跟他们和好不成?”陈平笑嘻嘻的。

    “我也知道,老太太既然这样说,那显然是对显侯府也不高兴了。只是显侯府这一张嘴就可怜巴巴的,反倒像是我依依不饶。这显侯府怎么这样儿……如果早知道是这么个货色,当初我就不能答应叫大姐姐嫁到这种人家去。”唐二公子“啧”了一声,显然觉得这件事十分不快,只是见云舒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一副万事不开口,沉默到底的样子,哼了一声笑着问道,“怎么,你听了她家是动了你生意的罪魁祸首,竟然也忍了?”

    “难道我还能扑上去挠她一脸血啊?”云舒见唐二公子问自己,不由无奈地说道。

    就算显侯府大小姐来道歉,也冲着的不是陈平跟自己,而是唐二公子。

    她一个小丫鬟还能干什么?

    还是能下个毒,叫显侯府大小姐丢了脸什么的?

    “你说的也是。”唐二公子不是一个依依不饶的性子,且对云舒也没有十分亲昵的意思,看在陈平的面子上说笑了两句,一边往老太太的院子里走,一边想到了什么,对云舒回头问道,“你说的那个烤鸭……说的天花烂坠的,我可跟你说,如果不好吃,我也是不能饶了你的。你知道本公子为了这烤鸭付出了多少吗?长工都给你干了!”他见云舒诧异抬头,便抱怨说道,“你那又是值钱的料子又是值钱的首饰的,你以为是谁放进你宅子里的?都是陈平与本公子俩人儿一块儿偷偷干的。”

    陈平赔笑,对唐二公子说道,“这京城里谁不知道二公子您急公好义,号称及时雨呢?”

    “你别哄我。大半夜的叫我给这丫头的宅子里挖个坑装她那些金银首饰,我容易么我。还差点儿叫隔壁姓宋的那小子给当贼给逮了。”唐二公子见云舒捂嘴不要笑出来,不由抱怨地说道,“陈平这小子说什么你那些金银珠宝田契地契的放在外头不安全,给你找了个地方挖坑都埋上了。回头你看见就知道了,好几个坑,一个坑里装你的私房,一个坑里装他妹妹的,还得挖一个装他自己的家底……不过你厨房里的那些熏肉不错,我拿走了啊。”

    “二公子喜欢吃,尽管拿去好了。”

    “这还差不多。这熏肉,我拿去孝敬父亲了。就想着父亲看在这东西是他爱吃的,回头明年别叫我过得太艰难。”明年唐二公子就要被送到边城去投军,那日子……如果没有人照应,说起来就得跟寻常士兵似的,过得十分辛苦。唐二公子想了想,苦着脸对云舒说道,“没想到父亲是个铁石心肠,熏肉收下,叫我滚出来了。”唐国公那样铁面无私的严肃性子是熏肉能收买的吗?

    唐二公子真是看错了自己的父亲了。

    唐国公收下了熏肉,不过直接把唐二公子给踹出来了,说是如果明年一整年在军中还混不出来,就给他弄到北疆去。

    北疆是冰雪苦寒之地,一年之中十个月都在下雪,冰天雪地出了名的艰难可怕的地方,唐二公子是真的怕了。

    “您孝敬了国公爷就直接提自己的恳求了?”云舒不由嘴角抽了一下问道。

    “不然还怎么样?父亲吃的时候也说很好吃。”

    “二公子就不该说。您孝敬国公爷熏肉,是对国公爷的孝心,怎么还能提什么要求呢?”如果云舒是唐国公,十分满意高兴地吃着儿子孝敬的熏肉,万万没想到一转头儿子就说这熏肉不仅仅是为了孝敬他,还是为了求他叫自己过得好过点儿,那一脚踹出来真的都已经是很克制了。见唐二公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云舒再一次觉得唐二公子这么多年据说经常挨打是半点不冤,看着唐二公子说道,“孝敬国公爷,您怎么也得诚心诚意,别那么不纯粹啊。”

    多伤老父亲的心啊。

    她摇了摇头。

    “嘿!你还摇头……鄙视我还是怎么着?”唐二公子也觉得云舒说得有理,他是个男子,自然不及云舒这样的女孩儿来得心思细腻,此刻想了想也觉得有理,不过看见云舒一副“你挨打也活该”的小模样儿就觉得来气,指了指云舒说道,“我这一心一意给你挖坑,你反倒鄙视我……行了,我本来还想给你那厨房剩点儿,那剩下的熏肉我也都拿走了。这回我真心孝顺父亲,绝不掺水的。”

    “您给我留点儿。”云舒急忙说道。

    “你最近又不出去。”

    “宋大哥一个人住,我担心他没吃的。”

    “宋大哥……那小子跟着八皇子在宫里吃香喝辣,还用得着你操心?行了我知道了。”唐二公子哼了一声,又不知道想什么,又笑着看了一眼赔笑的陈平揶揄地说道,“宋大哥……还叫得挺亲近。”他露出一个坏小子才会露出的坏笑,云舒气得不想理他,可是又不能任性地转身就走,毕竟那就真的是有点恃宠而骄,不像是个丫鬟了。她不吭声了,一副老实本分的样子,唐二公子也不在意,只是陈平小声央求说道,“女孩儿家家脸皮薄,二公子,你让让她。”

    “知道了。”唐二公子见云舒不跟自己说话了,咧嘴笑了一笑,一张刚刚还十分不悦的脸上神采飞扬了起来。

    他生得英俊,又金尊玉贵的喜欢穿鲜亮的锦衣,瞧着在阳光下就是一个跳脱活泼的勋贵少年。

    只是进了老太太的屋子,唐二公子就急忙上前一本正经地给老太太请安了。

    “老太太,您找我?”

    “小云应该把显侯府那丫头的话跟你学了。”见唐二公子坐在了自己的身边,老太太吐出一口气,看着他缓缓地问道,“她说的话,看似委屈可怜,可是我却半点都不信的。这事是怎么回事儿,你跟我说说。”她自然只会相信自己的孙儿,更何况这件事叫她心里有点不痛快,唐二公子想了想,就将陈平如何如何先自己开店做月饼,却差点儿叫显侯府的公子防火把自己烧成人干不得不求助到唐二公子的面前的事儿给说了。

    “老太太,这事儿孙儿半点谎都没撒。”唐二公子见陈平垂着头不敢吭声,急忙对老太太说道,“陈平开店这事儿,我之前就知道,只是没插手。毕竟我是想着春天就要去边城,陈平自然是要跟着我。只是他不能与我一般从军,那不如就在我的身边做生意,也是叫我家底丰厚些的意思。在京城做月饼买卖不过是历练,练练手,叫他知道如何做生意,别跟着我骤然做买卖不知道这里头的水深水浅还有如何行事。”

    “你想得很周到。”老太太便微微点头。

    “不过他做的生意是他自己出的本钱,因此他就说,不想借着国公府的威势狐假虎威,免得再给国公府添麻烦,自己去干,谁都不惊动也就行了。”唐二公子别看在别人的面前活泼气人,可是在老太太面前却总是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他见老太太点头,笑了笑说道,“我也由着他。不过是小打小闹的买卖,能出什么事儿。我这么一想可就坏了,这哪里是小打小闹,显侯府的那混账火都烧到家门来了!您说我能忍吗?我自然是要叫他知道我是陈平的主子。”

    云舒这时候给唐二公子端了一碗茶。

    “如果我的小厮出了事我都不出头,那孙儿这还当什么主子,当缩头乌龟就行了!”唐二公子打开看了一眼,见是龙井,笑了笑,一边喝了一口就对老太太说道,“只是叫我恶心的是他们家还颠倒黑白,摆出这么一副可怜委屈的样子,又仿佛是我在揪着这件事儿不放。老太太,我实话跟您说,这是大姐姐的婚事定了,庚帖都换过,京城里都知道明年她要嫁去显侯府。不然,这门狗屁婚事我就不能答应!他们这上上下下,男人不怎么样,这显侯府的小姐也够能颠倒黑白的了,大姐姐嫁到这样的人家去,您想,那得是个什么场面。”

    他顿了顿,英俊的眉目之中带着几分不悦。

    “一开始,我还担心自己冤枉了他。之前贵妃赏花,我跟着他们做一回生意的时候就觉得这小子有点不地道。明明是一块儿做生意,顶着的却是我的名头。”唐二公子见老太太眉目安静地听着,便细细地对她说道,“贵妃赏花,谁那花儿极好,咱们抢在最前头卖了一波儿,只是您知道的,这花花草草,只要时间久了花匠们总能研究出更新鲜的花样儿,因此后头咱们的就不大卖得动了,显侯府那小子还打着我的旗号,说那些花匠们跟我争利,强砸了三五家。有人告到了父亲那儿,我才挨了打。”

    唐二公子一回想当日唐国公给的自己那顿好打就觉得屁股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