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颠倒黑白

    “月饼生意?”

    老太太含笑问道。

    只是她虽然在笑,云舒却觉得自己感觉到老太太是有些不悦的。

    “是。前些时候京城里出了新鲜的月饼。”显侯府大小姐一副十分温和的样子,对微微颔首的老太太恭敬地说道,“说是水果馅儿的。我哥哥孝顺母亲,因此我也尝了一块儿,这果然是十分新鲜的馅料,因此就跟哥哥说,这月饼如果能做得多些,怕是今年中秋难得的新鲜花样儿。也是都怪我,也不懂外头的经济之道,因此胡乱地说了一句,倒是叫哥哥上了心,想着也跟那做出来这月饼的人家说一声儿,咱们合股做生意,哥哥出银子人脉,将这些月饼推广到各家各府……这我是也有私心的。想着贵妃娘娘都没尝过,如果能得了这桩生意,那做了点心往宫里献给贵妃娘娘,也是咱们兄妹的一片孝心了。”

    “你这话说的。”沈大小姐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倒是沈家二小姐瞧着是个干脆的性子,此刻便笑着说道,“仿佛姑母在宫里只能得你做生意的孝敬似的。就算你们家里不与人合股,不在人家的生意里插一脚,难道姑母就吃不上水果的月饼了吗?不过是别人怎么买,你们也一样儿怎么买。买来的跟自己做生意做的,难道还有分别不成?”她似乎也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件事,就有些不悦地问道,“怎么你从前没有跟我说过?”

    “在外头买来的是跟别人家儿一样的。可自己做生意不是自己能用心,更精致些?”显侯府大小姐急忙对斜眼看着自己的沈家三小姐说道,“更何况我也想叫三妹妹尝尝。三妹妹身子弱,吃外头的东西只怕不洁净,哪里如咱们知道配方自己做出来的。因此我那时也是关心则乱,想着……如果拿到了配方,那贵妃娘娘与三妹妹吃的都是自家人做出来的,自然更放心些。”

    “二姐姐……”沈家三小姐是个柔弱温柔的性子,拉了拉沈家二小姐的衣袖,目光之中露出几分央求。

    因沈大将军没有侍妾,只有一个老妻,因此她们姐妹都是同母所出,沈家二小姐似乎对妹妹十分温和,见妹妹央求自己,动了动嘴角没有说什么。

    只是她的嘴角却微微勾起了一个嘲笑的弧度。

    “这事儿,你从前没有跟我们说过,难怪今日听说我们来给老太太请安,因此跟着来了。”沈家大小姐见对面的显侯府大小姐十分不安地看着自己,缓缓地说道,“早知道你是因这件事,我们就不跟你来了。这话我倒是听得明白了,打着姑母的旗号,你是想往人家赚钱的生意里插一脚,反倒口口声声都是为了姑母?难道姑母就差这一口吃的,非要抢走旁人的家业?这月饼馅料也是人家用心想出赖的,我听说今年卖得极好,虽然时日晚了些,不过之后那几日倒是也红红火火,想必人家的生意里也不缺你的银子。”

    她十分公允,也十分明理。

    老太太本有些不悦的气息,待听到沈家大小姐这样的话,不由慢慢散去。

    她的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显然,沈大小姐明理,又不肯借着沈贵妃的名声做些不地道的事,这叫老太太是满意的。

    毕竟沈大小姐是要嫁给唐国公世子,日后是国公府的当家人。

    主母如果糊涂,那对于一个世家来说并不是好事。

    “我,我也是没有见识。我哥哥也是个实心眼儿……”

    “是一心往钱眼儿里钻吧。”沈二小姐的话就多了几分刻薄。

    显侯府大小姐被挤兑得不行,眼眶都红了,一张年少美丽的脸上满满都是伤心,倒是沈三小姐,因日后是要嫁到显侯府上去的,与显侯府大小姐之间的感情最好,且刚刚云舒瞧着,这显侯府大小姐的确对她更照拂一些,因此沈三小姐低声说道,“二姐姐,他,他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坏,不过是想叫我开心罢了。”她仿佛是个懦弱的性子,在姐姐们的面前鼓起勇气说了这一句,就已经满脸通红,垂头不安地拧着帕子。

    沈二小姐还想再说,却叫姐姐拉扯了一把,想到不是在自己家,沉默了下来。

    “因这个,父亲已经斥责我们兄妹了。”显侯府大小姐一边带着几分哭腔,一边拉着沈三小姐的手对老太太说道,“原是我糊涂,不知道这事儿的厉害。哥哥也是个实诚人,听到我说三妹妹一定喜欢……您知道的,能娶三妹妹回来,哥哥如今高兴得什么似的,恨不能把这天上的月亮都摘给三妹妹。婚事就在眼前,他难免欢喜得忘形,因此做了糊涂事。”她一边说这个,沈三小姐一边不由露出几分欢喜,云舒想了想这关系,就多少明白,大概沈三小姐是要嫁给的就是显侯府大小姐的哥哥。

    就是那个差点儿把陈平给灭了的显侯府公子。

    只是云舒万万没有想到,想抢陈平买卖的竟然是显侯府的公子。

    怪不得陈平最后什么都没说。

    这怎么说呢?

    唐国公府,沈家与显侯府三家联络有亲,都是姻亲,这的确是如同显侯府大小姐说的那样,犯了自家人。

    只是显侯府大小姐说的好听,什么合股,什么显侯府出银子到时候应该是一块儿分账,可是她听陈平那时说的惊心动魄,可不是这样轻松。

    那是要抢了陈平所有的买卖还有配方,还想弄死陈平。

    也不知道怎么,云舒就觉得心里不怎么痛快,哪怕显侯府大小姐在这里说得多么无辜,可是她还是更相信陈平当时的话,只怕那时候真的是十分惊险。

    如果不是唐二公子出手,那陈平的生意还真的被抢了。

    更叫云舒有些不自在的是,如果陈平真的毫无根基,被显侯府抢走了自己的家业然后还被他们家里给祸害,显侯府大小姐还会这样上门赔罪吗?

    她垂了垂眼睛,见老太太垂头摸着手腕上的一串佛珠听着显侯府大小姐的解释,就听这依旧十分可怜的哭音在老太太面前回荡,“没想到这月饼生意是府上二公子的买卖……我哥哥心里头不安,因此才将这事儿说给父亲听。您也知道,他在外头的事儿,父亲母亲都不大知道。父亲听说了这件事一下子就恼了,把哥哥好一顿责罚,又打了板子……父亲觉得十分愧疚,可是看着国公爷仿佛不知道这事儿,因此也不敢去说,这才叫我过来赔罪。”

    “这事儿,是你们在外头的事儿,我是不管的。这有什么说不开的,叫你哥哥与小二自己去开解,咱们就不必管了。”见显侯府大小姐还想说什么,老太太便笑着摆手说道,“他们男子在外头的事儿,说也说不清楚。这女眷们啊,就不该操心外头爷们儿的事儿。你们女孩儿如今正是花朵儿一样的年纪,开开心心地玩笑嬉闹,不负青春才是最要紧的。至于外头的那些,你也不必不安,又不是你做了什么。叫他们男孩子自己去吧。”

    “可是……”显侯府大小姐急忙问道,“您能原谅哥哥吗?”

    “生意又不是我的。”老太太笑着叫丫鬟给她上了一杯奶茶温和地说道,“谁的生意,叫他找谁去。行了,你哥哥一个大男人,难道凡事还得妹妹出头不成?你何必操心他。”她带着几分慈爱地点了点显侯府大小姐的额头,十分温煦,见她并未不快,显侯府大小姐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这才对老太太感激地说道,“您一向宽容,都是我多嘴了。”她喝了一口奶茶,就十分说好,且努力在老太太的面前讨好起来。

    老太太也并未露出十分不快。

    等唐大小姐几个唐家的小姐来了,老太太就叫唐大小姐带了沈家小姐们与显侯府大小姐去了唐大小姐的院子。

    等花朵儿一样的女孩儿各自柔柔地给老太太告退,老太太脸上还带着笑容,然而等这些婀娜纤细的如弱水扶风一般的娇滴滴的影子都不见了,老太太这才沉了脸。

    她沉着脸转了转手里的佛珠,许久之后叹了一口气。

    “去叫你们二公子过来,说我有话要问他。”

    她看起来神色之中有些疑虑,冲着的正是云舒,毕竟这样跑了腿儿什么的,总不能使唤琥珀这样的大丫鬟。

    云舒见老太太吩咐了,也觉得老太太的神色似乎不大高兴,急忙低低地答应了一声,避开了唐大小姐请了那几位小姐的路,拐了一条路才去了唐二公子的院子。

    唐二公子的院子已经接近前院儿,除了唐国公世子的院子在这里,二房唐二爷膝下的两位公子却并不住在这,因此宽阔得不得了,似乎是因都是男子的缘故,因此倒是少了几分花朵簇拥,就算依旧有许多的花花草草,却不及后院那样簇拥得繁花似锦的样子。云舒也顾不得欣赏什么花花草草的,到了唐二公子的院子门口,正看见陈平与唐二公子出来,云舒就把这事儿给说了。

    唐二公子顿时嗤笑了一声。

    “颠倒黑白,真够有本事的,装可怜给谁看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