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冒犯

    云舒顿了顿,只能艰难地说道,“多谢三爷。”

    见她吓得不行,唐三爷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珍珠走了。

    云舒等了一会儿,等到门口真的没有动静了,厚着脸皮把唐三爷赏给自己的几个小金裸子都拿过来。

    虽然说如今已经不大会为了金银折腰,可是到手了金子还是很叫人觉得心里高兴的。

    唐三爷这样的世家贵公子手里打赏人的怎么可能有简单的东西,这几个小金裸子十分精致,瞧着也漂亮。

    云舒就都给收起来。

    她提心吊胆等了几日,见府里没什么动静,这才松了一口气。

    倒是过了几日,珍珠就病好了,出来走动起来。

    云舒又不能跟她同一天“痊愈”,那也太明显是她针对珍珠了,因此略等了几日,等自己的伤真的连淤青都没了才从床上爬起来。这个时候她也留心几分三房的动静,在她依旧卧床的时候就知道珍珠叫合乡郡主抬举做了姨娘,顿时就知道珍珠这是要糟糕……如今抬位份,就正说明唐三爷要跟珍珠公私分明了。只是姨娘这位置是珍珠心心念念的,云舒也不知道珍珠心里会不会高兴。

    只是因合乡郡主尚在安胎,没有大张旗鼓抬举妾侍的道理,因此珍珠抬举做了姨娘这事儿也没闹得十分热闹,只不过是她的爹娘进府与她一块儿吃了一顿饭罢了。

    云舒就叹了一口气,往老太太的面前请安来了。

    “瞧着白了胖了。伤也养好了?”她去老太太面前销假顺便继续干活儿,老太太就笑眯眯地招呼她到面前,见眼前的女孩儿休养的时候仿佛长大了一些,眉眼温柔安详,多了几分轻松活泛,且见她如今面容白皙细腻,越发眉眼秀致,便点头笑着说道,“只是我也得说说你。养着伤呢,怎么还能做衣裳?”云舒刚刚做好了一件外裳给老太太,簇新的,上头的绣活儿都是极精致的,就算老太太一向挑剔,也挑剔不出什么。

    “就快到重阳节了,老太太要出去踏青,自然要用新衣裳。”云舒急忙恭敬地说道,“也并不是什么累活儿。就算卧床也不妨碍给您做衣裳。”她只是装病,又不是真的病了,更何况她的手脚都利索,也没有什么好要偷懒的道理。见她提起重阳,老太太太便笑着说道,“这倒也是。这重阳啊……你们国公爷得去宫里陪着陛下,宫中是有大宴的。倒是咱们自己个儿能出去走走,登高望远,放放风筝……”

    “那叫几个丫头都出去散散心吧。”唐国公夫人在一旁笑着说道。

    “这是自然。成日里只能憋在府里头,难得趁着这人多往来的时候出去走走。”老太太笑着对唐国公夫人说道,“且她们几个丫头一块儿放放风筝,却也是有趣的事。风筝可预备了?”她关心地一问,唐国公夫人急忙笑着说道,“都预备好了,是叫宫中花匠给画的极美的风筝。还有前几日宫里皇后与沈贵妃赏了几坛子菊花酒给咱们府里,我去瞧过,倒是都是酿得极好的菊花酒。”

    “皇后与沈贵妃?”

    “皇后娘娘给了老太太与我与两位弟妹,沈贵妃自己退了一步,赏的是咱们家里的几个女孩儿。”

    “沈贵妃到底是有分寸的性子。”老太太便笑着说道。

    沈贵妃虽然如今盛宠,又是贵妃娘娘,身边还养着八皇子,可对皇后倒是十分尊重,也从不踩着皇后显出自己。

    不然只仗着如今的盛宠,再说一句“与唐国公府是姻亲”,沈贵妃直接把菊花酒给了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皇后也不敢说什么。

    可是沈贵妃倒是恭顺谦卑,就算是盛宠于后宫,却并未恃宠而骄。

    老太太的脸上不免露出几分笑意。

    如今唐国公世子与沈家大小姐素锦就要成亲,那日后与沈家就真的是姻亲,她自然只有希望沈贵妃与八皇子在宫中能更好的。

    “重阳那日各府里只怕都要出来登高望远,到时候都是京城之中的勋贵,世交之家。”老太太便侧头对唐二夫人笑着说道,“叫三丫头穿得鲜亮些。如今她前头两个姐姐都有了婚事,如今她的年纪也到了,也该给人相看些。你也趁着这都能见着的时候各家瞧瞧,如果瞧中了谁家的小公子,回来与我说说。未必婚事就能成,不过到底心里有个谱儿。”她对唐三小姐倒是十分关注,唐二夫人本就发愁爱女的婚事,毕竟唐二爷在朝中真是不怎么中用。

    唐二爷庸碌,只靠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爱女得说个什么婚事。

    见老太太专门提了唐三小姐,唐二夫人顿时眼睛就明亮起来。

    “您说的我都明白,到时候叫三丫头好好儿打扮打扮。”唐二夫人对老太太就十分感激了,毕竟唐二爷不是老太太的亲儿子,可是老太太对二房却一向没有什么苛待,如今还勉力提携唐三小姐,这叫唐二夫人对老太太更加温顺了几分。此刻她的眉眼里都是对重阳那日唐三小姐好好儿出出风头的展望,且也知道,老太太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到时候必定是要将唐三小姐带在身边的。

    唐三小姐的性子不用多说,明快爽利,也不是不知好歹的。

    可是唐二夫人就为唐六小姐发愁。

    这如果重阳的时候唐六小姐再说点什么着三不着两的话,看似是小女孩儿的无心天真之言,可是只怕是要影响姐姐的婚事。

    心中踌躇,唐二夫人又舍不得叫唐六小姐留在家里,因此只是回去敦促府中的绣娘再赶着给长女多做两件漂亮的衣裳。她急着给唐三小姐打扮找人家的时候,这一天却赶上了有人登门拜访。来的也不是别人,却是沈家的三位小姐和唐大小姐日后婆家显侯府上的一位大小姐。这位显侯府大小姐如今还没有说亲,与沈家大小姐素锦是差不多的年纪,如今生得倒不似显侯夫人那样温润圆润的模样,倒是个十分娇美的美人。

    她们来了国公府,就来给老太太请安,云舒且见四个美人笑吟吟地给老太太福了福,都觉得这一幕赏心悦目。

    “前些时候本想来拜见您,只是因中秋,唯恐您这儿事儿忙不敢来。如今才想着过来给您请安。”沈大小姐名唤素锦,为人自然大方秀致,瞧着眉眼疏阔,又端庄又沉稳,瞧着就十分有勋贵高门的气度,此刻给老太太说了原委便笑着说道,“且给您说一句不害臊的话。等这一回给您请安,咱们日后就不好出来,不然反倒像是等不及了似的。”这仿佛是说笑,“等不及”三个字却极大地取悦了老太太。

    所谓等不及,总是往唐国公府跑,不就是想赶紧嫁过来的意思?

    老太太见她是十分欢喜这门与唐国公世子的婚事的,心里也觉得高兴。

    她笑着点了点头,叫几个女孩儿都坐在面前,又叫人去叫自家的几个女孩儿。

    “你是怕叫人说等不及。我倒是真心等不及。你们父亲啊……”老太太便笑着说道。

    沈大小姐的脸不免有些泛红,笑着说道,“父亲之前累了国公大人了。”沈大将军心疼女儿们,舍不得爱女们早嫁,因此日日都跟唐国公胡搅蛮缠,前日点头答应秋天成婚,明日就顿时仿佛忘了这一码子事儿妄图反悔,折腾了好几回,跟唐国公因婚事闹得不可开交,还厚着脸皮想把婚事拖到后年去……还是唐国公最后发了好大的火儿,云舒没见到,不过听说唐国公动怒十分可怕,沈大将军竟然不敢掠其锋芒,这才老老实实地把婚事定在了重阳之后。

    因此沈大小姐今日过来也是解释解释。

    不是不乐意这门婚事。而是沈大将军舍不得叫女儿早嫁。

    “这天底下父亲疼爱女儿都是一样儿的。你看看你们世伯……”老太太这说的就是沈大将军了,笑着说道,“娶别人家的爱女进门急得很,可是叫他自己嫁闺女,却也拖到明年去。”她说的就是唐大小姐要嫁给显侯庶子这件婚事了,因要避显侯嫡子与沈家三小姐婚事的锋芒,庶子迎娶庶女自然不能跟人家嫡出的太过接近,因显侯府也将迎娶沈家三小姐的婚事顺势定在初冬的时候,因此唐大小姐就要拖后,退到明年。

    这自然是嫡庶有别,不过老太太却并不会灭了唐大小姐的气势。

    拿唐国公心疼闺女舍不得闺女早嫁来说事儿,显然是给唐大小姐脸面。

    沈大小姐也明白这个道理,笑着点头说道,“可见世伯与父亲一般,都是舍不得的。”

    她机灵地换了称呼,云舒正低眉顺眼地在老太太身后站岗,却见沈大小姐的下首,那位生得十分娇美的显侯府大小姐却笑着说道,“天底下谁家的父亲舍得叫闺女早早出门子呢?这是在姻亲,咱们最亲近的人家儿我才这样说。”见老太太笑着点头,显侯大小姐微微一顿,就笑着说道,“还有一事得跟老太太赔罪呢。前些时候哥哥冲撞了府里的二公子,如今还十分不安,为了点儿生意,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不是自家人犯了自家人了吗?”

    “生意?什么生意?”老太太没听唐二公子说,不由好奇地问道。

    显侯府大小姐就顿了顿,露出几分歉意。

    “是之前的一桩月饼的生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