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撞破

    珍珠听出云舒的冷淡,不免一愣,继而红了脸。

    “我只是……”

    “姐姐如今身份不同,应该明白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了。”云舒真是不想听唐三爷院子里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唐三爷自己后院没弄明白,为什么叫珍珠来她的面前哭哭啼啼?她忍了忍,对珍珠继续说道,“姐姐既然一心一意嫁给三爷,就相信他吧。三爷的性子不是喜新厌旧的,总不会丢下姐姐不管。姐姐难道不相信他会为了你着想不成?如今一心想要,反倒失望。不如一心一意好好儿服侍郡主与三爷,总是会有前程的。”

    “三爷如今心里哪里还能想到我呢?”

    “如果三爷没在心里记挂姐姐,那姐姐如今能过得这样舒坦?”

    云舒顿了顿,继续说道,“姐姐既然能出屋子来看望我,想必是已经养好了伤的。既然养好了伤,就出来走走……对身子骨儿也是好的。”见珍珠咬着嘴角含着眼泪看着自己,云舒看着她轻声说道,“无论如何,陪在三爷身边是姐姐自己选的路。既然已经选择,就应该去相信三爷,而不是自己关在屋子里悲悲戚戚,担心有人还谋害自己。”她想到珍珠要看自己伤口的事儿就只觉得气闷,见珍珠眼里晶莹的眼泪落下来,停顿片刻才继续说道,“而且,郡主才是三爷的正妻,夫妻和睦本是应该……姐姐如果受不住这个,当初又何必嫁给三爷?”

    当初是她欢天喜地要去给唐三爷当通房的。

    难道那时珍珠就不知道,唐三爷的性子是不会宠妾灭妻的?

    既然什么都知道,那如今黯然神伤又有什么意思。

    “我只是没有想到……”珍珠讷讷地说道。

    她只是没有想到,唐三爷没有立刻就把她提拔做姨娘,反而只是拿一个通房就打发了她,令她如今落入窘迫的地步。

    “姐姐当初一心跟随三爷,难道只是为了一个通房的名分?”云舒已经实在受不了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十分烦躁,或许是因珍珠如今糊涂的样子令她不忍,又或者是……见到了这些一心一意想要留在府里为主子妾侍的苦楚,垂了垂眼睛露出几分严肃来问道,“难道不是为了与三爷的情分?如果是因一心爱慕三爷,那正应该什么名分都不在意,一心相信三爷不会辜负自己才对。可如果只是为了一个姨娘的名分……姐姐……”

    她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却什么都说了。

    珍珠霍然起身,踉跄了一下,连带着身边的小凳子都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

    “原来你也是看不起我的。”她红着眼眶,眼泪滴落下来。

    “如果姐姐这样说,我也无法反驳。只是我无论如何都记着当初姐姐对我的那一片维护之心与善意。”云舒听见珍珠发出了呜咽之声,沉默片刻抬头,仰头看着自己眼前清丽温柔的女子轻声说道,“看在当日姐姐对我的那一份情分,如今我就与姐姐说一句实话。我的确不喜欢姐姐的做派,却并不是因你是通房不是姨娘就看不起你的缘故。而是当年姐姐自己就做错了事。如果当真爱慕三爷,当初为何许嫁给李家?身上背着李家的婚事,辜负了另一个人的大好年华,姐姐不觉得自己对不住李家?你退亲简单,可是李家却将一切都背负,你将李家的大哥置于何地?!”

    她忍着不说,不过是给珍珠几分体面。

    都已经开始议亲闹出与唐三爷这样的事,这不亚于给人家李家扣上一顶绿帽子……

    但凡是个有血性的男子,谁会觉得这是无关痛痒的事?

    伤害了人,如今还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实在叫云舒看不下去。

    “可是我与三爷……”

    “我没有说三爷没错。这件事里唯一收了伤害的只有李家的大哥,姐姐,做错就是做错,不是几滴眼泪就能抹杀的。”这件事里,唐三爷与珍珠都是错的,只是唐三爷如今不在眼前,云舒懒得提他,看见珍珠泪光点点的样子,她笑了笑才继续说道,“既然姐姐总是说情分,情分,那我就更要跟姐姐说个清楚。姐姐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什么情分。我只觉得没意思透了。”

    “不是我一定要与李家结亲,实在是我不想因我的事叫老太太恼了三爷。”珍珠不免哽咽地说道。

    “可是姐姐与三爷之间有了约定,去了三爷院子与李家分割的时候怎么不怕老太太恼了三爷了?”云舒反问。

    珍珠哑口无言起来。

    她拿帕子捂着脸低低地哭,羸弱纤细,可怜极了。

    “如果姐姐当真有勇气,老太太又没有逼着你去嫁到李家?说一句不愿意难道就那么难?可如果姐姐当日没有勇气拒绝老太太的婚事,那之后怎么又有勇气非要闹着退亲跟三爷在一块儿?”云舒沉了沉心对她说道,“姐姐,我说一句你不乐意听的。郡主与老太太对你都足够宽容,从未在三爷的面前说过这些,也没有挑拨过你与三爷之间的感情。无论如何,这已经仁至义尽,做人得知足。你已经得到三爷,能与他朝夕相对,如今的不满足,是因为对三爷的感情,还是因你的贪心?”

    她垂了眼睛。

    “我累了。姐姐,你既然已经看望过,就请回吧。”

    “小云……”珍珠哽咽了一声。

    云舒摇了摇头,端起一旁的一碗刚刚珊瑚拿过来的莲子羹慢慢吃起来。

    说了这许多话,嗓子都疼,此刻滋润温热的汤水落在胃里,叫云舒的心情也好了些。

    “我知道了,你是不想见我的了。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只是我只想叫你知道,我,我没有……”珍珠本想说她并没有云舒想象中那样不堪,只是想到自己来看望云舒的那些小心机,不免涨红了脸转身走出去。她霍然打开了云舒的房门,却猛地驻足,云舒只觉得她似乎僵硬地站在那里许久,不由茫然地从床上看过去,却见天光从房门处照进来,倒映着个人影,看不真切是谁,可是一股优雅的熏香气息却慢慢地透入云舒的屋子。

    这熏香优雅华贵,叫云舒觉得有些熟悉。

    “三爷……”珍珠一声带着哽咽的呼唤,顿时叫云舒一愣。

    她不免惊讶地看向门口,却见人影没有动作,只是唐三爷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冷地传过来。

    “回去吧。”

    “三爷,不是的,您听我说。我与小云只是……”

    “回去吧。”唐三爷这次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疲惫。他也没有进来训斥云舒或者看望云舒的意思,只是平静地说道,“我过来给母亲请安,见你今日出了屋子,因此想等等你。”这话简单,却解释了唐三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显然是他来给老太太请安,可是见总是在病榻上羸弱起不来的珍珠今日过来看望云舒,因心疼珍珠出门想带等等她,陪她一同回去三房。

    不过云舒听了这话音就知道,唐三爷只怕在外头什么都听见了。

    她想了想刚刚的话,并没有对唐三爷的什么不敬,不免松了一口气。

    “三爷,我没有小云说的那些心机。”珍珠慌了,没想到这么巧,竟然叫唐三爷堵了个正着。

    “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唐三爷的声音带了几分自嘲,却只是轻声说道,“只是如当头棒喝。当初……我的确是错了。”他那个时候欢天喜地地想要和珍珠在一块儿,的确没有想太多自己对李家造成了什么伤害。其实云舒的话落在唐三爷的耳朵里,他如今想想,不免苦笑了一声说道,“我竟然还没有一个小丫头懂事明白。”他自负自己是个人品端正的人,可是原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人。

    “三爷,不是的!你没有错,是小云,小云!”

    “小云没做错什么。古有一字之师,如今,我倒是受了她的道理。”唐三爷这话就是说给云舒听的了,他的印象里云舒是个生得眉目似画,却在老太太身边有些胆怯的小丫鬟,如今能说出这些话,可见心中也有丘壑,不过却大概也被自己给吓住了。想到这小丫鬟胆小,唐三爷不免露出几分笑意,只是想到自己如今这不怎么端正的人品,他倒是不好去这小丫鬟的房里……因此只在门口说道,“这件事我受益良多,不必担心。”

    他的声音温润。

    云舒果然提着的心重重地落在了原位。

    这说明唐三爷是不会追究她之前的话,也日后不会再提了。

    她缩了缩肩膀,觉得自己最近或许是因为养胖了,脑子都不好使了,本该小心翼翼做丫鬟,这样非跟珍珠论个明白又有什么好处。

    这莫不是要膨胀上天呢?

    因此云舒觉得自己还是得默默地把尾巴夹好,当个老老实实,无事不张口的乖巧的小丫鬟。

    古语有云,万言当言,不如一默的。

    她缩了脖子不敢说话了,倒是门口,唐三爷似乎察觉了屋子里的胆小胆怯的气息,突然笑了一声。

    突然,门口金光一闪,云舒就见几道金色的流光进了屋子,吧嗒几声,落在了她的床上。

    她定睛一看,竟然是笔锭如意花样儿的几个小金裸子。

    “安心吧。拿着玩儿吧。”唐三爷雍容的声音传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