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看望

    陈平叫云舒给喂了一肚子的吃的。

    他第一次也觉得原来吃东西也是一种恐惧。

    不过或许是因为吃了云舒的东西,因此陈平不得不任劳任怨第带了云舒屋子里的那些主子们的赏赐离开国公府。

    这一次云舒受伤,各房的主子都看在合乡郡主的面子上赏了云舒,无论多少,都是对合乡郡主的心意。

    这是主子们之间自己的事儿,不过云舒却捡了便宜,不说宋王妃赏给自己的那许多的金银绸缎,还有补品首饰,就说各房的上到老太太下到十分机敏的唐大小姐,这拢共加一块儿就已经不少了。更何况唐三爷之后又打发人来赏了自己五百两银子……这些东西虽然都是极好的,不过光华灿烂堆在屋子里,一则招人眼球,一则也是占了这间屋子。这屋子里除了云舒还住着三个二等丫鬟,是公共场所。

    云舒的赏赐占了这四个人的房间的位置,虽然人家嘴上没说什么,不过云舒却不好意思。

    陈平进来,云舒正好叫他把这些锦绣绸缎都拿出去送到自己的宅子上。

    陈平有她宅子的钥匙,他是最合适的。

    陈平就知道,刚刚那些吃的原来都不是那么好吃的。

    “原来这是叫我给你干活儿啊。”云舒说的轻巧,可是看看那堆了满地的二十多匹沉甸甸的料子,陈平就觉得腿软。他自诩是个喜欢动脑子的聪明小厮,又不是干粗活儿,这些沉甸甸的料子堆在一块儿,陈平顿时感受到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更何况还有云舒从床里头摸出来的钱匣子。里头金子一百两,这是宋王妃赏的,五百两银子是唐三爷的赏赐,还有各房的拢共加一块儿,也是沉甸甸的,起码也得有个二三百两。

    陈平是真冒汗了。

    他唇红齿白的,可是如今却俊俏的脸煞白。

    “……主子们也是,怎么只知道赏银子……金子多好啊。”金子分量还能轻一点儿,陈平嘴角苦涩地抱着这沉甸甸的钱匣子,对那些绸缎与补品真是无能为力了。更何况还看见云舒把一些平日里僭越不能戴的首饰给捧出来……他都愁死了,迎着翠柳和云舒两双期待的眼睛,这个时候做兄长的怎么能说“不行”呢?那不是得叫小丫头瞧不起自己了?他叹了一口气,只能先备着几匹料子出了云舒的屋子,折腾了好几个来回儿,腿都软了才把这些细软金银的收拾到门口去。

    “行了啊,你们也别手里一点银子都不留。谁知道在府里还会不会用到。”陈平抹了一把汗,把最后的两匹料子抱着,顿时觉得自己之前吃的那些好吃的简直都要消化没了,对云舒含糊地说道,“也别小气。这府里……爹还是有几分体面的。想吃什么,老太太的小厨房使唤不动,就去府里的大厨房。使些银子,说是爹的闺女,别委屈了自己的嘴。”他虽然见云舒白胖了,翠柳也娇嫩了许多,显然这两个女孩儿最近养得不错,只是想到云舒说起烤鸭还眼睛亮晶晶的,又觉得心疼。

    “知道了。”

    云舒跟翠柳乖巧地说道。

    “那银子都用来买地?”陈平关心地问道。

    “银子给陈叔吧。”云舒想了想,想到陈白之前给自己与翠柳买地的庄子,还有自己的几亩地里头的配置,急忙对陈平说道,“就要跟从前买的那几亩地相连的位置。”她如今算了算,这么多的金银拿出去都买地的话,那自己算起来也能有个两百亩地了……这或许对于那些高门大户是看不上眼儿的,然而对于云舒曾经的那个只希望做个小地主的期待却已经足够。这两百亩地足够叫她日后就算是出府单过也能丰衣足食,过得舒舒服服。

    因生活不再窘迫,也不必再为日后的生活发愁,因此云舒的心里一下子敞亮起来,对再多的银钱也没什么兴趣了。

    赚钱自然是好的。

    不过如今已经能有许多的日后生活的保靠,那就要享受生活,而不是再如同从前一样努力攒银子舍不得吃舍不得花的了。

    “知道了。”陈平见云舒的脸都舒展开,似乎那么一瞬间,她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如果说从前云舒还有些紧绷与紧张,还有对未来的不安。

    那么这一次,他觉得云舒似乎从心坎儿里变得柔软并且放松起来。

    曾经沉甸甸压得她喘不过气的负担一下子全都没有了。

    “陈平哥,这回就麻烦你了。等咱们出府去,我多烤几只鸭子给你吃,给你好好儿补补。”云舒真情实意地说道。

    陈平俊俏的脸更苍白了。

    他捂着嘴角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听到这两个丫头跟自己说“补补”,他就想要吐酸水儿。

    “不跟你们磨牙了,我这真得走了。你的东西还在角门门口儿呢。”

    “对了,谁给咱们看着呢?”陈平折腾着把云舒的东西都搬到角门儿去想着好能从角门送走,不过这来来往往的,堆在角门的东西谁给看着呢?云舒不免好奇,陈平却哼笑了一声说道,“二公子看着呢。他正巧要出门,正瞧见我……”他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仿佛唐二公子帮小厮看东西很平常似的,云舒却一下子露出几分疑惑地问道,“二公子就算出门……怎么走了角门?”

    怎么不从大门走?

    “角门这不是方便嘛,行了行了,不跟你们说了。”陈平急忙转身拖着剩下的东西走了,云舒见他走得惊慌就知道他跟唐二公子指定又有什么事儿要干,不过她又不是什么非要如何如何的性子,自然也不会多管唐二公子的闲事问个究竟或者阻拦,只是背后对陈平喊了一声,“别忘了砌个炉子!”她的声音叫陈平顿时踉跄了一下,显然发现这烤鸭真的吃得怪麻烦的,翠柳看见陈平落荒而逃的样子也哈哈大笑起来。

    “别笑了。”云舒一边笑一边对翠柳说道。

    “你笑得停不下来,还好意思说我?”翠柳跳上床去挠云舒的痒痒肉,两个女孩儿一看今天因陈平,点心都吃得差不多了顿时放松起来。只是翠柳靠着云舒玩闹了一会儿就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也不知道你这腰什么时候能好利索。”云舒出不了屋子,又日日的这样给进补吃喝,这说起来像是享受似的,可是时间久了也真的叫人受不了。只是太医叫云舒不要下床,云舒竟然还能待得住。

    云舒也笑了笑。

    “快了吧。”她低声说道。

    珍珠总不能就这么养病。

    这过了中秋,马上就是重阳,这也是十分要紧的节日。

    珍珠给唐三爷做姨娘的,到时候府中都热闹起来,她还养病的话未免就叫人不快了。

    别人过重阳,她却养病,这不是给人不痛快是什么?

    因此云舒就安心地等着,果然过了几日,她这一天正给老太太做了两双袜子,才交给了过来看望自己的珊瑚请她拿去给老太太,就见门口人影一闪,走进来了一个面容清秀,身段儿婀娜的清丽女子。她的眼神有些恍恍惚惚的,头上还缠着纱布,此刻清秀美丽的脸上却带着几分无措与怨愤。见云舒靠在床上正看过来,她也急忙露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小云,我过来看看你。”

    云舒撑起身,看她。

    她没有想到珍珠会来看自己。

    “姐姐怎么不在屋儿里养着?”见珍珠虽然看起来脸色有些晦涩黯淡,又有些伤感的样子,可是其实气色极好……合乡郡主各种补品流水一样流到珍珠的屋子里,就算是真的重病也能养得极好了,云舒就知道合乡郡主的确没有亏待了珍珠。虽然说珍珠从前做的一些事儿有些叫人不自在,可是想到自己刚刚进了老太太的院子,老太太叫自己做针线,这其实是抢了珍珠的活计,是分了珍珠的光彩,可是珍珠却从未敌视排挤自己。

    珍珠是在老太太身边服侍很多年的大丫鬟。

    如果那个时候珍珠但凡露出几分对自己的不快,那云舒知道,自己在老太太的屋儿里没法儿立刻站稳脚跟。

    就算琥珀与珊瑚都看重她,可珍珠也并不是在老太太面前说不上话的。

    无论她是存了什么心思,可是那样笑着接纳了她,并且爽快地将老太太屋子里的差事分给她,云舒都是记得珍珠的情分。

    正是因为记得这份情分,因此她才更不希望珍珠一路走到死胡同里去。

    心里叹息了一声,云舒便侧身艰难地推了推身边的凳子给珍珠。

    “姐姐坐吧。姐姐是来见我有事吗?”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珍珠与她许久没有往来,这一次过来是……

    “其实就是记挂你,因你也受伤了,想来看看你。”珍珠想到自己身边小丫鬟莺儿的话,不由扭了扭手里的帕子,对云舒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来问道,“小云,听说你受伤很严重,这么多天都起不来身……你的伤……能叫我瞧瞧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