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嚣张

    看着云舒笑眯眯的样子,陈平都忍不住笑了。

    跟一只小狐狸似的。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因与云舒十分亲近,陈平心里是把云舒当亲妹妹的,因此对于云舒投资自己做生意这种事接受得很快。更何况他如今也的确是缺本钱的时候,云舒乐意相信他以后会赚钱,他心里也很高兴,见云舒点了点头对自己又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陈平又突然有点警惕了,就看见云舒跟翠柳相视一笑,转身,又捧出一碗炖得香喷喷的八宝鸭来,递给陈平说道,“那陈平哥,以后你就更辛苦了。我跟翠柳不知多心疼,你先多吃点儿,提前补补。”

    “对,提前补补。”

    “我说你们俩,怎么这么殷勤叫我吃东西?”陈平这就咂摸出有点儿不对劲儿了。

    “心疼你啊。你健康了,我才赚得多啊。”云舒一脸单纯地说道。

    “不对。我觉得这里头有事儿。”陈平眯着眼睛看着这两个明显有鬼的小丫头。

    “能有什么事儿,一个男子汉,怎么这么疑心病呢。”翠柳心虚地哼了一声,见陈平一张大嘴把今天的大部分点心都干掉了,恨不能好好儿感谢一下自家亲哥,此刻就哼了一声,板着脸把八宝鸭推给陈平说道,“还不是咱们当妹妹的心疼你!不然,你想叫咱们也跟大姐姐似的,跟你抢吃的啊?!”她这说的自然就是碧柳,陈平一愣,突然皱了皱眉,对云舒说道,“你之前给娘拿了燕窝……”

    “婶子拿给碧柳姐姐了吧。”云舒笑眯眯地问道。

    “你知道?”

    “给了婶子就是婶子自己的东西,她乐意给谁就给谁吧。”云舒就算不知道,猜也猜到了,不过因如今手头都宽裕,因此也并没有十分不高兴,对陈平温和地说道,“你放心吧。我与翠柳的私房大头儿都在自己个儿的手心儿里攥着呢。不过婶子到底是长辈,也不能因为她总是会把自己的东西给碧柳姐姐,咱们就不孝敬了。那成什么人了?”她心胸开阔了些,陈平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柔和,探身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又揉了揉翠柳的头发。

    “这样才对。孝敬娘是应该的。不能因为心里埋怨,就也不孝敬娘,那根大姐岂不是成了一样的人?不过自己多留个心眼,别叫娘知道你们手里有钱就行了。”他笑容里多了几分关切,云舒点了点头,因他不时常来看望自己的,就关心地问道,“在京城里做生意难不难啊?”她和翠柳很快就要开鸭血粉丝汤的铺子,虽然不可能一夜暴发赚它个千两万两,可是却细水长流,这种滋味儿极好的小吃也不会断了喜欢的食客。

    因此,云舒很在意京城里做生意会不会有什么难题。

    “也不难。你们想要做生意,这事儿爹跟我说了,挺好的。顶着国公府的名头在外头做生意也好,不然总是有不长眼的想抢东西。”陈平顿了顿,俊俏的面容露出几分不快,似乎想到了什么叫自己很不高兴的事儿,云舒一看就知道这里头有事儿,急忙问道,“难道有人跟你为难了?”她显然猜对了,陈平冷哼了一声,对她摊手说道,“一开始我卖月饼,并未对外张扬我是国公府里的门下,只想着赚一笔就收手,何必狐假虎威。只是……”他往嘴里胡乱地塞了一口点心,含糊地说道,“这水果月饼实在是个新鲜的花样儿,自然我就叫人盯上了,说是要买我的月饼的配方,你猜给多少钱?”

    “给的多的话就卖了吧,总比自己辛辛苦苦地卖强得多。”

    “才给我五十两。这不是明抢是什么?”陈平嗤笑了一声对云舒说道,“这样新鲜的月饼,配方不得值个一千两?如果那人当真一千两来买,我还真愿意卖给他。毕竟这京城这么大,做独家生意的确是过于惹眼。更何况这京城满城勋贵,天潢贵胄,达官显宦,大家一块儿做生意也没什么。可是五十两,这太无耻了。我不肯,那家里就敢来烧我的铺子。”他说起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很平静,可是云舒却听出了这其中的几分刀光剑影。

    “你有没有怎么样啊?”云舒跟翠柳都担心地问道。

    “我也是实在没法子了。就回来搬了救兵。就二公子了。”陈平又不是没有后台只能默默忍受欺负的,他一开始不肯抬出国公府的名声吓人,自然是因为想要和气生财,也是不想叫自己仗着国公府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不过既然有人想要仗着自己的家世抢自己的东西,他也不在怕的,转身就请了唐二公子出头,想到唐二公子一出头那家里就萎了,一副没种的样子,陈平便嗤笑了一声对云舒说道,“那人还跟二公子郑重赔罪,说是没想到竟然是二公子的生意。”

    其实,如果不是这家人折腾了陈平好几天,他觉得自己还能赚更多的银子。

    这抢人配方,断人财路,简直叫陈平恨得牙根儿痒痒。

    “是谁家啊?”敢在京城里这样嚣张,没背景的就往死里欺负,云舒不由关心地问道。

    陈平却沉默了起来。

    “没谁。”他含糊地说道,“不过是个不长眼的。不过咱们有二公子保驾护航,也没叫那些混账占便宜。”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云舒跟翠柳互相看了一眼对方,都觉得陈平这瞧着十分含糊,似乎有些难言之隐,不由试探地问道,“难道这等嚣张的人家儿,是跟咱们国公府有些往来的人家?”如果是不熟的人家,就陈平这跳脱活泼的性子早就把人骂上天了。

    可是陈平既然有顾忌,那只怕对方位高权重,嚣张跋扈是一则,另一则,只怕是与国公府有些关系。

    “就是那么回事儿吧。”陈平摆手说道,“二公子这回有点恼了,觉得这家人人品不行。欺行霸市,还明抢,恨不能杀人放火的,过于贪婪。你也知道二公子的性子,一向都不喜欢这样的人。”唐二公子那是多么仗义的人呐,从前见了其他勋贵府邸的子弟欺负了人家清白女孩儿都得去偷偷仗义出头的,更何况是见了这样霸道的事。更要紧的是云舒当真是猜着了,跟陈平杠上的这家还真的与国公府渊源不浅,因此唐二公子就越发恼火。

    他看不起这样只知道对普通人嚣张跋扈的人。

    如果陈平只是平民小户,岂不是就因为这一个区区月饼配方就要叫人给弄得家破人亡?

    贪婪狠毒,简直叫唐二公子恶心。

    见陈平皱眉,云舒跟翠柳都不说话了。

    云舒倒是觉得唐二公子真是个很好的人,听了陈平说的话,迟疑了一下对他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问了。总之,二公子为咱们出头,一则是二公子的确是侠义心肠,另一则,二公子也是冲着陈平哥与他的情分。二公子心里不高兴……”她犹豫了一会儿,对陈平轻声说道,“要不然,陈平哥你多请他吃饭,麻辣香锅对不对?吃好吃的会叫人心里开心,你叫二公子好好儿开心开心。”

    “别,别说麻辣香锅了。”陈平脸色异样起来。

    他顿时就把自己做生意遇到的这讨厌的事放在一旁,嘴角抽搐地看着云舒,半晌才说道,“好吃是好吃,二公子是真爱吃。不过吃多了上火。”何止是上火,这最近唐二公子恨不能天天都吃麻辣香锅下饭,吃得时候可爽了,可是出恭的时候就要了亲命了,陈平这做小厮的陪二公子去茅房,天天听鬼哭狼嚎的简直就是巨大的阴影,见云舒一脸无辜外加茫然地看着自己,陈平很久之后,才吞吞吐吐地问道,“可还有不辣又好吃的?”

    “有是有。”云舒觉得陈平这脸色有些异样,却没有多想,只以为唐二公子大概吃腻歪了,问道,“二公子喜欢吃什么?”

    “二公子不忌口。”

    “那做烤鸭吃?”云舒其实是自己馋了,咳嗽了一声问道。

    “烤鸭?鸭子烤了吃?”

    “当然不是普通的烤了吃,工序很复杂,鸭子也要肥肥的。”云舒虽然最近吃得红光满面的,可是想到烤鸭依旧馋得不行,她一说话,翠柳都一样儿馋得不行靠过来,云舒掐指算了算……珍珠这躲在屋儿里病了这么久,也该“好了”。只要珍珠能出屋子,她也就能出屋子了,因此对陈平叮嘱说道,“鸭子也不是一般的鸭子。陈平哥,你去取几只活鸭,别叫它多活动,每天都往它的嘴里塞吃的,短短时间就能养胖……”

    她细细地把如何填鸭育肥给陈平说了。

    “吃个鸭子怎么这么麻烦。”陈平听了不由抱怨说道。

    “为了叫二公子开心,你辛苦些怎么啦?”云舒顿了顿,又转身,在陈平震惊的目光里端出一碗炖鹅腿,笑眯眯地说道,“辛苦了,陈平哥。多吃点儿,你先养养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