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躺着赚钱

    她是真心感激老太太。

    做婆婆的,能护着儿媳这个地步,再三压制儿子的妾侍,这是真心慈爱。

    合乡郡主并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性子。

    “老太太说了,郡主安心养胎,别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都不必理会。”

    琥珀一向都是十分沉稳的。

    她有些不喜欢说笑,合乡郡主倒是也喜欢琥珀这样认真的性子,只是因琥珀是老太太身边的心腹,她反倒不好对她十分亲近,免得叫人觉得琥珀与自己更要好,因此失了老太太的喜欢。她笑着点头答应了,又喊画书送琥珀出去,见她对自己十分和气,琥珀福了福,这才裙角微微一荡从合乡郡主的上房出去,临离开前,她就听见侧间的一个屋子里传来窗户轻轻关上的声音,知道那是珍珠刚刚正看自己的行踪,琥珀垂了垂眼睛,心里叹息了一声。

    过犹不及。

    如果说依照从前的情分,她只会希望珍珠能在唐三爷身边过得好的。

    可是如今珍珠行事越发不妥当,叫琥珀心里十分复杂。

    她希望珍珠能有个安稳的后半生。

    可是她希望珍珠能不要再这样算计着过日子。

    太医都说了,她脑后的伤不过是皮外伤,早就好了。

    如果不是老太太与合乡郡主都遮掩了几分,就珍珠这装病糊弄唐三爷,就已经失了本心。

    本心……

    琥珀沉默了片刻直接离开,又去看望了云舒,见云舒正在跟翠柳一块儿吃合乡郡主命人送来的点心,她也没说什么,隔窗看了两眼也就走了。她看似毫无异样,云舒也没有当回事儿,只是却觉得之后的几日,合乡郡主往自己的屋儿里送的补品更多了些,这简直就是养小猪仔儿了,云舒看着自己越发白嫩圆润的手臂发愁得厉害,不过因想着这是合乡郡主对自己的心意,因此艰难地吃着。

    她真心地发现,原来吃东西也是一种遭罪。

    因她实在吃不动,因此叫春华几个一块儿吃,几个小丫鬟都吃得最近红光满面的。

    这样吃了好些天,云舒正觉得自己要被补品给逼死,有心都想去求珍珠赶紧起来,自己好能出屋子去转转,免得在床上长成个胖子,就见翠柳领着陈平进来了。陈平依旧十分俊俏活泼的样子,今日穿着一件青衣,很像是青衣小厮的做派,不过云舒就见这青衣的材料十分精致,不是寻常的料子。见她端详自己的衣裳,陈平不由笑嘻嘻地咳嗽了一声,弹了弹自己簇新的衣袖,对云舒小声儿问道,“这一身儿……还成吧?”

    “挺好的。”云舒点头笑着说道。

    “二公子赏的。”陈平坐在云舒对面的小凳子上,见云舒捧着自己身边的好大一盘子点心目光期待地给自己,不由微微挑眉。

    “陈平哥,吃,你多吃点儿。”云舒跟翠柳此刻的目光都很期待,那两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都水灵灵地看着陈平,仿佛特别希望陈平能多吃点儿。这事有反常必定是有妖孽,陈平警惕地看了她们这两个素日里十分馋嘴,可是此刻却舍得把看起来各式各样十分精致的点心给自己吃的小丫头,许久之后,试探地拿了一块儿鹅油卷儿,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只觉得香甜可口,没什么问题,这才笑着问道,“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心疼你最近忙着做生意,都瘦了。”翠柳诚恳地对陈平说道,“哥,你多吃些。你忙着生意一定吃得不好,睡得不好,不多补补可怎么行。”她一副好妹妹的样子,好善良的,见陈平看着自己有些感动,显然头一次被妹妹这样关心的确心里很触动,急忙帮着跟着点头的云舒把大大的点心盘子塞进陈平的手里,贴心地说道,“我与小云不心疼你,还能有谁心疼你啊?多吃点儿吧,我与小云宁愿少吃几口,也愿意叫你多补补。”

    她的声音清脆。

    云舒更加诚恳地看着陈平。

    “那行!我还真的挺喜欢吃的。”

    “喜欢吃就好。”云舒跟翠柳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这些点心每天这么多,不吃就浪费,可是吃又叫她们实在吃不动了,还好陈平来了。

    云舒觉得陈平此刻就仿佛二郎真君下凡似的……可惜不能来个净坛使者,不然在云舒眼里一定帅锅二郎真君!

    “陈平哥,你怎么来了?”云舒一边接了翠柳端给自己的温水,又看见翠柳给正狼吞虎咽,显然真的最近很辛苦没怎么好好儿吃饭的陈平一杯,这才关心地问道,“你廋了不少,最近这么忙吗?”她这样关心自己,陈平急忙抬头,一边抹着嘴边的点心沫儿,一边含糊地说道,“谁家赚钱的时候不忙?忙才是好事。如果做生意还养成个胖子,天天不忙,那我才得郁闷。”

    “月饼的生意都收了吧?”这都过了中秋了,应该都收了。

    “收了。赚了不少,我这回来就是跟你交账的。”陈平见云舒靠着一个软垫子坐在床边,急忙对她说道,“你正受伤呢,别动弹。我说给你听。”他飞快地从自己的衣袖里摸出一个账本来,上头应该是这段时间生意的流水,云舒一向都不看这些的,摆手说道,“自家人,何必这样麻烦。赚了多少啊?”她更关心陈平中秋卖月饼这一把赚了多少,陈平不由一笑,眼底闪过明亮的光彩,对云舒竖起了四根手指头。

    “四千两?”云舒倒吸一口凉气。

    四千两,这真的是很大的一笔银钱了。

    更何况打陈平卖月饼到中秋,这才过去几天?

    几天功夫能赚这么多,叫她觉得自己的眼前都是小星星。

    “这还是咱们卖得晚了。如果是一开始就卖,那时候各处走礼的人家儿也多。咱们开始卖的时候,人家该买了月饼的都买了,该走的礼也都走了,不过是赶着样式新鲜,因此才卖了这么好些。”陈平从自己的袖管里就摸出了几张银票来递给云舒说道,“这是分给你的那份儿。”他手里的银票叫云舒愣了愣,看着陈平消瘦起来的脸,沉默了一会儿才对他笑了笑说道,“给我银票做什么。”

    “你可别说不要啊。”陈平瞪着眼睛说道,“食谱是你的,点子也是你的,虽然你没有再外头跟我一块儿卖,不过如果没有你的食谱与点子,我难道还能赚到银子不成?”他不是个贪婪的脾气,更不会贪云舒的那一份儿银子,云舒却只是笑着看他问道,“陈平哥说的四千两是收益。不过陈平哥,买了那许多的各种食材,面粉,糖油等等,这些花销你都没有算。其实咱们真正的利润并没有四千两。”

    “那些食材都便宜,就苹果冬瓜,十两银子一大筐……”

    “可那也是本钱。”云舒见陈平抓头,温和地说道,“你按四千两给我分了银子,可是却是我占了你的便宜。”真正要分账,也该是拿四千两把那些买了各种食材,还有人工,还有租赁临时铺子等等各种成本都扣除之后再跟云舒按从前的约定分账。可是陈平直接给云舒按四千两分,不仅叫云舒拿了更多的银子,其实他到手的银子再去扣除这些本金就得到的更少,那是吃了大亏的。

    陈平不乐意占云舒的便宜。

    可是云舒也不会占陈平的便宜。

    “本金其实不多,我都说了……”

    “这样儿吧。”云舒把银票往陈平的面前推了推,看他郁闷地看着自己,不由抿嘴笑着说道,“我也知道陈平哥为什么突然想着要赚钱。明天二公子要去边城,陈平哥你说要跟着二公子去做生意,可是没有本钱,又不想跟家里要钱,因此才这样急着自己赚自己的本钱。”见陈平微微一愣,云舒眉目柔和地说道,“这是极好的事儿。不过我想着,本金越多,陈平哥你来往一趟京城与边城才会更划算……这回的银子先放在你那儿,都给你做本金……”

    “做生意有赚有赔,你不怕我亏了你的本金啊?”

    陈平没有想到云舒竟然会这样处置这次卖月饼的银子。

    他的确是想着明年与唐二公子去边城,然后一边服侍二公子,一边做生意多赚银钱。

    他也的确是因不想问家里要钱,因此才试着卖了一次月饼。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云舒会把属于她的那份儿银子也都交给他,叫他去做生意的本金。

    “陈平哥你做生意这么犀利,怎么可能会亏。”云舒笑眯眯地说道,“我也不要多。我给你投资,你来往奔波,反正你的生意里就有我的一份儿,我要两成就行。”她眨了眨眼睛,见陈平也跟着笑了起来,就岔开话题说道,“至于做什么生意我不管。我就等着每年拿我的那两成分红。亏了你不必给我。赚了的话……当然我是更赚了。”她觉得这样挺好的,一则叫陈平能有更多的本钱做生意,另一则也能叫自己往后也能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分红。

    陈平只要赚钱,自己就能赚钱,这叫什么?

    躺着赚钱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