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为妾

    唐三爷不由一愣。

    “母亲,您这话是何意?”唐三爷今日来就是想与老太太商量一下将珍珠抬成姨娘,见老太太的脸色冷峻,不似一贯的温和,想了想,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不由涨红了一张俊美的脸说道,“母亲,不是您想的那样。”他以为老太太是觉得他对珍珠依旧宠爱,这是宠妾灭妻,恨不能仗着合乡郡主这件事紧赶慢赶地把心爱的珍珠给捧上位。毕竟,做了姨娘就是府中正经的主子,不是通房丫鬟这种没名没分的可比。

    “儿子不是想要宠爱她。只是这一次她受了伤,又懂事地没有哭闹,对儿子也用心安慰,说是对儿子的情分才会去救郡主,不争功劳,因此儿子有些愧疚。”

    唐三爷对珍珠也只剩下愧疚了。

    早前,他心里是喜欢珍珠的温柔体贴。

    可是打从合乡郡主嫁进门,他与合乡郡主越发琴瑟和鸣,就将珍珠撇在一旁。

    虽然说并不是对珍珠心生厌弃,可是对珍珠也没有从前的热乎气儿。

    如今珍珠还念着对他的痴心,甚至一心一意去救他看重的妻子与未来的孩子,唐三爷难免十分愧疚,想着给珍珠一些补偿。

    他想给珍珠一个名分,也算是全了他们俩这段爱恋。

    如果珍珠有了名分,那在国公府里就能安稳,就算日后没有他十分的宠爱也能在国公府里立足,也是叫唐三爷剩下几分心的意思。只是他这样解释,老太太却皱眉说道,“这么说,你是想要补偿她?她对你说,救了你媳妇儿都是冲着和你之间的情分?”见唐三爷轻轻点头,老太太把手里的一串佛珠轻轻地放在桌上,对儿子慢慢地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与你说说情分的问题。”

    “母亲请说。”

    “抬她做姨娘这件事,也不是不可以。”老太太斟酌着说道,“都说有功当赏,有过当罚。珍珠……这一回的确是有功的。不过你要明白,她是府里的下人,是你的通房,救了主子,这是她应该应份的事,就算是赏她,也是出自府中的公心,而非私心。”她看着唐三爷,见唐三爷点了点头,这才继续说道,“就如小云。小云和她比起来,这功劳要紧得多。可是小云也没有说什么对谁的情分,不过是出自要护主的心,对不对?”

    “对。”想到云舒也救了合乡郡主,唐三爷露出几分笑意。

    “既然护主,自然是要赏的。小云与珍珠得了宋王妃好大的赏赐,这事儿你也该知道。如今咱们府里,小云在我的身边也就算了。我自然日后是要提拔她的。珍珠……既然你要抬她做姨娘,也无可厚非。只是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明白,如果抬姨娘是冲着她前日的这份功劳,那功劳与赏赐都已经分明。她救了主子,就得了姨娘的位份,这事儿到此就了了。从此之后,无论过了多少年,她再也不能拿这件事当做辖制你的工具。也不能再提她所谓的功劳,对你,对你媳妇儿是什么功劳。”

    “母亲?!”

    “难道我说的不对?”

    老太太反问。

    如果珍珠救主,又得了姨娘的赏赐,这件事里她并不是白出力,也是得了好处与利益的。

    既然如此,日后就不能再拿着救了合乡郡主这样的话,日日叫唐三爷心里记挂她的这份什么“功劳”“情分”。

    又想要情分,又想要赏赐,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多的好事。

    老太太知道幼子是个心软的性子,见唐三爷怔怔地看着自己,便露出几分柔和来对他轻声说道,“不然你也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她说救了你媳妇儿是冲着你们之间的情分,如果她日后还想叫你念着这份情的话,那就不必赏赐她,就叫她安居通房之位,往后你冲着这份情分多抬举照顾她些,这就是你们之间的情分。可是如果她因这件事抬做姨娘,那就别说什么情分不情分,不过是一次很公平的赏罚分明。她仗着这次功劳做了姨娘,那眼里大概也就是姨娘这位份更要紧,与你又有什么情分可言?”

    情分与位份都想要,这是老太太不能容忍的。

    唐三爷也不免恍惚起来。

    “儿子本是想着叫她日后能安稳过日子。”

    “我知道你是好心。只是你对她的心意也算是尽到了。更何况这些事都是女眷之事,我也懒得说。可既然你在我的面前,我难免念叨两句。你是心疼她,可是她并不是没有在这件事里得了好处。她吃亏了吗?我听说宋王妃赏了她许多的金银绸缎,你媳妇儿如今日日给她做补品滋补。我与你嫂子们也赏了她不少,如今太医给她看诊,她尝尝说头疼,说是迷糊恶心……她的确伤得重些,可是难道小云就伤得不重?可你听小云出来说了半句话没有?”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

    “如今的珍珠,我都不认识了。”

    珍珠从前在她的身边服侍的时候,多么温柔柔顺,是个极好的女孩儿。

    可是如今这才到了唐三爷院子里多久,就已经很会折腾了。

    “这些话是咱们母子的私房话,你不要回去对她说。特别是我夸奖小云的事儿,叫珍珠听见,只怕小云都要挨她的惦记。”老太太看着沉默下来的唐三爷,抬手摸了摸他的肩膀说道,“你如今前程似锦,正是在外头好好儿筹谋前程的时候,做什么要为了后院儿的女人这样用心?郡主那里已经做得足够,日日流水一样的关照,我都看在眼里。可你不能因郡主大方,宽容,就成日里惦记你的那些个小妾通房,这成何体统?”

    “是儿子糊涂。”唐三爷抬头,目光清明地说道,“再不敢了。”

    他从前叫情分与对珍珠的愧疚搅和在一块儿,难免失了进退。

    如今听了老太太的话,他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既然如此,你是要情分,还是要对她的赏赐?”

    “抬她做姨娘吧。儿子日后一定秉公,再也不会因私心乱了儿子房中的尊卑。”唐三爷缓缓地说道。

    “那也行。既然她做了姨娘,那以后你该能她的,能给她的已经全都给了她。对她也不会有什么愧疚。”老太太笑了笑,见唐三爷点头称是,这才对他说道,“抬她做姨娘这件事,等过几日,等府里在安稳些再说。你先也不必告诉她,叫她有个惊喜难道不好吗?”她处处为唐三爷着想,唐三爷不由十分感激,又因老太太提起云舒,他就想到那天还是云舒伤得仿佛更严重些,急忙问道,“儿子要不要去看望一下小云?”

    老太太顿时噎住了。

    “她虽然年纪小,到底是个女孩儿,你往人家的房里去,怕是要吓坏了她。小云一向胆小,你去了她只怕都要歇息不好。”见唐三爷不由讪讪的,老太太笑眯眯地说道,“不过她救了的可是媳妇儿,你多赏她些金银就是。不必去看望了,她与你又没有什么情分。”说到“情分”二字,老太太难免带着几分揶揄,唐三爷也知道老太太是消遣自己,急忙起身,俊面微红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儿子回头叫人给她送银子去。”

    “请了,去忙外头的事儿吧。”老太太笑着点头说道,“你的那些同僚,中秋的时候虽然都来往了,不过才过了节,你过去走走也没什么不好。”她摆手叫唐三爷去忙外头的事儿,等爱子的身影不见了,这才猛地沉了沉脸,转动着手里的佛珠半晌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对身边的琥珀说道,“今日这些话,叫屋儿里的人都不许往外传。还有,那只猫的事儿,你暗地里叫人多查问,到底是意外,还是有人刻意,我总觉得古怪。”

    “是。”琥珀低声应了,顿了顿才对老太太轻声问道,“郡主那里?”

    老太太既然答应了唐三爷要把珍珠抬做姨娘,那只怕合乡郡主心里不痛快。

    “珍珠这事儿,不过是一劳永逸。不然她日后总是拿着救主之情来说事儿,那在你三爷那院子里,她就不算是寻常的妾侍,而是与主子有大功劳,大情分,到时候郡主就不要管束她。如今抬她做姨娘,她再想拿情分说事儿就没有道理。你去跟郡主说明白。郡主是个聪慧的性子,一定会明白叫她如今做了姨娘才是最好的。更何况……”老太太垂了垂眼睛,转着手里的翡翠佛珠念了几句经文,叫心情安稳了些,这才对琥珀说道,“更何况你三爷是心软的人,珍珠跟了他一场没有个好结果,他心里只怕要念念不忘。如今珍珠做了姨娘,你们三爷知道珍珠日后不会被亏待,那对她的心也就放下了,这才能叫他与郡主的姻缘安稳。”

    琥珀沉默着听了,便按着老太太的话去说给合乡郡主听。

    合乡郡主听了也慢慢缓和了心情,笑了笑,对琥珀和声说道,“老太太对我的维护之心,我心里全都明白。如今老太太特意叫你来开解我,我心里十分感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