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孝顺

    耳边的念叨还在继续。

    云舒握着手里的平安符好一会儿。

    “别因为我说话念叨,觉得自己年纪小恢复得快就不把这些放在眼里。”陈白家的简直要愁死了,实在是觉得云舒这孩子看着温柔小心的,竟然还有一腔热血……合乡郡主身边那么多丫鬟护着帮着,哪里还要她出来给主子尽忠?这伤了自己个儿岂不是自己遭罪?她就握着云舒的手低声说道,“再也不能这样了。只为了主子的称赞,得不偿失,你明白吗?”她声音殷切,云舒不由抿嘴笑了。

    “知道了。”

    她顿了顿,见陈白家的这才满意点头,就挣扎着撑起身体,回头从床里头的一个小柜子里取出一个匣子放在陈白家的的手上。

    “这是……”陈白家的好奇地打开,见里头竟然装的是满满一下子最上等的燕窝。

    “这是王妃娘娘赏给我的。”云舒见陈白家的疑惑地看着自己,先把平安符揣在怀里,这才对她轻声说道,“我在国公府里如今日日都有老太太与郡主照看着,这燕窝也用不上。且如果白放着如果坏了反倒可惜。婶子拿回去,每日里吃一些,也能滋养几分。”她一只手轻轻地压在陈白家的的手上,眉目舒展地说道,“婶子如今忙碌府中的差事,在家里也日日不得清闲,日日费思量,我想着,婶子也该好好儿调养了。”

    陈白家的一愣,之后红了眼眶。

    她也知道,云舒显然是想着叫自己好好滋补,别操心太过伤了自己的身子骨儿。

    “你这孩子,婶子做长辈的还能要你的东西?这是你伤了自己换来的,婶子如果吃了,那成了什么人了?”陈白家的也并不是眼皮子浅的性子,见云舒真心关心自己,也知道自己最近操心太过因此多了几分憔悴与老态,便叹了一声说道,“我也知道你是心疼我。这家里家外的……”她顿了顿没说什么,对云舒声音沙哑地说道,“只是如果我当真要保养,也不用你一个孩子的东西。家里还是有钱的,这燕窝是好,可是只要有钱也买得着……你自己留着,往后别这么心疼这个心疼那个,反倒委屈了自己。”

    “这是我孝敬婶子的,是我的心意。这么久以来,婶子一直都对我跟亲闺女似的。”云舒如今心里也想开了……为了碧柳那点子破事儿跟陈白家的有了心结也得不偿失。更何况就算是陈白家的拿了她给她的东西去便宜碧柳,如今想想……就当是破了一点好东西给陈白家的心里安稳,也别叫陈白家的在家里头太难做。她也知道,因陈白家的偏心长女的缘故,因此陈白父子与翠柳都对她有了心结,陈白家的这段日子过得也艰难。

    与其为了碧柳叫人都心里不痛快,如今就少些争执。

    碧柳想要抢她们的银子什么的,那是做梦。

    可是一两口吃的,穿的,便宜了也就便宜了。

    “这两匹绸缎是大夫人赏我的。”虽然说想得很好,可是想要拿宋王妃给自己的那些进贡的绸缎来便宜碧柳,云舒想想都觉得舍不得,因此拿了唐国公夫人这一回赏给自己的绸缎来给陈白家的轻声说道,“我在这府里素日里也用不得这样的好东西。”虽然主子们是赏了最好的绸缎锦缎,那什么色彩斑斓的蜀锦,华美柔软的云锦,花样儿鲜亮的苏锦,簇拥着堆在一块儿,光华美丽,可是云舒只是个丫鬟的身份,哪里敢做了穿在府中招摇过市?

    那才成了真正的不知规矩。

    因此她就只能每日里放着,天天摸一摸这些细腻柔软的锦缎,就当自己臭美了。

    如今拿给陈白家的两匹,她倒是也不心疼,便宜了碧柳其实也并不心疼。

    “用不上就放着,等出府了以后再穿。”陈白家的却始终不肯拿的。

    “给婶子做一身儿,婶子如今也正是好年华,穿上好衣裳瞧着也更好看。我与翠柳在这府里头每日服侍主子,不能在您与陈叔的面前尽孝,也只能拿这些干巴巴的东西孝敬了。只是这都是我的心意,婶子如果一再退却,我却只觉得心里难受了。”云舒的声音柔和,陈白家的却只觉得满心的柔软,她听到这里,也知道云舒是真的心疼自己,不由红着眼眶握着云舒的手低声说道,“既然你这样说,那婶子就不推辞。”

    说起来,这孩子比她自己生的都贴心。

    又懂事,又乖巧,还大方心宽。

    如今暖呼呼的话,叫陈白家的心里也熨帖几分。

    她也敏锐地察觉到儿女对自己虽然依旧尊重孝敬,可是却仿佛瞒着自己什么,那时心里不是不难受。

    可是如今看着云舒这样孝顺懂事,陈白家的心里也软乎了几分。

    “这才好。”云舒弯起眼睛微笑起来,见陈白家的叹了一口气把燕窝跟那两匹绸缎都放在一块儿,这才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容。只是陈白家的唯恐她劳累,因此不过是又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才走,翠柳就无声地进来,见云舒正把玩陈白家的留给自己的平安符,她便爬到云舒的身边与她靠在一块儿低声问道,“娘出去的时候夹着两匹锦缎,是你给她的?”她的脸色有些复杂,云舒却不大放在心上,点头说道,“我瞧见婶子身上的衣裳都不像是今年做的,因此拿了些料子给她。”

    “你就是太心软。”

    “到底是咱们的长辈。”云舒握着手里的平安符对沉默起来的翠柳轻声说道,“素日里咱们捏着自己的私房瞒着婶子,叫婶子不能拿自己辛辛苦苦在府里攒的金银细软去便宜了碧柳姐姐,这都没什么问题。”她又不傻,拿自己的钱去养活碧柳,见翠柳点了点头,云舒才继续说道,“只是平日里这些对咱们不要紧的吃的喝的,不过是几盏燕窝,不过是两匹料子,就算婶子拿去便宜碧柳姐姐,也不可能都给她。但凡婶子能吃用上,受用哪怕一点儿也都是咱们的孝敬。至于碧柳姐姐,跟着吃喝些算得了什么。”

    她如今得了许多的金银与好东西,因此就不会在意那一些零零碎碎的花用。

    “那你说……咱们在外头买的地……”

    “当然还是瞒着!”云舒点了点翠柳的额头。

    翠柳这才露出大大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就算是心软,可也是防着的。”

    那是当然了。

    云舒心软,也的确是想叫陈白家的得自己的孝顺。

    可是如果是要孝顺到叫陈白家的知道自己与翠柳的家底儿,知道她们到底有多少银钱良田什么的,那就还是算了吧。

    “所以,你素日里捏着私房瞒着婶子,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谁也谁不着谁。不过平日里对婶子却不要过于埋怨,有什么吃的喝的,也多想想婶子,也是你的孝顺之心。到底是生养你一场的亲娘,为了碧柳姐姐,你与婶子离心,你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对不对?”云舒见翠柳看着自己笑着用力点头,这才又往床里头的小柜子里翻出好大一包的藕粉,对她说道,“这个拿回去,你跟春华与念夏一块儿吃吧。只拿滚水冲了就能吃,每日里吃着,好歹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

    这藕粉是最上等的,是琥珀之前拿过来的。

    “你自己怎么不吃?”

    “如今我日日燕窝鸡汤的大补,再吃这些岂不是要流鼻血?”云舒无奈地叹气说道。

    合乡郡主真是个极好的主子,日日叫人送许多好吃的往她的嘴里使劲儿塞东西,她压力好大啊。

    “那行,我也不跟你客气。”翠柳与云舒最好,虽然与春华念夏的感情也不错,毕竟是一个屋儿里睡着,年纪相仿又都是一样在一块儿干活的小丫鬟,可是说起来,翠柳还是跟云舒是最亲近的。她先把那一包藕粉放在自己的身边,这才有些八卦地对云舒说道,“你知不知道最近三房的事儿?”她这样的小丫鬟每日里到处玩耍,自然也知道府里许多的八卦,云舒摇头问道,“又怎么了?”

    “我听说三爷仿佛要提拔珍珠姐姐做姨娘了。”

    这又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云舒也能想到,珍珠这一回为合乡郡主受了伤,只怕的确是要提拔起来。

    她只是皱了皱眉。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三爷到底是男子……”唐三爷想要把珍珠抬成有名分的姨娘,这本身是好心,可是却将珍珠推到风口浪尖儿上去,又把珍珠给显出来了。

    如今合乡郡主正有孕在身,珍珠却被唐三爷再一次另眼相看,心里能痛快?

    只怕心里对珍珠更加厌烦了。

    好好儿的通房慢慢儿熬上去,不打眼当个姨娘就算了,可是凭借这一回的“功劳”就要做姨娘,老太太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老太太的确是没想着答应。

    她此刻正垂头喝了一口茶,面对面前俊美优雅,卓然优秀的幼子,听了他的请求,许久之后只问了一句。

    “提拔珍珠做姨娘这件事……是你的意思,还是珍珠的意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