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首饰匣子

    珍珠如今只不过是没名没分的通房。

    可是这一次因有功,怕是要提做姨娘。

    那就是有名有份的妾室。

    不说在国公府里算是正经的主子,就是如前些天在国公府的家宴上,也可以有一席之地,不必站着服侍。

    如果再有个一儿半女,那就更要不得了了。

    而且,只凭着这一件事,日后如果合乡郡主对珍珠有半点怠慢,那就是不顾珍珠今日的救护之情。

    想到这里,合乡郡主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晦涩。

    “就算是做了三爷的妾侍,那也不过是个姨娘。这姨娘是偏房,算得了什么?郡主身份高贵,如今又有孕在身,就算是她想要翻天又能如何?总是一辈子都不及郡主的。”画书也知道合乡郡主在意的并不是名分,而是唐三爷心中的分量,低声对合乡郡主说道,“至于三爷,奴婢这半年冷眼看着,三爷不是一个糊涂的人。也不是对珍珠如何爱恋,不过是看着曾经的情分。可是与三爷琴瑟和鸣,能说到一块儿去的却是郡主。这能说到一块儿才能亲近,珍珠……做做衣裳,嘘寒问暖,这些不过是寻常之事,郡主如今有孕在身,不必为她忧虑,伤了自己的根基。”

    “我又何尝不知道呢?”合乡郡主岔开话题对画书说道,“还有最近叫咱们院子里的小厨房熬燕窝的时候多熬两碗。一碗给珍珠,一碗给小云。母亲只想着赏了小云好些燕窝,可是她一个小丫鬟,在这府中难道还能自己开火儿熬东西?那最是个懂规矩的孩子,宁可不吃,也绝不会僭越。母亲给的燕窝在她的面前只怕就是干看着。她这一回受了伤,当真得好生将养……别委屈了她。”

    “奴婢记得了。”

    “有什么好吃的,滋补的,你一向与她交好,多惦记她些。”合乡郡主叮嘱说道。

    “郡主就算是不说,奴婢难道还能忘了她?她的性子,如今都在郡主,都在奴婢的眼里。与郡主说句真心话,奴婢倒是更喜欢她这样的性子。往来觉得也安稳。”那些跟红顶白的,或许比云舒懂得卖好儿亲近,可是却不及云舒实诚,就算是画书也乐意与云舒这样真心实意的小丫头亲近。她嘴角带着笑容,因得了合乡郡主的叮嘱与首肯,因此自然不会吝啬去给云舒躲几分偏爱。

    云舒中午的时候就得了画书给送来的好大的食盒。

    “姐姐。”

    “你躺着吧。难道在我的面前还要这样小心不成?”画书亲亲热热地把云舒给压在床上,见她还是撑起来想要张罗,急忙说道,“如果你还这样折腾,那反倒是我的不是了。莫非我来了,你就这么紧张,非要做出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她一边说一边把食盒里的东西拿出来,云舒见开头是一个瓷碗的燕窝,之后是一瓷碗的鸡汤,燕窝晶莹剔透,鸡汤清凌凌的没有油滑,只是清香扑鼻,就知道这是专门给做的。

    “这是小厨房做给郡主的,因有郡主的吩咐,顺手多做了些。珍珠有,你也有。别放在心上。”画书见云舒想要推辞,急忙对她说道,“你如果推辞,那郡主心里只怕就要不安。郡主如今的身子你是知道的,正是有孕的时候,你如果推辞了,她心里总是装着这件事儿,怎么能安稳呢?”她都这样说了,云舒也不好推辞,只对画书说道,“如果姐姐见了郡主,就说我多谢郡主的赏赐。只是这世上有功当赏,有过当罚,我如今有了功劳,可郡主与王妃,还有府里的老太太,大夫人都赏了我好些,这就已经是我的体面了。”

    她这话说得明白。

    明摆着没想过以后还拿那天的事儿携恩图报。

    她的确是护主有功,可是如今主子们已经赏赐,已经两清。

    画书听出云舒这份意思,眼里不由多了几分复杂。

    “你一向是个明白的性子。”云舒没想过往后仗着今日这事儿就觉得自己对合乡郡主有功往后都要记着提着,反而那意思是已经完事儿了,这件事谁都不欠谁。这奴婢救了主子本就是奴婢该做的事儿,主子赏赐了奴婢,这已经全了主仆之情,往后虽然依旧没有人会忘记,却再也不算是合乡郡主的心事。想到了如今正卧病在床,拉着唐三爷不知说了什么的珍珠,再看看干脆得厉害的云舒,画书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云舒的脸。

    “也委屈你了。”

    “这有什么好委屈的?姐姐自己看,这几日我得了多少东西了。”

    云舒抿嘴笑着对画书说道,“更何况我当日也不是为了求报答才受了伤。从前郡主与姐姐对我好,这份情我都明白。”

    她咳嗽了两声,对画书轻声说道,“更何况郡主是个极好的主子,姐姐今日能带燕窝,带鸡汤给我,我就觉得心里已经十分感激。”她再三请画书回去转告合乡郡主不要把自己救了她这件事放在心上,自然也没有想着躺在这什么功劳簿上叫合乡郡主觉得亏欠了自己,这份坦然,自然是画书都没有想到的。她此刻笑了笑,顺手弹了云舒一记笑着说道,“既然你自己明白,那就也多吃点儿。郡主的心里装着你,什么时候你白白胖胖地在郡主面前走一走,郡主才更安心。”

    “好。”云舒这次没有拒绝。

    “我跟太医问了,你如今不必喝许多的药,只不过是慢慢儿养你的伤,吃这些鸡汤燕窝都没什么妨碍。以后我叫人天天给你带来,你不许不吃。不然,岂不是辜负了郡主的一片心意?”更何况还白白便宜了珍珠……自然这话画书是不能对云舒说的,见云舒笑眯眯地答应了,便笑着说道,“你看,我在这儿你就歇不好。那我先回去,你歇着。”她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摸出一个荷包,对云舒说道,“这是我自己对你的感激。”

    如果合乡郡主出了事,那画书只怕就也要一头碰死。

    合乡郡主是她服侍这么多年一心一意照顾的主子,有个磕磕碰碰,画书都得心疼死了。

    云舒救了合乡郡主,画书都恨不能把身家性命都给云舒做谢礼才好。

    “多谢姐姐。”云舒就接了过来。

    见她道谢,还痛痛快快地收了,画书笑眯眯地把高高的食盒推开,云舒往下一看,顿时一愣。

    这食盒高高的,刚刚画书还从里头拿了鸡汤和燕窝,云舒还以为都是吃食,没想到食盒的下方是空的,只有一个高高的首饰匣子。这首饰匣子大约三层,都是大小不同的抽屉,每一层抽屉看着都深深的。云舒见这首饰匣子上还镶嵌着美玉宝石,质地仿佛是紫檀木的,不由一愣看着画书迟疑地问道,“这是……”她觉得有些茫然,画书却只是笑着把这首饰匣子给从食盒里拿出后来,放在云舒的床上低声说道,“这是郡主单独给你的贴己,不想叫人知道。”

    按说,合乡郡主本该大张旗鼓地叫人知道自己赏赐了云舒。

    只是……一则今日宋王妃已经重赏云舒,她再重赏就过于将之前的事放在心上,惹得国公府还不消停。

    二则,却是合乡郡主知道云舒如今得了不少的赏赐,她小小一个女孩儿在国公府里,得了重赏过于惹眼,也未必都是好事。

    因此,她叫画书把自己给云舒的东西装在食盒里提了过来。

    画书自然也是愿意的。

    她倒是更多的不愿便宜了珍珠。

    珍珠与云舒的功劳是一样儿的,合乡郡主给了云舒,就要给珍珠,画书心里怎么会愿意。

    她一边想珍珠最近那娇娇气气地躺在屋子里,唐三爷虽然更看重合乡郡主,可是冲着珍珠这份功劳也不时看望就来气,一边叫云舒抱住了这首饰匣子,一层一层打开对她低声说道,“这些玩意儿说起来也不值得什么,不过是郡主瞧着这匣子精致漂亮,给你往后带回家里去摆放着也好看。”她拉开第一层,里头滚着的都是猫眼儿绿松石与红蓝宝石,一块块的互相堆积在一块儿,瞧着大概得值个一千两。

    第二层就都是滚圆的珍珠,细腻圆滚,珠光莹莹,也不是寻常的小颗的珍珠。

    等到了第三层就是两对玉镯子,瞧着仿佛是羊脂玉,虽然并不是最上等的羊脂玉,然而对于云舒来说也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虽然这第三层就是两对镯子,可是叫云舒说,价值却比下头的都要值钱。

    “等我往后好了,就去给郡主磕头,多谢郡主的这番心意。”云舒没有再推辞。

    总之,能叫合乡郡主安心,叫她明白,自己往后不需要合乡郡主再惦记之前的功劳就好了。

    合乡郡主安心,自己得了这么些好看的首饰珠宝,云舒心里其实是高兴的。

    做女孩子的,谁不喜欢首饰,谁不喜欢宝石,谁不喜欢戴着美美美的?

    不要才是傻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