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重赏

    这个多心,就是宋王妃唯恐唐国公府觉得宋王府越过自家赏国公府里的丫鬟,有手伸的太长的顾虑。

    国公府的丫鬟护住了合乡郡主,就算赏,也该是国公府赏。

    宋王府不过是合乡郡主的娘家,大咧咧地赏赐过来,还大张旗鼓的,会不会有点给国公府脸色。

    “母亲怕什么。就算我出嫁,我也是父王与母亲的女儿。女儿叫人保护了,做父亲母亲的赏赐一下又有什么打紧。”

    合乡郡主没有宋王妃这么多的顾虑。

    “我是怕国公府里觉得咱们王府事儿多,有人说道你。”宋王妃对爱女自然是一心一意地着想,不然如果是飞扬跋扈的亲王王府,那如今合乡郡主受了委屈,按理说宋王府大闹唐国公府也是没有什么过错的。可当真如此,强逼着唐国公府认错赔罪又有什么用?日后合乡郡主还要在国公府里当儿媳妇儿一辈子的,如果当真是过于盛气凌人,真把自己当郡主,当皇族对唐家居高临下,那日子怎么可能过得好?

    不说夫妻,婆媳,妯娌之间怎么相处,只怕是这三房之中有人就要踩着合乡郡主起来了。

    因想到这里,哪怕宋王妃心里对唐国公府闹出这样的幺蛾子心里是埋怨的,可是嘴上对老太太却都是“意外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这就是她要给合乡郡主好好儿地拉拢国公府里的长辈了。

    “老太太的心没有那么狭窄。大嫂也挺好的。”合乡郡主见母亲十分忧虑,急忙笑着安抚说道,“更何况我不是没事儿吗?您与父王别担心。说起来,咱们国公府已经是这京城之中少有的太平之家了。”其他勋贵府邸,王府世族之中女眷们之间的破事儿难道还少了不成?合乡郡主觉得自己在唐国公府这日子其实过得已经算是清净,虽然说丈夫身边有一个曾经有旧日情分的通房,可是珍珠叫老太太给压着,在唐三爷面前如今也不是十分得宠。

    “你说的这话倒是……姑爷待你也好。”宋王妃便低声说道。

    当初是她一眼就为爱女看中了探花郎唐三爷。

    唐三爷人生得俊美,翩翩俊美如玉,且家世也好,如今看,虽然有个通房,可是却已经算是身边够干净的了。

    这世家子弟身边,谁屋子里没有几个通房丫鬟?

    叫宋王妃对唐三爷这个女婿格外满意的倒是另有一件事。

    那就是合乡郡主有孕这期间,唐三爷越发地守着合乡郡主,一没有去宠爱通房珍珠,二也没有说再提拔几个新的通房红袖添香。

    这对于一个男子,一个世家勋贵,还正是春风得意时的子弟已经足够叫宋王妃高兴了。

    “是啊。这几日他日日守着我,唯恐我受惊,说起来,紧张我比我紧张我自己还来的要紧。”合乡郡主想到唐三爷这几日守着自己的床边,那小心温存的样子,明艳的面容上不由多了几分光彩。见他们小夫妻的确感情极好,宋王妃心里便越发地松了一口气,更觉得自己看中了唐三爷这个女婿实在是下手快,眼神好儿,没有耽误了自家爱女,只是想了想又急忙问道,“我听说那珍珠……”

    虽然珍珠不过是个通房,可因为是唐三爷的通房,因此宋王妃也记住她了。

    “三爷去看过她两三次,不过是略坐坐就回来了。太医说她伤了后脑,有些眩晕之症,又流了血。”合乡郡主见宋王妃殷切地看着自己,沉了沉眼睛,嘴角的笑容却没变,先推了推面前的奶茶给宋王妃,这才温声说道,“母亲不必担心。三爷虽然感念她救主,不过也并未对她格外另眼相看。”她这样开解,宋王妃见爱女的脸上没什么异样,便点头叹气说道,“这倒是还好。不然我只担心她有今日奋不顾身救主的功劳,又的确是受了伤,那在你们夫妻之间只怕……”

    “就算是受伤,也不仅是她一个人受伤。小云还受了伤呢。”合乡郡主不想再提珍珠的事,笑着打断,带着几分好奇地问道,“母亲要赏她什么?”

    “那小丫头救了你,我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赏她!这对于你们国公府或许是寻常,可是对我却是极大的功劳。”对国公府来说,云舒救了的不过是府中的主子,可是对于宋王妃来说,云舒这救的就是她最心爱的女儿,这怎么能等闲视之呢?见合乡郡主说唐国公府不会对她赏赐云舒抱怨什么,宋王妃便扬声叫人把自己带来的东西给拿进来,指着几个丫鬟手里的那些东西对合乡郡主说道,“她与咱们王府有功,这自然是重赏。这些进贡的锦缎十二匹,今年江南与蜀中进贡的最新鲜的花样儿……还有这些燕窝茯苓银耳各种滋补……”

    “那小丫头才多大,吃什么燕窝。我最知道她的性子,她如今正忙着攒家业的时候,母亲赏她金子,她一定最高兴。”

    合乡郡主笑着说道。

    “可不是。小云最喜欢的就是金子,好买良田,买宅子。”画书正忙着给宋王妃上冰糖燕窝,见宋王妃撑不住笑了,便也笑着清脆地说道,“别看她年纪小,对这家业认真得厉害。王妃若当真想赏小云,就多赏金子,多赏银子。她心里欢喜了,不仅感念王妃的恩德,只怕这伤也好得利索。”她说话俏皮,倒是叫云舒小财迷的形象栩栩如生起来,宋王妃都忍不住笑了,点了点合乡郡主,又指了指画书,笑着说道,“你们主仆啊……生怕我怠慢了这小丫头。”

    唯恐她只给这些面上光鲜没什么用处的,因此还帮着云舒要真正的好处。

    那些锦缎绸缎,说是什么云锦蜀锦苏锦的,可是落到小丫鬟手里岂不是也没什么用处?她的身份又穿不得。

    不过是面上光鲜而已。

    合乡郡主这是真的对那名叫小云的丫鬟上心,也知道这些虚头巴脑的对小丫鬟没什么用,因此帮那小云只讨要金银这样实惠的。

    “那是个实诚孩子,又不是没见过她。”合乡郡主一向都觉得云舒这小丫头的性子不错,素日里也另眼相看,如今得云舒投桃报李救了自己一把,她心里自然只有更看重的,对宋王妃笑着说道,“看着伶俐,可却是个实心眼儿。旁人对她好一分,她就恨不能十分地回报。是个难得的孩子。”她用这样的夸赞来称赞云舒,显然是当真喜欢极了云舒,宋王妃一愣,便笑着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那我自然只有更看重她的。”

    合乡郡主一向骄傲,又身份高贵,等闲人不会放在眼里。

    能与画书主仆两个都说云舒好,那该是极好的。

    “若不是她,我吓都吓死了。”

    合乡郡主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云舒垫着她,她滚到地上撞上地上的坚硬的假山石头都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

    好一点,是如今云舒的伤成了她自己的伤。

    不好一点……她这一胎与她这条命……

    合乡郡主便轻叹了一声。

    “不过你也太急了。这还没完呢。”宋王妃又指着跟着进来的几个丫鬟,她们的手上也捧着几个描金的匣子笑着说道,“这是几套金头面,王府里头出来的,花样儿都是顶尖的。还有一百两金子。可合了你的意?”她带着几分戏谑地看着爱女,合乡郡主便笑着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不过母亲别忘了珍珠那份儿。”就算是做面子,冲着唐三爷,宋王府如果赏赐了云舒,自然也得赏赐珍珠。

    “你放心。我难道还不明白这个?”宋王妃掌管王府几十年,自然不会在这上头有错漏。

    她叫人去赏了珍珠与云舒,这才探身关切地问道,“你觉得最近可有不舒坦?”

    “没有,好着呢。太医天天过来看我,说这一胎稳固。”合乡郡主说道。

    “那就好。”宋王妃直到如今,这一颗担心爱女与外孙的心才真正地放下,见合乡郡主当真是笑吟吟的没有如何发愁,说了一会儿的话这才回去。只是她前脚才走,合乡郡主脸上的笑容就微微落下几分,画书送了宋王妃出去,又听了宋王妃许多的叮嘱,转身回来见合乡郡主捧着自己手里的茶盏仿佛有些失神,急忙上前来对合乡郡主低声问道,“郡主?舍不得王妃吗?”

    “母亲回去了?”

    “是。王妃说,如果郡主还有什么不舒坦再过来。”画书低声说道。

    “……虽然母亲担心我,可如今我已经出嫁,哪里有叫母亲时常来亲家门上的道理。”

    合乡郡主顿了顿,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别叫母亲太担心我。咱们府上也算是和和气气的了。只是我只想着……”

    她美艳的眉眼之中带着几分晦涩与阴晴不定。

    “只怕这一回,珍珠靠着这功劳又要在夫君的心里起来了。”

    “郡主的意思是三爷要宠幸她?”画书顿时一惊。

    “她还受着伤,失着血呢,怎么服侍?”合乡郡主哼笑了一声,又有些失落地说道,“只怕三爷是要提拔她做姨娘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