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猫

    因心中生出几分疑惑,因此云舒就问了。

    这又不算是什么机密。

    合乡郡主突然遇到这样的事,就算只是意外,可是也得叫国公府给个交代。

    她小脸儿一片雪白,琥珀在一旁看着,见她直指要害,勾了勾嘴角,平淡地说道,“是罗姨娘从前养的。她被关去小院子,那猫却留在外头叫她从前的丫鬟给看着。只是她如今已经失宠,丫鬟自然也对她的猫不用心,素日里也不看管着。更何况昨日家中家宴,主子下人都在后头的大院儿,那丫鬟也在大院儿里,难免就没有照顾那猫,叫它跑出来冲撞了郡主。如今那丫鬟已经认罪了,叫大夫人给关在柴房,只怕是要发卖。”

    如果是平常人家,这样闯出弥天大祸的丫鬟只怕就要几棍子打死。

    可是老太太想到合乡郡主尚且有孕在身,不好见血见人命,免得叫合乡郡主腹中的婴孩儿有个什么冲撞,这才点头只说发卖。

    云舒不由露出几分复杂。

    这说起来合情合理,也有人认罪。

    可是她还是觉得有些太巧了。

    可是这国公府里一向天平清净,除了巧合,她也觉得不该是有人刻意要陷害合乡郡主。

    没有这个必要啊……

    她就点了点头。

    “你安心歇着,无论如何,你这一次都是大功一件,老太太说养着也是应该的。”琥珀本就是老太太身边忙碌着的大红人,守了云舒这么久,已经手中耽搁了不少的事,因此云舒急忙对她说道,“姐姐快去忙吧,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姐姐也与老太太说一声,我没有大碍。”她这样懂事,琥珀点了点头,又喂给云舒一些温水这才走了,她一走,云舒就又觉得腰上十分疼痛,她到底年纪小撑不住,因此昏昏沉沉地歇着。

    等到了耳边听见有说话的声儿,她张开眼睛,就看见几个小伙伴都在身边。

    翠柳正小心翼翼地给自己擦额头,一旁春华和念夏托着腮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看见云舒醒了,翠柳不由露出笑容来说道,“可算是醒了。”她帮着跟春华把云舒给扶起来,叫她舒舒服服地靠着了,便一下子把云舒给翻了个身叫她趴在床上,嘴里说道,“琥珀姐姐说了,你这伤得换药了呢。”不知何时念夏的手里已经拿出了好大的一块儿膏药,带着浓浓的苦嗖嗖的药味儿,云舒挣扎了一下,叫翠柳给摁住了,急忙说道,“轻点儿。”

    “你放心,咱们轻轻的。”翠柳小心翼翼地把云舒的衣裳从腰间卷起来,看见上头好大一片发黑的淤青,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看你非要逞能!郡主身边多少的姐姐,什么时候叫你非要出头了?”见云舒趴在床上笑了一下,翠柳又心疼又恼火,因在春华与念夏的面前也不必避讳口舌,就红着眼眶对云舒说道,“你这一次是幸运了,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如果当真有什么不好,你自己说说看!疼在自己身上,你以后也要有个教训!”她虽然在念叨云舒,却小心翼翼地给她擦着那片淤青上残留的一些药。

    “你快别说她了。疼成这样已经很遭罪了。”春华见云舒不吭声,知道她心虚了,急忙从念夏的手里把膏药拿过来,轻手轻脚地敷在了云舒的那大片的淤青上,等看着那膏药贴好了,这才把云舒重新扶在床头靠着,又从自己的小荷包里摸出甜滋滋的蜜饯来塞给她说道,“不过小云,你这回真的是大功臣,就连我爹娘都要谢你。”她的祖父与父亲都是国公府里总管府中的大管事,说起来自然是十分风光,可是遇到事儿也是头一个挨罚的。

    合乡郡主竟然叫猫给冲账了,这不仅仅是那丫鬟一个人的罪过,还有上上下下这么多府中的大管事的失责,失察,监管不力。

    因此,唐国公这次震怒,不仅要卖了那丫鬟,也罚了府中好几个大管事的月银。

    云舒不由一愣。

    “难道还罚了……”

    “只罚了月银就算是国公爷开恩了。”春华本来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脾气,对云舒合掌说道,“真的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护住郡主,郡主万一有个闪失,那到时候我爹与祖父就不是罚月银这么简单的了。”如果合乡郡主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还了得?当宋王府是吃素的不成?到时候追究下来,这几个大管事都不知道得是个什么处置,因此如今只罚了月银,又丢了脸,在春华家中的眼里却已经是格外的开恩。

    她自然也知道这都是云舒的功劳。

    哪怕云舒不是为了自己家,可是春华家中长辈受到了好处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娘说了,这事儿都得谢你。往后叫你来咱们家里玩儿。”这代表着大管家一家对云舒到底是亲近起来,云舒也知道,因此笑着点了点头。她顿了顿,又问道,“竟然连大管事都被罚了?”她觉得这一次国公府动静很大,春华看了看门口,见云舒同屋的几个丫鬟都还没有回来,便小声儿说道,“国公府许多年没有出过这样的差池了。我还听说老太太提审了罗姨娘身边那丫鬟好几次,一直问她素日里如何养猫,那猫有没有离开过眼前,还有谁时常来看猫什么的……”

    云舒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她就知道,老太太对这猫也觉得蹊跷得很。

    “那丫鬟说了什么?”

    “那丫鬟素日里就糊涂。她见罗姨娘不行了,早就想着钻营到别处油水丰厚的地方去,对那猫的确不怎么上心。”春华因是大管事家的孩子,自然知道一些,见云舒轻轻点头,她摊开手说道,“不过除此之外她也说不出什么。老太太问了好几次,也就算了。”她觉得这回连累她家里都倒了霉都是因为这丫鬟人心不足的缘故,因此小声哼哼了两声对云舒说道,“我爹这回真是气得狠了。他在国公府里体面了半辈子,却因为这丫鬟挨了主子的呵斥。”

    对大管事来说,罚月钱不算什么。

    大管事的家里自然也不是靠着每个月那几两银子的月钱过活儿的。

    可是这一回叫他气怒的是丢了脸。

    在整个国公府的下人面前,自己挨了唐国公好大的呵斥,如今大管事恨那丫鬟恨得牙根儿痒痒,也更恨那罗姨娘。

    好死不死的非要养猫……

    “正是因大管事体面,在国公爷心里有位置,因此遇到事儿了国公爷才想不到旁人,只想到大管事。这呵斥严厉固然看着丢脸,可又何尝不是国公爷对大管事的信任与信重呢?”云舒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觉得敷了膏药之后,自己的淤青哪里凉丝丝的,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便对眼睛微微一亮的春华笑着说道,“你也不必担心大管事。大管事在府里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而且国公爷只是呵斥,罚了月银,看似雷霆,其实也不过是雷声大些……看在郡主差点吃了亏,大管事连带着受了些委屈,想必也都在国公爷的心里。”

    合乡郡主差点儿一尸两命,难道发卖一个丫鬟就完了?

    自然得有分量的来顶缸。

    因此大管事才挨了唐国公的训斥。

    不过如果唐国公当真觉得大管事这件事里有他的严重的责任,也不会还留着大管事如今的差事。

    这府里能干的下人还少了?再提拔一个大管事又不是什么难事。

    “我祖父也是这么说的。”春华眼睛一亮,见云舒微笑起来,急忙说道,“祖父叫爹不必惊怒,从前怎么办差,如今就怎么办差。说咱们家在国公府里最体面,因此如今遇到了大事儿,自然也是咱们该先丢脸。”她本就是娇憨可人的性子,圆圆的雪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云舒见她笑就觉得可爱,摸了摸她的脸,靠在翠柳的肩膀上低声问道,“陈平叔没事儿吧?”

    “爹是国公爷身边的外管事,内宅的事儿跟咱们不相干。”翠柳见她关心自家,便安慰说道。

    她见云舒露出几分安心,这才小心地吐出一口气来说道,“爹叫你好好儿养着呢。既然已经受了罪,那如今就得养回来。”她叮嘱云舒,云舒想到老太太的吩咐,不由笑着点了点头。她本就是要把自己养得好好儿的,因此躲在屋里不出来,因她有功,最近的伙食还有待遇都极好,养得还圆润了几分,倒是没两天,宋王府上就知道合乡郡主这事儿,忍耐了两天,宋王妃就匆匆上门。

    见过了老太太,宋王妃直接来了合乡郡主的屋儿里。

    “听说救了你的是个小丫鬟?”宋王妃一张养尊处优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后怕,摸着爱女微微隆起的小腹,心有余悸地说道,“多亏了她了!”

    她顿了顿,就对合乡郡主低声说道,“你说,若是我赏了这丫头……你们府上不会多心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