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护主

    “那金家乐意得很呢。”

    珊瑚低低地哼了一声说道,“在外头哪里有在国公府里过得舒服。你不明白。有的人,宁愿粗茶淡饭也要做正室。可是有的人,为了荣华富贵,却宁愿做小妾。”她的目光有些复杂地落在正跟着唐三爷低眉顺眼走过来的珍珠的身上。云舒也看见了珍珠,想到最近珍珠不大出来,此刻一张清丽的脸有些消瘦,垂了垂眼睛,就听见唐三爷已经对老太太笑着低语道,“母亲,我和郡主要回去了。”

    他嘴角嗪着一抹温柔的笑意,与合乡郡主相视一笑,温柔地与她四目相对。

    俊男美女,瞧着赏心悦目。

    “回去吧。”见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不会有人不小心冲撞合乡郡主,老太太便笑着也起身说道,“我也要回去了。”

    “我送您。”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

    “不必。这吃了饭,还有许多事叫你忙着。我难道在自己个儿的家里还能走丢了?”老太太笑着叫唐国公夫人不必忙碌,对几个丫鬟招了招手,云舒这样的时候是不往前的,看见有两个大丫鬟小心翼翼地扶住了老太太,就跟在老太太的身后。她同样低眉顺眼的,且听见合乡郡主与唐三爷正与老太太说笑着要走开,她们此刻已经走到了一条小路上去,两旁都是雕琢得十分有趣的假山山石,一条石子小路,上头铺着鹅卵石,这小路两侧的山石还有些零零散散的雕琢痕迹。

    云舒看了一眼,正要跟着老太太一块儿回去,陡然听见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尖锐的猫叫。

    这声音凄厉,显然不像是寻常的动静,反而有些像是受惊惊恐。

    深更半夜的传来这一声猫叫,云舒都只觉得后背莫名发麻,急忙四处看了看,就想护住老太太。

    就在这个时候,她就见假山上一道小小的黑影冒了出来,一顿,之后迅速地往下扑来。

    那扑向的位置赫然是唐三爷与合乡郡主的方向。

    云舒诧异极了。

    合乡郡主与老太太之间的距离也没有多远,开没有彻底分开,这猫扑来的方向正对着老太太与合乡郡主。因都是内宅女眷,遇到事自然有些惊恐,一时之间有些昏暗的小路上顿时传来了女眷与丫鬟们的尖叫,这两旁狭窄,一下子乱了起来就变得拥挤,老太太顿时被身边忙乱的丫鬟给护着往后踉跄了两步就要跌倒,就在这个时候,合乡郡主也尖叫了一声,整个人在唐三爷急切的声音里往一旁倒去。

    唐三爷本在她的身边,却见两个惊吓到的丫鬟一撞,撞到了一旁。

    眼看着合乡郡主就要摔在地上,斜刺里,珍珠奋力扑了过来,抱住了合乡郡主,两个人一同撞到了一旁尖锐坚硬的假山山壁上,珍珠闷哼了一声,捂着头软软地倒了下去,合乡郡主本叫她护着没有撞到假山上,可是因珍珠撞到了头虚弱地松开了手,因此又尖叫了一声往地上倒去。她就在云舒的不远处,云舒的眼睛看见她倒下去的地方正伸出有些坚硬的一块好大的石头,这一旦摔上去,不说合乡郡主自己会如何,只说她的肚子……

    “合乡!”唐三爷惊恐地叫了一声。

    电光火石,云舒也想不到别的,急忙往那石头上扑去,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了那石头。

    她才仰天压住那石头,就见合乡郡主已经往自己的身上压过来,一时伸出手,一边奋力抱住了合乡郡主,一时只觉得自己的腰上骤然剧痛无比。

    合乡郡主的重量与倒下来的力道加在一块儿,云舒只觉得自己的腰侧疼得钻心,头上顿时满是冷汗,却只是闭了闭眼睛。

    合乡郡主曾经对自己不错,就当做……对她的报答吧。

    她疼得几乎要窒息,又觉得几乎要晕过去,恍恍惚惚,就听见合乡郡主身边的画书哭着扑过来,似乎将合乡郡主小心翼翼地扶起来。她也听不见老太太颤巍巍的声音“小云怎么了?!”,只是笑了笑,就彻底地没有了知觉。这一切都发生得很快,似乎一转眼,刚刚还热闹得不得了的家宴就散去,云舒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房间里安安静静的,自己的床边似乎是坐着一个人。

    她挣扎着看了看四周,见是自己平日里睡的房间。

    她才一动,就疼得受不了,低低地闷哼了一声。

    “醒了?”她一动,一旁的那人影就也探身过来,云舒见是琥珀,急忙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小声问道,“姐姐怎么还在我这儿?郡主没事儿吧?”她虚弱苍白,小小的一个小姑娘躺在床上可怜得不行,却还先问了合乡郡主。琥珀沉默地将手压在她的额头上片刻,拿帕子给她擦了头上的汗,难得露出几分温和来说道,“郡主没事。亏了你垫在她的身子底下,不然只怕就要受伤了。”

    如果不是云舒给合乡郡主当了人肉垫子,那合乡郡主如今是什么情况谁都说不好了。

    至少太医过来看过惊吓过度的合乡郡主,说如果当真撞在山石上,那这一胎就要保不住。

    “太医给你看过,说你只是伤了后背,淤青重了些,却没有什么内伤,往后也不会有什么后患。老太太说了,这段时间叫你好好儿养着。郡主也说,等她好了就亲自过来谢你。”琥珀拿手摸了摸云舒的脸颊,见她怯生生地笑了,顿了顿,低声说道,“你也太傻了。”那么多丫鬟在,虽然说见合乡郡主骤然差点受伤都没反应过来,可是如果云舒不扑出去,也不会有人指责她怠慢了主子……可是云舒还真的一心一意地扑出来给合乡郡主护住了。

    可是连累自己受伤,这幸亏是没有大事。

    不然如果当真受了严重的伤那可怎么得了。

    见琥珀对自己带了几分责备,云舒抿了抿嘴角,小声儿说道,“郡主对我怪好的。而且……如果郡主有事,老太太心里就要难过了。”她苍白着脸说着这样软乎乎的话,琥珀的手停了停,往一旁去端了一碗温水来,把云舒扶起来低声说道,“快喝了吧。”她扶着云舒起来,云舒只觉得自己的腰侧疼得厉害,顿时闷哼了一声,琥珀便冷哼道,“说得跟个巾帼英雄似的。还不是疼得要哭?别担心。”她的目光柔和了几分,对惴惴不安的云舒温声说道,“太医还说,你这是皮外伤。瞧着淤青很重,也疼,不过没伤了其他要紧的地方。”

    云舒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只担心自己这一实诚,真的伤了腰可怎么办。

    既然只是淤青严重,她就不担心了。

    她是当真愿意救合乡郡主,却并不愿意拿自己的健康去换。

    如今没有严重的后患,不过是些皮外伤,看着吓人些也没什么。

    云舒忍着疼痛动了动腰肢,的确只是皮肉疼,骨头什么的还真的没什么妨碍,她顿时彻底地放下了心。

    “太医给留了方子,且老太太也说给你好好儿调养,叫小厨房专门给你熬药,做滋补的东西给你吃。我与珊瑚都忙,不能时常看顾你,因此老太太叫你那个小姐妹翠柳照顾你。”见云舒急忙答应了一声,琥珀耐心地把水喂给她平和地说道,“你就安心养着。老太太房里的针线,你从前本就做得差不多了,老太太短时间也不缺针线。老太太的身边也不必你急着过来侍奉……”她顿了顿,嘴角带着几分讥诮地说道,“趁着这时候多养几天,养得时间越久越好。”

    云舒顿时一头雾水。

    “姐姐这话是……”

    怎么这有点儿叫她趁着这个机会偷懒装病的意思?

    “三房的人什么时候好起来,你再什么时候好起来。老太太这样吩咐,你就这么办就是。”琥珀缓缓地说道。

    “难道郡主还能……”还能装病不下床吗?

    云舒才想笑着说一句,却陡然心里一动。

    三房的人……这说的不是合乡郡主,反而应该是……

    “姐姐的意思是……珍珠姐姐?”她福至心灵,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事,试探地问道。

    琥珀没说什么,可是正是因为没说什么,云舒却觉得自己全都明白了。

    果然,老太太意有所指的果然是珍珠。

    那个时候,珍珠仿佛也是受了伤了的……

    似乎是撞到了头,看起来也有些严重,甚至也都昏过去了。

    虽然说珍珠没有那时候抱住合乡郡主,脱了手,可是她扑出来要保护合乡郡主却是有目共睹的。

    护主,受伤,这对合乡郡主与唐三爷来说也算是大大的功臣了。

    老太太这是叫她一直装病,什么时候珍珠说自己好了,云舒再说自己也好了?

    这是后宅女眷之争,云舒想得明白,因此也只听从老太太的安排也就是了。

    反正奉旨偷懒儿又不是坏事。

    唯一叫她感到惊疑不定的蹊跷事,却另有一件。

    ……好好儿的,那时候合乡郡主回三房的必经之路上,怎么突然冒出一只猫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