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金姨娘

    这说的不仅仅是螃蟹。

    也说的是唐六小姐。

    有一有二……可是如果再有第三次为难老太太身边的小云,老太太只怕就不能容忍了。

    “您说的是。是儿媳贪嘴,再不敢了。”唐二夫人便笑着说道。

    老太太到底给她留了面子的。

    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老太太的身边丫鬟这样为难,老太太不当面给她没脸?

    唐二夫人只觉得自己胸口憋闷得厉害。

    不过唐二爷今日对妾室这样温存已经叫她丢脸,老太太今日没说什么,也是不想叫她在唐二爷和妾室的面前叫看了笑话去。她的手心冰冷,见老太太依旧温煦,忙笑着去喝面前的清酒,倒是合乡郡主,眯着眼睛想了想,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说起来,您昨日特意叫人送来的那麻辣香锅,我就十分喜欢。倒是三爷,吃不得辣,一边吃,一边不知喝了多少的水。”她带着几分玩笑地将这件事给岔开,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唐二夫人解围了。

    唐国公夫人也笑着说道,“这螃蟹虽然好吃,不过当真不能多吃。”她侧头对坐在另一桌上的唐大小姐说道,“也看着你的妹妹们,别叫她们吃了。”她笑容温和,看起来这一大家子和乐融融的,唐二夫人勉强转圜了脸色,又与老太太说笑起来。这女眷们说说笑笑的,另一侧唐国公带着兄弟子侄也在说话,等到了晚上些时候,唐国公又亲自过来给老太太敬酒,孝顺又体面,老太太赏脸,将面前的清酒都给喝了。

    唐国公又敬了唐国公夫人一杯。

    唐国公夫人与唐国公一向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夫妻之间感情还是不错的,见夫君对自己十分温和,心里也忍不住欢喜。

    更何况因唐二小姐折腾出那么许多事,因此就算是如今做了荀王妃,可是唐国公却依旧不待见唐二小姐的生母罗姨娘,就算今日合家团聚,也没有把罗姨娘从那禁闭的地方给放出来。因罗姨娘不在,唐国公夫人也知道唐国公往后不会再理睬罗姨娘,因此心头也是一松。她并不在意唐国公身边的其他妾侍,因知道这些妾侍通房在唐国公眼里也没什么分量,只不过罗姨娘身份不同,与唐国公早年有些渊源,她一直都十分警惕。

    哪怕这些年唐国公并未如何将罗姨娘看重,高高捧起,可唐国公夫人却心中一直不能安稳。

    如今罗姨娘是折腾不出什么花样儿了,唐国公夫人才觉得安稳了起来。

    “老太太,孙儿也给您敬酒。”唐国公世子乃是唐国公府长孙,此刻带着几个弟弟来给老太太敬酒,也不叫老太太再喝,自己和弟弟们将各自的酒一饮而尽。他生得俊美雍容,翩翩斯文,教养极好,一旁的唐二公子神采飞扬,英俊逼人,这两个唐国公府长房的孙儿自然是叫老太太心中十分满意。之后云舒跟着老太太看见的就是二房的庶长子,论府中的序齿就是唐三公子,这是唐二爷的长子,之后就是唐二爷的嫡子唐四公子。

    这几位各自俊秀,云舒都觉得国公府中的确是儿孙满堂,怨不得老太太每天都这么乐呵。

    “酸儿辣女,你说,三婶这一胎会不会是个丫头?”唐六小姐听合乡郡主刚刚在上头说喜欢吃辣的,低声对姐姐说道。

    “住口!”唐三小姐今日真是气个半死,她真是没有想到唐六小姐这么蠢的,大庭广众之下就敢给云舒找事儿。这刚刚的那一下子,难道大家都是傻子,不知道她是有意陷害云舒?堂堂一个千金小姐,用这样下作的手段去陷害一个小丫鬟……这说出去简直都丢脸,都能笑掉了别人的牙!更何况今日正是家宴,长辈们都在,唐六小姐非要折腾,满府里谁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儿?谁心里能高兴?

    没听见老太太刚才说了什么?

    明白人的心里都门儿清,偏偏唐六小姐还觉得自己好得意。

    再叫这连着各房都看着,只怕回头金氏又要在她爹面前进谗言了。

    想到唐二爷刚刚对妾室的温存,却对自己的生母无动于衷,唐三小姐心中莫名有些悲凉,见唐六小姐竟然还只知道跟个小丫鬟争风吃醋,她垂了垂眼睛冷冷地说道,“今日你跟我回去,我有话与你说!”做一个公府嫡女,却不知道自尊自重,往后谁还会尊重她这个小姐?唐三小姐又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安抚了云舒,明明见老太太对自己与唐六小姐没什么芥蒂,一转眼……唐六小姐却偏偏又作死。

    如果还不能叫妹妹消停,她怎么还敢嫁人?

    只怕她一出嫁,这个看不明白眼色却偏偏糊涂的妹妹就没人能管得了了。

    “什么嘛,三姐姐怎么总是偏偏向着外人说话。”

    “你!”她们俩刚刚说的是合乡郡主这一胎,可是唐六小姐偏偏竟然还口口声声“外人……

    谁是外人?

    那肯定不能是与唐国公同母的唐三爷的嫡妻合乡郡主。

    她们二房才更该是外人。

    唐三小姐勉强忍耐,又扣着唐六小姐叫她闭嘴,等唐国公世子带着弟弟们给老太太敬酒之后,又有唐大小姐带着妹妹们给老太太敬酒,这一串儿下来,方才真正地用完了饭。因这今日院子里人多,合乡郡主本想回去屋儿里只是见到处都有人唯恐冲撞了自己,便耐心地跟老太太说话。云舒一边忙着给老太太奉上解酒茶,一边却见唐二爷几乎是飞奔着到了刚刚那妾室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扶住了她。

    她退后了一些,看着唐二夫人一张爽利的脸都晦涩了几分,没说什么带着两个女儿走了。

    “那是……”

    云舒低声问道。

    珊瑚此刻正站在她的身边,见云舒看着唐二爷携着个美人儿离开的方向,便压低了声音对她说道,“那是二爷房里的金姨娘。”见云舒茫然地点了点头,珊瑚的脸色也有些复杂,低声说道,“二爷最喜欢这金姨娘了。咱们府上的三公子,就是金姨娘所生。金姨娘是……是二爷的亲表妹。”唐二爷乃是庶出,自然是有生母的,不过云舒听说唐二爷的生母没福气,年纪轻轻就过世了,此刻听到珊瑚说起这金姨娘是唐二爷的亲表妹,不由诧异地张大了眼睛。

    亲表妹做妾?

    “金家怎么肯?”已经出了一个姨娘,到了唐二爷这儿,那金家就又送进来一个姨娘?

    “不然你以为老太太为何会这样为难?”珊瑚见前头主子们正在说笑,便对云舒压低了声音说道,“正是这金姨娘是二爷的亲表妹,因此这些年二爷偏宠金姨娘,对二夫人不冷不热的,老太太竟也不好多管束。不然为难了金姨娘,就仿佛老太太对二爷的生母还有母族不满,有意针对似的。”老太太的确是不喜欢儿子们偏宠妾侍,宠妾灭妻的,因此当初唐三爷糊涂,老太太几次敲打唐三爷,叫他不许偏爱珍珠,甚至还亲自压着珍珠不许她升做姨娘,只做个没名没分的通房丫鬟。

    这样的事儿,能对唐三爷与珍珠做,可是能对唐二爷做吗?

    如果压着金姨娘,那叫唐二爷眼里,这岂不是嫡母在欺凌自己生母母族的亲表妹?

    岂不是老太太刻薄?

    因此老太太才这样为难,甚至当初老太太与唐国公兄弟都说过,正妻生嫡子之前,妾侍决不许生出庶长子来为祸家中。

    可是偏偏金姨娘就敢抢在唐二夫人的前头生了儿子,将庶长子的名分牢牢站住。

    老太太还能说什么?

    说起来这些,珊瑚这样常年在老太太身边服侍的大丫鬟都觉得唐二爷这做事糊涂,又有些叫人看不上。

    “怨不得这么多年高不成低不就的,庸庸碌碌。庶子就是庶子,出息不了。”这话珊瑚也只有对云舒说的,换了旁人珊瑚是一个字都不可能说,不过云舒想到唐二爷那紧张金姨娘的样子,不由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她就说……怎么唐二爷房里还有这样一个得宠的妾侍,在老太太的面前唐二爷也不知道收敛一些,原来竟然还是唐二爷的亲表妹……不过把亲表妹给收了当小妾,唐二爷也真是够可以的了。

    “到底是亲表妹,是自己的至亲。若当真怜惜她,怎么舍得叫她做妾?”

    做了妾室,就算是再得宠,可是名分上也永远低人一等。

    更何况在唐国公府这样规矩大的人家儿,妾就是妾,就算是再得宠,可是叫云舒看了这么久看,也只不过还是一个小小的妾室罢了。

    老太太的面前永远都没有一席之地,就算是平日里在外头,人家也都只认唐二夫人,不屑与个小妾往来的。

    如果当真怜爱她,那就应该给她正妻的名分。如果自己做不到,就放她去嫁给旁人,做体体面面的正妻。

    落到如今,瞧着风光,可是到底是永远不如人的。

    空得宠爱,霸占了男人,生了庶长子,看似春风得意占尽优势,可是一个“妾室”,“庶出”却又把一切都打回原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