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陷害

    只是多给庶子媳几分体面还是可以的。

    “尝尝这个,听说是今年京城里新出的样式。”她将自己面前的一盘月饼往唐二夫人的面前推了推笑着说道,“是小二带回来的。特意叫人做的,洁净得很。不必担心。”这是唐二公子今天新孝敬的,叫云舒看见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是别的,只因这月饼正是云舒跟陈平之前说的苹果馅儿的水果月饼。她只知道陈平在外头做月饼的买卖想趁着这时候发一笔,谁知道唐二公子都把月饼给带回府里来了。

    不过老太太的确很喜欢这新鲜的味儿。

    酸酸甜甜的,也不腻歪,虽然摸着良心说不及素日里老太太吃的各种精致的点心好吃,可是月饼应景儿。

    在点心糕饼里头,水果月饼必定不是最好吃的。

    可是在月饼里头,如今也勉强算是独占鳌头了。

    老太太难得吃了一整个儿。

    可见腻歪了平日里吃的五仁儿馅儿的不止云舒一个。

    “这倒是稀奇。”见老太太给自己体面,唐二夫人眼睛微微一亮,吃了一口,不由点头笑着说道,“的确好吃。”她这笑吟吟的吃月饼,也是为了将刚刚唐二爷在那妾侍身边低低叮嘱十分不放心的样子给忘掉,且见妯娌们都给自己脸面没有多说什么,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府里的孩子都是孝顺的。在外头吃了新鲜的,就想着给您带回来尝尝。不是您,咱们也吃不着这样有趣的月饼。”

    “可不是。第一年见这么有趣儿的。这水果家家都有,可是谁能想到能做月饼呢?”合乡郡主也有意将刚刚那有些不自在的气氛给活泛起来,且她一向都是看不上妾侍的。不仅唐三爷的通房珍珠叫合乡郡主不喜欢,做正室的就没有待见小妾的,就算是各房的小妾也叫合乡郡主看不顺眼。她只觉得这二房的那个妾室十分嚣张,自己在二房关起门来怎么得宠无所谓,可是如今这是家宴,她一个妾室却非要拉着唐二爷,要唐二夫人的强,这就是不知体统,就是个狐狸精。

    因此她笑着对唐二夫人说道,“父王府里今年也见了这月饼,说是新鲜的花样儿,不过有些奇怪。今年早些时候没有见着,反倒是快中秋了,这节都要过去了才出了这月饼。因此有些人家都是不知道的。”她身为孕妇,自然很喜欢这样可口的月饼,见唐二夫人笑着拿给自己一个,便也笑着接了,目光扫过下方,见小姐们的那一桌儿与妾侍两桌都有,这才对老太太笑着问道,“老太太如果喜欢,就叫咱们三爷回头再孝敬您些?”

    “不必了。不过是应个景儿罢了。我这上了年纪,吃一口就是了。”

    老太太见唐二夫人的脸色好看了些,这才笑了笑。

    说起来,对于庶子,她是十分为难的。

    轻不得重不得。

    若是日日提点,说重了话,反倒叫庶子心存芥蒂,觉得自己这个嫡母是有意为难。

    只是如果不约束,如今唐二爷这……

    想到唐二夫人虽然出身不及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娘家尊贵显赫,可到底也是好人家的姑娘,这些年对自己也十分孝顺,在家中也从不生乱子,老太太心里不免有些怜惜。她想到前些时候唐六小姐突然的那些小心思,虽还有些恼火,可是看着唐二夫人如今这样可怜倒是有些不忍心了。因想到唐二夫人母女在二房的生活虽然并未被苛待,可唐二爷的一颗心也都不在她们的身上,又想到唐二爷那庶长子……老太太顿了顿,对一旁的云舒与琥珀温声说道,“我记得厨房还炖着燕窝,都给你们夫人小姐们拿上来。”

    “是。”云舒与琥珀一同去了厨房。

    她进了厨房,见今日厨房里也十分忙碌,就也不添乱。

    “琥珀姑娘先尝尝,吃了这个漱漱口,嘴里就没味儿了。”一旁的厨娘管事虽然忙得脚不沾地,可是却十分会奉承,因知道琥珀是老太太身边最得青睐的大丫鬟,因此忙不迭地讨好。见琥珀有些冷淡地摇头,急忙说道,“燕窝还在炖着,还没有分出来。琥珀姑娘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不然也辛苦。”她一边叫人赶紧把燕窝都给盛出来,一边殷勤地端着一碗粉蒸肉来给琥珀,还预备了十分新鲜的银耳羹。

    琥珀见了,便对这管事大娘说道,“再拿些千层糕。”

    她一向冷淡严肃,此刻骤然主动要千层糕,管事大娘顿时受宠若惊,转身就去拿了。

    “这家宴起码也得到半夜,你再吃点,免得饿肚子没力气。”琥珀转头把粉蒸肉塞到云舒的手里,云舒一愣,急忙摆手说道,“我没关系的。”她没想到琥珀还会记得自己会不会饿。

    “吃吧。老太太叫咱们来厨房就是叫咱们再吃点东西。过一会儿就是珊瑚过来。”老太太是位温和的主子,也见不得自己吃吃喝喝,叫身边的丫鬟站在自己身边服侍还饿肚子的,见云舒这才对自己道谢吃起来,琥珀的目光温和了几分,对她说道,“吃过再漱口,免得嘴里的气味不好。”她也不过是吃了一些管事大娘端给自己的热乎乎的千层糕,见云舒吃了粉蒸肉,瞧着小脸儿红扑扑的,又与她一同分了银耳羹,之后漱口之后才回来。

    她端着燕窝往老太太的面前去了,云舒就往小姐们坐的这一桌儿来了。

    府中六位小姐,除了唐二小姐已经嫁出去做了荀王妃,如今剩下的都在座。

    见这一桌上的菜色与主桌老太太与几位夫人们坐着的那一桌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少了几样滋补的,多了些樱桃肉等等这样年少女孩儿喜欢的样式,云舒就知道这今日的家宴倒是十分用心的。她一边小心翼翼地将燕窝一一捧到了几位小姐的身边,等到了唐六小姐的时候,她顿了顿,见这唐六小姐天真浪漫,似乎也没有再把自己放在心上,因此松了一口气,端了一碗燕窝放在她的手边,却微微转身的时候,陡然感到手臂捧到了什么。

    哗啦一声瓷器落地的脆响。

    这声音不小,在宽阔的大院子里格外清晰。

    云舒顿时脸色变了,看着被自己碰落了地,此刻摔得四分五裂的一个小小的瓷碗半晌说不出话来。

    “哎呀!”唐六小姐顿时惊叫了一声,叫云舒的脸都白了。

    她抬头,看了看仿佛一张小脸儿都吓白了的唐六小姐,半晌说不出话来。

    做丫鬟的却在中秋这样喜气洋洋的团圆宴上打碎了碗,还是在这么多主子的面前……

    可是她明明,明明刚刚仔细得很,那瓷碗刚刚也并不是放在她的手臂边儿上的。

    云舒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她真是断断想不到,唐六小姐不待见自己,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

    “怎么了?”上头老太太年岁大了,眼睛看不真切,只是听见了一声瓷碗摔碎的声音,之后连另一侧的唐国公那一桌都没有了声音似乎在往这头看,云舒动了动嘴角,也知道此刻竟然是自己就算是辩解也不能的,才想请罪,却听见一旁的唐三小姐笑吟吟地起身笑道,“老太太,也没什么。不过是孙女儿刚刚端着碗不小心,因此摔了个碗罢了。”她一只手压在云舒的肩膀上,一边笑吟吟地对云舒问道,“小云吓坏了吧?正摔在你的脚边,没伤着你吧?”

    唐三小姐脸上带笑,可是一只压在云舒的手却在微微颤抖,显然是气得狠了。

    她虽然看都没有看唐六小姐一眼,可是唐六小姐却瑟缩了一下。

    “三小姐别担心,只是小心些,我先把碗捡了,免得伤了几位小姐。”云舒只觉得刚刚还心跳紊乱的心一下子就松缓了。虽然依旧手脚冰凉,浑身的血液都冰冻了一样,可是唐三小姐这突然开口解围,哪怕不是为了自己,可是云舒也松了一口气的。她此刻心在突突直跳,又觉得有些后怕,此刻飞快地看了躲在一旁的唐六小姐,她垂了垂眼睛,心里骂了一万遍,却还是先蹲下来将地上的碎瓷器都给整理了。

    “瞧瞧把小云给吓的。”

    “她年纪小,平日里在我的身边做事从来没有一处不妥帖的,想在我前头,做事也用心,真心实意,处处都是好的。哪里见过这样吓人的阵仗。”老太太便温声叫把瓷器都收拾好了的云舒过来,笑着说道,“快别吓着了。不然岂不是叫你们三小姐为难?”她看似没说什么,可是嘴里对云舒却都是夸奖,又是妥帖又是用心,这自然也是护着云舒的,唐六小姐不免在自己的座位上偷偷撇嘴。

    唐二夫人沉默半晌,便笑着说道,“小云对您一向实心。这是个实心眼儿的孩子,一向稳重……实在是个好的。”

    云舒忙给唐二夫人道谢。

    因老太太桌上又说说笑笑起来,因此这院子里又变得热闹,仿佛刚刚的那一场突兀的事儿不存在一样儿。

    老太太轻轻拍了拍云舒的手背,却没有再叫云舒端盘子送碗的,只叫她跟在自己的身边。

    只是当唐二夫人吃第三个螃蟹的时候,她到底温和地压住了她的手。

    “螃蟹性凉,吃一个两个就罢了……有一又有二,只是却不能再有三了。”

    唐二夫人迎着老太太温煦的眼睛,一顿,霍然明白了,心里猛地一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