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宠妾

    不过白来的谁不高兴?

    云舒没有把唐六小姐的为难放在心上,却还得了一只漂亮的大金镯子。

    虽然这镯子有些过于富贵,叫人瞧着十分奢华暴发,不过云舒才是一个小丫头,她一点儿都不怕叫人觉得自己是个暴发户,眼皮子浅。前些时候她的银子花得七七八八,买了宅子又买了许多的良田,如今开铺子的银子都不知道在哪儿呢,得了这么好看的,上头都是大大的剔透晶莹的宝石的金镯子,云舒一下子觉得自己赚了。如果不是心里还有点底线,云舒都想回头再刺激刺激唐六小姐,没准儿还能从唐三小姐这再捞点儿好处。

    不过唐六小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跟她一个小丫头为难做什么?

    那是高高在上的国公府的千金小姐。

    可是她也才是个小丫头。

    身份地位差得远远儿的,何必对她这样斤斤计较呢?

    心里虽然想着唐六小姐为难自己有点奇怪,不过到底有唐三小姐这金镯子的面子,因此云舒想了想也就将这件事放在一旁。倒是又戴了镯子几日,叫老太太看见了好奇地问了一句,云舒就笑着摸着镯子说道,“这是三小姐赏给我的。”她笑容柔顺,没有半分心结,老太太也只是笑了笑,仿佛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似的,倒是因云舒这几日给她做了几个厚厚的垫子,靠着十分舒服,便笑着问道,“这垫子怎么奇形怪状的?”

    寻常用的软垫子都是四四方方的。

    不过云舒别出心裁,将这垫子给做成了各种形状。

    什么圆圆的,还有花朵儿形的,还有一些像是肉骨头一样的垫子。

    这形状不同,上头又有趣儿地绣了许多的花色图案,用的也都是最好的锦缎,因此老太太瞧着新鲜。

    “因想到了,想着给老太太换个花样儿。”云舒一边把一个花朵模样的垫子给老太太靠着,一边笑着说道,“总是方方正正的,在咱们自个儿家里头少了几分趣味儿。”她本就是小小年纪,还带着几分天真心意的性子,老太太也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形状可爱的垫子,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对云舒问道,“还有什么花样儿?如果是你,你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垫子?”

    “如果是我……卧兔儿什么的倒是有趣儿。”云舒想了想说道。

    “什么卧兔儿?”

    “就是做成小兔子形状的垫子,圆滚滚的,用些毛茸茸的布料,远远地看过去就跟真的兔子一样,抱在怀里暖暖的,靠着也舒服。”云舒这说的就仿佛是一些玩偶了,这种玩偶做起来倒是不艰难,不过老太太到底是年长的长者,放在老太太的房中太过幼稚,因此云舒也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只是没有想到老太太却眼睛微微一亮,看着云舒急忙问道,“你这般大的女孩儿,都喜欢这样的玩意儿?”

    “也未必都喜欢。只是……或许大部分都是喜欢的吧。”

    年少的女孩儿们,谁会抗拒毛茸茸,软乎乎的玩偶呢?

    云舒就见老太太的眼睛越发明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你还会做什么样儿的?”

    “小兔子,小狗儿,小熊……这花样儿很多。”云舒到底有些茫然,细细地说了,却见老太太一张苍老的脸上的纹路都舒展起来,对云舒笑着说道,“这离中秋还有几日,你先做个最好看的小兔子的垫子……用什么材料,就去与琥珀说去。还有我瞧见你平日里喜欢做些编花儿,上一回还做了一只漂亮的玫瑰花儿的络子?也做几个。除了这些,你最近不必忙着给我做东西。快快地做好。用心一些。”

    她十分殷切,握着云舒的手温声说道,“不要顾忌着浪费。无论什么材料,都用最好的。你说的那毛茸茸……一定要叫人觉得喜欢。”

    “是。”云舒见她露出了笑容,显然很高兴的样子,虽然一头雾水,不过想来也知道这只怕是老太太要送给什么人的。只是这想要送的大概不会是年长的女子,反而应该是年岁不大的小姑娘……云舒想了想,想到国公府之中的小姐们之中年纪小小的女孩儿也就唐六小姐这么一个,不过显然这不是老太太要给唐六小姐的。她心里疑惑,却并不会多事地询问,只去了琥珀那里将老太太的话说了,领了自己要用的材料,就躲到老太太的侧间儿去做这些有趣的玩偶。

    因想着老太太的吩咐,她又编了几株大大的玫瑰,连花盆儿都是用粗粗的丝线编出来,远远地看过去倒是栩栩如生。

    见这几株玫瑰未免单调,她忙着编了些其他的花朵儿的模样,又用一些细细的珠子给串了几个立体的小动物,瞧着倒是格外有趣晶莹。

    因她忙碌起来,因此外面的差事就一概不去管,不去问,虽然说府中因中秋将临格外忙碌,虽然老太太如今不管国公府里的事儿,可是琥珀几个却依旧忙着做事,这却没有叫云舒累着。她专心地在老太太的侧间当个宅女,就算是唐三爷与合乡郡主从宋王府回来也只不过是听见外间的主子们在说笑一段时间罢了。等她紧赶慢赶赶在中秋之前把一个胖嘟嘟毛茸茸,靠起来软软的白兔给做好,这才往老太太的面前交差。

    老太太看见了就喜欢得不撒手。

    “好,好,你这孩子倒是真的心灵手巧。”

    老太太笑着摸着软软的白兔,苍老的眼底露出几分真切的喜悦,又特意看了看云舒编的那几样花朵,还有那几个立体的宝石小玩意儿,便微微点头。

    她叫琥珀把这些拿下去,这才对云舒笑着说道,“这是极好,极用心的。如果……”她顿了顿,叫云舒到自己的面前,把一旁的奶茶推给她叫她喝了,温和地说道,“如果得了喜欢,你以后再做几样儿新鲜的。”她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云舒顿时一愣,却知道自己只怕是见到了老太太的一些隐秘的心情,急忙垂头喝奶茶当做没有见到老太太的失态,片刻之后才笑嘻嘻地抬头说道,“那是自然。我还有许多花样儿没在老太太的面前显摆出来。若是老太太喜欢,我做起来才开心呢。”

    “你啊。这两天也累着了。歇着去吧。”

    “这算什么累?如果日日躲在里头躲清闲都是累,那我也太娇气了。”

    云舒说完了,忙着去跟着琥珀与珊瑚瞧瞧外头可还有自己的差事。

    只是到了如今,却也没什么差事了。

    直到到了中秋这一日,到了晚上的时候,天上的月亮格外明亮,圆圆的高悬在上空,这一日本就该是阖家团圆的时候,因此国公府的家宴上就格外地齐整。唐国公唐二爷唐三爷这兄弟三个带着自己的所有的家眷一同在国公府最大的院子里摆了一桌,里头些是老太太与三位夫人几位小姐与府中的许多的姨娘们,外头就是唐国公兄弟带着府中的公子们。云舒跟着老太太,自然是在最上首老太太的这一桌上。

    因难得是家宴,因此这院子里也没什么屏风避嫌,开阔的好几桌的主子们才叫云舒霍然发现,原来国公府里的主子是不少的。

    虽然她平日里见的也不过是唐国公夫人与几位小姐,可是除了这些女眷,还有许多的妾室通房。

    平日里老太太是不耐烦见儿子们的妾室的,因此云舒倒是也不知道,府中各房的妾室通房还真的不少。

    不说唐国公那一房的几个妾室姨娘,也不说今日好不容易因阖家团圆因此才也能跟着在府中走动的唐三爷的通房珍珠,只说二房就叫云舒有些大开眼界,实在是姨娘妾室那一桌上有一个生得细眉细眼,模样儿清秀白皙的美人,此刻穿戴与唐二夫人竟然也没有什么不同,虽然坐在妾室的那一桌,可是唐二爷却已经频繁地回头看了她好几眼,等了一会儿,甚至唐二爷还起身到了她这一桌,低头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那美人儿顿时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与唐二爷感情十分要好的样子。

    在这家宴上,众目睽睽之下唐二爷都这样情真意切,云舒都觉得那她们看不见的时候,只怕这两位不知得腻歪到什么样儿。

    可是唐二爷这样挂念这个妾侍,倒是显出对唐二夫人的几分冷淡。

    虽然说没有当面给唐二夫人没脸,下不来台,也瞧着不像是宠妾灭妻,可是待这个美人却依旧是不同寻常的。

    云舒默默地垂头,坚决地不去看在老太太身边坐着的唐二夫人的脸色。

    看见了唐二夫人的脸色又如何呢?

    她又没有能多吃一块肉。

    更何况就算是觉得唐二夫人可怜,也轮不着她一个尚且还要服侍人的小丫鬟。

    “开饭吧。”老太太也瞧见了,沉默了片刻,见唐二夫人脸上笑容僵硬,努力忍着才没有失态,想到唐二爷这个庶子的行事,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能日日严厉管教亲儿子,可是对于庶子,却不能那样严厉逼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