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因祸得福

    左右国公府富贵,养着这么一个讨喜的小丫鬟叫老太太每天乐一乐,不过是多一口饭,多一口水。

    老太太上了年纪了,如今越发慈悲心肠,养些小玩意儿在身边,不过是多些赏赐。

    没见唐国公夫人还没说什么呢。

    唐六小姐有什么容不下的?

    “老太太如今年岁大了,精神头儿也不好,你们姐妹几个平日里都不大在她的身边,她就把小云当个说话解闷儿的,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就对她和气些,难道能难死你?更何况她到底只是一个小丫头,照你的话,不过是个奴婢,碍不着你的前程,不比旁人得了老太太的喜欢哼对你划算许多?”唐二夫人对自己的女儿是真心的关照,见她咬着嘴角不说话,便露出几分疲倦地说道,“我也知道你的性子要强,眼睛里不揉沙子,可是你也得知道,在咱们这院子里,你说了算。可是出了这院子,又有什么是本该属于你的?”

    这个国公府,说起来跟二房有什么关系?

    唐二爷是庶出的,跟唐国公并不是同母所出,因此本就腰杆子不及唐三爷硬。

    更何况唐二爷本人还没什么出息,靠着祖宗的萌荫如今在衙门里混得不上不下的,说起来,日后如果分家,那这国公府还有二房什么事儿?

    既然知道自己是庶出的,在国公府里不及旁人腰杆子硬,就少折腾,多孝顺,日后就算是分家,老太太看在她这么多年的孝顺,也不会亏待了。

    “平日里看着你妹妹些。她年纪小,有些事儿拿捏得不好。”见唐三小姐也是一脸头疼地答应了,唐二夫人便叹气说道,“别叫她闹腾了。金氏那贱人又有了,你们父亲如今乐得跟过年似的……咱们自顾不暇,还嫉妒老太太院子里的丫头,这不是给自己徒增烦恼。”她一脸憔悴,又有些伤感,本也十分美貌,可是如今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却生出几分晦涩,唐三小姐更懂事一些,见唐二夫人这个样子,不由担心地问道,“母亲,要不要请个太医?”

    “金氏才有了,我就叫了太医,这不是叫人都知道我是因金氏有孕才病了?你父亲本就觉得我刻薄小气,终日里在老太太面前讨好与他不是一条心,如今再知道我病了,只怕日后什么嫉妒,刻薄这样的话都要丢到我的头上。”唐二夫人不由苦笑了一声,摸着长女的手低声说道,“也罢了。就算她再生个儿子,也不过是你父亲的庶子,不能妨碍了你弟弟,也不能妨碍了你……虽他们去吧。”

    “金氏如果敢骄横,母亲,你就告诉老太太去!”唐六小姐就在一旁冷哼说道,“母亲一向爽利,怎么反倒叫一个妾侍踩在头上,对她步步退让?!”她看起来一副要告状的样子,唐三小姐急忙呵斥说道,“你快闭嘴!金氏是寻常妾侍吗?她是……”她顿了顿,便说道,“老太太怎么会管这些小事。母亲才是咱们二房的当家主母,是父亲的正室,这些事儿,有母亲呢,你少插嘴!我跟你说,以后不许你再去挤兑小云!”

    唐六小姐见母亲与姐姐都十分不快地看着自己,顿时也十分不高兴地问道,“难道我错了吗?”

    “母亲与你说了这么多,你都听到狗肚子里去了?!”

    “我知道,你们不就是说老太太把她当个小猫小狗儿似的解个闷儿吗?可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太过分了!我们这样正经的国公府小姐还没死呢!”唐六小姐霍然起身,一张雪白的脸儿都慢慢地扭曲起来,看着唐三小姐说道,“姐姐是要嫁人的时候,正要好名声,还要讨好老太太给你寻个好婆家,因此卑躬屈膝的,连个奴婢都要容忍。我却不怕!难道老太太还能为了个丫鬟打杀了我不成?看不惯就是看不惯!老太太对她好得坏了府里的规矩,我自然是要说话的。”

    “什么是府里的规矩?老太太就是府里的规矩!你想说什么?你还能说什么?”唐三小姐叫妹妹给气的……她见唐六小姐一副非要闹一场的样子,便带了几分严厉地说道,“你也少一副凶横的样子!你做给谁看?!满府里都是你的长辈!你说你是国公府的小姐?我今日就告诉你,老太太认你,就才是国公府的小姐!如果叫老太太烦了你,你空顶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姐的名头,日后只怕混得还不如人家得宠的奴婢!”

    “三姐姐,你,你怎么对我如此……”唐六小姐到底年纪小,平日里也是娇宠长大,见姐姐对自己这样严厉,不由眼眶红了。

    “回你的屋子里呆着!还嫌母亲不够烦吗?!”唐三小姐揉了揉眼角,对因自己突然变了脸反而生出几分畏惧的妹妹冷冷地说道,“我再告诉你,下回再叫我看见你找小云的麻烦,我就先饶不了你!”她训斥了几声,唐六小姐自然是受不住的,捂着脸哭着转身跑了,倒是唐三小姐努力忍了忍怒气,这才对一脸头疼的唐二夫人说道,“母亲也该管管她了。早前说她年纪小不懂事也就算了,可是如今都多大了?再有个几年,她也要嫁人了。只靠着父亲,没有府中的提携,她能嫁到什么好人家儿去?不知道讨好老太太,讨好大伯娘,反倒叫她去得罪人。”

    “我知道了。以后会多管束她。只是如今你的事儿才是大事儿。”唐二夫人握着唐三小姐的手,美貌的脸上不由多出几分伤感地说道,“都是你父亲不中用,因此拖累了你。你的美貌身份,难道比你大姐姐二姐姐差吗?她们一个嫁到显侯府上去,一个做了荀王妃,可你还是你父亲的嫡长女,却如今婚事都不知着落在哪儿。”唐国公府的确显赫,高门贵女说亲自然也方便,就连唐国公的庶女都能有不错的婚事。

    可是唐二爷本身本事不大,就算她们如今住在国公府,却没有什么合适唐三小姐的婚事。

    “急什么。姻缘这事儿急不来。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千方百计也得不着。而且母亲也不必十分专门盯着那些高门大户。”唐三小姐便急忙扶着唐二夫人喝了一口热茶定心,轻声说道,“高门大户虽然好,可是如咱们国公府这样清静的人家儿却不多。内里亲眷复杂,上头长辈无数,妯娌兄弟大小姑子还有上上下下不知多少层的婆婆,规矩也多,这一层一层镇下来,好人儿也受不住。不如寻个门当户对,人口简单的人家儿。”

    “门当户对?”唐二夫人看着长女低声问道,“是什么门当户对?”

    “京城之中豪门之下还有不少的官宦人家,母亲寻摸着就是。”唐三小姐温声说道,“我与大姐姐二姐姐比不了。她们虽然是庶女,可是却也是大伯父的女儿,日后这国公府就是她们的靠山。可是咱们……”她苦笑了一声说道,“因此高门未必是好,寻常官宦人家也未必是坏。”不然日后唐二爷不中用,她在高门之中没有庇护也是过得不会十分快活,还不如嫁个能拿捏得住的。

    “我再想想。”长女说得有些道理,可是做母亲的一颗心却叫唐二夫人舍不得叫女儿日后嫁到寻常官宦人家去,因此含糊了一声,又对唐三小姐低声问道,“你说这一回……小云那儿……”她恐日后老太太还惦记唐六小姐今日的这件事儿,唐三小姐想了想便说道,“我冷眼瞧着那小云倒不是一个招惹是非的性子,母亲也不必放在心上,也不必火急火燎地想着补偿她。这事儿交给我吧。”

    她是个能干的性子,唐二夫人也放心她,因此便将这事儿交给了她。

    因此,当云舒隔了一天,叫唐三小姐笑吟吟地在院子里唤住,听她问那柚子茶如何熬制,心里就越发要叹气了。

    柚子茶又不是什么十分难做的,不过是唐三小姐想寻个由头对自己示好罢了。

    她又不是什么骄傲清高的性子,唐六小姐虽然找了她的麻烦,可是唐三小姐亲自对自己示好,这事儿依依不饶就太过分了。

    毕竟无论是因什么缘故,唐二夫人对云舒从前到底都还不错,还赏过她好几次,不是赏钱就是绸缎锦缎的,那句话怎么说的?

    不看僧面看佛面吧。

    因此云舒就把柚子茶怎么熬又细细地跟唐三小姐说了。

    “果然细心,这柚子茶味儿极好,你也是用了心的。”唐三小姐一边就笑眯眯地把手上的一个八宝缠丝金手镯抹下来塞进云舒的手里笑着说道,“拿着玩儿吧。”她见云舒给自己道谢,并未拒绝,就知道云舒并未将这件事十分放在心上,心里也叹息了一声,与云舒又说了几句话,这才走了。等她走了,云舒垂头看了看手里这沉甸甸的镶嵌了好几颗硕大红蓝宝石宽宽的金手镯,倒也觉得有些无奈。

    她这勉强算的上是……因祸得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