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看她不顺眼

    云舒飞快地垂下了眼睛。

    唐二夫人已经仰头把手边的奶茶和柚子茶都一饮而尽。

    她笑着起身对老太太说道,“前头大嫂还等着呢,咱们也该走了。”她这样一起身,唐三与唐六小姐也都站了起来,老太太便笑着说道,“那你们忙去吧。”她依旧十分温和,只是云舒瞧着唐二夫人这看起来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她心中有些想要叹气,只是这事儿其实也不过是几句话中的机锋罢了,因此倒也没有怎样放在心上,见老太太也不过是一笑而过,因此把这些事儿当做寻常。

    只是老太太把这些事儿当做寻常,唐二夫人却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她勉强地忍耐着,好不容易脸上不露出什么异色回了二房的院子,去了上房叫丫鬟们都出去,转身冲着唐六小姐怒声说道,“你今日在老太太面前胡说八道什么?!言辞刻薄小气,你打量谁都是个傻子,听不出来不成?!”这唐国公府虽然上上下下都和气得厉害,可也都是长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的,唐六小姐在老太太的面前说得那样小气又有些敌意的话,难道谁还听不出来?

    不过是老太太慈爱,懒得计较。

    可是老太太虽然没有计较,最后却还是提点了几分。

    大家世族的小姐,总是得有气量,别小气得叫人看不上!

    这简直就是隔空一个耳光抽在唐二夫人的脸上!

    “我说什么了?我不过说了些实话,真话,心里话!”唐六小姐因是唐二夫人的幼女,因此一向都被唐二夫人娇宠长大,自然少了几分忍耐,见唐二夫人气得捂着心口靠在椅子里喘气儿,顿时红着眼眶说道,“母亲为什么反倒要来骂我?老太太,老太太对我与三姐姐一向都不十分亲近,难道我这心里还不能委屈了不成?”她生得娇俏,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裙子,越发眉眼俏丽夺目,小小年纪已经能看出几分美貌风流,此刻负气侧头,头上一只珍珠步摇便晃动起来。

    “老太太不慈爱?你还叫老太太要怎么慈爱你?这府里但凡有别人的,老太太哪一次没有不公平?哪一次没有记挂你,缺了你的?你还叫老太太怎么慈爱?”

    “虽然看似公允,可是却不亲切。”唐六小姐低声说道。

    “什么亲切?你日日不在老太太的面前孝顺说笑,整日里躲在屋子里装死,不是母亲与我叫你去给老太太请安,你倒是宁愿出门去别家做客也不愿意去陪老太太说话。”唐三小姐今日也气得够呛,她与唐二夫人是一样儿的脾气,此刻叫丫鬟在外头守住门,进门便冷冷地说道,“都说孝顺孝顺,你又没有对老太太十分恭敬,老太太怎么会把你另眼相看?这府里,老太太的孙女儿多了去了!你不往前头凑,叫老太太眼里没你,她哪里会把你放在心上?!”

    “可我到底是老太太的孙女。”唐六小姐见母亲与姐姐竟然都呵斥自己,顿时更加生气了。

    “这府里都是老太太的儿孙,她不疼孝顺的,难道要疼没心肝儿的你?”唐三小姐还有一句话没说。

    更何况她们又不是老太太亲生的。

    唐二爷是庶子,在国公府本就尴尬。

    老太太那么多血脉相连的亲孙女亲孙子不去疼,反倒疼庶子的儿女?

    既然知道自己是庶出的这一房,就该对老太太更孝顺百倍,才能得到老太太的青睐。

    唐二夫人这几日本就心里不顺畅,见唐三小姐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可是小女儿却依旧是一副不甘愿的样子,便越发地指着她颤抖地问道,“我也不问你对老太太有什么不满,只是我也告诉你,谁都不是瞎子聋子!你以为老太太看不出你的心事不成?”老太太这年纪一把,虽然如今看起来是慈爱温煦,一副颐养天年的老人家的模样,可当年那也是国公府的女主人,掌管唐国公府几十年,如果只有温煦并无手段,怎么会将唐国公府牢牢地握在手中?

    以为老太太如今吃斋念佛,就当真是个面团儿了不成?

    “你今日在老太太的面前跟小云叫什么劲?一个小丫鬟罢了,难道也碍了你的烟了?打狗还要看主人,你当着老太太的面儿一句一个嫌弃,你以为老太太心里高兴?”如果老太太当真没脾气,当真慈爱,早就上了唐六小姐专门点的八宝桂圆茶了,既然硬是没叫她如愿,就说明老太太已经很不高兴。如果不是她跟长女一力地转圜,把这场面给圈回来,唐二夫人想想都觉得头疼。

    见唐六小姐小小的人儿站在自己的面前,委屈却倔强地看着自己,唐二夫人便问道,“你对老太太有什么不满,非要在老太太的面前闹腾?”

    “我对老太太没有不满。”唐六小姐转头,走到一旁坐下负气说道。

    “你没有对老太太不满……难道是小云?她又怎么了?”唐三小姐也不知道妹妹到底在计较什么,不由皱眉问道。

    “她又怎么了?难道三姐姐不明白吗?”不提云舒还好,提到云舒,唐六小姐顿时涨红了一张雪白的小脸儿,咬着嘴角看着微微一愣的唐三小姐说道,“不过是个丫鬟,几两银子买进来服侍老太太的奴婢!可是母亲,三姐姐,你们看看这丫头,都踩在咱们这些主子的头上了!谁家的小丫鬟不是打小儿打骂使唤着长大的,骗老太太把她当个宝贝似的,隔三差五叫她歇着,十天半个月的叫她出府回家去。咱们国公府的确是积善之家,可也没有叫小丫鬟这么自在的道理!这前些时候回了家,天天放在嘴边儿念叨不说,南边儿来了果子,咱们各房各院的才分了多少?老太太却还记得她!”

    说到这里,唐六小姐便学着老太太的话音儿颤巍巍地说道,“别都分了,小云没回来,记得给她留半个。”

    她一摊手,对越发一脸要昏迷的唐二夫人红着眼睛说道,“这样惦念一个奴婢,把我们这些正经的孙女儿置于何地?!母亲,她一个奴婢敢要我的强,我不叫她知道厉害,难道还叫她踩着我过日子?!”她一句一句的,显然已经把这些话憋在心里很久,唐二夫人只觉得心口一股郁气憋闷着出不来,指了指她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倒是唐三小姐气得要死,她见妹妹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简直都要气笑了,问道,“就为了这点儿事儿,你就非要和一个小丫鬟过不去?你也说了,她不过是个奴婢。你做主子的非要和个奴婢计较,好看不成?!你的身份,你的体统都不要了?!”

    “我就是看不惯她那样儿。三姐姐是没看见,老太太疼她疼得什么似的,前儿还叫咱们姐妹挑首饰不是?我今日见她也戴了个镯子,正是咱们那日挑剩的,老太太却给了她!”

    看见那镯子唐六小姐心里就生气,因此没忍住,挤兑了云舒,却叫老太太不着痕迹地给呵斥了。

    想到这里,唐六小姐心里越发地恼火了起来。

    唐三小姐指了指她。

    “既然是咱们主子挑剩的,老太太拿着赏了奴婢们这难道不是应该的?”

    “就算是我挑剩下来的,也不能给她!她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凭什么叫她用与我差不多的东西?我可是老太太的孙女儿,国公府的正经嫡出的小姐!”说起来,她还是二房嫡女呢,唐国公没有嫡女,因此说起嫡庶尊卑,她与唐三小姐这两个二房嫡女才该是姐妹里最尊贵的,既然如此,老太太自然也更该疼她们姐妹才是。可是老太太如今宠着个小丫头,对她却淡淡的,唐六小姐怎么福气?

    “你是老太太的孙女儿,可是你也没有十分孝顺老太太!”唐二夫人没想到唐六小姐这性子竟然有些左性,见爱女为了这些事儿气得不行,不免心里十分憋闷,因此撑着额头有些疲惫地说道,“老太太最是心里敞亮的人,谁对她真心,谁对她假意,她心里分明。你敷衍老太太,老太太嘴上不说心里也知道。小云虽然是个奴婢,是个丫鬟,可是你瞧瞧她围着老太太转的样子……我是老太太,我也喜欢她。”

    如果唐六小姐也跟那小丫鬟似的恨不能把一颗心都捧给老太太,那老太太能不疼她?

    只怕疼得比对小丫鬟还厉害。

    唐二夫人便努力挤出一副温和的表情对女儿轻声说道,“好孩子,我知道你委屈。可是你得知道,你想要老太太疼你,你就得先真心孝顺老太太。更何况你是国公府里的小姐,是公府贵女,与一个小丫鬟置气,岂不是白丢了你的身份?老太太疼小云,不过是跟小猫小狗一样地疼,宠物儿似的。”几两银子买进来的小丫鬟,左右能叫老太太每日里开开心心的,就当做是小猫小狗儿,每日里讨老太太的一点喜欢,这就已经是她的功劳了。

    老太太就算疼那小丫鬟,可是也跟疼小宠物似的。

    喜欢了摸摸,爱惜爱惜,手指缝儿里赏些东西,算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