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麻烦

    “你今日来得怎么这么早?”

    见唐二夫人今日大清早儿就来了,老太太便笑着问道。

    “一会儿还得去先头陪着嫂子,因此想着早点儿来给您请安。”唐二夫人还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她生了两女一子,长女论排行就是唐国公府的三小姐,小女儿自然就是那日对云舒有些敌意与冷淡的唐六小姐了。至于唐二夫人的独子论起来该算是国公府里的四公子,前头还有一个庶出的唐三公子在,不过因是嫡出,因此唐四公子在国公府里的日子过得还算是不错。

    此刻唐二夫人叫两个女儿也给老太太请安,唐三小姐与唐六小姐脸上都挂着笑。

    唐三小姐年长一些,如今已是待嫁的年纪,今年唐二夫人十分乐意帮着唐国公夫人忙忙碌碌招待上门的女眷大多就是为了长女的婚事了。至于唐六小姐,年纪与云舒差不多大的样子,因此唐二夫人还没想过小闺女的婚事。此刻两个生得花容月貌的女孩儿给老太太柔柔软软地请安,哪怕这是庶子那房里生的,不过老太太也是十分喜欢的,温和地叫唐三小姐与唐六小姐坐在一旁,这才对唐二夫人笑着说道,“你是个孝顺的,我心里知道。只是最近你忙得很,请安这样的事,等以后闲下来再说。”

    “再忙碌,难道给您请安的这点儿时间都没有不成?”唐二夫人笑着说道,“知道您心疼儿媳,只是来您面前说说笑笑欢喜还来不及,算什么辛苦的事儿。”

    “你跟着你嫂子忙碌,我瞧着难道就不能心疼了?琥珀。”老太太笑着对一旁的琥珀说道,“去库房里取些阿胶燕窝来给你们夫人,瞧瞧这日日忙着招待,都不记得保养了。”唐二夫人的气色不怎么好不说,就是人也消瘦了许多,瞧着多了几分单薄与憔悴,虽然脸上勉强在笑,可是看着却叫人心里多了几分忧虑。只是云舒见老太太绝口不提唐二夫人看着憔悴,因此也低眉顺眼地站在老太太的身边。

    “多谢老太太。”唐二夫人见老太太没有说破自己的狼狈,却借着自己陪伴唐国公夫人赏了自己补品,顿时眼眶一红,唯恐失态急忙垂头忍了忍眼眶的酸涩。

    她本就是强颜欢笑,此刻见她险些失态,老太太只当没有看见,转头对云舒温和地说道,“你去端几杯奶茶过来。要温温的那种。”她避开了唐二夫人这有些失态的样子,此刻对云舒低声说话,唐二夫人急忙趁着这个时候收敛了脸上的痕迹,又是一副笑脸笑着说道,“又偏了您院儿里的好东西了。说起来,这奶茶夏天的时候吃着凉凉的,等到了如今这时候尝着热乎的也好喝。”

    她笑容堆在脸上,仿佛刚刚的那一瞬间的失态都是错觉。

    老太太也不提,云舒忙去了小厨房端了几倍奶茶,又端了几样儿小厨房做好的新鲜的点心匆匆回了老太太的屋子。先给老太太与唐二夫人上了奶茶,又捧着给了唐三小姐。唐三小姐与唐二夫人的性子差不多,都十分爽快明朗,见云舒小心翼翼地捧着奶茶放在自己的手边,便笑着点了点头,显然对云舒十分和气。她与唐六小姐是同母的亲姐妹,见她对自己十分友善,云舒不由想到唐六小姐。

    这姐妹俩对自己的态度差得也太多了。

    她心里一边想着,一边恭敬地把另一杯奶茶捧到了正笑嘻嘻地听着老太太说话的唐六小姐的面前。

    唐六小姐见云舒端了奶茶,动也不动,云舒便把茶盏放在了她身边的小桌子上。

    这一抬手,一动作,柔软的衣袖落下一些,就露出她手腕儿上那只簇新的菊花纹嵌红宝的金镯子来,在阳光下一晃,闪过一道璀璨的金光。

    唐六小姐目光落在云舒雪白的手腕上一瞬,专注地看了一会儿那只金镯子,突然一副天真烂漫地对老太太撒娇地说道,“老太太,这奶茶天天喝,日日喝,都喝得不耐烦了。不过是寻常的玩意儿,这也不值得什么。”她生得白皙漂亮,又因自己年纪小,因此在老太太的面前格外会撒娇一些,对老太太娇气地说道,“孙女儿不爱喝。叫人撤下去吧。我想喝八宝桂圆茶,那都是好东西,不比奶茶强出许多?”

    她这笑嘻嘻的一副十分娇气的样子,老太太一愣便笑着说道,“八宝桂圆茶倒是有,只是你都喝了好几年,难道能比奶茶更好喝?我都没喝腻歪呢。”见云舒站在唐六小姐的面前有些手足无措,老太太便对云舒温和地说道,“她不爱喝,那就放着。我记得屋儿里还有柚子茶,这个新鲜,你给她调一碗尝尝。”她开了口,云舒这才好从唐六小姐的身边走开,只是却始终觉得这有点儿怪怪的。

    唐六小姐如果觉得奶茶不爱喝了也就算了,可是口口声声都是“不算什么”,“寻常玩意儿”,她就算是不多心也觉得尴尬。

    就仿佛自己没见识,在豪门国公府之中献丑却不自知似的。

    她咬了咬嘴角,只当自己是多心。

    唐六小姐看着天真烂漫的,也该不会对自己有什么。

    心里想着心事,她便往一旁的侧间去调了一碗柚子茶来,香甜的滋味儿一时满屋子里都是,倒是比奶茶闻起来更清甜几分。云舒这把柚子茶捧给了唐六小姐,唐六小姐笑了笑,才张嘴想说什么,却见一旁唐三小姐突然皱眉瞪了她一眼。她瑟缩了一下,便也没敢说什么,倒是唐三小姐笑着对老太太说道,“您这屋儿里总是有许多新奇的吃食,之前这奶茶,大姐姐在外头待客的时候,来往的各家各府的小姐妹就没有说不好的,称赞有加,如今这柚子茶倒是也十分新奇,怎么这味儿这么香甜?”

    这话说得就叫老太太心里熨帖,笑着说道,“都是小云。这丫头每日里在我的身边,总是想着实验实验这个,实验实验那个,稀奇古怪的,也不知道这小脑袋里都是怎么想到的。”

    “到底是老太太身边的人,这每日里忙忙碌碌,不都是想叫您吃用都换个花样儿?”唐三小姐笑着对云舒说道,“奶茶也好喝,小云,你再给我调个柚子茶来,叫我都尝尝。”她显露出对这些新鲜花样儿的喜欢,显然是叫老太太高兴的,唐二夫人不由露出几分笑意说道,“也叫我尝尝老太太屋儿里的新鲜花样儿。”她们母女一唱一和的,倒是把刚才的场面圆了回来,老太太无奈地对云舒说道,“去吧,遇上这两个打秋风的,不叫她们尝尝,只怕要赖在这儿。”

    “您是说着了。若您不给,孙女儿可不是要赖在这儿。”

    唐三小姐笑着喝了一口奶茶,眼睛微微一亮说道,“跟从前不是一样的味儿。”

    “这里头比从前多放了大枣。”老太太见云舒不大一会儿舅舅调了柚子茶,便叫大家先吃些点心,倒是唐二夫人这好不容易缓和了刚刚的气色,尝了一口柚子茶便诧异地说道,“当真是有一股子柚子味儿。”这话多新鲜啊,这本来就是拿柚子熬的,老太太便笑着说了,唐二夫人便笑着说道,“原来当真是柚子。”她笑着说话的时候,唐六小姐便在一旁笑着说道,“新鲜的柚子就好吃极了,老太太却舍得熬成酱,有点儿糟蹋了东西。”

    这本是八皇子赏给云舒的柚子熬的,就算糟蹋,那糟蹋的也不是国公府里的果子。

    不过老太太想了想,却没有解释。

    解释什么?

    解释说云舒得了皇子的赏?

    那牵连出来的也太多了,解释起来也麻烦,因此她笑了笑温和地说道,“家里既然有,那怎么吃都是随意,开心就好。更何况难道这柚子茶不好喝?既然好喝,就不算是糟蹋东西。”她的笑容温煦,唐六小姐急忙红着脸说道,“老太太,您别嫌弃孙女儿没见识。只是柚子好吃得很,因此孙女儿一时有些心疼。”她红着脸十分娇憨可人,老太太便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过是些果子。你既然喜欢吃……”

    她侧头问了琥珀一句,“还有柚子吗?”

    “还有两筐,国公爷说如果老太太吃着好,回头再叫人去南边儿带回来些。”

    “那就给你们夫人们还有小姐们再各自分些,没道理咱们这样的人家儿,吃些柚子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唐国公府豪富,百年世家,如果说连些南边儿的果子都舍不得吃,那岂不是成了笑话?

    琥珀垂了垂眼睛,便低低地答应了一声。

    “再瞧着还有什么新鲜的果子,也挑些送去各个屋儿里,别叫谁委屈了。”老太太便温声说道。

    琥珀又答应了,往外头出去张罗老太太的吩咐。

    云舒小小地吐出一口气,不着痕迹地去看唐二夫人,却见唐二夫人脸上的笑容依旧,可是一双手却在微微发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