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赏赐

    不过云舒小看了唐国公的涵养。

    大概是因为在老太太的面前,因此唐国公只是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

    当然,这顿饭吃得叫老太太十分欢喜。

    与儿孙们一块儿用饭,对于老人家来说总是快乐的事情。

    “这道菜怎么样?”见唐国公放下了手里的碗筷,老太太便关心地问道。

    虽然她更加疼爱自己的幼子,可是长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总是不同的。在老太太的眼里,长子是可以依靠的家中的支柱,是自己可以放心倚重的儿子。如果说唐三爷得到的是老太太的慈爱,那唐国公这个长子得到的就是信重还有依靠。她对长子一向也是十分爱护的,见唐国公喜欢,便温和地说道,“你在外头忙碌仕途,这身子骨儿也很要紧。如果喜欢吃,回头我叫人给做了送去给你院子里。”

    “马马虎虎。”唐国公淡淡地说道。

    可是他吃的这么多可显示的不是这么云淡风轻。

    老太太进他嘴硬,笑了一会儿,点头说道,“可见是投了你的胃口。”她对唐国公自然十分看重,见唐国公也点了点头,便笑着问道,“如果还有别的喜欢的,也跟我说。”她笑眯眯的,今日因儿子孙子都在眼前,因此还多吃了小半碗的米饭,云舒在一旁看着也多了几分高兴,倒是唐国公想了想说道,“这道菜就足够。母亲素日里少吃些辛辣之物,保养身体才好。”

    他这样孝顺,老太太不由露出几分笑容。

    她温煦地答应了一声,又和唐国公说了几句话,这才叫他们都走了。

    只是或许是因为跟长子在一块儿吃饭十分欢喜,老太太这一天就高兴得很,脸上笑眯眯的,也不大使唤人,到了晚上的时候,云舒这一天就轮到她来值夜,就睡在老太太床边的小榻上。因唯恐老太太在半夜起来要水什么的,因此给老太太上房里值夜的丫鬟晚上都是不敢睡死了的,因此云舒也只是窝在小榻上,不敢睡。她靠着小榻的时候就听见老太太的床上有动静,又听见老太太叫自己。

    “小云。”

    “老太太?”云舒急忙过去低声问道,“是想要水吗?”

    “你过来。”老太太穿着一件云舒给新做的寝衣靠在床边儿上,一旁点着一只蜡烛,烛光微弱,照亮了老太太的有些苍老的脸,还有她正放在腿上的一个小匣子。云舒急忙上前,却见老太太叫她坐在床边笑眯眯地打开了匣子,一瞬间,云舒只觉得宝光灿烂,不知多少的光彩照耀出来,等眼睛好容易缓过来了,就见这匣子里都是一些十分精致漂亮的金首饰。她一愣,就听见老太太笑眯眯地说道,“这是前些时候府里在外头开的金楼里进献的,我捡了些给你们夫人还有小姐们,剩下的就是寻常的了。”

    唐国公府在京城之中开着不少的买卖铺子,金楼就有三家,云舒这些都是知道的。

    因国公府里开着金楼,因此平日里国公府里女眷们用的金银首饰都用的是自家金楼里打造的。

    因是主母们与小姐们用的,金楼给自家国公府里打造的首饰是与外头不同的,更精致华美许多,也更加用心,听说还有江南那头儿的老金匠精心打造。

    因此,唐国公府里的首饰与寻常人家在金楼里买到的都不同,更精巧些,也更精致,样式也独特。

    这正是中秋,显然也是金楼里头往国公府进贡首饰的时候。

    “这孝敬了我,我也是无用的。老天拔地的,难道还能天天儿打扮得花枝招展?那不成了老妖精?”老太太见云舒抿嘴儿笑了,虽然多看了那些首饰几样,然而目光清明,显然并不贪婪,她就在心里微微点头,对云舒温和地说道,“这些都是府里头挑剩下的。我正想着,这都挑剩下的也不算什么,就想着赶着这中秋赏给院儿里的各处,也叫你们都乐呵乐呵。”这些首饰更精致的能入了唐国公夫人等主子的眼的,都已经被挑走了,这都是叫主子们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可就算是如此,也足够精致,是外头都很难得见到的。

    云舒迟疑地点了点头。

    “老太太,您……”

    “明天我就要把这匣子给琥珀去分发,你自然也有一份儿。只是既然今日你值夜,你就先挑一样儿,省的也麻烦。”这些首饰本来就是分给丫鬟们的,因此老太太也没有多便宜云舒,只是云舒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说道,“还是叫姐姐们先挑吧。”她一个小小年纪的小丫鬟,资历与功劳都不及琥珀这样的一等大丫鬟,只怕连二等丫鬟都是不及的,如果先挑了,未免十分轻狂。

    “你也是赶巧儿了。且今日你们国公爷吃饭吃得高兴,我也欢喜。”

    老太太一向是有功就赏的。

    今日唐国公吃饭吃得更香甜些,这自然是云舒的功劳。

    因此她叫云舒先挑一样儿,倒也不是偏心。

    云舒自然也想到了,她迟疑了一下,还是不好再三拒绝老太太,便将目光落在了老太太打开的匣子上,且见里头都是各种样式的金镯,大多都是镶嵌了各种宝石,花样儿各异,绞丝的,纂刻花纹的,镂空的,这样金碧辉煌的金手镯摆在云舒的面前,她都觉得眼花缭乱。等看了一会儿,她便避开了那些更精巧灿烂的更宽大昂贵的金镯子,从里头挑了一只韭叶宽的金镯子。

    这镯子不宽不细,镂空雕刻出来十分精巧的菊花的花纹,两侧个镶嵌了鲜艳的红宝石,在烛光之下光彩流转。

    赤金的镯子看着没几两重,不过只凭着这手艺就已经十分难得的了。

    云舒挑了这样一只,老太太看在眼里笑了起来。

    云舒没拿那些更贵重的八宝手镯之类的,也没有拿更精致的绞丝镯子,这只镯子虽然也精致,不过却让她下意识地避开了与人相争。那些更贵重的显然也是留给琥珀珊瑚这样年长的丫鬟,可是这镯子也并不是这匣子里最差的……云舒显然也有自己的小小的骄傲,认为自己如今也不算是老太太身边最低等的丫鬟……这样灵秀的孩子叫人看了其实心里多少也有些心疼,老太太想了想,从里头又拿出一只绞丝却细细的嵌珍珠的金镯子来给她说道,“这是单给你的贴己。”

    云舒顿时涨红了脸。

    她抿了抿嘴角,把这镯子也拿在手里,对老太太轻声说道,“多谢老太太。”

    因老太太对她总是这样慈爱,她都觉得除了这句话,什么都无法表达心里的想法。

    “去睡吧。”老太太见她都不好意思了,便笑着说道。

    云舒见她也有些困倦,急忙帮老太太把匣子合上放在一旁,把今日得的赏赐都珍惜地揣在了衣襟里,蜷缩在小榻上胡乱地把这一晚上也糊弄过去。

    等到了第二天,老太太把这匣子首饰给了琥珀,叫琥珀去分派,又叫琥珀不必再给云舒,琥珀就多少了然这是老太太先叫云舒挑了。只是琥珀一向不怎么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因此点了点头也没有对旁人声张,拿出去给旁人都分了。因得了老太太的赏赐,因此这院子里的下人们都喜气洋洋的,云舒到底是个爱美的小姑娘,美滋滋地也把自己挑的那只菊花花纹嵌红宝石的金镯子戴在手上,小心翼翼地把另一只给藏起来。

    她的镯子虽然好看,可是却并不是最贵重漂亮的,因此也不大显眼。

    等过了早上院子里喜气洋洋的劲儿,云舒正在老太太面前给老太太量着鞋子的尺寸想着给老太太再做一双鞋,就见唐二夫人胡氏带着两个女儿过来给老太太请安。唐二夫人虽然是庶子媳,不过对老太太一向都恭敬孝顺,因此老太太素日里也疼爱她,她也不算是没有福气的人,如今养下了一子两女,也算是儿女双全。只是云舒隐约也听说过有人说起唐二夫人那院儿里不太平,不过因素日里不大好讲究主子,因此她也不过是或多或少地听一耳朵也算了。

    她隐隐听说唐二夫人与唐二爷之间感情寻常,唐二爷独宠身边的一个姨娘,早前还想着把这给自己生了庶长子的姨娘给扶做二房。

    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堂堂国公府里,妻就是妻,妾就是妾,二房算是个什么位份?

    这样抬举一个妾室,把正妻放在什么位置?闹出去岂不是叫人都笑话唐国公府嫡庶不分,宠妾灭妻?

    因此云舒听说唐二爷有了这想法没多久就挨了唐国公好一顿的呵斥,怕极了,因此这事儿不了了之。

    虽然这都是听说,不过也叫云舒知道些唐二夫人跟唐二爷夫妻之间许就多少不大和睦。

    不过素日里唐二夫人爽快明朗,叫人也瞧不出什么。

    倒是这一次,云舒见唐二夫人过来,不由有些皱眉。

    唐二夫人一向容光焕发的,可今日这气色可看着不怎么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