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挨打

    老太太垂问,唐国公夫人不由苦笑起来。

    “母亲您是不知道,这小子之前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儿,天天蹲在厨房折腾土豆辣椒的。他到底是个公子哥儿,这君子远厨疱不是?因此厨娘们就问他想吃什么,不必自己折腾,跟她们说,她们做了就是。谁知道他比比划划说了一堆,什么土豆莲藕又是肉和鱼虾等等的,整个大乱斗。还要放许多辣椒,那能吃吗?做了之后就不成个样子,他又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做的,糟蹋了几天吃食,到底叫国公爷看见,发了火儿,说他败家,锤了他一顿才老实。”

    云舒和老太太都目瞪口呆。

    这唐二公子为了一口吃的挨打了,也够拼的了。

    “那他现在人呢?”

    “今儿没出去,在府里呢。中秋之前国公爷拘着他不许他往外跑。”唐国公夫人毕恭毕敬地说道。

    “可怜见的,为了一口吃的……”老太太心疼孙子,见云舒努力才能不要笑出来,不由也笑着对她说道,“你去厨房叫人给做了那什么麻辣香锅,中午叫上大家伙儿吃个饭儿,免得他再为了这口吃的要死要活的。”她叫唐国公夫人和唐二公子都过来吃饭,因云舒觉得唐二公子似乎也蛮能吃的,因此去厨房与厨娘说这道菜怎么做的时候就叮嘱了一句,“多做些,别不够吃。”

    “姑娘放心吧。”云舒和气,更何况这样新鲜的食谱是厨娘们从前没见过的,她们学了自然也是一份儿手艺,因此对云舒十分殷勤,也不叫云舒忙碌,请她坐在一旁看着就足够,又给云舒端来了一叠儿新增的米糕吃,清甜可口,云舒又吃了两个果子,不饿了,这菜做好了去跟老太太禀告,却见老太太如今的屋儿里,不仅唐国公夫人在,唐国公也在,正在低头与老太太低声说话。

    见云舒进来,唐国公只是冷淡地看了一眼,收回目光。

    “怎么,做好了?”

    “快了,正在做别的菜。都是小厨房最拿手的。”云舒在国公府里可不想显摆,因此只叫做了麻辣香锅,其他的就是厨娘们按着往日里主子们的口味自己斟酌,见老太太笑了,便站到老太太身后不说话了,正才消停些,远远的门外就窜过来一个十分活跃的矫健的身影,这显然是唐二公子。他兴冲冲地来了,然而见到一脸冰冷的唐国公正坐在上头,又是缩了缩脖子,就跟被扣了紧箍咒的孙猴子似的,老老实实,束手而立,走到了老太太面前一本正经地说道,“给老太太请安。”

    唐国公冷哼了一声。

    唐二公子越发端庄肃穆了。

    “去坐着吧。我听你母亲说,你之前正折腾厨房?”老太太见唐国公面前唐二公子就跟见了猫的耗子似的,顿时十分无奈。只是她一向都不插手唐国公管教这府里的孩子,因此也只能岔开话题对微微一愣的唐二公子笑着说道,“小云这回了府里都跟我说了,是那个麻辣香锅?已经叫小厨房做上了,一会儿你们都在我这儿吃饭,咱们都尝尝。”她笑眯眯的看着唐二公子,唐二公子却无语地看着云舒。

    “我都没说,你自己倒是竹筒倒豆子,把自己给卖得底儿掉啊?”他觉得云舒这是不是傻子?

    “胡说什么!”唐国公夫人却偏偏喜欢云舒这样万事坦诚,就算是不好开口的事儿也绝不瞒着主子的老实性子。见儿子嫌弃云舒,便哼了一声说道,“也就是小云老实。不然谁知道你前阵子抽了什么风儿。”她看着云舒笑着说道,“小云,你做的没错,极好。”她从前就觉得云舒这性子不错,纯良又老实,要紧的是十分贴心,因服侍老太太,得了老太太的恩惠,因此如今一心都是老太太,旁人都不怎么看在眼里。

    这就是难得的了。

    “难道都跟你似的跟苍蝇似的乱撞?”

    “我也是冤枉。”唐二公子就说道,“还想着帮这丫头瞒着,没想到她竟然是个笨蛋。不过其实也好,可憋死我了……”见唐国公夫人笑着看着自己,唐二公子顾不得唐公共还在冷冷地看着自己,一张英俊的脸神采飞扬,噼里啪啦地,比云舒说的还多,显然是个话痨,“母亲您不知道,这事儿我想着帮她瞒着,因此憋在我的心里头。你是没见八皇子是多么能吃,那满满的一大盘的水煮鱼……是叫这个名儿吧?”

    云舒顶着屋儿里主子们的目光低声说道,“是。”

    “满满的一盆水煮鱼啊,八皇子几筷子下去就没了。连下头的豆芽儿菜都捞着吃了。偏偏还装模作样,吃了那么多,等召见这小丫头的时候,还好意思把黑锅扣在他那个小侍卫的身上,指鹿为马,非说是人家小侍卫吃的……”唐二公子眉眼活泛,栩栩如生地说当时的惨烈画面,摊手说道,“我都没抢得过八皇子。不过我见沈家弟弟倒是吃着了一小半儿,明明倒吸气儿,使劲儿喝石榴汁儿口口声声‘受不住’了,还往嘴里塞呢。”

    唐二公子哈哈地就笑了。

    唐国公夫人也忍俊不禁地笑了。

    “这些小云知道吗?”

    “她怎么能知道。这丫头跟那地里的兔子似的,见了人就往洞里钻,连菜都是小侍卫和陈平给端过来的。”唐二公子翘着二郎腿,一副地痞的样子,只是这得意洋洋地对上了唐国公的视线,他咳嗽了一声,低眉顺眼地把腿放下,做出一副端正的样子来继续说道,“八皇子吃的肚子都起来了。就月饼……行吧,的确这月饼馅儿从前没吃过,不过也犯不上两口一个啊。我觉得他回宫只怕得叫太医了。撑得慌。”

    “你啊!也不知道劝着些。”因日后与八皇子和沈公子都是姻亲,因此唐国公夫人嗔怪了一声。

    “我劝了,怎么没劝?我就说,殿下,少吃两口,不然撑着了自己难受。您知道八皇子怎么说的?他说我是想独吞水煮鱼,因此骗他少吃。”唐二公子摊手说道,“您说,这还怎么劝?当然得忙着跟他抢着吃!”唐二公子一想到没骗成八皇子,被八皇子识破了自己黑暗的内心,因此不得不抓起筷子跟八皇子抢水煮鱼吃,越发叹气说道,“这年头儿,皇子们一个个奸似鬼……”

    他偷看了唐国公一眼,没吭声。

    云舒这才知道当日宋如柏的宅子里发生了什么。

    怪不得……她还以为水煮鱼里的豆芽儿是宋如柏吃的。

    宋如柏从前吃过苦,因此不爱浪费东西,一些配菜经常都是他给吃掉,因此……

    万万没想到原来竟然是八皇子啊!

    “反正老太太,这小丫头做菜真的有一手儿,那几道麻麻的菜真的好吃。”唐二公子觉得不能叫人把自己看成是个嘴馋的,见老太太笑眯眯地点头,又急忙对唐国公说道,“父亲,我没撒谎。您肯定也爱吃。您不就爱吃重口儿的吗?”什么凉茶,那味儿简直叫人无法承受,唐国公夏天那会儿喝得可开心了,虽然没法儿从老爹的阎王脸上看出好坏,不过唐二公子又不是没长眼睛。

    整日里凉茶一壶一壶地送去书房,瞎子都知道了。

    “聒噪!”唐国公皱眉看着唐二公子说道,“你这性子浮躁,正该去军中磨砺!”他在云舒看简直就是个狼爸,只是云舒又没有资格在这个时候插嘴,因此垂头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倒是唐二公子叹了一口气说道,“知道了。父亲放心,儿子不会丢了您的脸的。不过叫儿子说,小云这丫头也没给咱们国公府丢脸。八皇子吃得满意了说要赏她,换了眼皮子浅的只怕要不知轻重,她却没有叫儿子担心。只问八皇子要了一份儿南边的果子,说是吃食换吃食。到底是老太太身边的小丫头,八皇子还跟我夸她。”

    “那是自然。小云是最好的。”老太太顿时十分得意地点头炫耀自己的小丫鬟。

    云舒脸都红了,觉得老太太这叫自吹自擂,把她给夸得都不好意思了。

    “这倒是。跟着您啊,您身边的丫鬟就没有不好的。”唐国公夫人这做儿媳的急忙凑趣儿说道。

    老太太顿时笑着点头,只觉得十分长脸,愉悦。

    见她高兴,唐国公就没说什么,更没有扫兴叫唐二公子闭嘴。

    他只是沉默地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听着唐国公夫人与唐二公子都奉承老太太说笑,等快到了晌午,小厨房把午饭给做好了,就都上了餐桌。

    “这就是麻辣香锅了。滋味儿真的不一样,老太太,父亲母亲都尝尝。”唐二公子指着餐桌上的麻辣香锅说道。

    老太太见这道菜虽然看着乱七八糟的不大精致,不过有荤有素的,颜色也好看,便吃了一口。

    她赞了一声好,不过唐国公夫人恐她上了年纪禁不住这样的重口,便劝她少吃。

    老太太听了劝,浅浅地尝了几口也就罢了,只是这道菜也没剩下来。

    唐二公子好容易又见了这道菜,本以为没有八皇子跟沈公子就能吃顿饱饱儿的,谁知道眨眼之间,麻辣香锅没了一半儿。

    唐二公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父亲,您比八皇子还能吃。”

    云舒立在老太太身边,闻听此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唐二公子怕不是又要挨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