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王府小妾

    大管家乃是国公府的总管,比陈白这样只侍奉唐国公的管事的地位高得多了。

    更何况大管家几代服侍国公府里,代代都是国公府里的大管事,总管唐国公府,这算是在国公府中根深蒂固。

    算起来,陈白算是“新贵”。

    可是老管家这样的却并不仅仅是这一代的显赫。

    就比如如今,大管家的长孙,春华的哥哥在唐国公世子跟前做贴身的长随。

    陈白的独子陈平也就混了一个跟唐二公子一块儿长大。

    云舒从前都不知道,总是笑呵呵也没什么脾气的春华还有这样显赫的背景。

    这简直就是卧虎藏龙啊。

    虽然说她如今看起来在老太太的跟前最风光,可是看了埋头做事,低调得到现在老太太都不知道大管家的孙女儿在自己的院子里当个打扫的小丫鬟的这样的大管家一家,自己这仿佛蹦跶得有点儿厉害了。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和春华不一样,春华来老太太的屋子熬资历,等过几年就算是熬也能熬到一等丫鬟,也不必如自己这样得自己拼命出头,等在老太太身边几年,到时候自然与云舒是一样儿的。

    见春华吃得开心,云舒也觉得心里高兴。

    春华与念夏的性子都是不爱嫉妒人的性子,她觉得很自在。

    “对了,我听说老太太明年要放院子里的几个姐姐出去呢。”春华就一边啃着柚子一边对好奇的云舒含糊地说道,“说是能腾出四个一等丫鬟的位置。不过我爹说了,叫咱们几个别去争……”她爹是公认的下一任的国公府大管事,如今在国公府里当差,里里外外地行走,管事,十分厉害,云舒从前也是见过的,她此刻便点头说道,“我也没想去争。”她笑着对春华说道,“多谢你跟我说这个。”

    “爹说你和翠柳是我的朋友,既然是朋友,自然是要提点。”春华见云舒点头,又急忙说道,“不过爹说可以活动活动,等明年开春儿,上头的姐姐升了一等,咱们应该也能升上去了。到时候咱们就住一个屋儿,正好四个人,小姐妹住着多开心。”她都已经开始想念憧憬明年的事儿了,云舒都忍不住笑了,见翠柳眼睛亮晶晶的,也憧憬得不行,便笑着说道,“如果是这样那自然是好的。”

    “你等着,我一定叫我爹把这件事给办成了。”春华拍着胸脯打包票,因此刻这围着一桌儿,其他小丫鬟已经拿了云舒送的果子出门撒欢儿了,大屋儿里只有她们四个,倒像是围着果子来一次圆桌会议似的,神神秘秘地低声说道,“对了,二小姐……王妃的事儿你们知道不?”春华的父祖都管着国公府的内外院的管事,自然家里也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因此她一露出这样子,云舒急忙也缩头缩脑地抱着西瓜靠近了,“什么事儿啊?”

    唐二小姐打从嫁到荀王府做了荀王妃,那就再也没有能回娘家的时候。

    唐国公根本把她拒之门外啊。

    “我听说她身边当初跟着她去了国公府的翡翠姐姐,已经是王爷的侍妾了,听说还好伶俐的,十分讨王爷的喜欢。你们没见吧?如今莺儿可得意了,天天鼻孔朝天,恨不能自己封了自己就是王爷的小姨子。”见云舒目瞪口呆,春华便低声说道,“这事儿还是我听外头的婆子们说的。王爷收了翡翠姐姐,翡翠姐姐别看对咱们十分刻薄,小气,可是对王爷那殷勤得不得了,哪里跟二小姐似的天天丧个脸,因此如今她倒是比二小姐还得宠些。”

    唐二小姐嫁入荀王府,对于荀王来说就没有了利用价值。

    他对唐二小姐又没有什么真感情,不过是冲着联姻。

    如今唐国公认了这门姻亲,却不认唐二小姐,那荀王的眼里自然也没有了这个正妃。

    若是旁人,多少会给正妻几分体面,可是荀王本就是个荒唐的,前头的王妃就是叫他偏宠妾侍给气得抑郁而死,他的眼里还怎么可能给唐二小姐体面。

    不然,也不会才成亲没多久就不顾唐二小姐的心情,宠幸了她身边的丫鬟。

    “这……这不好吧……”云舒虽然早就知道翡翠心怀叵测,唐二小姐叫她跟着陪嫁往后得出事儿,不过也没想到会这么快,一时心里就不知是个什么心情,许久之后才低声问道,“那也就罢了,如果翡翠姐姐有良心,还记得是谁提携了自己,总是会多顾着二小姐一些。”

    “怎么可能。二小姐如今把她当仇人似的,恨不能扒了她的皮。”翡翠当初把唐二小姐给糊弄得晕头转向,叫她跟着陪嫁,本是为了叫翡翠做自己的心腹的,谁知道转眼儿翡翠就勾引荀王,还成功了。这对唐二小姐简直就是最大的背叛,翡翠就跟她的仇人似的,比荀王府里的那些侧妃妾侍更叫唐二小姐憎恨,翡翠又是一个没良心的人,怎么可能会照顾唐二小姐,说起来,这也是一笔乱账。

    “那莺儿呢?难道咱们往后还得对她客气点儿?”翠柳便皱眉问道。

    翡翠如今的身份可就不是一般的了。

    “她自己觉得自己比咱们高贵了,可是说起来,她姐姐也不过是给荀王做了侍妾,有能耐去王府炫耀去。咱们这儿是国公府,她真的那么能耐,那怎么可能还在服侍人?不得叫老太太,大夫人都当座上宾了?”可见翡翠这荀王侍妾的身份也没有叫唐国公府当一回事儿,莺儿得意洋洋的也没叫人把她当一回事儿,云舒想到了什么,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珍珠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莺儿是去服侍珍珠的。

    可是一个不得宠爱的三房的通房,如何能辖制住如今气盛轻狂的莺儿。

    她垂了垂眼睛,慢慢地咬着眼前新鲜清香的西瓜。

    “所以我就说,咱们这几日没在府里头,错过了好些。如今三爷和郡主在宋王府还没回来,因此莺儿就在三房作怪,显摆自己的姐姐是王爷的小妾了。正巧儿叫琥珀姐姐给撞见,叫站在廊下,众目睽睽的打了三十个手板子,又罚了她三个月的月钱,跟她说如果再敢嚷嚷自己姐姐是荀王妾侍,就叫她滚去荀王府,因此莺儿这才消停了。”春华大大地叹了一口气,眼睛里带着几分狡黠地说道,“可惜咱们都没看见。”

    虽然说春华不是个爱出头的,不过从前也叫天天争这个争那个的莺儿给烦的不行了。

    念夏是个生得细眉细眼,瞧着斯斯文文的女孩儿,他爹是老太太在南边儿的所有财产的总管,十分得用,也是悄无声息地进来,没有在老太太面前十分露脸。

    她细声细气儿地说道,“就算她姐姐得了几日宠爱,可是花无百日红,王爷见过的美人无数,等有了新的美人,只怕她姐姐就也要被撇在一旁。翡翠姐姐又是个没有根基的,如果失去宠爱,在那王府里只怕过得还不如二小姐呢。”她虽然不大爱说话,不过却都看的明白,云舒因与她们的关系都不错,顿了顿,迟疑了一下这才问道,“最近府中可还有别的事儿没有?”她对唐六小姐对自己的那份隐隐的厌恶有些上心,因此想着是不是因府中除了什么事儿。

    “并没有。风平浪静的。”念夏想了想,和春华对视了一眼说道。

    “怎么了?”春华忙问道。

    云舒抿了抿嘴角,将唐六小姐看见自己时说的话给说了。

    “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儿耳熟,仿佛在哪儿听过。”

    “什么话?”

    “说是老太太念叨你的话儿。”春华想了想对云舒说道,“不过我和念夏也没在府里,因此也不大肯定。你别担心,咱们是老太太院儿里的丫鬟,别的主子都不必理会。”见云舒点了点头,她便安慰她说道,“等回头我偷偷儿问问我家里的人,问问这府里是不是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她爹算是唐国公府里的地头蛇,什么能瞒得过她爹?春华又拍着熊噗噗儿打了包票儿,云舒这才安心,一块吃吃喝喝的直到晚上才散了。

    她第二天就已经穿得十分齐整地去了老太太的面前。

    老太太正在跟唐国公夫人说话,见云舒进来,依旧温柔稳重,穿着一件浅绿色的丫鬟们常见的裙子,头上簪着两只精致的金簪,上头还有细碎的宝石,光彩照人却十分本分,便笑着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就是这丫头做的柚子茶了。你才说好喝,就是这丫头的功劳。”老太太顿了顿,见唐国公夫人笑着点头,继续说道,“这柚子还是她得了八殿下的赏赐。八殿下说她的饭做的好吃,我也问了,什么水煮鱼,麻辣香锅……都是她这小脑子里不知怎么想出来的。”

    “麻辣香锅……”唐国公夫人笑着念叨了几句,突然脸色古怪起来,对云舒问道,“你这菜里,是不是要用土豆,还有莲藕?”

    云舒顿时瞪圆了眼睛。

    “你怎么知道?”老太太已经诧异地问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