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婚事

    “你这个孩子啊……”明明是明哲保身的性子,一向也不敢出头,就算得了主子的宠爱也不见有什么得意炫耀,小心翼翼地过日子,可是却偏偏这样实诚。如果云舒自己不说,那老太太又怎么会知道唐二公子和八皇子都吃过她一顿饭?这虽然看起来是小事,可是因有珍珠的旧例在,因此说起来大家都知道,老太太,唐国公夫人如今是越发警惕丫鬟们心大了,想要侍奉府中的爷们儿公子。

    云舒把这话说了,算得上是引火烧身。

    可是她明明可以不说的。

    谁会知道……

    “你这匆匆回来,好好儿歇着去吧。对了,我叫琥珀给你留了柚子……虽然说你也得了,不过这果子多吃些又没有坏处。分给小姐妹们吧。”老太太笑容慈爱,见云舒局促不安地看着自己,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带着几分不安,便温和地宽慰她说道,“并不是不叫你们跟公子们往来。只要心胸开阔,不是心中藏奸藏着坏主意,大大方方地说话就是。瞧把你给吓的。”她倒是也知道云舒这是因珍珠的缘故。

    想到珍珠,老太太嘴角的笑容稍稍地少了几分。

    珍珠是她身边头一个许给了府中主子的丫鬟。

    其他的,大多都愿意嫁出去,去做正头的妻子。

    “别担心,你们大夫人也不是疑神疑鬼的性子。而且你才多大,小小一个……就跟从前一样儿就是。”见云舒慢慢露出几分欢喜,老太太便笑了。她一边摩挲着手里刚刚还泡了柚子茶的杯子,见云舒脸上鲜活了许多,便笑着说道,“这才像是个孩子。”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担心,横冲直撞才像是个孩子的样子。见云舒给自己福了福,老太太笑着说道,“去吧。先去休息去。明日再来我跟前侍候。”

    “是。”

    “你去吧柚子拿给她。”

    “我去吧。”珊瑚在一旁笑嘻嘻地说道。

    见珊瑚愿意做事,老太太就没有叫琥珀去,看着云舒和珊瑚一同退出了自己的屋子,这才对琥珀说道,“这孩子小心翼翼的,平日里你开解她一些。”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怜见的,水晶心肝玻璃人儿,却命不好,遇上那样的混账老子,叫她小小年纪就十分不安。”云舒这样可爱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叫亲爹给卖了,因此在这无依无靠的国公府里战战兢兢的,老太太瞧着也觉得心疼。

    她是积善的长者,就算云舒身份低微,可是在眼前瞧着也怪不忍心的。

    “我知道。以后我多看顾她一些。”

    “这样才好。而且她难得这样赤诚。投桃报李不过如此。我对她好一分,她就恨不能十分地回报我,甚至都不愿在我的面前隐瞒,撒谎。”老太太顿了顿,见琥珀答应了一声,这才对她问道,“之前我问你的事你觉得如何?你年纪也不小了,我也知道你对我的忠心,可是你上了岁数儿,再不嫁人也叫我心里头过不去啊。”她身边几个大丫鬟里,能给寻了婚事的都给寻了,只有琥珀,到了如今还没有人家儿。

    这就是很奇怪的事了。

    琥珀是老太太身边第一信重的人,平日里赏赐下头的金银等物都在琥珀的手中,她如果要成亲,那老太太一定给她挑的是最好的。

    可是琥珀的婚事却一直都没什么动静。

    并不是老太太不给她选,而是琥珀都一一给拒绝了。

    “老太太,我想陪着您。若您不嫌弃我,我就服侍您一辈子。”琥珀的脸色淡淡的,见老太太欲言又止,美丽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轻声说道,“奴婢看多了这世上的夫妻,心里怕极了。您慈爱,一直护着奴婢,奴婢对外头也怕极了,只想在国公府里,守着您终老。如今奴婢是您的丫鬟,过几年,等小丫鬟们上来,奴婢就挽了头发给您做个身边的嬷嬷……您也别撵奴婢走,除了老太太您身边,奴婢又能出哪儿呢?”

    “这怎么行。女子这一生不成亲,不生子,那还叫什么圆满?”

    琥珀总是淡淡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

    “对于别的女子来说,生儿育女,服侍夫君就是圆满,操劳一生,辛辛苦苦一辈子,那家事,还有里里外外的许多的事都叫人觉得费劲儿。您的身边清净,我哪里都不想去。”老太太的身边没有许多的尔虞我诈,也没有什么要操心的,她为什么要去嫁给那些外头的男人,然后提心吊胆地唯恐红颜老去,唯恐自己的丈夫纳妾,没有身孕的时候担心夫家的子嗣,有孕的时候又要担心这是男是女……庸庸碌碌一辈子,然后到了三十多岁,当真成了一个半老徐娘,就不得不看着丈夫另结新欢。

    或许这世上有和她想得不一样的好男子。

    可是她却不想去实验。

    留在老太太身边,轻轻松松地过日子,然后终老在国公府里,这日子多好。

    “你啊,看着比谁都清明,其实最是个钻牛角尖儿的。难道这世上都是那等不是东西的男人?就算遇到了那样的男人,你大可以把他甩在一旁再重新回来。”见琥珀只是笑了笑,转身又给自己倒了些柚子茶,这香甜的味道叫老太太皱起的脸慢慢舒展,和声说道,“罢了。我也不催你,你就好好儿的在我的身边。我这身边总是有你的位置。等什么时候你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就跟我说,我给你预备上好的嫁妆,把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好。”琥珀敷衍地说道。

    她看起来答应了,没有坚决拒绝的意思,老太太这才露出了笑容。

    她没有再说婚事的事儿,只是叮嘱琥珀说道,“多照顾照顾小云。”她这话云舒自然不能听见,她正跟着笑嘻嘻的珊瑚一同往院子的一个侧间儿去,走进去,珊瑚利落地挑开了帘子,叫云舒坐在一旁等着,不大一会儿就从里头提出一个篮子来,把这装得满满的篮子往云舒的怀里一塞说道,“都拿着去吃吧。”她笑眯眯的十分和气,云舒一边道谢,一边对珊瑚说道,“姐姐之前给我的山货儿太多了,多谢姐姐。”

    “那算得了什么。李家管着好大的庄子,自然什么都有。”珊瑚见云舒抿嘴笑了,便也笑着说道,“你也别放在心上。从前你每回从家里回来都带些东西给我与琥珀,难道我就不能还礼啦?”她见云舒点了点头,拧了她的脸颊一下和声说道,“这是老太太特意叫咱们给你留着的分例,不然这样稀罕的果子哪儿能剩得下来。老太太一心疼你,你就不必十分拘泥。”

    “我知道。因此才敢把八殿下的事儿说给老太太听。”

    “明白就好。”珊瑚说道,“今天也不必你在老太太面前侍候,你好好儿歇着去。”她推了云舒从这侧间出来,云舒想了想就果然提着这篮子去了从前的大通铺,此刻大通铺里闲着的小丫鬟们正在一块儿嘻嘻哈哈地闹着玩儿,见云舒提着好大的一个篮子进来,翠柳急忙迎过来探头看了,帮着云舒把篮子给拿下来转头说道,“还有柚子!”她欢呼了一声,那几个小丫鬟也欢呼了一声过来,云舒看着跟自己同年纪的女孩儿们心里也开心,急忙把篮子里的果子都给拿出来。

    除了半个柚子,还有些梨子,白梨,石榴和小小的红红却胖胖的海棠果。

    堆在桌子上,瞧着十分丰富。

    云舒见与自己关系不错的春华与念夏也在,便笑了笑,对她们眨了眨眼睛。

    她把柚子分给了小姐妹们,自己拿了一个海棠果,瞧着干干净净的也不必再洗过,咬了一口,沙沙的甜。

    水灵灵的,云舒觉得这味儿极好。

    “这柚子真是好吃,我都吃不够的。”春华也才从家里回来,从一旁也拖出了一个好大的篮子,却见里头是一个圆溜溜的大西瓜,见云舒瞪圆了眼睛馋了,就从一旁寻了小刀来切开,把这西瓜推到云舒的面前说道,“前儿国公爷也赏了咱们家里些柚子,我就觉得好吃得不得了。只是舍不得吃。老太太宽厚,每个丫鬟一瓣儿柚子,小小的一瓣儿,其实吃两口就没了。

    她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我家里还有,下回叫我哥哥给咱们送来。”翠柳大咧咧地说道。

    “不用。”春华也是个娇憨的性子,把大西瓜一小丫一小丫地切开,见云舒吃西瓜倒是比吃柚子还喜欢,一张圆圆的白白净净的脸上顿时笑得甜美,对翠柳说道,“虽然柚子好吃,可是别的果子也都好吃。没有柚子就吃别的。”她总是笑呵呵的,一张圆圆的脸儿,圆圆的眼睛,看着就是一脸的福气的样子,早前在笑丫鬟里不显眼,甚至莺儿当初掐尖儿要强的时候也不见春华露头,其实后头云舒才知道,春华乃是国公府大管家的小孙女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