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唐六小姐的敌意

    这才是翠柳觉得称心的地方。

    王秀才装模作样的。

    这一回如果他那些亲戚都知道席面是陈白家的订的,那传出去可不好听。

    哪怕陈白家的说是碧柳订的跟自己没关系,可是这种事是狡辩不得的。

    云舒想了想,叹了一口气。

    陈白家的爱女心切,可是如今碧柳怎么也算是嫁人了,她擅自插手出嫁了女儿的婆家的事儿,未免有点手伸得太长。

    她心里有些嘀咕,不过也却没有怎么用心,毕竟这王家跟其他要脸皮的人家不一样,是十分喜欢占便宜的,没准儿还得觉得陈白家的这样给他们花用银子是自家得了好处,因此想了想对翠柳说道,“往后还是少管王家的事吧。”她跟翠柳的日子过得快快乐乐的,何必跟碧柳纠缠,每日里为了那点儿小事儿就十分憋闷呢?见翠柳答应了一声,她就笑着和她一块儿去收拾回国公府的东西。

    柚子茶什么的都拿一个个的小瓷碗带着,还有碧柳这几日上街给同屋的小姐妹们买的可爱的香囊,木雕还有些零零散散的散碎吃食。

    到了晚上,陈白家的没有回来,陈白带着云舒和翠柳一块儿吃了晚饭,就亲自把她们俩给送回国公府去。临云舒跟翠柳进门,陈白便对她说道,“开粉丝汤铺子的事儿且等等。我瞧着过些时候能不能给你挑个好铺子。”他虽然没说铺子要怎么挑,然而云舒却一向都相信他的,点头说道,“都托给陈叔了。”她这个铺子想着跟翠柳是一块儿经营,两个女孩儿薄利多销,往后就是长久的一个营生,赚到的银子平分。

    陈白自然也知道云舒是想着铺贴翠柳些。

    “傻人有傻福。”看见翠柳正趴在云舒的肩膀上笑呵呵的,陈白笑着转身走了。

    “爹说的是我吗?我傻吗?”翠柳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哼了一声,跟云舒一块儿抱着好大的包裹往老太太的院子里去。此刻夕阳西下,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两个女孩儿在后宅的路上嘻嘻哈哈地小声儿打闹,显然心情都是很不错的。她们蹦蹦跳跳的,显然服侍老太太也不是叫她们心里多么不愿意的事儿,正你挤我一下,我挤你一下地玩笑,就见远处正有人走过来。

    云舒跟翠柳急忙站住了,见来的当头的一个穿着一件金丝石榴裙,脖子上挂着好大的一个镶宝石的金项圈儿,白皙可爱的女孩儿正是二房嫡女,国公府的六小姐,云舒和翠柳便垂头避开到一旁给六小姐让道。她们低眉顺眼的,瞧着十分安分规矩,也对这位唐家六小姐十分尊敬的样子,这年纪与云舒翠柳差不多大的六小姐走到她们的身边正准备插件而过的时候,突然脚下停了停,站在了她们的跟前。

    云舒和翠柳给她福了福。

    “给六小姐请安。”

    “你不是老太太院子里的小云吗?”六小姐年纪不大,可是声音清脆,此刻看着云舒,云舒抬眼,却叫她眼底的一抹厌烦刺了一下。

    这金尊玉贵的二房嫡女明明脸上带着笑容,瞧着一个瓷娃娃似的,笑起来仿佛很亲切,可是看向云舒的目光却做不得假,那是带着一种敌意与厌恶的模样。云舒不由有些茫然,努力地想着自己打从进了国公府并未在六小姐的面前做过什么不好的事,素日里她时不时去给老太太请安,自己也一向恭敬,甚至因为她是做老太太针线的,平日里和六小姐也没有什么交集,可是此刻,六小姐的眼底的厌恶是明晃晃的。

    她抿了抿嘴角,又低声说了一句,“是。”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冲撞了六小姐。

    明明二房的夫人胡氏对她还十分亲切……

    “这么规规矩矩的,又好看漂亮,怪不得老太太惦记呢。”唐六小姐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天真烂漫,似乎在和云舒说些寻常的话,见云舒垂头不敢答应自己,她又笑了笑,这才从云舒的面前走过说道,“快去给老太太请安吧。不然若是晚了,反倒成了我的罪过了。”她看起来没什么心机,可是这话却叫云舒听得有些不安,仿佛是一种……她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是见翠柳担忧地看着自己,她无声地摇了摇头。

    难道她是得罪过唐六小姐?

    心里想着心事,云舒却到底没有多么放在心上。

    她又不是银子,还能人见人爱啊?

    反正她又不是在唐六小姐面前当差的,就算她不喜欢自己,难道还当真敢呵斥折辱自己?

    她可是老太太房里的丫鬟,唐六小姐如果敢大刺刺地羞辱她,那就是打了老太太的脸,那才叫不想活了。

    怪不得就算是她这样落单儿的时候,唐六小姐这话说得阴阳怪气的,却也不敢十分直言自己的不喜。

    “六小姐怎么瞧着对你有些意见似的?”翠柳虽然没心没肺,可是在老太太的院子里也学到了几分心机,等唐六小姐带着蝴蝶儿一般的几个美貌的丫鬟往远处去了,想到唐六小姐嘴上没说什么,可是她身后两个年纪大些的丫鬟却重重地对云舒哼了一声,不由有些担心地说道,“你可得小心点儿。六小姐可是二夫人最疼的女儿。”她见云舒答应了一声,便又安慰说道,“不过也别怕她。不过是二房……二爷本是庶出,在老太太面前第一等,他房里不敢十分闹腾。”

    唐国公府中三房人口,长房自然就是唐国公一家。

    唐国公与三房的唐三爷乃是老太太生的嫡子,身份尊贵,倒是唐二爷,是庶出,之前过了世的老国公的一个小妾生的,虽然说老太太温和,对唐二爷也十分慈爱,可是唐二爷在唐国公府中一向不大显眼,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过日子。也正是因知道自己的出身差一层,因此二房一向都很安分,哪里敢跟其他两房似的在府里嚣张。甚至如果唐六小姐敢对云舒做点儿什么,那老太太怕是都要发火儿的。

    “怕倒是不怕她。只是咱们这几日都在外头,我想不通是哪里得罪了她。”

    难道是有人在唐六小姐面前说了自己坏话儿?

    可是唐六小姐小小年纪,就算是有人说了她的坏话儿也没什么用啊。

    云舒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唐六小姐这态度古怪得很,不过如今去见了老太太是正经,她见唐六小姐带着那几个丫鬟早就消失在了层层叠叠的花树之后,吐出一口气,脸上也没有羞愤或者不安的神色,直接回了老太太的院子。她先放了手里的东西就去老太太的屋里给老太太回话,见了她,老太太倒是十分高兴,笑着对一旁正服侍自己吃茶的琥珀说道,“才念叨这丫头,她这就回来了。可见这是不经念叨的。”

    她召唤云舒到了面前,见云舒面容舒展,气色开阔,就知道她在外头过得很好。

    “怎么这么早就回府了?”

    “不早了,过几日就是中秋,老太太您赏了我好大的恩典叫我可以出去,如今事儿都差不多了,我不进来心里却慌慌的。”云舒抿嘴,见老太太对自己招手便急忙上前把手里捧着的一个小瓷坛双手捧给琥珀,见她接了,这才对老太太说道,“在外头得了些蜜柚,我学着从前听说的法子给拿蜜熬成了柚子茶,都说去恶气,化痰止咳,也有滋润嗓子的好处。如今正是秋天,这夏秋交替,秋冬又交替,难免就叫口鼻喉咙不舒坦。因此我想着熬一些给老太太,每天也不要喝多,喝少少的一碗儿,只当甜甜嘴儿也好的呀。”

    云舒说得有趣,老太太一愣,笑着问道,“给我带的?”

    “我也只会这些家常的东西。您不嫌弃,能多吃几口就是我的福气了。”云舒红着脸说道。

    “嫌弃什么?这都是你对我的心意。”老太太立时就叫琥珀给自己调了一杯,嗅了嗅,香甜扑鼻,又带着一种特殊的果香,不由对云舒温和地说道,“难为你还这样想着我。”她的笑容越发温和,显然是真的很高兴,云舒本也不是巧舌如簧的性子,顿时涨红脸小声说道,“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太太这是抬举我了。”她有点紧张,长长的睫羽有些不安地眨动,白生生的耳朵都红了。

    虽然在旁人面前行事妥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老太太,她却总是没法儿十分说出讨好的话。

    见她害臊了,老太太便一边喝着这柚子茶一边点头笑着说道,“的确滋味儿极好,这果子的果香味儿,还有一种特别的清香。你也是对我用心了。”她顿了顿问道,“是陈白家的柚子?”她自然知道云舒与陈白一家走得近的,更何况陈白也的确得了唐国公赏的柚子,只是云舒犹豫再三,却发现自己无法在老太太信任慈爱的目光里撒谎,便低声说道,“是八殿下赏的。”

    她将那日八皇子与唐二公子在自家隔壁吃饭,八皇子吃得不错因此赏了自己的事儿说了。

    “老实丫头。”见云舒如此坦诚,老太太便叹了一口气,叫她到自己的面前摸了摸她的手背,目光却越发温和慈爱起来。

    “不愿骗您。”云舒沉默半晌,更加诚实地说道。

    老太太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