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亲戚

    “怎么能是雁过拔毛呢?”云舒小小声地说道,“明明是鸭毛。”

    陈白大笑了起来。

    “更何况还有一件事。”云舒见陈白一边笑一边摸着眼角,显然带着几分愉悦,便也心情轻松地说道,“这羽绒之物,应该是从前就在民间有过,因此我也不算是第一个发现的。虽然不好积攒,不及棉花那样普遍,可是暖和起来却比棉花强多了。”她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陈叔,我倒是有个不知道是不是幼稚的想法。这羽绒不好收集,物以稀为贵,寻常人家只怕是不会买的。看着没有商路。可是我想着如果卖到军中呢?”

    “军中?”云舒这胆子不小,陈白露出几分思索。

    “军中的将士,我听说在北疆驻守的军中士兵格外辛苦。北疆苦寒之地,常年冰冻,这身上穿着暖和些自然是好的。而且这羽绒很轻,同样的厚度比棉花要轻了很多,不沉重……我想着,是不是在北疆之中行走,或者是遭遇了敌人,身上穿的轻松些,这士兵杀敌冲锋也能轻松些呢?”云舒见陈白微微点头,急忙说道,“这只是我想着的一点点想头。陈叔,就算,就算当真可以,也不要说是我说的吧。”

    她想要报答陈白。

    可是却不想因为这些事叫自己牵扯进去。

    平安度日,过些悠闲的吃吃喝喝的有钱有闲的生活就足够了。

    “行了,我知道你的心意。”陈白看着对自己怯生生笑了的云舒,目光温和地说道,“我知道你是个感恩的孩子。只是小云,这件事陈叔多谢你。不过日后不必再为我想这样周到。”见云舒微微一愣,他摸了摸云舒的头,又摸了摸翠柳的头和声说道,“我虽然也没什么大能耐,不过养你们几个孩子还是足够的。国公爷身边的位置我也能稳得住。你们啊,都是孩子,每天就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就好。”

    “是。”云舒觉得自己的眼眶发酸,急忙点了点头。

    她知道,陈白是想对她说,就算她不报答他,他也会好好照顾她。

    她觉得心里酸软,又觉得有点高兴。

    “去吧。这件事我会想着去试试。你们不必管了。”陈白带着几分轻松,叫云舒和已经听得呆住了的翠柳去妻子的身边说话,自己想了想,倒是也有几分兴趣,因此把云舒给自己写出来的这一份如何处理这些鸭绒鹅绒的纸揣在了怀里,想着等过了中秋就去试试看。他自然是想着既然云舒给自己想了这一条路,自己就没有理由要辜负云舒的这份好意,云舒心里也放下了这个念头,在陈白家的的面前说话。

    “你们大姐姐也不知道今天回不回来。”陈白家的听说云舒的宅子环境不错,便笑着对她说道,“前些时候打发到你们那儿去的那几个下人已经回来了。你叫送到庄子上的那些东西也叫他们带了去。你啊,这性子就是和善。”她很喜欢云舒这样温和的性格,听了翠柳跟云舒叽叽喳喳地说了邻居们,便点头说道,“这样有礼倒是好的。不然若是隔壁住着眼睛长在天上的,那叫什么事儿。”

    “碧柳姐姐今天回来吃饭吗?”云舒笑着问道。

    “我已经叫人去请了。中秋之前一共才多少日子。你陈平哥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人影都不见。”显然陈平做月饼生意的事儿没叫陈白家的知道,因此云舒也只当做不知道,关切地问道,“那一日咱们走了就一直没回家。大姐夫不碍事吧?”王秀才吃了辣得不行的菜,仿佛是要断了气,叫碧柳气呼呼地走了,云舒这也不过是虚伪地问了一句,陈白家的脸上不由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难为你心细,还想着你姐夫。隔天儿我过去瞧了,没什么大事儿,不过是有些上火,因此我把家里的蜜柚给雷厉他,他应该好了。”

    云舒脸上的笑容不变。

    翠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云舒学,笑出八颗牙。

    “都给他了?”

    “他家里是小户人家,没有咱们在国公府里随意都能见到这样稀罕的东西。”陈白家的见翠柳没有发火儿,心里一喜急忙对次女说道,“你姐夫家虽然是读书人家,可是这日子过得也不是十分富庶,哪儿想你们两个丫头似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这读书啊,是天上日久的事儿,得多叫他吃些新鲜的才好。”她板着手指絮絮叨叨,云舒垂着头一脸恭顺地听了,就在这个时候陈家的小丫鬟回来,说碧柳不回来吃饭了。

    “怎么不回来?”陈白家的急忙问道。

    那小丫鬟想了想,脸上露出些异样说道,“仿佛是王家的亲眷从镇上过来,好多的人口。王家的人坐了一堆,大姐儿就不能回来了。”王家也是有亲戚的,这趁着中秋过节一窝蜂地上了门,都是听说王家娶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姑娘……想到那乌泱泱的许多人头,偏偏碧柳还要赔笑给人家奉上了不知多少的吃喝,不然就有人阴阳怪气地说什么“秀才娘子”看不起人什么的,这就叫小丫鬟都觉得诧异起来。

    碧柳在家中一向骄横的,可是在王家人面前却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来了这么多人?”陈白家的不由关切地问道,“大姐儿呢?”

    “忙着呢。”小丫鬟干巴巴地说道。

    “你们大姐姐这才是第一年的新媳妇儿,哪里照应得过来啊!”碧柳自幼体弱多病,这在家中的时候是一点心都不操的,谁知道嫁了人就要招呼王家那么一大家子的人口。陈白家的就有些坐不住了,一双保养得不错的手在膝盖上绞着帕子忧心忡忡地说道,“她从前又没有当过家,这会不会不妥当?如果哪儿做得不好,叫王家嫌弃她可怎么办?”她这样子瞧着魂不守舍的,显然没空儿跟自己说笑,云舒想了想就对陈白家的说道,“碧柳姐姐忙碌,也不过是因王家人口多,亲戚多。这人多别的也没什么忙的,不过是说笑,只有吃饭费事儿。”

    “小云这话说的对。那么多人,叫你姐姐怎么忙活呢?”

    “京城里有不少的馆子酒楼的,从做得好的馆子里多订几桌儿就是。这不是省时省力?”云舒笑着说道,“碧柳姐姐手里又不缺银子,做什么还要十分费心叫厨房忙忙碌碌的?而且馆子里的菜色花样儿滋味儿都是最好的,订几桌儿上好的,也不算怠慢了客人,自己也清闲了,想必王家姐夫的脸上也有光彩。”她摊手说道,“瞧,他娶的这个媳妇儿多大方,还舍得用这样上好的席面招待亲戚,碧柳姐姐别的名声不论,只大方厚道,这王家就很能记得住了。”

    她真是担心陈白家的一个不好再叫碧柳把人都领陈家来。

    更何况订上好的席面又不花云舒的银子,云舒光出一张嘴在说,自然不心疼。

    碧柳眨了眨眼睛,见陈白家的意动,也急忙说道,“可不是!而且上好的席面体面极了。娘,您不就是心疼大姐姐奔波劳累吗?我觉得这样儿行。”她也想着这回碧柳大概得破财了,偷笑了一声,已经站起来的陈白家的犹豫了一下对云舒问道,“这样儿好吗?如果是这样,他们会不会说你姐姐不愿洗手作羹汤孝顺长辈?不然……我亲自过去一趟帮你姐姐招呼招呼……”

    “娘,您是亲家岳母,又不是王家的老娘,去了王家招呼这招呼那的,那王家莫非是你当家啊?多不好看啊。”碧柳心说就知道她娘得干糊涂事儿,见陈白家的迟疑点头,不客气地说道,“还不愿洗手作羹汤!这不是开玩笑吗?大姐姐亲手做的羹汤能吃吗?那是要毒死人的!就算不订席面也得厨娘们张罗,她不得清闲,一样落不下好儿来。”她有些不耐烦,显然是不乐意陈白家的天天惦记碧柳的,陈白家的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去订几个席面,就说是你大姐姐订的。”

    这是要帮碧柳出钱了。

    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翠柳难得竟然没动气,点头含糊地说道,“行,您说了算。”

    “你这么这回这么大方了?”见陈白家的匆匆地出了门,云舒对翠柳低声问道。

    “不过是几两银子的事儿。”翠柳哼了一声仰头说道,“如今我也是有产业的人了,还在乎这点儿小事儿?”她从前气愤愤怒,是因为陈白家的偏心,叫自己没有个进项。可是如今翠柳自己有了良田,好好儿的生活就在眼前,何必为了这点银子跟陈白家的天天置气,她顿了顿,警惕地看了看左右,这才慢吞吞地对云舒说了心里的大实话,“更何况她被王家人给绊住了不能回家,阿弥陀佛,可算能叫我在家里吃顿舒心的饭了。”

    云舒无语地看着她。

    “更何况你想想……”碧柳越说越高兴,眼睛都发亮,对云舒继续小小声偷笑说道,“请亲戚吃饭还得岳母掏银子,这王家秀才岂不是成了吃软饭的了?也不怕叫人笑话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