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雁过拔毛

    “馋哭的?是吓哭的吧?”翠柳绝望地问道。

    云舒顿时笑了起来。

    她摇了摇头,哪里真的会叫翠柳吃苦瓜,还是跟从前吃得差不多。

    不过她心里算着日子该回去国公府,因此也不敢耽误,这一天跟翠柳想着先去陈家一趟,之后就要回去国公府了,就大包小裹地把宅子里做好的一些吃食都带着,才跟翠柳出了门,就听见对面的门一声轻响开了,走里面走出来一个十分美貌的夫人。这正是赵夫人,云舒一愣,赵夫人倒是也愣住了一下,之后脸上带着笑容走过来问道,“怎么这么巧?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跟翠柳得回去府里了。”云舒笑着说道。

    “这么快?”赵夫人倒是一愣,之后见云舒跟翠柳这手里拿着包裹十分辛苦,转头喊道,“二哥儿,快出来帮帮忙。”她喊了一声,之后就对云舒和翠柳笑着说道,“本还想着叫你们来家里吃顿饭,一块儿热闹热闹,谁知道你们就要忙去了。”她跟云舒翠柳站着说话,好半天都没见家里出来人,眼底闪过一抹不悦,却对两个女孩儿笑着说道,“这小子竟然没听见,你等我,我去叫他。”

    “不必劳烦了。”赵夫人这样和气,云舒急忙说道,“也不沉,夫人,我们先走了。”她拉着翠柳就走,哪里好意思就因为这点东西就叫赵二哥送自己一趟呢?见她这样温顺,赵夫人脸上带着笑容说道,“那也行。等回头你们再从国公府出来,我亲自下厨请你们吃饭。”她笑眯眯的,云舒也急忙笑了,因还叮嘱陈家的厨娘在自己家里忙活,因此她也没锁门。因昨天就跟宋如柏打了招呼,她们直接回了陈家。

    “你有没有觉得赵夫人对咱们俩格外和气?”

    “我本想这么说,又恐自己多心。你也觉出来了?”见翠柳问自己,云舒犹豫了一下问道。

    “可不是。虽然说方夫人和气,可是也没有赵夫人这样热络。里里外外的亲近,叫我觉得心里麻麻的。”翠柳打了一个寒颤,只是两个小丫头就算想破脑袋也绝不会想到这是赵夫人看上了自己,因此说了两句就嘻嘻哈哈地走了。才回了陈家,陈白家的便笑吟吟地迎出来问道,“这是在外头玩儿野了?叫我瞧瞧,才两天就胖了。”她笑眯眯地过来,摸了摸云舒和翠柳的脸,翠柳与云舒因还有心事,因此笑嘻嘻地与陈白家的说了两句,就去见陈白。

    陈白今天在家。

    见云舒跟翠柳开开心心地过来,笑着叫她们到自己的面前。

    “我听陈平说了,你们的邻居都还不错。”陈白这几天天天在外头,因他是唐国公的得力的管事,每天酒席不断,好不容易休息了一天,正喝茶揉着有些发疼的额头对云舒说道,“那小子说你给了他一个做月饼的方子,他忙去了。你啊。”他点了点云舒的头,显然是觉得云舒纵容陈平,云舒也不辩解,只抿嘴笑着说道,“今天是有件事儿想求陈叔帮忙。”见陈白面前的茶盏空了,云舒给他倒了一杯茶。

    “无事不登门。这么殷勤,可见的确是有事儿。”陈白揶揄地笑着说道。

    云舒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因陈平慈爱,就厚着脸皮对陈白说道,“本来这事儿不想麻烦陈叔。您在外头也忙着。只是我与翠柳两个小丫头,也没什么助力。”她便将自己想开一个专门做鸭血粉丝汤的小店的事儿跟陈白说了,对陈平说道,“我和翠柳在庄子上养了不少鸭子,这么多的鸭子无论怎么都吃不完,如果是卖给旁人,还不如自己就做了食材。左右鸭血与那些鸭货儿也没人收的。”

    就算往外卖,人家要杀完的鸭子,可是鸭肠子还有鸭血什么的也都是不要的。

    平白丢掉怪浪费的,不如开个小店,也是个进项。

    陈白顿时一愣。

    “你真是……连这鸭血都不放过。”他笑着揶揄了云舒一声儿,不过想了想倒是点头说道,“这倒是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更何况我从前也在金陵尝过一次这鸭血粉丝汤,滋味儿的确不错。只要你舍得用料,里头的干货儿多些,这价钱不好很贵,量大便宜,寻常人家倒是都愿意吃一口的。”说起来鸭血粉丝汤倒是很平民的东西,用的也都不是什么燕窝人参这样很贵的材料,这什么鸭血鸭肠鸭肝儿之类的,也本就是要丢掉的。

    “您说的正是我心里想说的话。”云舒急忙说道,“我也想着物美价廉,而且不要很贵,只要比成本多些银钱就好。一则是这价钱便宜了,来吃的人多了,虽然每一个人身上赚得少些,可是只要人多,这自然赚的也不会少。另一则也是想着有个持续的进项。更何况这样的小铺子我想开在人流大,不过也不必显贵的地方。那些人来人往,或者百姓多些的地方就好了。”

    卖得不贵,百姓也吃得起,这鸭血粉丝汤滋味儿好,那自然就会有很多人愿意过来尝尝。

    至于日后会不会也有人开这样的小铺子,那云舒是不管的。

    这天底下的钱多了去了,总不能自己靠着这个赚钱,就不许别人开一样儿的铺子。

    “你还有本钱吗?”陈白问道。

    “我与翠柳这段时间又有些银钱,想着赁一个小些的铺子,先试试看。”云舒第一次做生意难免心中忐忑,因此就想着谨慎些,因此陈白想了想便缓缓地说道,“这事儿我记得了。这几日帮你问问京城里的铺子。”见云舒急忙跟自己道谢,他笑着摆手说道,“也没什么。不过我想着你求到我的面前,想必还另有缘故。”他目光如炬,云舒也不瞒着他,红着脸说道,“正是求您出面。您在国公爷身边,那进进出出的大家都知道……仗着您与国公爷的威风能少许多事,狐假虎威呗。”

    她和翠柳一块儿笑了。

    “我就说。”陈白哼了一声。

    他出面帮云舒跟翠柳把这铺子给张罗起来,那认识他的都得以为是他开的这铺子。

    他在唐国公身边,是唐国公的心腹,寻常人自然是不愿意招惹他的。

    到时候这铺子借着唐国公的威风,会还敢使坏什么的?

    那这铺子就算是能安安稳稳地开下去了。

    “这事儿之外,我还有一件事儿想说给陈叔听。”云舒见陈白干脆地答应了,这才扭了扭手指对他说道,“也是因快到了冬天才叫我想起来这一件事儿。”她抿了抿嘴角对陈白说道,“您也知道,我平日里管着老太太身边的针线,赶着每个季节之前就要多预备些下一个季节的针线。这快要到了冬天,天儿冷,从前我小门户出来的见识少,也不知道这天蚕丝轻软透气,冬暖夏凉,因此本还想着一个笨法子,想给老太太重新做一床被子,免得冬天的棉被太沉了压得慌。”

    “你一向是细心的。”陈白没有听明白,却还是点头欣赏地说道。

    这也是一片心为了老太太了。

    云舒笑了一下,摇头说道,“在其位谋其政,我既然如今做着这差事,自然就要给老太太多想想。只是因我从前没有见过天蚕丝,因此本想着给老太太寻个暖和又轻软的法子。”见陈白端着茶喝了一口,她抿了抿嘴角轻声说道,“我娘当年还在世的时候也曾经教给我些书来看。恍惚是一本十分古旧的医书上说,选鹅腹绒毛为衣,被絮,柔软而新性寒,尤宜解婴儿之惊痛。”

    陈白这才算是听懂了一些。

    “你的意思是说,鸭子身上的绒毛暖和又透气轻薄?”

    “正是如此。”云舒点头,见陈白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模样,便急忙继续说道,“这绒毛就是是长在鹅鸭腹部,成芦花朵状的那小小一片的绒毛。每只上不多,我只怕是做不过来的。”她虽然养了不少鸡鸭鹅的,不过那也不够,倒是国公府庄子上的这些鸡鸭鹅必定不少,与其丢了浪费,不如就都采下来,她继续说道,“那绒毛的味儿不小,不过我也有些法子去了那不好闻的味道,蓬松柔软,还轻飘飘的暖和……比棉花更好些。”

    她这是白送给陈白的方子。

    毕竟这事儿她自己是做不得的。

    谁有那么多的鸭子。

    也只有陈白这样国公府的大管事才有这样的能耐,而且陈白如果能研究出羽绒来,那自然在唐国公面前也算是一处功劳。

    她受陈白的慈爱,陈白对她跟对亲闺女也差不多,她自然也要为陈白打算的。

    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就是她如今的心情。

    “真真儿没想到,又是鸭血又是鸭下水……如今你连鸭毛都不放过了。”

    陈白许久之后吐出一口气,带着几分温和地看着一脸真诚的云舒,突然笑了一下,揉了揉她的发顶。

    “你这可真是……雁过拔毛儿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