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热络

    这些话显然是赵夫人在心里憋的狠了。

    想想也知道,本来两家都和和气气的有了定亲的意思,可是谁知道来了一个更和人家心意的,人家转头就翻脸不认人。这样的羞辱,对于一个还有些傲气的人家都是不能容忍的。赵夫人这心里头憋着火儿,更见儿子一门心的,愈发拍着他的肩膀哽咽地说道,“这世上没有别的姑娘了不成?偏偏是她,偏偏要她挑你?!”她这气得不行,赵二哥又不是一个忤逆母亲的性子,沉默地挨了几巴掌,却还是摇头说道,“母亲这话不要往外胡说,免得坏了人家女孩儿的清誉。更何况母亲……”

    他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见赵夫人含泪看着自己,看着她轻声问道,“你说你不乐意叫阿柔挑我,可是你不是也在挑人家那两个小姑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挑挑拣拣,说这个好说那个好,其实也对那两个小丫头不公平。”凭什么叫人家那两个小姑娘叫赵夫人挑肥拣瘦,觉得跟方柔做对比之后就觉得好了呢?赵二哥见赵夫人微微一愣,继续说道,“更何况那还是两个孩子。”

    “这女孩儿一年大两年小的,你大哥都还没成亲,你总是要再等几年,到时候那两个丫头不就长大了?”赵夫人见儿子皱眉不想听,急忙劝他说道,“我是为了你好。这不进了官场,你永远都不知道靠山背景的要紧。从前当百姓的时候,谁看得起那些豪门大族之中的管事下人?不也都是觉得做奴婢的低人一等?可是等跟咱们家似的,已经做官了的才知道。宁愿跟这样的奴仆有往来,也不跟平民百姓的人家打交道。外头都觉得她们坐丫鬟,做奴才的是十分卑贱,可是叫我说,人家见识得多了,那王公贵族不知见了多少,有了多少的见识,只怕更看不上那些寻常的没见识的人家。”

    她握着儿子的手苦口婆心地说道,“你如今在五城兵马司,靠着自己在熬了一个不入流……可是如果有了上头的助力,那前程都不必担心。不然你看柏哥儿,爹死了,后娘不是好东西,听说想当初日子过得还不及寻常人家,饭都吃不上。可巴结上将军府,如今在皇子面前当差!这就是人脉,这就是靠山。你如果能娶到那国公府里的得宠的丫鬟,往后她只要随意歪歪嘴儿,就是你的前程!”

    赵二哥已经无法忍耐,霍然起身。

    “我娶妻子是为了叫妻子跟着我过悠闲日子,不是为了她的背景,叫她为我奔走的。”

    “你好了,你媳妇儿不就一样儿的好?”赵夫人含着眼泪看着儿子,仰头看他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悦,指着自己说道,“想当初,我嫁给你爹也是想过好日子的。可是你爹没出息,这么多年蹉跎在五品上,看着在外风光,可是内里过什么日子自己知道!”她吃舍不得吃,用舍不得用,这小宅子狭小,偏那没良心的竟然还纳妾,她好好儿一个当年都称赞的美人落得如今这样的境地,过得还不及人家丫鬟呢。

    “这些话母亲别说了。我当那两个小丫头如同妹妹一般。母亲不喜欢阿柔……”赵二哥恍惚了一下,转头艰难地说道,“等阿柔成亲,我就成亲。”他这话显然是要等方柔到最后一刻了,赵夫人气得一张美貌的脸都扭曲了,霍然起身压低了声音尖锐地质问道,“你就这么一根筋?那丫头给你下了什么迷魂汤了!还是你们有什么……”她怀疑地看着儿子,眯着眼睛低声说道,“你们不是……”

    “什么都没有。”赵二哥见母亲说话越发糊涂,甩甩手,心烦意乱准备出去。

    “你回来!我跟你说,这两个女孩儿生得好看,我听说又是在她们府中老太太面前服侍,这比服侍那府中的公子老爷的清白多了,那也是十分规矩的性子。”赵夫人恨不能把自己所有的心情都叫儿子知道,赵二哥却已经甩手说道,“她们还是孩子呢。如果母亲当真喜欢,三弟和她们年纪差不多,你想着瞧瞧她们能不能看得上三弟。”他这话就跟捅了马蜂窝似的,赵夫人气得一个仰脖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一个庶出的,凭什么攀这样的亲事!”

    赵家三小子是庶出的,不是赵夫人亲生的,她怎么能容忍老三娶这样的好媳妇儿。

    看见这个庶子赵夫人就觉得来气。

    赵二哥却已经不说什么了,脚下顿了顿,抬脚就走。

    他几步就快没了踪影,赵夫人本就是跟他偷偷儿商量唯恐叫人听见也起了心思,见他跑得这样快,又不敢去拉扯高声叫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赵二哥就这么走了。只是虽然赵二哥自己不愿意,赵夫人自己却实在舍不得那样两个漂亮可爱的姑娘,因此咬着嘴角想了想,转身又去了里屋儿,叫人拿了些自己在家里闲着无事做出的些针线来,虽然不值得什么,不过邻居们之间来来往往的也大多都是平常小事,这走动得多了,自然也就热络了。

    她叫家里的小丫鬟把针线拿去给云舒。

    云舒瞧见这是些枕套之类的,显然也是用了心的,想来赵夫人该是寻摸着她与翠柳刚搬来,这还没有写枕套之类的合用,一时倒是十分感激。

    她倒是也想拿自己的针线还礼,只是这是新宅子,她也没有针线在手边,因此只叫那小丫鬟端了两盘子刚刚出锅的点心当做自己的谢意。她这样跟赵家有来有往的,陈平看了一会儿就对云舒放心地说道,“如今你这左右邻居我也瞧见了,倒是能和爹去复明了。”陈白本担心云舒这宅子左右的邻居不好相处,日后总是叫人住着心里不舒坦,没想到方家和赵家这样和气,陈平观察了几日放了心,这才和云舒吃了一顿饭才说道,“这几日我就得忙着卖你说的果子馅儿的月饼,回不来了。你如果有事儿就问宋大哥。”

    “知道了。”云舒又跟陈平说道,“赚钱要紧,可是身子更要紧。陈平哥,你可别太累了。”陈平一说赚银子的时候眼睛都要放光,显然是一门心地要努力几日,因此云舒叫陈平拿了些柚子茶来说道,“也不知道的什么,不过多休息,身体是赚钱的本钱。”她殷殷叮嘱,陈平答应了一声就跑了,云舒见他猴子似的,不由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又和翠柳一块儿把几个小腌菜坛子还有些腌肉都拿给宋如柏。

    “腌菜省事儿,宋大哥,你平日里在家一个人开火,这些腌菜倒是很下饭。只是不能多吃。平日里也吃点新鲜的青菜。”她和翠柳也在这宅子住不了几日了,毕竟她们还得回国公府里去当差,见宋如柏点了点头,她转身从里屋把自己之前出门的时候叫锁匠帮自己打的两把宅子的钥匙给了宋如柏一把,对他说道,“这家里的菜,肉都在哪儿,宋大哥你也都知道。我跟翠柳回了国公府,你如果吃完了这些,就过来直接拿就是。”

    她把钥匙交给宋如柏。

    “你们还什么时候出来?”

    “不知道。这中秋之后就又是重阳,重阳之后……我听咱们老太太与国公爷的意思,想赶着冬天前就把世子的婚事给办了。沈大将军不乐意,想多留沈家大小姐几年,因此还在跟咱们国公爷扯皮。”云舒觉得这事儿真是忙忙乱乱的,秋天这段时间怕是自己不能闲着了,对宋如柏叹气说道,“沈大将军疼爱家中的几位小姐,因此舍不得几位小姐这么快就嫁人,说是要拖到明年去。只是国公爷却不肯,说是咱们世子年岁也不小了……”

    唐国公与沈大将军这正天天扯皮呢。

    不过瞧着那意思,沈大将军是扛不住自家国公爷了。

    如果是这样,那重阳之后赶在冬天天冷下来之前就要办唐国公世子的婚事,之后就马上又要过年,云舒想着后半年忙忙碌碌的,她只怕是不大好出来。

    “我知道了。这宅子我跟陈平给你看着打理,你不必担心。”宋如柏把钥匙收了。

    他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把云舒拿给自己的那些腌菜腌肉的都抱回自己的宅子去,只是云舒看着厨房依旧堆得高高的已经处理好的各种吃食,又觉得头疼。

    翠柳这几日吃得每天都十分快活,已经养成了条件反射,见云舒又一副琢磨的样子去看那些好吃的,顿时眼睛亮了。

    “你又想着什么好吃的了?”她从后头压着云舒的肩膀笑嘻嘻地问道。

    云舒转头看了她一眼,笑眯眯地说道,“苦瓜。”

    “什么?!”翠柳的脸色顿时变了。

    苦瓜那味儿多可怕啊,哪怕是云舒的点子,那也苦得不行。

    见她瑟瑟发抖,云舒顿时更开心了。

    “苦瓜好,清热,败火,清炒一下,隔壁的小孩儿都馋哭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