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你娶她?

    “先吃果子吧。”

    云舒见赵家给的柿子不错,大大的,黄橙橙的,不由露出几分好奇。

    她觉得赵家之前送的覆盆子,还有现在的柿子都瞧着像是野生的。

    不过她只在乎吃,不在乎这东西在哪儿出来的,先和翠柳切了一个凤梨泡了盐水,见她还挺讲究,陈平低声问道,“你知道怎么吃这玩意儿?”这凤梨外表看起来狰狞,可是切开了却香甜,毕竟能进贡到皇家的都得是最甜美的果实,不过陈平没想到云舒还要拿这个蘸盐水……叫云舒笑着点头,他就想着说道,“是了,你从从前家里知道的。”云舒曾经说过,早年没有被卖的时候,她娘是新娘,与许多走南闯北的人都有联系。

    因此陈平也没有当一回事儿,反倒觉得这进贡的果子与他们寻常吃的不一样。

    “别说,还真的好吃。”

    只是可惜不易存放,因此往京城这头出来的不多,云舒等了一会儿,叫翠柳先捡了凤梨吃,一边对陈平说道,“吃了我的就得给我做活儿。陈平哥,一会儿你和宋大哥都还有许多活儿呢。”她一边说一边见陈平和宋如柏这两个壮丁无奈地看着自己,笑了一会儿,去了外头捧着两个大柚子过来,想着给翠柳做自己刚才说的柚子茶。陈平本不知道什么叫柚子茶,等他看见云舒是想把新鲜好吃的柚子给熬成蜜炼的果酱,顿时无语了。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你们更会糟蹋东西的丫头了。”他还得帮云舒把柚子都给切开,忙忙碌碌,看着两个女孩儿坐在一旁看他干活儿。

    宋如柏在一旁忙着给洗柿子,也在埋头干活儿。

    新鲜的果子虽然不易存放,可是柚子却不同,这皮厚,因此保存好了能放好久。

    而且这东西新鲜,吃新鲜的还来不及,跟云舒这么败家地拿蜜给熬了的,也就这么一份儿了。

    云舒也不觉得自己败家,反而跟翠柳一边捡凤梨吃,一边看着陈平干活儿,还说道,“得慢慢儿熬着呢,陈平哥,宋大哥,如果柴火没了,你们记得劈柴。”她这一副小地主使唤长工似的可恶的样子叫陈平气死了,他手里捏着半边儿柚子往嘴里塞,一边横眉立目地问道,“你们自己这点儿活儿都不肯干?!”他才一说,云舒和翠柳理直气壮地伸出两双小小的雪白的手来,十指不沾阳春水。

    陈平觉得这一辈子的气都在这几日叹没了。

    “你们又败家又不会干活儿,往后怎么嫁的出去?”这不成那些话本故事里的懒媳妇儿了吗?

    “宋大哥,你说是不是?”陈平侧头问埋头洗柿子的宋如柏。

    宋如柏没吭声,只是手中继续洗柿子的动作表明他已经叛变。

    “快干活吧。”他许久之后闷闷地说道。

    云舒跟翠柳顿时嘻嘻哈哈地笑了,揶揄地看着陈平,陈平本生得俊俏,见这两个丫头狼狈为奸气得手都抖了,只是双拳难敌四手,他只能败退下来默默地给干了活儿,等云舒好不容易拍了拍裙子站起来,给厨娘说了怎么熬这柚子茶,陈平这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却见宋如柏已经把柴都劈得差不多,见宋如柏惯着两个小丫头,陈平都觉得宋如柏狗腿,哼了一声,却到底笑了。

    他觉得在这宅子里住着,倒是比回家看爹娘吵架强多了。

    “这柿子也好吃。”大柿子甜蜜细软,云舒跟翠柳吃得不抬头,不过这不能多吃,因此吃了一个也就罢了手,又想着晚饭之前做了柿子饼,忙碌了好半天,等快到了晚上的时候,云舒就见家里的各种调料已经都见底了。只要不要她做饭,跑个腿儿还是没问题的,因此云舒叫翠柳在家里监督陈平干活,自己和宋如柏出来卖了几样素日里用的调味料,又去酒坊买了两坛子极好的酒,想着回去把吃不完的柿子都给拿酒泡起来,等走回家里的时候,看见赵夫人正站在赵家的门口和赵二哥在说话。

    赵二哥英俊的脸沉沉的,赵夫人似乎在训诫什么。

    见云舒和宋如柏过来,赵夫人脸上急忙露出笑容,似乎是不愿意叫外人看见自己家里吵架。

    云舒只当没有见到刚刚赵夫人满脸的怒气。

    “怎么拿了这么多。”见宋如柏抱着两个酒坛子,云舒的手里还提着一些刚刚一路过来买的各色的街头的吃食,赵夫人便笑着推了推赵二哥说道,“去帮小云拿着。她人小,劲儿也小,我瞧着都辛苦。”她推了赵二哥一把,不过云舒见自己手里的东西虽然不少,可是也没有沉到这还要人帮忙,急忙摇头笑着说道,“您不必叫赵二哥帮我了。这都到家门口了。”

    她觉得赵夫人怪热情的,又叫她拉着说了几句话,这才和宋如柏一同回了宅子。

    等她家的宅子门关上,赵夫人出了一会儿神,转身就用力拍在赵二哥高挑的身上。

    “叫你伶俐些,你怎么什么都不做?不求你多么会甜言蜜语,可是出一把力气的事儿都能难死你?!”见赵二哥不吭声,垂了垂英俊的脸进了门,赵夫人简直都要气死了,追着他进门絮絮叨叨地说道,“你是嫌我念叨你了,嫌我烦了?还是你还记着方家那个狐狸?!”见赵二哥坐在一旁不吭声,赵夫人此刻的心情一定跟从前的方夫人差不多,恨铁不成钢,拍着儿子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唯恐叫人听到,“你这个不争气的!”

    赵二哥依旧不吭声,英俊的脸上全是冷淡。

    “我是你的亲娘,难道能害你?”见赵二哥油盐不进的样子,赵夫人用力地锤着胸口把心口的憋闷给锤出去些,眼睛都红了,声音嘶哑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方家那个,早年,我也想着左右都是邻居,知根知底儿的,那丫头与你青梅竹马长大,结亲了自然也是良缘。可是你看上她,她家里却又看不上你了!我儿子有什么不好的?由着他们家挑挑拣拣?他们既然不乐意了,你也有点骨气,少理她!”

    “阿柏对她没有那个意思。”赵二哥见赵夫人红了眼眶,一时不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轻声说道。

    “宋家哥儿对她没意思,然后她再回来找你?她当你是什么?当咱们赵家是什么?!”赵夫人本就是个十分骄傲的性子,见儿子不说话了,顿时冷笑了一声说道,“方家当初挑剔咱们家,我也知道,若论这日子,方家的确是过得更好些。可是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也说了,如果方家丫头嫁过来,我当亲闺女疼!她家里明明都跟咱们有了默契,已经心照不宣,可是你瞧瞧,宋家哥儿才搬过来,方家就脸不是脸的了。我的儿子受了委屈,我为什么还要扒着方家,热脸贴他们家的冷屁股?”

    这说起来就多了几分心酸。

    赵家人口多,日子过得不及方家宽裕,可是却也不是那等吃不上饭的人家。

    她儿子年轻挺拔,一表人才,如今也在五城兵马司里做事,凭什么叫方家嫌弃成那样儿?

    赵夫人瞧见方夫人恨不能方柔离儿子十丈远就觉得满心的郁闷和晦气。

    既然方家看不上赵家,那她也不稀罕方柔了!

    只是儿子是个一根筋的性子,心里喜欢了方柔,就算是如今受尽了方家的冷淡都不肯转头。

    从前赵夫人还觉得委屈,可是如今想想……

    “你觉得小云如何?”

    赵二哥皱了皱眉。

    “母亲,那还是个小丫头。你别乱说坏了人家女孩儿的清誉。”

    “怎么了?一家有女百家求,我看中了她,回来问问我儿子难道都不行?其实翠柳也是好的,活泼娇俏,性子也天真开阔,笑起来叫人觉得心里头敞亮,叽叽喳喳的也蛮可爱。”赵夫人见赵二哥露出忍耐的样子,似乎不想跟自己说这些,便急忙问道,“难道你是嫌弃小云和翠柳是丫鬟?”她美貌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关切,赵二哥忍了忍,才摇头皱眉说道,“出身不是她们能选择的。我不看这个。可是母亲,我心里只有……”

    “我也不在乎她们是丫鬟出身。都说宁娶大家婢,不娶小户女,你别嫌弃她们是丫鬟。这样的丫鬟,身上都有主子的恩典还有她主家的背景,是不可小觑的。你瞧瞧那小云,小小年纪,才多大,就能买得起一个好大的宅院,学问见识我瞧着也不是寻常人家的出身,说话办事儿又大方得体,你与她出门也不会叫人笑话。还有你记不记得从前对街上的蒋家?与你父亲同年高中,蒋夫人就是哪个侯府出来的婢女,如今蒋大人仗着侯府,已经升迁到了四品,好得意!”

    可是赵家却依旧在五品闲散官职上打转。

    赵夫人顿了顿,不由露出几分恼火。

    “方家从前挑剔咱们,眼里瞧不见你,往后,咱们还不稀罕他们家的闺女了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