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不患寡而患不均

    云舒一愣,继而就知道了,这是赵二哥的母亲。

    那就是赵夫人了。

    她哪里敢问一位五品官眷大大咧咧地喊婶子,急忙福了福说道,“昨日自知身份浅薄,因此及不好上门给夫人请安。不过是些点心罢了。倒是赵二哥,还送了我们许多的果子。”她温顺可人,赵夫人看着就露出几分笑容,笑着把她扶起来说道,“你这就多心了。咱们也不过是平民小户,也没那么多讲究。都说这远亲不如近邻,都是住在一块儿的人家,哪里看那么多的身份地位。”她笑容满面,与斯文的方夫人不同,瞧着倒是有几分爽快。

    云舒且见她生得美貌,再想想赵二哥长得帅,竟然觉得有一种果然是一家人的感觉。

    也只有这样美貌的夫人,才生得出那样帅气的赵二哥吧?

    “您进来坐坐?”云舒也不好跟赵夫人在门口聊天,那不是看不起人吗?她就客气了一下。

    如果赵夫人不过是见见邻居,此刻已经见过,大清早的也该回去了。

    可是她却已经笑着答应了一声说道,“那我进来瞧瞧。”她也不嫌弃云舒是个丫鬟,这宅子是个丫鬟的屋子,笑着进来,见云舒和顺地陪着自己在院子里逛,便笑着说道,“这宅子从前我倒是常来。摆放这宅子里的老夫人是一则,另一则你也知道,老大人是翰林,最有学问的。你赵大哥之前一直在寒窗苦读,这辛辛苦苦地读书,有许多的学问要求教老大人,因此与这府上是十分熟悉的。”

    “老大人家是很慈善的长者。”云舒感同身受。

    老翰林留了许多字画,还有书籍,她心里自然是十分感激的。

    “不仅是人好,这学识好,院子也拾掇得与别人家不同。”赵夫人带着几分感慨地看着这秋日里到处都是繁花或者一些果实的宅子对云舒说道,“如今站在这儿,倒是叫我想起了两位长者。”她其实没有多说,实在是想当初老翰林想要卖宅子的时候,她想着收拾出三百两给买下来,毕竟赵家人口愈发地多了,不说家中的儿子们,就是女孩儿们如今也住得窄窄的,还有两个妾室……

    没想到宋如柏捷足先登,先把宅子给买到了手里。

    可见这就是运气了。

    “小云,你是在哪里当差?”见云舒引着自己去上房,赵夫人便笑着问道。

    她比矜持温和的方夫人更和气爱说笑,云舒倒是也轻松些,也不忌讳自己出身说道,“我在唐国公府老太太身边当差。”她说起自己是唐国公府老太太身边做事,赵夫人眼睛微微一亮急忙问道,“唐国公府?可是今年出了一位跨马游街的唐三爷的那唐国公府?”她竟然对唐三爷十分了然的样子,云舒一愣,就想到今年赵夫人的长子也同样下场,只是运气不好,没考中进士,因此自然也会知道唐三爷。

    “是。”云舒笑着说道。

    “我听说这唐三爷娶了一位王府郡主。春风得意,跨马游街的探花郎。”赵夫人不由带着几分期盼地对云舒叹气说道,“只可惜你赵大哥不争气,今年没有中。”她虽然有些哀愁,云舒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愁的,笑着宽慰说道,“赵大哥年纪轻轻就已经中了举人,如果换了旁人家,只怕不知得多欢喜。说一句青年才俊也不算过分。只有您眼光高,因此才觉得不满意了。”

    她看起来像是抱怨,可是赵夫人却心中熨帖,仔细看云舒,就见这年纪不大的女孩儿虽然生得年岁小,可是却是个美人胚子,大抵是在国公府也过得不错,因此面容白皙娇嫩,显出十二分的生活优越来,还有那一双手,纤细雪白,瞧着就不是一双做活儿的手,头上戴着一只小金簪,虽然小,可是上头的花朵儿却玲珑逼真,绝不是寻常的粗制乱造。身上的衣裳看着寻常,可是料子却是十分好的。

    赵夫人心中已经有了几分了解。

    她脸上的笑容更温煦了一些。

    因云舒将她引着往上房去,路过了院子门口,赵夫人见一个好大的筐随意地歪倒在屋子外头的门口处,里头圆滚滚地滚出了十多个大大的跟皮球似的不认识的果子,瞧着有些像是橘子,却比橘子更大,还有些樱桃倒是认识,下剩的几种果子又都不认识了。她的眼睛微微一缩,不由自主地看了云舒一眼,就见此刻房里吃饭的几个孩子都放下了碗筷来,转身出来,都给她施礼。

    云舒介绍了翠柳,与翠柳手拉手在一块儿,又介绍了陈平。

    见宋如柏也在,赵夫人便笑着说道,“我就说才叫你去吃饭,你却不在。原来是在这儿。”她笑容明丽照人,虽然不过是穿着家常的衣裳,一颦一笑却动人,见此刻桌上的早餐还有不少没有动过,倒是一碗樱桃瞧着喜人,心里已经暗中点头,便对云舒露出几分温和来说道,“我听你赵二哥说,你小人儿一个住在这儿。这宅子大,日后难免有些要帮忙的地方,万万不要客气。”

    “赵二哥热心极了,我们往后要麻烦他的事儿不知得多少呢。”云舒之前觉得赵二哥十分热心,就笑着说道。

    赵夫人见她似乎与儿子熟悉,满意地点头笑着说道,“他瞧着不是个和气的性子,不过我是他母亲,自然知道他的人是十分热心的。”她见桌上的饭还没有吃完,也知道自己打搅了几个孩子吃饭,便笑着说道,“行了,你们吃饭吧。我不过是过来瞧瞧你们,也是想着亲自上门,叫你们往后别有什么顾虑。咱们这样的人家儿哪里会计较那么多,小云,翠柳,你们如果闲着的时候,就常过来走动。”

    云舒和翠柳急忙答应了。

    见赵夫人要走,云舒走过房门的时候就见堆在门口的那些八皇子赏赐的果子。

    都叫人家瞧见了,更何况赵夫人乃是五品的女眷,大咧咧地送人家出去了又不大好。

    因此云舒便急忙从筐里抱出两个柚子来,叫翠柳拿着送给赵夫人说道,“这是咱们姐妹给夫人的心意,您慈爱,又对咱们姐妹十分亲近,日后还得往来呢。”她和翠柳都给赵夫人福了福,赵夫人一愣,也不推辞,亲手从翠柳的手里拿了这两个柚子来笑着说道,“自然是得常往来。我的性子,最和善不过。你们也不必避讳什么,哪儿那么多的讲究。”她见翠柳也生得俏丽活泼,与云舒一动一静,倒是仿佛姐妹花儿似的。

    云舒和翠柳又答应了一声。

    赵夫人这才叫云舒送到门口,走到门口就见赵二哥正要去当差,赵夫人目光落在云舒美貌的脸上,笑着对儿子招了招手。

    赵二哥犹豫了一下,快步往这里来了。

    “母亲。”他唤了一声,帮赵夫人把两个柚子接过来,见云舒也在一旁,便对赵夫人说道,“父亲正寻母亲。您快回家去吧。”他只是对云舒点了点头,赵夫人倒是有些不满的样子,对他说道,“你这性子叫我说,就格外冷淡。往后都是一条街上住着的,怎么招呼都不打。对了,”她拿帕子擦了擦嘴角,似乎不经意地说道,“小云和翠柳才搬来,我瞧着院子里也有些杂乱,远亲不如近邻,你这几日从衙门回来,多帮着她们些。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儿家家的,没有帮衬可怎么行。”

    赵二哥垂了垂眼睛,答应了一声,送赵夫人回去。

    云舒见他先回了赵家,出来的时候手里空空的,知道他是要去做事,也不给添乱,转身就关了门回了屋里吃饭。

    “这位赵夫人好和气的性子。”翠柳倒是觉得云舒左右的邻居都很好的,不论方夫人与赵夫人,虽然都是官宦之家,可是也没有许多对她们的看不起。见云舒看着自己笑了,她对云舒笑嘻嘻地说道,“既然邻居们都这么好,那咱们在这住着也开心。”她本来就是心思简单,喜欢玩笑活泼的性子,叽叽喳喳地陪着云舒说话,倒是云舒想到刚才都送了赵夫人蜜柚,这不患寡而患不均,因此叫翠柳拿了两个柚子去送方家。

    “这是殿下赏你的,你怎么反倒叫我去做这个人情?”

    先头云舒就是叫翠柳拿了柚子给赵夫人,如今又是叫翠柳去拿了柚子给方家,这从谁的手里过东西,自然就是谁的人情。

    翠柳见云舒总是叫自己去做这个好人,便不肯去。

    “咱们俩是一块儿的,你好就是我好,我好就是你好,谁做好人不都一样儿?”云舒还使出了利诱之法来对翠柳蛊惑地说道,“你快点儿去。等回来了我做蜂蜜柚子茶给你。”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小小的引诱,翠柳知道云舒最喜欢琢磨好吃的,眼睛都亮了,急忙答应了一声飞快地去送了柚子给方家,回来的时候碰上赵家的小丫鬟,端了两盘子点心,引着赵家的小丫鬟提着好大一个筐进来。

    “这是方夫人的还礼。这是赵家的还礼。”

    云舒见方家给的是两盘子堆得高高的十分精致的点心,赵家给的是好大一筐柿子,笑了笑。

    有来有往……这邻居们还都蛮好相处的。

    只是……又回了这么多礼,这得吃到猴年马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