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赵夫人

    宋如柏家里的吃食堆得比自家还高。

    云舒都想叹气了。

    她看着宋如柏,宋如柏一双眼睛期待地看着自己。

    “宋大哥,你一向大方,不如多送些给左右邻居。”云舒给宋如柏出主意消灭这好多的吃的。

    宋如柏摇了摇头。

    “为什么?”宋如柏并不是一个小气的性子啊。

    “麻烦。”宋如柏顿了顿,似乎在云舒面前提起这样的话题有些窘迫,只沉闷地说道,“过于殷勤,担心人家家里多想。”他碍于不爱说人是非,因此没有说许多,可是云舒一下子就明白了,毕竟之前方家不就是看中了宋如柏大方,家里人口简单,还小日子过得不错,就想把方柔嫁给宋如柏的吗?这左右邻居家中只怕不止方柔一个姑娘,想想,虽然云舒不好冲着宋如柏就当他是个万人迷,也觉得他真的或许……

    “对不住,我没忍住。”云舒都给逗笑了,只是对宋如柏笑着说道,“可是我觉得方姐姐挺好的。出身官宦,为人温柔,生得也好看,还管家理事,还有洗手作羹汤都挺好的。宋大哥,我知道你顾虑赵二哥。”她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说道,“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日子过得多没趣。就算不是方姐姐,可是如果有门当户对,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宋大哥不如赶紧娶回家来,日后日子过得就开心了。”

    这样大的宅子一个人住,多么寂寞啊。

    云舒觉得自己是想叫宋如柏过得热乎气的日子。

    她与宋如柏同病相怜,因此才觉得他更应该赶紧自己就有一个家。

    从前没有人心疼他,可是娶了媳妇儿,不就有家里人心疼他,知道他的冷暖了吗?

    “不着急。”宋如柏顿了顿对云舒说道,“多谢你关心我。”他说完了,叫云舒站到外面去,把自己在厨房一角堆成个小山一样的吃食整理了一下,就先扛起了半片猪来,在云舒敬仰的目光里丢到外头的小板车上,等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他都把东西放在板车上,这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和云舒往她的宅子去了。因这东西太多,云舒都觉得胃疼,也顾不得陈平的大呼小叫了,先叫他回了陈家,多找了几个下人当帮手,先将这些都给粗糙的整理出来。

    其他的野味儿先腌制起来,都挂出去风干,还有做了些好吃的腊肠等等,云舒又叫人拿了罐子把螃蟹还有河虾等等拿酒给腌了。

    陈平看见活生生的螃蟹进了小坛子,还被云舒往里灌酒,还有各种调味,对云舒不由露出几分敬畏。

    “这能吃吗?”

    “怎么不能吃?”云舒想了想,想到醉蟹这种虽然喜欢的人十分喜欢,不过一般人却吃不惯的,倒是叫人少做了些,余下了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她想了想与翠柳去商量,轻声说道,“咱们如今也在庄子上雇佣着几个人呢,人家忙碌了大半年,都没叫咱们操半点心。我听陈叔说那些鸡鸭猪羊的都肥肥的,可见那户人家老实,是真的用心了。咱们在国公府里遇到这逢年过节的,主子们都知道赏咱们些东西。我想着……是不是也给那庄子上的人家送些。”

    当初她跟翠柳心血来潮,非要在庄子上养鸡鸭鹅和猪羊的,因自己照看不到,还是宋如柏给牵线寻了一家老实的人家,每个月给些银钱,就都托给他们养。

    云舒听陈白说过,也听宋如柏说过,那家人每月得了银钱就感激不尽,全家都帮着养那些家禽牲畜,小小的孩子就知道喂鸡喂鸭上山打猪草,也不会因云舒与翠柳照应不过来就敷衍,或者偷窃一两只自己吃掉。其实如果是那样,云舒和翠柳其实也不能知道他们吃了,可是到底是诚实淳朴的人家,因此云舒对这家人的印象不错,想着忙忙碌碌大半年,那户人家怎么也有些辛苦。

    这剩下的东西不过是些做了各种吃食之后剩下的,虽然云舒和翠柳都不当一回事儿,可是对于寻常庄子上的农户却是极好的了。

    “行啊。他们也辛苦,只是……”翠柳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道,“那都是你的东西,不能算上我。我,我……”她转身跑回屋里去摸出了一个银角子递给云舒说道,“虽然不多,不过却也是我对他们的心意。”她一不想占云舒的便宜,二也不想占那农户的便宜,云舒知道翠柳的性子的,也不推辞,拿了银角子,又把下剩的那些野味收拾出极好的一些地方来,又帮着装了半篓螃蟹,正巧陈家的几个临时工干完活儿要回去,就叫他们带着回去,回头送去庄子上。

    她又留了这几个仆人在自己的家里吃了一顿晚饭这才算完。

    等他们吃了饭,正好儿云舒试着叫厨娘做的卤肉出锅,她每人给割了些肉送他们离开,又送了厨娘们一些叫她们可以带回自己的家里去。等折腾得累了,云舒和翠柳就住在了正房的院子里,陈平倒是跟宋如柏一块儿去他的宅子去睡了。这一晚上云舒睡得十分香甜,等到了第二天天色蒙蒙亮,厨娘们已经干活儿了,她只叫熬了简单的白粥,昨日剩下的一些剩菜都重新热过,就听见陈平在外头叫门。

    打开了,云舒且见陈平手里提着热乎乎的豆腐脑儿,还有一包馒头。

    她身后的宋如柏手里却提了许多东西。

    “这是怎么了?”云舒见宋如柏拿了许多东西,好奇地问道。

    “殿下昨天晚上叫人给送来的。我想着你们这院子落了锁,因此没叫你们。”宋如柏力气大,拿了许多的东西也不怎么放在心上,见云舒瞪圆了眼睛,有些可爱地看着自己,他转身先帮陈平把宅子的大门给关上,免得叫人听着看着,这才指着地上的许多东西对云舒说道,“殿下使人来说,说是知道你稀罕没见过平的果子,因此这还有些樱桃凤梨蜜柚都有。不过吃了你一顿饭却只给你一些果子,丢人,掉了他皇子的身份儿……锦缎也是赏你的。”

    这好大一筐各色如今难见的水果旁边堆着几匹锦缎。

    云舒在老太太身边见惯了繁华的,一见这锦缎就知道,虽然不是今年新鲜的花色,显然八皇子也心存顾忌,不过却也都是宫中进贡的锦缎。

    光华灿烂,华美精致,与唐国公夫人赏自己的那几匹锦缎没有什么不同。

    “既然殿下这样大方,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想到宫中富贵,沈贵妃还赏宋如柏那样好的衣料,显然在八皇子眼里这锦缎也不算什么,云舒的心里这是十分稀罕的,可是八皇子宫中怕不是已经堆积如山,怨不得都说有那等富贵的人家说,手指缝儿里漏出一点子就足够底下人生活了呢,原来还真的是这样。云舒又不是个傻子,有了上好的锦缎,哪怕她这样的身份穿不出去,可是放在屋子里躲起来臭美,或者看着也赏心悦目,急忙先请宋如柏把锦缎都送到自己的卧房里。

    这样的漂亮锦缎放在库房,云舒得心疼死,只想着摆在自己的房间里天天地看着。

    翠柳也一块儿跑过来看,两个女孩儿头碰头围观光霞灿烂的锦缎,眼睛都瞪得圆圆的。

    陈平看见她们舍不得从漂亮的锦缎边走开,不由对宋如柏无奈地说道,“这么一看,这两个小丫头还知道臭美!”他戏谑了一声,宋如柏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只是看见云舒和翠柳回头恶狠狠地看着他们,宋如柏又摇了摇头,一脸沉稳地说道,“是阿平说的。”他祸水东引,指着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陈平,看见云舒和翠柳哼了一声又去看着锦缎流口水,也不在意陈平哀怨的目光,去厨房帮忙了。

    等云舒和翠柳都舍得从锦缎处走开,饭菜已经上了桌。

    不过是些寻常的早餐,连配粥吃的也是昨天剩下什么,今天放在一块热了。

    “这叫乱烩。”云舒还厚着脸皮说道。

    “你的这张嘴,谁都说不过你。”陈平把自己今早买的早餐都给放在你桌子上,却见云舒已经与翠柳去洗了一盘子红红的樱桃,两个女孩儿也不正经吃饭,美滋滋地吃着这难得的甜美的水果,他皱了皱眉,哄着她们俩说道,“又不是马上就坏了。吃了饭再吃水果。”他絮絮叨叨的,宋如柏垂头吃饭,正在此刻外头传来敲门的声音,云舒叫陈平念得脑门儿疼,急忙起身说道,“有人敲门。”

    她把樱桃往嘴里塞了一颗,一边吐出一个核,一边笑着去应门。

    打开了门,云舒就见一个美艳十分美貌的中年女子笑吟吟地带着一个小丫鬟站在门口。

    “您是……”云舒见这位有些陌生,不由迟疑起来。

    “这是小云?我是你赵家婶子。”这中年女子指了指侧对门的赵家笑着说道,“昨日你送了甜食点心,偏我不在……你才搬来,我过来瞧瞧,可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使唤你二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