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赏赐

    “蜜柚?你只要什么蜜柚?”

    八皇子的脸色有些古怪。

    云舒轻轻点头。

    八皇子的脸色更加古怪,和愣了一下的沈公子对视了一眼,纠结地说道,“可是本皇子从未赏过旁人这么简单的东西。”或许对于旁人来说,那蜜柚算是南边儿十分难得的果子,有几分新鲜,可是对于八皇子来说,这都算得了什么呢?不值得一提罢了,正是因为这样,因此当云舒什么金银都不要,只想要蜜柚的时候,他竟然觉得眼前这个看起来柔软温柔的女孩子有点叫人看不懂了。

    “你知道我赏你的宝石珍珠,能买不知多少蜜柚吗?”八皇子试探地问道。

    “小女进献殿下一顿吃食,那殿下回赏小女蜜柚不是应该?吃食换吃食,小女都觉得占了殿下好大的便宜。”

    云舒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

    对于她而言,什么金玉珠宝,什么布匹锦缎,都可以自己去赚到。

    而且八皇子天潢贵胄,她觉得还是要吃的,都吃到肚子里不留下什么痕迹才是好的。

    沈公子突然在一旁噗嗤一声笑了。

    他生得俊秀逼人,眉眼精致,此刻唇红齿白,带着几分叫人心动的清隽,见云舒抬眼茫然地看着自己,他因与八皇子是表兄弟,一同长大,因此说话并不十分忌讳,笑着说道,“表哥,既然她要吃的,就给她吃的好了。”他的眉眼秀致,见云舒抬眼看着自己,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露出几分了然,柔和地问道,“那我也送你吃食如何?”他笑得纯良,云舒却只是笑着说道,“公子与殿下乃是一块儿来的。八殿下既然赏了,公子自然自然不必再赏。”

    沈公子就笑着不说话了。

    唐二公子坐在一旁龇牙一笑,看见八皇子带着几分兴味地看着云舒,便挑眉说道,“殿下不必再试探。这丫头是咱们府里老太太身边儿十分得意的,什么没见识过,什么没瞧见过?不过如果说别的女子问殿下要吃食还有些矫揉造作,可是这丫头不会。你是不知道,打她来了老太太的身边,什么奶茶凉茶的,这个夏天老太太身边过得十分热闹。最喜欢研究吃食的一个。”

    他顿了顿笑着说道,“嘴馋。”

    云舒沉默地听着唐二公子“毁谤”自己。

    什么叫嘴馋呢?

    她这叫什么嘴馋,她这叫不委屈了自己的嘴。

    更何况唐二公子还好意思说她嘴馋。

    二公子不嘴馋,那现在小肚子怎么腆起来了?

    “还有这事儿?”沈公子却一愣,想了想便带着几分回想地抿着秀雅的嘴唇慢慢地说道,“别的也就算了,这奶茶凉茶我倒是听说过。爹之前在朝中喝过一次你们国公府给国公爷送过去的消暑的凉茶,回来就折腾得不行,非说好喝,只是那味儿我是喝不惯的。”沈公子俊秀的脸有些心有余悸,显然凉茶的味儿不怎么好,唐二公子心有戚戚地说道,“我爹与国公大人之间……”他咳嗽了一声说道,“国公大人不肯给他凉茶的方子,说是你们府里哪个下人的家传,不可能拿去外头做人情,因此我爹日日在家琢磨这方子,自己添减东西实验。”

    云舒一愣,没有想到关于凉茶还有这一出。

    原来有人问唐国公讨要过凉茶方子,可唐国公没有拿她的方子去做人情。

    沈大将军这样位高权重又是姻亲的都碰了壁,自然就不会再有旁人上门讨要。

    云舒心里不知怎么,倒是对唐国公生出几分感激。

    唐国公这样的主子,如果想拿走一份她已经放在厨房里的凉茶方子是多么简单?

    可是唐国公却偏偏没有这样做。

    虽然说唐国公的脸总是严肃的,沉沉的,叫人心里畏惧,可是这一刻云舒却觉得唐国公的人品真的没话说。

    “自己实验?”唐二公子笑了一会儿突然嘴角抽搐地问道,“不是……那玩意儿自己实验着,实验品能喝吗?”

    凉茶本就跟中药似的,味道十分可怕,也就唐国公沈大将军这种十分喜欢,叫唐二公子说,他也觉得喝凉茶是一件苦差事,不过因有方子的,多少凉茶能比中药强点儿。可是如沈大将军这关着门背后偷偷摸摸实验,摸不准方子,那出来的所谓的凉茶得多可怕啊?唐二公子想想都脑门儿出汗,沈公子似乎也想到了夏日里那可怕的过往,嘴角有点颤动地说道,“爹说不浪费,都拿着给我和他自己喝了。”

    云舒都觉得沈公子这翩翩公子每天大概在家愁眉苦脸地喝失败的凉茶……那还能叫凉茶吗?

    这都点忒惨了。

    她不敢吭声,有些同情,不过既然唐国公都没有给方子,她就更不会因同情沈公子给他了。

    因此云舒当做无事发生。

    可是八皇子却也脸色苍白,显然也是因时常去沈大将军府的时候被沈大将军要求“尝尝”过,此刻顿时就想到唐二公子说的话,挑眉问道,“这么说,凉茶是这丫头做出来的?”他深深地看着云舒,见云舒生得美貌温柔,年纪小,却瞧着眉眼舒展,可见是个柔和的性子,便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你生得好看,怎么做出那种东西?简直要了我的命了。”

    不过他只是感慨的一下,却和沈公子都没有问云舒要什么凉茶方子。

    唐二公子更不可能帮他们要了,还给云舒急忙岔开话题说道,“这么说,殿下是愿意赏这丫头蜜柚了?别只赏一种……我听说最近各地中秋都有进贡的果子,还有什么凤梨等等,都给她点儿。小丫头经营家业可怜巴巴的,不多给点儿果子,这说的过去吗?”他还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八皇子简直叫这无赖的小子给气死笑了,指了指他才揉着额头说道,“不是你给,你倒是大方。”

    “刚刚殿下也十分大方。如今怎么了?舍不得了?”唐二公子流里流气地问道。

    见他这样不在自己的面前诚惶诚恐,八皇子也舒展了手臂坐在椅子里笑着说道,“等我回宫叫人瞧瞧还有什么,一块儿赏她。”

    “别大张旗鼓的啊,咱们家的小丫头还得做人呢。就说你赏给你的侍卫的。他们是邻居,一堵墙丢过来的事儿。”唐二公子十分谨慎,见八皇子气得一口答应了,这才对云舒笑着说道,“行了,这儿没你什么事儿,回去吧。回去跟陈平说,他今天不必跟我回去,叫他在外头跟着你忙吧。”他显然并不是一个刻薄的性子,见云舒急忙跟自己答应了,这才看着八皇子挑眉笑着问道,“不然殿下,咱们再出去消消食儿?”

    “行啊。不如出去狩猎?”八皇子虽然养在深宫受皇帝宠爱,可是却到底母族乃是将军府,身上流着尚武的血。

    他十分喜欢射猎。

    云舒也察觉到了,因为宋如柏时常会带着野味回来。

    “今日狩猎有点晚了……也罢,我陪殿下在外宿营一日就是。”唐二公子是个喜欢玩闹的性子,倒是眼睛一亮,更何况沈家与唐家就要结亲,日后沈公子的姐姐就是唐二公子的大嫂,这自然算是姻亲亲近,因此,唐二公子站起来就要跟着八皇子走,只是等八皇子跟沈公子前脚出去,他却落在后头,对跟着自己送出来的云舒低声说道,“对不住,叫你提心吊胆。”

    见云舒诧异地看着自己,他笑了笑,这才走了。

    云舒才觉得,或许唐二公子瞧着活泼没心没肺,可是说起来,他也是个十分温和的性子。

    与之前在唐国公面前为自己解围的唐国公世子不愧是亲兄弟。

    “宋大哥,你不陪着殿下去吗?”见宋如柏送走了八皇子回来,云舒不由急忙问道。

    “我不去,之前就说过,中秋之前我本不用在殿下面前侍奉。”宋如柏手脚利落地收拾了自己院子里剩下的盘子碗,看起来游刃有余,云舒本想说帮帮他洗个碗什么的,宋如柏却拦着她说道,“不必你来。”见云舒局促地看着自己,他眉眼微微压低,平静地说道,“从前在饭庄上做事,洗碗这些活计我做得熟。”他果然动作很迅速地把桌上的残羹冷炙都给清理,也的确手脚很麻利。

    可是云舒却只觉得心里一软。

    她的脑海里甚至能够想象到一个画面。

    孤单单一个的少年蹲在饭庄后头的成山的盘子碟子等等之前,无论春夏秋冬,是寒冷还是炎热,为了给他父亲治病一个一个把那些盘子碟子都清洗干净。

    她动了动嘴角,却没有再说什么。

    “宋大哥,明天早上你别开火儿了。来我家吃早饭吧。”

    她觉得宋如柏对自己挺和气的,更何况做邻居的,宋如柏一个人住,开火也费事,自己在隔壁住着总是要吃饭的。

    宋如柏手中顿了顿,沉沉地答应了一声。

    “行。”他答应了,云舒这才看着他忙碌着把这些盘子碟子都清洗好,请他把家里吃不下的那些野味都搬到自己的宅子去,想着统一一块儿都给收拾储存起来。

    听到云舒说可以帮忙,宋如柏总是平静的眼睛微微一亮,转身带着云舒去了自己的厨房。

    云舒看着那里头满满登登的野味还有吃食,突然不吭声了。

    帮宋大哥忙什么的……

    也不知道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