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唐二公子的恶趣味

    唐二公子怎么可能认识她家?

    云舒仔细地看了看,果然那俊俏的锦衣公子的确是唐二公子。

    唐二公子的身边,还正跟着垂头丧气的陈平呢。

    云舒抿了抿嘴角,这才走过去,给唐二公子福了福。

    陈平的脑袋已经快垂到地上去了。

    “你不是老太太身边儿的……那个小云吗?”唐二公子一身锦衣,英俊又奢华,瞧着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少年,见云舒走过来,他也是在老太太身边见过云舒的,不由哼笑了一声,看了看越发不敢抬头的陈平对云舒笑着说道,“我说陈平今天鬼鬼祟祟念念叨叨的,说什么有好吃的。原来是你。这是你家?”他今天瞧见陈平跟着自己就有些不专心,还表示想要早点儿回家,就觉得怪怪的。

    他是陈平的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陈平最近家里正闹着呢?

    因为他的那个姐姐,这小子都恨不能跟他到天涯海角了。

    谁知道这突然就说要回家,反常得不行,因此唐二公子就逼着陈平一块儿来了。

    云舒心里虽有些不安,毕竟唐国公府规矩大,唐国公夫人虽然和和气气的,是个十分温厚的主母,可是涉及到府中两位公子的时候那可是能化身母老虎的……这国公府里的丫鬟,只要不傻的都不敢往唐国公世子这对兄弟的面前来,且云舒才见了老太太身边珍珠的前车之鉴,很担心唐二公子这么一处儿连累了自己,再叫唐国公夫人觉得自己是个不老实的。不过唐二公子都在眼前,她也不知唐二公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是刚刚买了宅子,和陈平哥一同吃个家常饭,暖暖宅子。”云舒含糊地说道。

    “家常饭?我也尝尝吧。”唐二公子笑着说道。

    翠柳也觉得有点不安了,眨了眨眼睛看着云舒。

    “怎么?你还不乐意啊?”

    “怎么会。”唐二公子到底是主子,自己一个小丫鬟怎么敢不乐意呢?更何况太拘泥了反倒仿佛自己心里有鬼,因此云舒想了想,这才对唐二公子轻声说道,“前些时候二公子买地,我也是得了便宜的。因此请二公子吃顿饭也是应该的。只是家里不及国公府体面,不过是些家常便饭……”她到底觉得一顿饭的事儿,见她先是有些不安,如今才放开了,唐二公子嗤笑了一声说道,“你这胆子也忒小了。”

    云舒沉默起来。

    她顾虑得多,自然也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平平静静的。

    那什么风雨波澜,她一向都不想遇到。

    “行了。你放心,吃了你这顿饭,我也不会叫府里知道。多大点事儿。”唐二公子也知道唐国公夫人紧张自己,见云舒跟翠柳远远地站在一旁束手束脚的,忍不住对一旁不想理他的陈平笑着说道,“你这两个妹妹倒是老实。”他在外厮混见识得人多了,自然也知道有那样的女孩子希望一步登天跟了他,哪怕做个小妾也能是国公府里的主子锦衣玉食过奢侈的生活,却没有想到陈平这两个妹妹是十分老实的性子,看那样子似乎恨不能跟自己远远儿的。

    “公子,别吓唬她们了。她们还是孩子。”陈平只恨唐二公子狡猾,看见自己言行不对,偏要跟着。

    唐二公子看他脸苦得不行,顿时哈哈地笑了。

    他虽然不及唐国公世子温和优雅,可是却是个爽快的脾气,见云舒恪守主仆之道也不跟自己没大没小,也不恼她,还问她,“今天吃什么啊?”

    云舒沉默了。

    “什么吃什么?”她正觉得唐二公子这有点活泼的样子,却听见一旁又传来了笑声,转头,看见宋如柏正面无表情地跟着两个少年过来。那两个少年云舒就有过数面之缘,正是八皇子和沈家那位十分秀致俊美的小公子。她只不知道今日到底是怎么了,然而唐二公子与八皇子也是相识的,且日后都是姻亲,眼睛微微一亮笑着问道,“殿下怎么来了?”他不知道八皇子为什么会在这里,八皇子笑着说道,“阿柏今日说不在宫中值夜……他一向都是我身边最任劳任怨的,平日里宿卫宫中,别人都不乐意干,觉得辛苦,他却愿意得不行。今天说不想在宫里,我觉得蹊跷,因此就过来看看。”

    他英俊挺拔,因养于宠爱,因此心胸开阔,与唐二公子交情还是不错的。

    “殿下,咱们走吧。”

    “我先问问,你们说什么吃食?”八皇子却不听宋如柏的,直接问唐二公子。

    “过来吃点家常便饭。”唐二公子打着哈哈说道。

    “巧儿了,我也正想吃点家常便饭。”沈公子笑着拉八皇子的手也叫他走,八皇子却兴致勃勃起来,见沈公子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他揶揄地笑了一下对唐二公子说道,“这小子乖得不行。”他与沈公子表兄弟之间十分亲密,唐二公子干笑了两声,觉得自己算是给人家小丫鬟又招了两个累赘,一时心里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倒是宋如柏见几个锦衣少年,不是皇家皇子就是勋贵之子在云舒的门前这样张扬十分不像话,便对八皇子低声说道,“殿下来我家里坐坐。”

    “不了。这不是这宅子里吃饭的吗?这小丫头我认识,你与不是也认识。”八皇子挑眉看了宋如柏一眼。

    宋如柏抿了抿嘴角,露出几分为难。

    “既然如此,那就一块儿吃个饭吧。”唐二公子也知道今日这事儿办得不地道,也不想叫云舒与翠柳在这条街上十分扎眼,反客为主,眼珠子转了转,就对八皇子笑着说道,“只是这丫头的宅子小得很。咱们去这……阿柏的宅子,叫这小丫头做好了饭送过来一块儿吃就是。”他这也算是护着云舒了,毕竟云舒跟翠柳这宅子听说只她们两个女孩儿,这咋咋呼呼好几个少年进了女孩儿的宅子,叫人得说道成什么样儿。

    如家里的兄弟,宋如柏这样的邻居吃吃喝喝也就算了,再有外人,这条街上都得说道云舒。

    八皇子一愣,也笑了。

    “你想得周全。”他也没说什么,叫宋如柏开了宅子,去了宋如柏的宅子。

    “今日这事儿,是我孟浪了。等回头我补偿你啊。”唐二公子先跟云舒低声说道,“对不住。”他一个国公府的尊贵公子,却理所当然地对云舒道了个歉,云舒不由诧异得眼睛都张大了,见唐二公子抓了抓头,快步走了,她忍不住眼睛里露出几分笑意,看了正紧张地看着自己的陈平哼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二公子知礼……”不过她也知道这也跟陈平没什么关系,只是陈平却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谁知道二公子猴儿精猴儿精的。”

    “你再大点声儿,那猴儿听见了准没你的好果子吃。”云舒低声说道。

    陈平和翠柳都忍不住笑了。

    “那这饭怎么做啊?”

    “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不过是在宋大哥宅子里吃顿饭,用了咱们家的伙食。”其实这样云舒就很松了一口气了,因唐二公子这般维护,她心里也有几分被护着的感激,因此去了唐二公子刚才的恶形恶状,与翠柳和陈平一同回了自己家里,唯恐隔壁宅子里吃饭的人多,因此想了想,叫人又把刚刚预备好的菜色都加倍了,毕竟,总不能隔壁都胡吃海喝的,自己跟翠柳陈平在这头儿吃馒头吧?

    “宋大哥那头没有人侍候,会不会叫咱们过去侍候他们吃饭啊?”别人吃着她看着,翠柳觉得这也太难受了。

    “不会。都是主子一块儿吃饭,海阔天空的,还用什么侍候。你以为他们没长手啊?”陈平跟着唐二公子在京城里,也知道没那么多的破事儿。

    云舒这才是放心。

    她叫厨娘先忙碌起来,将个厨房热闹得不行,又自己出来把赵二哥拿给自己的那筐覆盆子给拾掇出来,一半儿的覆盆子放在了几个小酒坛里,一层浆果一层糖,之后用酒没过盖好,都叫陈平给搬去了阴凉的地方,又将醉蟹给腌上,也使唤陈平给搬着走了,见陈平任劳任怨,大概是因为觉得今天做错了事儿格外听话,她到底不是一个爱生气的性子,噗嗤一声笑了。

    “可算是笑了。”陈平这才抹着汗坐在她的身边,喝了两口井水。

    “小云脾气真好,如果是我,我才不理你了。”

    “这事儿也不能赖我。”陈平喝了两口冰凉的井水,一边把水瓢往一旁一扔,这才抱怨说道,“我又没说来这宅子吃饭。二公子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邪,从前我在他的身边想走就直接走了,他也没问过。”唐二公子这突如其来的好奇心,他也是没有法子的。云舒摇了摇头,也知道大家也都不是有意的,更何况又都不是恶人,不过是自己紧张谨慎了一些,因此慢条斯理地将家里有的各色的果子都与翠柳切开,摆成个十分精致的水果拼盘,推给陈平说道,“快开饭了。到时候你去送饭。”

    “是,小的遵命。”陈平低眉顺眼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