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面冷心热

    “我听翠柳说,他们之前就是邻居。”方柔见方夫人微微点头,这才试探地问道,“母亲,我能时常去与小云翠柳说话吗?”她觉得云舒温柔,翠柳爽快,两个女孩儿倒是叫自己十分亲近。

    “去吧。她们是国公府出来的,哪怕年纪小,可是跟着主子也是十分有见识的。与你多说些高门大户里的规矩与见识,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方夫人倒是并不觉得方柔跟两个小丫鬟混在一块儿就身份上有什么不妥。

    毕竟再是小丫鬟,那也是国公府里的小丫鬟。

    小小年纪就能买了这样好的宅子,就算是小丫鬟,那也是得宠的小丫鬟。

    多个朋友多条路,和云舒与翠柳这样对自己又没有威胁的女孩儿在一块儿亲近又有什么不好?

    她既然答应了,就叮嘱方柔说道,“也别在她们面前摆官家小姐的谱儿,也别看不起她们。她们这样的身份,说是丫鬟,可是只怕在国公府里头的日子过得比咱们都好。更何况你父亲不过是五品……在人家的眼睛里,只怕五品也不算什么。”丈夫这么多年都没有存进,只怕要终老在五品上,就算是往上走一走,运气再好也只大概是个从四品了。想到这里,方夫人不由面容有些黯淡。

    方家的人口还算简单,不过是她生的一儿一女,说起来方柔的婚事倒是不算要紧,可是儿子的婚事又在哪里呢?

    想到儿子比方柔还年长两岁,方夫人头疼死了,到底摆了摆手去歇着,也叫方柔歇着。

    方家的事儿自然是云舒和翠柳不知道的。

    她正蹲在地上看眼前方家送的苹果和石榴。

    “怎么了?”翠柳拿了一个苹果洗了洗就吃了一口,因如今还不到苹果长成的季节,因此这还有些酸,顿时一张漂亮的小脸儿皱巴巴地挤在了一块儿对云舒可怜巴巴地说道,“酸的啊!”她瞧着十分可爱,云舒抬头看了她一眼便笑了,见陈家来的两个厨娘趁着自己在方家吃饭的功夫已经去街上买了许多的调味料还有瓜果蔬菜,见到还有冬瓜,想了想就对翠柳说道,“咱们试试再做些月饼。”

    “月饼?”

    “我不是答应你说做水果馅儿的?就做苹果的,酸酸甜甜的,给你尝尝。”又冬瓜又有苹果,因此云舒就请陈家派来的厨娘去熬馅料,将怎样做馅儿给厨娘说了,余下的又叫厨娘拿干净的细细的白布将石榴都切开绞出鲜红新鲜的汁水来镇在井里,这才取了剩下的一份儿桂花糯米藕对翠柳轻声说道,“这份儿得送去赵家。”虽然说她们并不认识赵家,可是既然已经送了方家,就没有单独落下赵家的道理。

    就算赵家可能会觉得两个小丫头轻狂,也总比叫人家觉得她们只看的上方家,看不上赵家来的强。

    更何况……云舒都觉得头疼。

    还得帮方家送蛋黄酥。

    她心里叹了一口气,只希望方柔赶紧做个选择,不然这样左右为难,左右摇摆的,总不是个事儿。然而这话她是不好对方柔说的,因此掩在心底不提,又请厨娘们在厨房忙活,这才拉着翠柳出来低声说道,“陈平哥今天来吃饭,我想着还是不好叫方姐姐过来。”方柔到底是官家小姐,和她们两个女孩儿吃饭也就算了,如果她们不知礼数,还叫陈平这样的少年跟方柔一同吃饭,这并不是亲近,反而会叫方家人心里不高兴。

    毕竟论理来说,这男女有别,陈平到底与方家人也不认识。

    “你说的对。咱们以后单独请方姐姐吃饭就是。”翠柳急忙点头,又问云舒,“你真给哥哥做那什么水煮鱼啊?”她刚刚听着云舒交待厨娘怎么做那水煮鱼,觉得麻烦得厉害,倒是云舒却并不觉得麻烦……为了吃,什么麻烦都不算麻烦了。她看着云舒偷偷地笑,想到陈平口口声声要“重口”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小声儿说道,“就怕他这一回要栽了。”一边说,她一边推云舒说道,“宋大哥如果今天回来,就叫宋大哥一块儿来吃,免得还得他自己开火。”

    “行。”云舒点头说道。

    她觉得既然自己家里开了火儿,那自然得叫宋如柏一块儿吃饭的。

    一边说笑,她们一边到了赵家的宅子面前,正犹豫着怎么拜见,却见一旁传来年轻人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

    “你们?”

    云舒一转头,正对上赵二哥英俊却有些冷淡的脸。

    她心里突然松了一口气。

    她本觉得担心自己大大咧咧地上门,出入人家官家家庭宅子有些不好,正巧如今看见了赵二哥,把自己的这点心什么的送给赵二哥就行了,因此急忙说道,“我们俩做了一样儿南边儿好吃的点心,这不是才搬来嘛,因此想着送些问候的点心。”她急忙和翠柳把桂花糯米藕双手捧给赵二哥,一旁的翠柳也把蛋黄酥给了他,云舒这才说道,“也就这么点儿事儿,并没有别的。”

    “进来坐坐。”赵二哥也没有推辞,对云舒和翠柳说道。

    “正要过节了,都是家里最忙的时候,招呼咱们两个只怕是要添乱。”云舒笑着婉拒了赵二哥的邀请,见他皱了皱眉,便又指着他手上的小小的食盒说道,“上头的是我与翠柳在家里带过来的月饼,因馅料与平常的有些不同,因此给赵二哥家里尝尝,只当是个乐趣儿。这盒蛋黄酥是方家送的,我和翠柳才从方家出来,正好儿一块儿带着。”她见赵二哥的眼底微微一亮,越发尴尬,就决定告辞。

    翠柳也决定脚底抹油。

    赵二哥却叫住了她们。

    “你们等等。”他叫云舒和翠柳进门,见两个女孩儿说什么都不进,似乎是叹了一口气,却还是先快步进了家里,不大一会儿从里头提出一小筐的浆果来。云舒瞧见这一小筐浆果有些像是自己从前见过的刺泡儿,学名儿叫什么覆盆子的,有些像是野山莓,又有些不像。她也不知这是不是自己知道的果子,不过且见赵二哥叫自己拿回去吃,想必不会有毒……因此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覆盆子看着新鲜,瞧着仿佛是新采摘下来的。

    这东西不好弄,只怕赵二哥也是费了心的。

    “吃去吧。”赵二哥轻声说道。

    “太多了,我们俩也吃不下这么多。只要一半儿就行。”云舒急忙说道。

    赵二哥摇了摇头,见云舒和翠柳都小心翼翼的,想了想,却提着小筐帮她们走到了宅子外头,见她们还是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他看了看手里这有些扎手的小筐,又看了看这两个小丫头白白净净的小手,到底没说什么,直接帮她们送到了厨房里。见他这样客气,云舒倒是觉得自己明白宋如柏为什么说赵二哥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了。她见这年轻人英俊出众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疲惫,知道他该是刚从衙门回来,也不敢叫他在自己家里挨累,又送他走了。

    “这赵二哥人还挺好的。”翠柳看着赵二哥的背影小声儿说道。

    “倒也不是个瞧不起人的性子。”云舒也低声说道。

    更要紧的是,赵二哥长得帅。

    英俊的年轻人总是会叫人觉得更愿意和气一些的。

    谁还不是颜控呢?

    “你说,方姐姐到底喜欢谁啊?”翠柳还跟云舒八卦,跟在云舒的身后见她想了想,拿了银子拉着自己上街去买酒,一边跟着她在街上认认路,一边兴致勃勃地问道。

    “若论青梅竹马,自然是赵二哥。可是如果论结婚做夫君,叫我说,我是方夫人也叫方姐姐选宋大哥。”云舒买了酒,又多去买了些糖,还去在买酒的人家儿里买了好几个小酒坛,跟翠柳一块儿辛辛苦苦地往回搬,一边认真地说道,“我听方夫人的意思,赵家的人口好多。且我听说赵家竟然还是有妾室的,这朵麻烦。宋大哥别的不说,只论家里人口简单就十分清净。”

    “可是人口简单,往后也没有助力呀。”翠柳小声儿说道。

    古人都是讲究世家大族,族人们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宋如柏孤零零的一个,日后就算遇到事儿了,也没有亲眷援手,哪里跟赵家一般。

    赵家三个兄弟,日后彼此扶持,彼此提携,总是会过得轻松。

    云舒一愣。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思维是与真正的古人不同的。

    对于她来说,没爹没娘有车有官职的宋如柏是最好的婚姻对象,可是对于翠柳这样的古人来说,的确……家族才是最重要的。

    宋如柏未免根基浅薄了。

    那……方夫人为什么那么愿意宋如柏呢?总是会有些理由吧?

    她想了想,就觉得或许方家看重宋如柏也是自然有人家的道理,低声说道,“亲朋好友大概也算是助力吧。”亲缘上浅薄一些,可是有……

    云舒突然看着站在自家门口的两个少年,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她看见了谁?

    怎么是唐二公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