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母女

    “既然如此,那你们去吧。”方夫人沉住气,一边笑得不动声色,就跟没看见闺女的样子似的,一边对云舒和翠柳笑着说道,“正巧儿家里得了些极好的石榴,我给你们预备些,你们拿回去吃着玩儿吧。”她带着几分和气,云舒眼睛微微一亮,实在是这样的时候吃石榴是最好的,因此忙点头道谢说道,“多谢夫人。”她显然是很喜欢水果的,方夫人看着也忍俊不禁,又吩咐人去给云舒收拾了些青青的苹果,还有些石榴,放成一篓儿当做给云舒和翠柳的还礼。

    “你们去赵家,把蛋黄酥带着吧。”方柔到底还是低声说道。

    “带着吧。”女儿在外人面前这样说,方夫人能说什么?

    如果她不叫带着,只怕回头云舒和翠柳这新邻居还得以为自己对赵家有个什么不满。

    到底是多年的邻居,她总不能因为这点儿姻缘儿女之事就闹得叫旁人都看着。

    与方柔也是不好的。

    “是。”云舒抿了抿嘴角,见方夫人这气色显然不好,对方柔有些担忧,急忙告辞出来。

    她和翠柳先把那一篓水果送回家里去,见她们两个小丫头忙忙碌碌,进退有度,看着就十分规矩,且行事都带着几分豪门世族出来的大方得体,无论是身上穿的,头上戴的,明明都不僭越,却偏偏叫人觉得十分好看漂亮,方夫人正笑着看着她们两个裙摆在云舒的新宅子门口飘荡了一下消失不见,这才回头,脸色有些不好看地快步去了方柔的院子,看见方柔正垂头吃云舒给自己拿的月饼,不由顿足。

    “你刚刚在说什么?!”

    “母亲?”方柔有些不安地站起来。

    “叫你不要跟赵家往来,你怎么就是不听?你,你……”方夫人见女儿还是这样一副优柔寡断的性子,气都要气死了,顾不得别的,坐在女儿的面前低声数落着说道,“这叫柏哥儿瞧见了可怎么好?你一个女孩儿家家的,整日里惦记着这个,惦记着那个,可是人家柏哥儿也不是瞎子!本就你与赵家二小子是青梅竹马,如果如今还不知道男女避讳,难道柏哥儿这心里头能不犯嘀咕?你还想不想嫁到柏哥儿家了?”

    她这也是一番爱女心切了。

    如果是从前,女儿与赵家老二亲近些也就算了。

    毕竟虽然赵家有这样那样的不好,可到底两个孩子青梅竹马长大,赵家二小子是她看着长大的,人品为人都没得挑。

    赵家有些小麻烦,可是却都还拿捏得住,更何况方夫人这么多年冷眼看着,赵家家里虽然有些纷乱,可是看在方家与赵家都是邻居的份儿上,这也日后不能苛待了方柔,因此从前这门婚事她们方家还是有些意动的。只是都说万事不能对比,方家二小子是好,也算是有些出息,日后慢慢儿地熬着,熬个几十年,也能混个五品,这就已经了不得了。可谁知道一个年轻有为的宫中侍卫横空出世了呢?

    宋如柏才搬到这条街上去的时候方夫人就动了心了。

    宋如柏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宅院,在八皇子面前当差,如今才多大,已经是八皇子跟前的侍卫。

    且生得高大英武,虽然不及赵家二小子俊俏,却也是个俊朗的少年。

    方夫人这心里就有些小火苗儿了,两个孩子做对比,自然觉得宋如柏更好,不说家中不过是个无良的继母,爹又死了,这跟无父无母没什么分别,虽然有些命硬的忧虑,可是家中清净啊!不比赵家那两口子偏心赵家老大,反而叫赵家二小子年纪轻轻就在外奔波强得多?方柔只要嫁给宋如柏,去了就是宅院里当家的主母,宋如柏为人老实敦厚,且还是吃过苦的,一定会好生善待自己温柔的妻子。

    方夫人因动了心,因此处处留意,这一留意就越发不得了了。

    宋如柏才搬过来多久,就隔三差五地往家里搬东西,不是野味儿,就是各种吃食等等,听说都是八皇子赏的。

    这隔壁的老翰林家一搬家,宋如柏就得了好处,将老翰林家的地都给买下来,越发衣食无忧。

    这样人口简单的夫君,方夫人只觉得比赵家好出无数倍。

    “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难道做娘的还能害了女儿不成?方夫人见方柔垂头拧着帕子,有些不安的样子,顿时气儿不打一处来,瞪着她说道,“叫你多去柏哥儿家走动,你却时常都不去。我都跟你怎么说的?柏哥儿如今一个人住着,没有个知冷热的人,这就孤单。这时候你多温柔善待些,对他来说就仿佛雪中送炭一样,他能不念着你的情?他这心里知道你好了,就自然也就把你放在心上了。你也想想,他小小年纪如今就是侍卫,日后又有沈大将军府在支撑,往后在军中做个武将,那前程不知道得多好。且宋家上头没有正经的长辈,你也吃不了长辈的苦。”

    “我,我是去了的。可是宋大哥总是,总是说……”宋如柏总是拒绝她,她能怎么办?

    “他拒绝他的,你善待你的,这你都不行?”见方柔一张温柔美丽的脸上全都是为难,方夫人简直要叹气了,心里想要骂女儿几句,却又舍不得,只能轻轻地说道,“你是我的亲闺女,我自然是要为你打算的。娘不会害你。赵家……赵家二小子虽然是个好的,可是他父亲母亲偏心长子,日后总是祸乱。且他下头还有弟弟妹妹,我听说他家大哥如今定了他母亲娘家的表妹,婚事也就在这一两年之间了,你可要明白。如果赵家老大娶的是亲表妹,那人家又是婆媳,又是姑侄,到时候你就算是再好的儿媳妇儿,在人家眼里也是外人,也是远远不及亲侄女儿的。”

    她恨不能讲这一生的道理都说给小小年纪还带着几分天真的女儿听。

    赵家夫人的长子媳是她的亲侄女儿,这样亲近,自然疼爱。

    可是方柔如果嫁过去,赵夫人怎么可能不偏心自己的侄女儿呢?

    到时候赵家本就院子狭小,一家子都挤在那么个宅子里,口角不说,他们这小夫妻在家里也不知该怎么立足。

    “母亲,您别生气。”方柔见方夫人一脸头疼,急忙小声儿说道,“我记得了。等宋大哥回来,我给他做些点心。”

    “柏哥儿……说起来我也不算是算计他。你温柔良善,嫁给他自然会好好儿地爱惜他,照顾他,难道他不是也得了一个好妻子?”方夫人见方柔答应了自己,脸上这才露出几分笑意来,叫方柔坐在自己的面前,一双手握住方柔的手,眉眼之间带着几分怜惜地说道,“且他行事也十分谨慎规矩,不是那种得志猖狂,就乱七八糟的性子。你看他如今都是宫中侍卫,可是家里却连个小丫鬟都没预备,可见人品是极好的。”

    “是。”方柔低眉顺眼地说道。

    “只可惜柏哥儿性子太清正,咱们家……我是有些着急了。”之前宋如柏刚搬过来的时候,就各处都时常送些东西,虽然都不是十分贵重的,不过却时常有些瓜果野味地分来,是个十分和气的性子。因此方夫人动了心,想要把宋如柏说给自家闺女,热情地邀请宋如柏来家里吃过几次饭,谁知道露了口风,把尚且年轻还有些害臊的宋如柏给吓着了,从此就疏远了一层。

    她就叹了一口气。

    见方柔只是垂头,微微红了脸颊,却不知该说什么,她又有些心疼。

    “我听小云和翠柳说,柏哥儿与她们两个都是认识的,怨不得隔壁的宅子竟然卖给了她们。”她其实一开始知道宋如柏帮着人买了隔壁的宅子,心里就有些犯嘀咕,也不知道宋如柏是为谁这样用心……毕竟这京城里的宅子说句实话,十分抢手,那老翰林告老还乡,腾出这样的宅子,不知多少人的眼睛盯着,偏偏老翰林因与宋如柏十分投契,极喜欢他,因此有人喊了五百两银子都没买,硬生生地只卖了宋如柏三百两。

    这里头自然是有些情分在的。

    宋如柏这样愿意为人出头,怎么可能不叫方夫人挂着心?

    那日她远远地见到云舒和翠柳,看着两个天真漂亮的小姑娘,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虽然云舒和翠柳年纪小,瞧着还像是没长开的半大孩子似的,可是女孩儿……一年打两年小,一转眼儿的功夫只怕就已经是豆蔻少女。

    女孩儿十五六岁就是能嫁人的年纪,且似乎还与宋如柏有些从前的交情,方夫人哪里可能不在心里担忧呢?

    只是听到那两个漂亮的女孩儿自陈是唐国公府里当差的小丫鬟,方夫人才放了心,才对云舒和翠柳去了心病,更加温和善待。

    宋如柏如今已经是官身,就算脑子坏掉,也不可能娶个丫鬟做媳妇儿。

    因此她才不担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