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方家

    “怎么了?”翠柳见云舒抱着桂花树很久都没动,不由从她的身后轻轻拍了拍她。

    “没什么。只是想着……”云舒急忙转头擦了擦眼角轻声说道,“想着如今仿佛心里踏实了。”

    翠柳一愣,却也不说话了,安安静静地陪着云舒。

    “从前,就算是在安心的时候也觉得自己仿佛在云端,飘飘忽忽,却落不了地。”云舒跟翠柳坐在树下的石凳上轻声说道,“没有个家,无依无靠的。可是如今,我却觉得自己也算有个家。就算没有父亲母亲,可是却也踏实。”她这样的心酸,翠柳虽然不大明白,可是却觉得也能听懂,对云舒小声儿说道,“我以为你心里都把这些事儿放过去了。”云舒整日里笑嘻嘻的,也看不出有什么难过的地方。

    “只是突然有些伤感。其实我每天还是很快活的。”

    云舒拉着翠柳去睡觉。

    “那你说,什么时候把咱们的那个箱子给搬来?”翠柳跟云舒一起睡在床上问道。

    她跃跃欲试。

    这说的是那个放在翠柳在家里的那个大箱子,里头都是云舒和翠柳的一些私房。

    “你大大咧咧地搬来,不是直接告诉婶子你是防着她?她又要伤心了。大的布料且防着就是,零零散散的那些金银首饰往怀里一揣就回来了,何必闹得人尽皆知呢?”云舒却八卦起来,侧头跟翠柳头碰头地问道,“你瞧出来没?碧柳姐姐怎么对王秀才有点卑躬屈膝的?”可不是在娘家的时候要死要活,觉得自己比谁都强不能吃亏的样子了,瞧着碧柳对王秀才紧张的那样儿,云舒小声儿说道,“倒是王秀才,我看着不怎么和气。”

    她一开始只以为王秀才是不好跟女眷们说笑因此才不爱吱声儿。

    可是等在桌上,陈白陈平宋如柏的面前,王秀才瞧着……隐隐有点傲气,不屑跟人说话的样子。

    “我看就是自己把自己看得天高。”翠柳哼了一声捏着嗓子学碧柳的话,“不能吃辣……”她学完了这句,见云舒抿嘴笑了,这才抱怨说道,“整个儿一个祖宗!你说说,他也不过是个秀才,不说读书人,就说那些为官作宰的,也没有他那样看不起人的样儿。从前这宅子里的还是老翰林呢,那可是饱学之士,学问甩那秀才八条街!可是你瞧瞧老大人一家,那是多么的和气。”

    云舒噗嗤一声笑了。

    “因此我才觉得讨厌。”翠柳吐了吐舌头,与云舒说笑了一会儿,这才一块儿睡了。

    等到了第二天,云舒想到了之前方夫人对自己的邀请,因此大清早上起来,先与翠柳吃了早饭,又从桂花树上取了新鲜的桂花清洗之后拿麦芽糖一块儿放上蒸笼里蒸了,做了一样儿桂花糯米藕,又带了从陈家拿来的一匣子豆沙馅与莲蓉馅的月饼,这才与翠柳梳洗得干干净净地上了门。她第一次来方家串门儿,因此有些忐忑,实在是有些不安自己的身份是否叫人觉得僭越了。

    反倒是方夫人十分热情地送她们俩直接去了方家老太太的房间。

    方老太太的屋子宽敞敞亮,又阳光也好,慈眉善目的瞧着是一位十分和气的老人家。虽然没有唐国公府老太太的那样富贵,可是穿着都十分考究,此刻见云舒和翠柳两个小丫头活泼可爱,倒是笑着说道,“怪不得柔儿回家里就念叨你们两个。瞧着都是很好的孩子。”她与方夫人说了一样的话,云舒把自己上门的礼放在一个笑着过来的丫鬟的身上,这才不好意思地说道,“本不好意思上门,只是您慈爱,并不忌讳我与翠柳的身份,因此厚颜登门给您请安。”

    “什么厚颜。这邻居之间,就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的。喜欢就过来。”

    方老太太见云舒送来的是几样点心,目光落在桂花糯米藕上,露出几分意动笑着说道,“我也十分喜欢点心。你倒是知道我的心意。”她用一旁的筷子夹了一块儿尝了尝,便称赞说道,“香甜绵软,这味儿倒是地地道道的南边的甜品的味儿。”她是个老人家,自然也吃过这样南边过来的甜品,云舒见她喜欢,抿嘴笑了起来。她看起来有几分拘束,方老太太便在心里赞了几声她与翠柳谨慎,不情况,笑容越发和善起来。

    又问了问她们这宅子上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还有一些平常都喜欢做什么,方老太太才放了云舒翠柳同方柔一并去了。

    方柔带着云舒和翠柳去了自己的闺房,叫她们坐着,又叫人拿了蛋黄酥来。

    “我就想着你们今日必然登门,因此叫人做了,还热乎着,尝尝看。”她指着蛋黄酥给云舒尝尝,云舒尝了一口连连点头,心里有些羡慕方柔这手巧得很,做的点心已经十分有火候了,且见方柔犹豫了一下才对一旁的一个小丫鬟低声说道,“厨房里还放着两盒蛋黄酥,一盒送去赵家,给赵家伯母尝尝,另一盒送去给宋大哥,就说多谢她昨日送来的螃蟹。”昨天大晚上的,宋如柏登门送了方家半筐螃蟹,方家要留他宵夜,只是宋如柏却要送剩下半筐给赵家,因此告辞走了。

    因此方夫人今早就叫方柔做了蛋黄酥送去给宋如柏,当做还礼。

    “小姐,还送赵家?夫人只怕要恼了。”她身边的小丫鬟低声说道,“夫人不是不叫小姐再去给赵家送东西嘛。”

    “平日里也就算了。可是咱们跟赵家也是这么多年的街坊,中秋的时候送些也没什么。”方柔拧了拧腰间的荷包小声说道。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

    明明是想嫁给宋如柏的,可是却又时常想着……

    “方姐姐是说的对门儿赵二哥家吗?”翠柳好奇地问道。

    “是啊。”方柔一愣,笑着对翠柳问道,“你也知道赵二哥?”

    “昨天咱们不是都瞧见赵二哥了吗?他看了你好长时间,你都忘了?”见方柔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翠柳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点暧昧,急忙说道,“赵二哥生得好俊,只是瞧着冷冷淡淡的。”她带着几分抱怨,方柔这才吐出一口气来笑着说道,“他只是瞧着冷淡,实则是个十分关照人的性子。不过他也不算俊,也就,也就寻常人吧。”她扇了扇手里的帕子,见身边的丫鬟还站着看着自己,便说道,“去吧。”

    “夫人问起来怎么办?”

    “这……”方柔想到母亲对自己几番呵斥,不由为难起来。

    “如果方姐姐觉得不方便,那一会儿我跟小云也是要去赵家走礼的,把这匣子蛋黄酥替你带过去也没什么。”翠柳大大咧咧地说道。

    “那也好。就麻烦你了。”方柔急忙说道。

    “这有什么。不过是顺路的事儿。方姐姐对我和小云这样和气,帮个忙怎么了。”翠柳见云舒也笑着点头,自然就十分好奇地打量方柔的闺房。她虽然只是服侍老太太,可是平日里有的时候也去国公府里各位小姐的闺房去跑腿儿,也不算是没有见识。见方柔的闺房陈设摆件儿都带着几分女孩儿家家的细心与精致,她倒是觉得与国公府里的小姐们的闺房也没什么不同。

    不过是国公府小姐们的闺房更加奢华富贵罢了。

    “方姐姐平日里做什么消遣?写字,画画还是做些针线?”云舒也好奇地问道。

    “我倒是喜欢下厨做些点心。”方柔面容美丽温柔,见两个小丫头好奇地看着自己,也不轻视她们,柔和地说道,“做些点心,这还能给家里人都吃上两口,若是能得几句称赞,这辛苦就并未白费了。”她笑眯眯的,十分贤惠可人,云舒都觉得谁能娶了方柔,那这辈子大概是最幸福的事儿了,忙说道,“等回头我跟方姐姐一块儿研究点心。如果方姐姐不嫌累得慌,那不如回头我在宅子里做饭,方姐姐一块儿来啊?”

    她这样热情地邀请,方柔也笑眯眯地一口答应。

    “那中午留在咱们家吃饭吧。”方柔对云舒说道,“我父亲去衙门了,哥哥也去了书院读书,家里只剩下祖母母亲与我,吃饭怪没趣儿的。”她既然邀请,云舒与翠柳相视一眼,都点头说道,“那就给方姐姐添麻烦了。”她们留在方家吃饭,方家倒是热情,做了几样儿菜,虽然瞧着不过都是家常菜,却色香味俱全,十分美味。云舒跟翠柳坐在方柔的下首与方家女眷吃了一顿饭,又跟方柔一同说了一会儿针线,这才要告辞。

    “怎么这么急?”方夫人叫人端了茶来,见云舒跟翠柳要走,便笑着问道。

    “本就叨扰了您半日了。”云舒笑着说道,“还要去别家走礼,因此不得不要走了。”

    “是去赵家?”方夫人问道。

    方柔垂着头没有说话,一只手无意地在桌上滑动,见她这样儿,方夫人恨铁不成钢,只差要叹气的样子。

    “是。”云舒点头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