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水煮鱼

    云舒和翠柳都不吭声了。

    说起来……有人给做饭的确是一件很救了她们俩小命的事儿。

    “多谢陈叔。”云舒讪讪地说道。

    翠柳吐了吐舌头。

    “她们以后住在你隔壁,只怕要麻烦你多看顾她们。”陈白转头对宋如柏说道。

    “应该的。”宋如柏沉声说道。

    见他一口答应,陈白这才露出几分笑意,带着他们一块儿进了上房,又带着王秀才一起去前头说话。倒是云舒,先与翠柳拿了烤好的月饼给陈白家的吃。陈白家的笑着吃了一口赞了一声味儿好,这才对云舒笑着问道,“这可给老太太做了?”她这样问,云舒便摇头说道,“老太太也不大喜欢吃月饼,不过是应个景儿罢了。”她见陈白家的喜欢豆沙馅的月饼,笑着说道,“其实做法是与寻常月饼一样儿的。只是咱们平日里想不到可以把馅料换成其他的罢了。”

    “你说的是。不过却新鲜多了。”

    其实说起来,这豆沙馅的月饼也不及红豆酥可口。

    不过换了一层皮成了月饼,就仿佛新鲜了起来。

    “烤肉可做好了?”陈白家的更在意女婿,急忙问道。

    “已经叫腌着呢。”云舒对陈白家的说道,“我瞧着厨房里还有些新鲜的菜,就叫人做了糖醋萝卜丝儿。酸酸甜甜的也开胃,如果觉得这烤肉腻歪了,就吃点清爽的小菜。”她这倒是十分稳妥的,陈白家的摸着她的手背笑着说道,“难为你想得这样周到。巧得很,国公爷前些时候赏了你陈叔些稀罕的果子,说是顶南边儿,云南那头儿送来的,我听说是什么蜜柚……舍不得吃,还存在家里,就想着你们什么时候出府了,一块儿吃。”

    “什么蜜柚,娘怎么刚才没跟我说?”

    “总是要一家在一起的时候吃才好。”陈白家的便笑着说道。

    “是,这事儿我知道。那头的什么吐司进京来朝见陛下,因此带了不少那边儿的果子。因别的不好储存,千里迢迢地来了只怕就要坏了,因此大多带着的是蜜柚这种,耐放,还新鲜。国公爷孝敬了老太太一筐,其他主子们也有。我还吃过两块,的确又水又甜。”从前现代的柚子算什么啊,不过在如今这时代,通商不易,因此蜜柚就难得稀罕起来。云舒见陈白家的一团慈爱地看着自己,心里也明白她对自己与翠柳都是十分疼爱的。

    不然之前也不会连碧柳都不知道。

    “那就好。不然我瞧着怪怪的,有些像是蜜桔,你陈叔又说不是。”

    “蜜柚的皮十分清香,刨开了放在屋子里香香屋子也是好的。”云舒倒是想着蜜柚还可以做柚子茶,不过拿也太浪费了。如今蜜柚是难得的稀罕物儿,新鲜着吃只怕都还不够吃,更遑论是拿去做柚子茶,因此她是不会开口的,对陈白家的柔声说道,“这蜜柚的确是很耐放的。它的外皮厚得很。”她这样什么都见识过,自然就不是寻常小家碧玉的见识,陈白家的微笑起来,扬声叫人去拿两个蜜柚,一个后头女眷吃,一个叫送到前头去。

    “娘,我婆婆还没有吃过。”碧柳急忙说道。

    “那就等你们回去的时候拿一个给她尝尝。”陈白家的慈爱地说道。

    “一个怎么够?相公读书辛苦,每天如果能吃些蜜柚,新鲜的果子该多好。”碧柳皱眉说道,“不然也是白放着坏了。”她又不是第一次问陈白家的讨要东西,云舒都见习惯了,因此也不大在意,就跟没听见似的跟翠柳低声说新宅子里该怎么拾掇,正碧柳央磨着陈白家的多给自己几个蜜柚的时候,陈平就回来了。先来后头见陈白家的,见云舒和翠柳也在,顿时就笑着问道,“你们回来的倒是快。”

    “哥哥怎么瞧着胖了?”翠柳眨着眼睛问道。

    “跟着二公子胡吃海喝的,能不胖吗?”陈平弹了弹衣袖,见陈白见的带着几分关切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最近到处都有人请咱们二公子吃酒。我跟着混吃混喝的,也不累,就是腻歪。”他到底不在后头多说,也去了前头跟陈白一块招待新姐夫。等到了开宴的时候,因都是至亲也没什么计较,更何况都是平凡人家,也不必十分应着大家规矩,因此这就开了一桌,云舒和翠柳坐在一块儿,身边坐着陈平。

    陈平吃麻辣香锅吃得满嘴流油。

    “你行不行啊?”云舒见陈平辣得龇牙咧嘴的还往嘴里塞,不由担心地问道。

    这辣的菜色吃多了,虽然过瘾,可是……可是……

    她不好意思说,不过到底觉得下一次陈平去茅房的时候大概要惨了。

    “停不下来。”陈平辣得不行,嘴唇都被辣得红彤彤的,却忙不迭地拿筷子去夹里头的土豆片,对云舒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是不是又是你想出来的?”他倒是机灵,云舒无奈地点了点头,见她点了头,陈平就笑了一下,却倒吸气儿,对云舒说道,“这味儿这么好,不开个馆子都可惜了。”他跟着唐二公子,满脑袋都是生意经,云舒却摇头对他说道,“我是想开个馆子,不过不是开这个。”

    “那是什么?”

    “鸭血粉丝汤。”

    “我记得这是金陵那头儿的风味。”陈平想了想说道。

    云舒顿时眼睛一亮。

    “你知道啊?”

    “你以为我没见识?”陈平哼了一声,想了想才对云舒说道,“这个倒是行。等回头你跟爹说说,叫爹给你出个主意。”他顿了顿又问云舒,“宅子怎么样了?我明日跟着二公子出去一趟,等回来去给你收拾宅子去。”他咳嗽了一声对云舒说道,“还有这辣辣的……什么麻辣香锅,你再给我做一回。多点儿。”麻辣香锅是第一次上桌,云舒也不知道大家爱不爱吃,自然不会做很多,免得没人喜欢就浪费了。

    陈平又不能把这一道菜都划拉到自己的嘴里,因此很有些不足。

    “明天给你做水煮鱼吃。”云舒恶向胆边生,看着陈平那嘴巴红彤彤越发俊俏,难得不稳重温柔了,不怀好意地说道。

    珊瑚叫李二哥给自己带了好几尾鲜鱼,拿来陈家几条,可是宅子里还有几条呢。

    “水煮?那多没滋味儿。哥要重口的。”陈平急忙说道。

    云舒忍着笑点头说道,“陈平哥,你放心。一定叫你满意。”她笑得弯起眼睛来,本就生得好看,此刻一笑起来还带着几分天真与小小的不怀好意,看着赏心悦目。陈白家的就见这两个孩子窃窃私语的,心里顿时欢喜起来,又见碧柳忙着服侍王秀才吃烤肉,恨不能把烤肉一块一块从签字上撸下来喂给王秀才,这样温柔贤惠,可比从前在家里不懂事的时候可爱多了,因此便觉心满意足。

    女儿贤惠了,那自然是叫她这个做娘的欢喜。

    “柏哥儿,你也吃。”她对宋如柏笑着说道。

    宋如柏道谢,接了她给自己夹的菜,且见这时候王秀才突然咳嗽了起来。

    云舒正慢吞吞地跟翠柳吃螃蟹,大大的螃蟹沉甸甸的,清蒸就十分新鲜,一翻开壳儿里头满满的蟹黄蟹膏,且又是在陈家,并没有什么拘束,又无需只吃一个就罢手,因此她也不看别的,只一门心地吃螃蟹。一边吃,她还一边用些姜醋什么的,正卖力地啃着螃蟹,听见王秀才咳嗽得停不下来,就好奇地看过去,却见碧柳已经急急忙忙心疼死了,给王秀才拍着后背。

    “这菜怎么这么辣?我家相公不能吃辣的!”碧柳一边给王秀才漱口一边抱怨说道。

    陈白一顿,微微皱眉。

    “不能吃就别夹呀。”翠柳已经哼了一声说道,“那里头红彤彤的都是辣椒,难道看不见啊?”她才说了一句,因想到今日是难得团聚,云舒便拉扯了她一把,对碧柳说道,“碧柳姐姐先别说这个,先去叫姐夫喝点蜜水吧。不然只怕不舒坦。”她见碧柳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也不在意,只是因王秀才这咳嗽了之后似乎就不乐意在桌上吃饭了,因此这夫妻俩直接走了。

    “中秋之前再回来一趟吧。”陈白家的追出去问道。

    云舒没听见碧柳的回答,只是见旁人也不在意,自己吃吃喝喝的,因此也就算了。

    等到了晚上,她和翠柳想了想,就决定回新宅子去。

    陈白家的又叫人拿了簇新的被褥等物,叫两个厨娘跟着云舒和翠柳一块儿回去。她们又和宋如柏同路,等到了家里,云舒先给那两个陈家的厨娘找了休息的地方,这才跟翠柳一同去了主院,站在高大茂盛的那株桂花树下,她沉默着仰头看了一会儿已经升起月亮的夜空,慢慢地把脸贴在了眼前的那桂花树粗糙的树皮上,闭上眼睛,却只觉得眼眶酸涩,又水意从眼角慢慢地滑落在脸上。

    她终于是又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家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