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赵二哥

    她看了看翠柳,翠柳也看了看她。

    只是宋如柏却脸色没什么表情,反而走到了那刚刚看过来的年轻人面前。

    “赵二哥。”他顿了顿,叫云舒和翠柳都过来,这才慢慢地说道,“这是赵二哥。赵二哥,这是小云和翠柳,日后都是邻居。”他显然是为了给自己两个介绍一下邻居,云舒和翠柳急忙给这位年轻人施礼,赵二哥也对云舒和小云还礼,这才看着宋如柏说道,“你忙去吧。我也只是出来走走。”虽然说仿佛宋如柏抢了他的心上人的注意,可是赵二哥对宋如柏却并没有芥蒂的样子,两个人仿佛关系还不错。

    他比宋如柏年长一些,瞧着英俊挺拔,叫云舒说,只单轮相貌,赵二哥倒是比宋如柏更俊俏些。

    “回头我请赵二哥喝酒。”宋如柏这才推着车子与云舒和翠柳一块儿往陈家去。

    “那位就是赵二哥?我瞧着人品相貌都很好啊。”云舒一边好奇地回头看了两眼,一边对宋如柏问道,“赵二哥如今可有差事了?”这男子想要娶媳妇儿,怎么说也得有自己的事业。如果赵二哥没什么差事,那其实人家方夫人不乐意把心爱的闺女嫁给他真的是太可以理解了。就换了云舒,也不乐意叫从小娇宠长大的女儿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因此她想着,如果赵二哥想要和宋如柏竞争,那只怕就不能在家里白吃饭了。

    “他在五城兵马司,虽然如今不过只是寻常士兵,可表现得不错。听说明年就能做个小旗。”宋如柏说道。

    小旗没有品级,算是不入流的军中的主管,手底下其实也不过是管着十个人罢了。

    不过那位赵二哥年纪不大,这个年纪如果就能混个小旗却也算是不得了了。

    等上些年纪,或是熬出来,熬出个总旗甚至百户什么的,那就是有品级的武将了。

    云舒眨了眨眼睛,却有些诧异地问道,“如果赵二哥这样有能力的话,他家应该过的不错啊。”赵二哥年纪轻轻就能往小旗上去寻摸,这已经是一份进项,再加上他父亲听说是五品,上头应该还有个哥哥,这家中有三个男子都能赚钱,虽然说家里人口多些,可是这日子也算是过得。听她这样说,宋如柏摇头说道,“赵大哥在读书,并未出来做事。”都说十年寒窗,读书人最是辛苦,没熬出头金榜题名之前得阖家供养,那需要花费的就多了。

    笔墨纸砚这些就昂贵,再加上还要寻师,还要与读书人一块儿交际,那银子不知得花出去多少。

    因此赵家的日子过得也紧巴。

    云舒就不吭声了。

    如今这世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她总不能说一句“别读书赶紧去养家”,叫人家赵家大哥好好儿的读书人就放下手里的书本然后去赚钱养家不是?

    更何况如果赵家大哥能科举考出来,那日后的前程就有了,目光短浅可不好。

    “那赵家大哥……”

    “今年落了第,还得再等三年。不过如今已经是举人,这已经是年少俊杰。”

    今年刚刚春闱,国公府上刚刚中了探花的唐三爷就是这一年,那位赵大哥算是与唐三爷同一回科举,不过没有唐三爷那样优秀中了探花如今入了翰林风生水起,名落孙山,只能再闭门苦读,等三年之后的下一次科举。云舒心里恍然,就低声对宋如柏问道,“这么说,赵家只怕是更看重赵家大哥,是不是?”既然赵家大哥如今都是举人,与金榜题名只剩一线之隔,那只怕全家的关注都在赵家大哥的身上,怎么可能叫他因为银钱烦恼。

    因此,赵二哥才年纪轻轻就出来做事了。

    “赵二哥更爽快些。”宋如柏似乎与赵二哥关系更好一些,见云舒点了点头,对她说道,“赵二哥为人看似冷淡,实则是个热心肠。日后如果我不在家,你需要什么帮助,就去对门问赵二哥帮助就是。”他时常在宫里护卫八皇子,因此不是时时都在家中,偏云舒和翠柳这两个女孩儿年纪太小,遇到什么事儿,或者有些重活累活只怕就不能坐,因此他就对云舒提了赵二哥。

    云舒急忙答应了,又想到赵二哥的确看起来有些冷冷淡淡的,不由有些忐忑地问道,“真的不会叫人讨厌吗?”

    “不会。赵二哥人很好。”宋如柏不在意地说道。

    云舒这才和翠柳都记在心里。

    她早前还说远亲不如近邻,如今正是这个道理了。

    因她与翠柳都是年纪小的小丫头,宋如柏对她们也没什么话好说,一路推着手里的板车就到了陈家,巧得很,陈白正也招呼着几个人往自己家里搬运些中秋的东西,见了宋如柏和云舒翠柳,他笑眯眯地招呼了一声,且见了宋如柏推着的那堆得高高的车子,不由嗔怪地说道,“来了家里怎么还这么客气。”他身后里出外进的还几个人帮着推东西,云舒瞧见紧紧仿佛是月饼糕饼的匣子就堆了板车,且见陈白春风得意的,就知道他这中秋在唐国公处得了不少好处。

    “家里吃不完。”宋如柏耿直地说道。

    “你这个孩子。螃蟹咱们家也有。”

    “爹,这些是我和小云给家里拿来的。”翠柳急忙献宝。

    “行了,知道如今你们俩也出息了,也手头有油水了。”陈白笑着叫几个帮忙搬东西的把云舒和翠柳带来的东西给卸下来,又叫宋如柏把黄羊放到家里,之后想了想,却叫人又提出两筐螃蟹来,拍了拍宋如柏的肩膀温声说道,“家里的螃蟹有的是。一会儿我陪你把这些都送给左右邻居,就当你中秋给人的走礼。”他目光温煦,宋如柏微微一愣便低声说道,“如果这样,明日我再来……”

    “麻烦。”陈白见宋如柏沉默起来,看着这有些沉密寡言的少年温声说道,“你先来了我家送了走礼,明日再去别人家,如今众目睽睽的,反倒叫你看着对别人家没有那么上心。既然今日送了咱们家,那索性就都送了。更何况。”他顿了顿,见宋如柏无声地点头,轻声说道,“更何况如今你继母虽然不闹腾,可到底是挑毒蛇,不知何时要紧的时候咬你一口。你如今也多少算是入了仕途,这名声十分要紧。她想要败坏你,你自己无从分辨。可是如果这左右邻居中你的风评好,那大家的心里头都向着你,你那继母就算闹出来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

    别以为宋如柏不是读书人就不需要好名声。

    他这个继母是个要命的,如今被弹压住一时不敢冒头,可如果来日宋如柏在八皇子面前越发有了前程,再跳出来坏了宋如柏的前程该怎么办?

    陈白有这样的忧虑,因此就劝宋如柏把邻居左右的风评给刷起来。

    到时候宋如柏的继母再闹,不必宋如柏自己分辨,自然就有这些邻居给他说话了。

    “您说的是。多谢您。”

    “你父亲没得早,我这能想到的,也都帮你想着些。”陈白也喜欢宋如柏这样的人品,更何况八皇子乃是陛下爱子,日后宋如柏的前程不知得到什么地方去,陈白自然乐意结个善缘,日后对自家也是好的。他笑眯眯地拍着宋如柏的肩膀带着他去送螃蟹,见云舒和翠柳都站在门口看着自己,便温声说道,“往里头去吧。晚上咱们吃螃蟹。”他说完了就带着宋如柏走了,云舒也和翠柳一路嘻嘻哈哈地往里头去了。

    她虽然想要跟陈白商量做买卖的事儿,可是也不急在一时。

    如今都是热热闹闹忙忙碌碌的时候,她也不会开口叫人费心烦恼。

    等进了上房,云舒就见陈白家的已经带着几分喜悦迎出来。

    “我就说什么时候你们能回来,咱们好吃个团圆饭,这念叨着念叨着你们就回来了。”陈白家的一脸笑容,先摩挲了一会儿云舒,又摩挲了一会儿翠柳,目光十分欣喜疼爱,又摸着云舒的手腕儿说道,“怎么瘦了?府里这段时间女眷来往不绝,只怕你也累了。回来家里了就别忙活,好好儿歇歇。”她对云舒一向都很慈爱的,云舒急忙对陈白家的说道,“婶子也是。前儿府里婶子忙得不停,我在家里还叫婶子费心。”

    “我都多大了,什么辛苦都耐得住。你和翠柳年纪还小,可不能累着身子骨儿。不然往后长大了也对身子气血不好。”

    陈白家的对云舒和翠柳殷殷叮嘱说道,“老太太面前也别太要强了,你们年纪小,如果累了就说,老太太宽和,会叫你们歇歇。”

    “知道了。”云舒笑着答应了一声,叫陈白家的欢欢喜喜地牵着一块儿进了上房,才走进去,就脚下微微一顿。

    屋儿里不仅有陈白家的,刚刚出嫁的碧柳也在。

    她穿得一身儿十分鲜艳的裙子,打扮得倒是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儿,身边还坐着一个斯文文秀却板着一张脸的青年。

    “这是你们大姐夫。”陈白家的带着几分骄傲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