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方夫人

    云舒顿时不吭声了。

    她听明白宋如柏的意思了。

    宋如柏家里也是吃不完的。

    “八殿下这么大方啊?”她干巴巴地说道。

    “都是分例,几个侍卫都是一样的东西。只是若我推拒了倒不好。”别人又不是跟宋如柏似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人家也是有家里人,应该还很不少的,如果宋如柏觉得八皇子赏赐的多了推拒,那别的侍卫是不是也得一样儿推拒一番?宋如柏虽然沉默寡言,却不是一个不懂事的性子,因此八皇子赏赐什么他就要什么,也从不“受之有愧”,因他懂事,因此侍卫们对他这个年轻的同僚倒是都十分亲近。

    他顿了顿,见云舒犯愁,想了想说道,“不如都送到陈家去?”

    “陈叔跟着国公爷,这时候得的东西只有多的,没有少的。而且……”云舒因在宋如柏面前说了自己父亲的事儿,因此更自在一点小声儿说道,“我也不愿意便宜了碧柳姐姐的夫家。”她带着几分小女孩儿的赌气,宋如柏勾了勾嘴角,却见这女孩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宋如柏说道,“一会儿我与翠柳回去,正好儿带着些就当是中秋的礼了。下剩的,我想起来还有个方子,不如做了醉蟹,总是能多保存些时候。”

    新鲜的螃蟹一旦死了就不能吃了。

    因此云舒倒是想着不如腌制起来,做了醉蟹,还有那些河鲜等物,也都腌制起来。

    把那几条肥肥的活鱼都带去陈家,陈家到底人多,没人多吃几口,倒是也应该不剩下什么。

    “肉怎么办?”宋如柏问道。

    云舒想了想才轻声说道,“等在陈家与陈叔婶子说说话儿,我与翠柳总是要回来这儿的。这些天的吃食都用这些东西,如果还有剩下的唯恐坏了,就做了肉干什么的,应该也能保存起来。”至于什么蔬菜什么的,那腌制小菜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因此云舒倒是想着回头去多买些坛子什么的。她想得很好,宋如柏似乎一下子被她提醒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那里还有两只黄羊和半个狍子。”这就是八皇子赏赐的东西了。

    换了别人家也就算了,可是对于宋如柏,哪怕他是个净坛使者,只怕也是白搭。

    “那一块儿做成肉干吧。”云舒因感激宋如柏为自己忙前忙后的,急忙说道。

    宋如柏答应了。

    翠柳一边啃着新鲜的梨子一边靠过来,听了云舒和宋如柏的对话倒是笑嘻嘻地说道,“这倒是极好的。要我说,这样的日子神仙都不换呢。”在这宅子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悠闲自在,自成一个小天地,就算是翠柳都十分喜欢。她拉着云舒的手,看见宋如柏去后头的井旁喝了几口井水,这才对云舒小声儿说道,“宋大哥这回是真的很用心了。换了旁人,谁会这么忍耐咱们两个小丫头啊。”

    “这倒是。你说,宋大哥这过节几日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这几日咱们在这宅子里,都带着宋大哥一块儿吃饭吧。”云舒小声儿说道。

    她知道孤零零一个人的苦。

    更何况中秋,人月两团圆,宋如柏才没了亲爹,又跟继母闹成那样,孤家寡人的,一个人在外头叫人难免心里头瞧着难受。

    云舒因也是一个人,因此就觉出几分伤感。

    “也行。”

    “我今天去陈家送礼,跟你们一起走。”她们俩正说着话的时候就见宋如柏已经走过来。他与陈家自然也有几分亲近,因陈白对宋如柏一向看顾几分,宋如柏倒并不是一个得志猖狂的性子,因此很记得从前自己被街坊邻居接济的情分,见云舒和翠柳忙忙碌碌地整理要带回陈家的螃蟹河鲜还有些放不住的果子,他便等在一旁,等她们收拾好了就提着这沉沉的几篓东西跟云舒翠柳一同出了宅子。

    他给宅子下了锁,又把钥匙给了云舒。

    云舒接过来,看着宋如柏去隔壁拿他要带给陈家的节礼。

    正站在门口守着自己的那一堆东西的时候,云舒就听见不远处宋如柏对门的那户人家的门咔擦一声开了,从里头走出来一个十分英俊的年轻人。这年轻人穿戴虽然寻常,看起来有些旧了,不过江溪得倒是十分干净,一双剑眉,眼神沉稳,那一瞧着倒是个十分精神。他正走出来,瞧见外头正有两个小丫头守着许多的东西一脸乖乖地等着,不由一愣,只是却似乎并不感兴趣,看了一眼就准备出去。

    倒是此刻长街的另一端过来的一顶轿子,摇摇晃晃地走到云舒宅子的隔壁,轿子落下,一个美丽温柔的少女扶着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眷走了出来。

    瞧见了云舒和翠柳,那少女一愣不由笑了。

    “小云?翠柳?这是搬过来了?”

    这女孩儿正是方柔。

    云舒觉得方柔是一个极好的女孩子,又因是邻居因此更亲切一层,见方柔笑吟吟地走过来,急忙拉着翠柳与她见礼,这才红着脸说道,“之前府里有点忙,我们老太太身边离不的人,因此也没有时间出来。好容易有了几日可以出来的假,我与翠柳就过来了。”她就见后头的那中年女眷也好奇地走过来,见了云舒与翠柳便笑着问道,“我听柔儿说过,买了宅子的就是你们?倒是两个齐整的孩子。”

    她想到云舒与翠柳都是丫鬟出身,不见鄙夷,叫云舒有点奇怪的是竟然更加温和了几分。

    “这是我母亲。”方柔笑着说道。

    云舒和翠柳又急忙给这位方夫人拜了拜。

    “我听说你们是国公府里出身?到底是国公府,大家气象,你们瞧着都是十分懂事的性子。前些时候你教柔儿的蛋黄酥,她做给咱们吃了。滋味儿倒是新鲜,也少了几分甜腻。”方夫人瞧着有些精明,不过却十分和气,见云舒跟翠柳大包小裹的,便笑着问道,“你们这是还要出去?有时间来咱们家里吃个饭,都是邻居,也不必计较什么。”她热情地邀请,云舒便轻声说道,“只恐逾越礼数。”

    这就是说她自知只是个丫鬟了。

    方夫人却笑着摇头说道,“这算什么逾越,邻居一块儿住着,可不是得有来有往。”

    “那等过几日,我与翠柳去给您和老夫人请安。”云舒这才笑着说道。

    “行啊!”方夫人爽快地答应,她看起来格外亲切,云舒也不知道这是自己讨人喜欢还是怎样,只是见方夫人这笑眯眯的样子,倒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柏哥儿吗?”就在这个时候宋如柏正推着一个小板车出来,上头放着一只黄羊,黄羊胖胖的,瞧着十分丰美,余下的还一筐新鲜的螃蟹。这一筐螃蟹比云舒身边的那几篓瞧着还多些,云舒看了一眼都觉得撑得慌,却见宋如柏把车放在一旁把自己和翠柳的这些也放上去,正忙碌的时候,方夫人已经十分热情地唤了一声。这一声格外热切,其中还带着深深的期待,宋如柏转身给她失礼。

    “你也要出去?”

    “去世叔家走礼。”宋如柏恭敬地说道。

    方夫人笑吟吟的目光从那板车上划过,这才对宋如柏亲切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你。只是去走礼,记得少喝些酒,不要对身体不好。”她这样敦厚慈爱,仿佛一位母亲一样念念叨叨,云舒倒是觉得很温馨的感觉,且听见方夫人温和地说道,“你一个人在家里开火儿也麻烦,如果觉得懒得做饭,就来咱们家里。不过是添双筷子的事儿,可是却多了个人说笑,一家子也热闹。”

    “平日里在殿下宫里混着吃就够了。”宋如柏一板一眼地说道。

    他迟疑了片刻,便对方夫人说道,“本给您家里与赵伯父家里预备了螃蟹,想着明日给您送去……”

    “不过是几只螃蟹,什么时候送不行?你去吧。”方夫人便笑着说道。

    她这样殷勤慈爱,云舒想了想,顿时想明白这慈爱之中的期盼是什么了。

    那是岳母大人看向女婿的殷切的目光啊。

    她与翠柳不由抿嘴偷偷地笑了。

    正偷笑的时候,她却见对门里那个英俊的年轻人看过来,目光落在方夫人身后的方柔身上片刻,慢慢地把目光转开了。

    云舒一愣,下意识地去看方柔的表情,却见方柔正红着脸看着宋如柏,可是那双眼睛却也时不时地往那英俊的年轻人处看去,显然是有些在意的。

    “柔儿,咱们回去!”见方柔多看了那年轻人几眼,方夫人顿时脸一黑,语气之中带了几分严厉。

    方柔叫这一声给唤回了精神,急忙对云舒与翠柳笑着说道,“什么时候你们上门,我再给你们做蛋黄酥吃。快些回家吧,不然天都晚了。”她扶住方夫人往回走,又与云舒约定回头一块儿再研究什么点心吃,等她们母女进了隔壁的宅子,云舒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刚才那气氛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画面。

    简直就是修罗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