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新宅(下)

    “怎么了?”翠柳跟着进来问道。

    云舒没有说话,让开了位置叫翠柳进来,翠柳进来了四处看了看,小声儿问道,“也没怎么。”她倒是觉得这屋子寻常,可是云舒却已经拉着她走到了屋子的四面墙壁转了一圈儿,指着上头的一幅幅的字画轻声说道,“你看,还真的挺好看的。”这上头的字画听之前陈平说,都是那位老翰林的作品,因老翰林是读书人,因此云舒就知道应该不错。不过没想到这不仅仅是不错了。

    无论是泼墨山水画儿,还是一些细致的秒栩栩如生的飞鸟绘画,泼墨山水开阔大气,那些飞鸟飞禽的绘画又色彩十分艳丽,叫云舒说,这已经是一位能称得上大家的作品了。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字帖,长长的,上头的字体云舒不认识,却也觉得铁画银钩令人喜爱。她一向都是更喜欢书画的,因此一张张地看过去,正在欣赏的时候,宋如柏已经走进来指着放在屋子角落的极大的红木箱子说道,“我说你十分喜欢那位老大人的画作,那家里的老夫人就十分欢喜,说给你留了些,给你赏玩。”

    云舒快步走到角落去看了,果然见里头都是一卷卷的字画,字画一旁还放着一个匣子。不小,打开了看,里头是几本书卷。

    “多谢宋大哥。”

    “没什么。他们本就拿不走。那位老大人爱书画成痴,日日都要动笔,这些都是挑的他早年得意的作品,余下的有些不好的都直接烧了,更满意些的都叫他带着回了老家。”宋如柏见云舒爱惜地摸着那几本书,犹豫了一下,却没说什么,只是沉声说道,“对面的街上有一家书铺,如果你喜欢看书,以后可以去看看。”他似乎是想问云舒一个小丫鬟怎么会认字,不过想到云舒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因此也就算了。

    “日后我多买些书籍回来。只是这书都很贵,而且一些稀罕的都不见。”云舒爱惜地把书都重新放好这才对宋如柏笑着说道。

    “嗯。”宋如柏是个不大爱说话的人,也没有和小丫头说话说笑的意思,点了点头,陪着云舒和翠柳在这宅子里参观。

    等参观完了大大的卧房,翠柳已经爱这里爱得不行了。

    “我不管,往后我就住这儿了。”云舒这宅子倒是比陈家更自在一些,翠柳自然愿意跟云舒住在这里。云舒也笑着点头,对翠柳说道,“更何况这左右邻居都是极好的,咱们平日里在这里住着也不觉得拘束。”因宋如柏跟方柔都是性子很好的,因此云舒倒是觉得宅子好不好不要紧,邻居好才是真的好。她提起邻居,翠柳急忙问道,“今日咱们第一天过来,要不要去邻居们面前摆放一下?到底是礼节呢。”

    “咱们不过是两个小丫鬟,这条街上大多都是官宦之家,虽然不是高门显宦,可到底与咱们的身份不同。”想一想,如果一个小丫鬟大大咧咧地上门口口声声拜见的,那叫人家官宦之家的女眷们怎么接待呢?这就是云舒做丫鬟唯一的一点知道世事的地方,她过得再快活,觉得自己与平民百姓没有不同,可是只要做了丫鬟,就的确是不及旁人的。不然如果当丫鬟那么舒服,这世上多少女孩儿早就自己卖身为奴了。

    一个“为奴”,就已经低人一等。

    其实当初王家秀才的娘也没说错……

    云舒心里叹息了一声。

    “你说的也对。那咱们还是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吧。”翠柳倒是心宽欢快,与云舒一般黯淡了片刻,顿时又快活起来。

    关起门来自己开心,自然也不需要在意身份上的事儿。

    “你说的对。”云舒虽然素日里都是提点翠柳多些,劝慰她多些,可是云舒却依旧明白,自己是不及翠柳心胸开阔的。见翠柳说笑起来,她也跟着心里敞亮了几分,与翠柳一块儿快快活活地在宅子里玩耍了一会儿,不是摸摸这朵月季,就是摸摸那朵紫菊,因这是真正只属于她的家里,因此倒是比平日里都轻快放肆一些。等玩耍了一会儿,见宋如柏还站在不远处等着,云舒急忙上前对宋如柏说道,“耽误宋大哥了。宋大哥,如果你忙着,那就别耽误了自己的正事儿了。”

    “八殿下放了我几日的假,没有什么正事。”宋如柏摇头说道。

    “放到什么时候?”云舒好奇地问道。

    “命我中秋进宫护卫殿下身边,其他时间可以歇歇。”宋如柏见云舒笑了,便问道,“你们也是?”

    “中秋那日府里主子们在一块儿,我自然也要在老太太身边的。”因与宋如柏说话,云舒犹豫了一下将之前宋如柏叫陈平给自己传的话儿问了,看着宋如柏小心地问道,“宋大哥,我爹那事儿……你真的亲眼见到了?”她还是觉得这事儿蹊跷些,宋如柏却面不改色,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平淡地说道,“初时我也不知道。只是他们闹起来的地方就在我家不远,我听着乱糟糟的,你也知道,五城兵马司里的官兵都不是好性子,骂骂咧咧,吵吵嚷嚷,因此我出去看热闹,就见挨打的那个竟然是你父亲。”

    “他怎么会冲撞了五城兵马司?”云舒却知道,她那个爹,其实就是个吃软怕硬的货色,自称读书人,却没什么读书人的能耐与风骨。

    “这我不清楚。我看热闹瞧见的时候都已经快打完了,又叫他赔了钱,人家早就走了。不过我见他怕得不行,正巧就想到那是你的父亲,因此才多事叫陈平与你说了一声。”宋如柏顿了顿,问道,“叫你有什么困扰?你心疼了?”他这样问简直叫云舒哭笑不得,急忙摇头说道,“我幸灾乐祸还来不及,心疼什么。只是……”她如今听了宋如柏的解释,知道宋如柏不过也是机缘巧合撞见,心里才放下心来。

    因此她的心里再也没有什么忧虑与疑虑之事,对宋如柏笑着说道,“他如果一辈子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更高兴了。”

    宋如柏却没说什么。

    似乎对云舒怨恨生父,对生父并不恭敬孝顺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门口的东西我给你搬去厨房,你先玩。”他是个有力气又闲不住的人,见李二哥听了云舒的话把那些土产都堆在门口,想了想,看了看云舒与翠柳小胳膊小腿儿的,只怕也为难,因此直接去了门口一趟一趟把那些沉甸甸的土产都拿到了厨房去。云舒和翠柳自然不可能再没心没肺地玩儿,急忙拿些力所能及的萝卜土豆儿的跟着宋如柏一块儿干活儿。她们俩干活儿不行,添乱倒是差不多,宋如柏大步流星干活儿,转身都回来第二趟,差点儿叫她们俩给绊了个正着。

    云舒和翠柳顿时讪讪的了。

    “吃去吧。”宋如柏看见还有一筐瞧着水灵清脆的白梨,摸出两个丢给云舒,指了指厨房不远处的水井。

    这厨房在宅子的后头,一旁又是柴房,云舒就见厨房里四个灶台,虽然常年烟熏火燎,却十分干净齐整,厨房也开阔通风。

    后头的柴房也干干净净的。

    厨房那一排屋子的另一侧就是一个水井。云舒和翠柳走过去,从里头艰难地提了些水,洗干净了两个梨子不好意思地吃了。

    宋如柏却并不在意,只忙碌起来,也不知跑了几趟,总算是把门口的那些东西都给倒腾到了厨房的一个专门放东西的阴凉的地方,又指着厨房的一角叫云舒过去看,抬起了地上的木板,露出一个大大的地窖来说道,“这地窖不小,如果你有什么要储藏的食物可以放在这里。”他又带着云舒出了厨房,厨房外头也有一个大大的地窖,叫云舒看了,里头阴凉阴凉的,倒是可以储存一些冬天需要的东西还有食物。

    只是云舒却觉得为难极了。

    地窖多,能收的食物多自然是好的。

    可是,她和翠柳也用不了那么许多的吃食。

    她们两个小丫头吃的东西才多少……就算储存了许多,可是也不可能吃得完这样大的地窖里的东西。

    她想了想,又觉得发愁地看向身后的那些土产。

    别人家里常常担心的是东西不够,可是她和翠柳得了这么许多的东西,那些板栗榛子木耳银耳等干货也就罢了,可是那新鲜的肉,还有新鲜的菜与螃蟹鱼虾等等,叫云舒说,如果三天之内吃不完,必然是要坏掉的。她不是一个浪费的性子,因想到自己吃不完,急忙期待地看向宋如柏说道,“宋大哥,我得了府里姐姐好心给我的好几篓的螃蟹,不如拿给你吃?”

    宋如柏沉默半晌,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今日刚得了殿下赏赐的四筐螃蟹。”他顿了顿,看着云舒,常年沉默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却叫云舒看出了难以言说的哀愁。

    “我一个人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