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新宅(上)

    “这路不对吧?”

    云舒急忙对翠柳小声问道。

    “怎么不对了?这不是去你家里的路?”

    “可是我本想着……”

    “想送回我家去?还是算了。”见云舒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翠柳翻了一个白眼儿哼了一声说道,“大姐姐虽然嫁人了,可是我跟你说,这中秋她必然是要回娘家的。你带了这么多的东西,别没进了爹娘我与哥哥的嘴里,反倒叫她都给划拉走了。”她唯恐叫后头李二哥听见,拉着云舒在她的耳边小声儿说道,“我知道你一心想着咱们家里。可是如果家里只有爹,只有娘和哥哥,吃成个大肚子也不心疼。可是她呢?连吃带拿的,还给王家……王家那老太婆看不起咱们俩做丫鬟,我才不便宜她!”

    “你这一串儿话下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云舒才小声儿说道,“我本想着先放在你家里,然后等咱们去新宅子的时候再拿过来。”

    以为她真想便宜碧柳呢?

    她也不是个圣母啊。

    “进了咱们家,你如果还往外拿那瞧着不好看。更何况谁知道大姐姐什么时候回娘家?如果今天就回来了,正在家里等着,到时候咱们非跟她闹起来不可,反倒扫兴。”翠柳对碧柳真是完全没有要便宜她的想法,云舒却为难地说道,“咱们这第一次去那宅子,也不知道能不能进门去。”之前老翰林家搬走,陈平说钥匙给了宋如柏,因云舒也想把钥匙揣在自己的身上,她就请宋如柏帮她保管。

    如果宋如柏今天不在家那可怎么办?

    “那咱们就把东西卸在门口等着宋大哥回来。等安顿好了,明天再回去咱们家里吃饭。”翠柳已经考虑得好好儿的了,见云舒笑着点了点头答应了自己,顿时也一仰头笑了。两个今天穿得格外喜庆的小丫头领着憨厚的李二哥一块儿到了云舒的宅子外头,且见这长街十分通透,也并不是寻常的巷子那样杂乱到处闹哄哄的,李二哥也赞了这宅子外头一声,云舒这才带着几分碰碰运气的心去敲宋如柏家的门。

    门很快打开,露出宋如柏来。

    看见云舒,他微微点头,似乎云舒会来找他并不叫他意外。

    倒是见了正推着板车的李二哥,他用目光询问云舒。

    “这是府里一位姐姐已经订了亲的未来姐夫。”云舒有点怪不好意思的,毕竟忙碌李二哥走了这么远给自己推着车子过来,见宋如柏一边听一边打开了自己宅子的门,她急忙请李二哥进去,看着这高高大大的青年十分用心地要推着车去里头,急忙对李二哥说道,“李二哥,放在门口就好了。你忙碌了一路,要不喝口茶吧。”她觉得把人家累得不轻,李二哥却觉得不累,见她并不需要自己把东西放在厨房,他就把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

    宋如柏也过来和他一块儿卸东西。

    “不了,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李二哥还急着回去见珊瑚,哪儿有功夫喝茶,推着空荡荡的板车就走了。

    云舒也不好高声叫他,目送他的背影消失,这才走回了门里去。

    她看了看地上的土产,见里头除了自己之前看见的那些土产,还有米面与几只鸡鸭,还有些木耳板栗镇子等等的山货,不由觉得这李庄头一家对珊瑚用不用心她不知道,反正是便宜了她了。叫她连米面什么都不用再去忙着采买,直接这厨房就满登登的了。她一边翻看了跟前的那些吃食一会儿,这才有心带着几分雀跃地和翠柳一块儿走到了这陌生的,可是却会叫自己以后都有一个安定的定居之地的宅子。

    宅子不小,繁花似锦,前院开阔之中又带着山石树木,十分精致雅致,走到了后头的垂花拱门往里头去,却见十分细致的石子小路,看着不打眼儿,却带着几分精致在里头。走过这石子小路,再往里头去,又是豁然开朗,就见眼前错落有致的景色被分割得极用心,无论是花间的小路,还是有些趣味儿的小池塘上的小拱桥,都有些诗情画意的意思。院落套着院落,她走到了各处院落去看,就见其他院落都搭理得格外精心,虽然是搬了家,可是却并没有损坏,反而都十分精心地保存了曾经的整洁。

    云舒想到宅子前头的主人是一位老翰林,想想这样雅致文秀的地方,不免在心里生出几分仰慕。

    到底是饱学之士,因此连这宅子都搭理得与寻常人家不同,齐整是自然的,要紧的是十分雅致。

    不说那些小小的景观,并不花费很多银钱,就比如那小池塘,不过是挖个池塘出来,将外头的活水引进来,里头养了舒展漂亮的两条锦鲤。

    那小桥也十分简单,木板儿堆的,自己动动手的事儿,不过是上头刷了漂亮的漆,多了几分古朴。

    可是到底就跟其他的宅子不一样了。

    更何况这宅子里四处都按着节气混种了许多的花草树木,按着节气开放,常开不败,如今正是秋日,因此菊花开得正好。

    云舒只觉得整个宅子里到处都是漂亮的菊花,丹红魏紫泥金雪青,大的有碗口那样大,光华灿烂,小的又仿佛野菊,一枝上开了无数,叫人看了心里愉悦。

    除了菊花又有月季,还有些寻常的花朵儿,就算是秋日里了,可是却宅子却瞧着生机勃勃。

    云舒一边欣赏小路两边的这些花朵儿,又一路到了自己日后想要居住的正院儿,却见好大的一个院子,里头正有一株极大的,两人环抱都不能合拢的有了年头的桂花树。此刻正是桂花开的时候,整个院落上方半边天空都被桂花树给遮蔽,头上满满的都是桂花,香气满院子都是。下方的桂花树下又有一个石桌,四个石凳,一旁还有个摇椅,瞧着就十分悠闲的样子。

    只仰头看那桂花树,云舒都觉得心里欢喜。

    “这宅子买得不亏啊。”翠柳跟着云舒一块儿开开心心地看着,对云舒小声儿说道。

    虽然这不是什么三进四进的大宅子,可是搭理得这样用心漂亮,自然也算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了。

    云舒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你说的是。这宅子是真的好。”云舒也没有想到宅子会这样合自己的心意,几乎是每一处都不必动,因为这已经是宅子里修缮规划的极致了。想到这院子隔壁的一个小跨院儿里还有两个相对建好的半月小花坛,花坛的里头不必说,自然肿了极好的月季,此刻正开得正鲜艳,只说花坛的上头还架了好大的花架,上头爬满了藤萝,如今倒是过了时候,不然夏天的时候,紫藤花开遍,又能在花坛里躲日头,又能通风嬉闹。

    她不免露出了几分高兴。

    “那这宅子你还租出去吗?”翠柳有些舍不得地问道。

    这宅子这样用心,谁舍得往外租出去呢?

    她都舍不得,云舒自然也更舍不得了。

    她早前本还想着,如果宅子寻常,那就赁出去,反正她长久地都在国公府,这宅子也不过是买来白放着,不如赁出去,每个月还能得好些租金,总算也能缓解一下买了宅子之后手上空空的压力。

    只是如今见宅子这样好,她就舍不得租给别人了。

    如果是这样,那三百两算是买了个不大出来住的宅子……

    “银子往后做什么赚不到?这宅子不租,以后就当你我还有陈平哥一块儿来歇脚的地方。”云舒咬了咬牙,到底还是不愿叫这宅子给别人住了,见前方宋如柏正在仰头看那极高大的桂花树,不由对翠柳小声儿说道,“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等碧柳姐姐嫁了人……咱们春天买的那些鸡鸭恐怕都已经长大了,也该再寻思些别的进项营生了。”她这话叫翠柳想了想,眼睛一亮问道,“是你说的鸭血粉丝汤吧?”

    “这事儿我想问问陈叔。”云舒斟酌地说道。

    “自然是要问问爹爹的。咱们两个小丫头年纪小没见识,那在外头怎么弄铺子,怎么雇人,左右要操心的事儿多得很。爹是跟着国公爷差事办得多了的,咱们这点儿烦得不行的事儿,对爹爹来说却不算什么。”翠柳眨了眨眼睛对云舒小声儿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一会儿就回去问爹吧。你信我,爹爹知道咱们俩这么乐意忙着赚银子,一定只有开心的份儿。”

    她这样俏皮,云舒都撑不住笑了。

    “只怕要麻烦陈叔的事儿多着呢。”

    “那算什么!爹爹如果都不帮着咱们,那还有谁能对咱们好。”翠柳一仰头得意地说道。

    她天真烂漫,还带着小丫头的年少活泼,云舒噗嗤一声笑了,点头也带着几分年少的快活笑道,“你说的对。就赖上陈叔了。”

    她一边和翠柳笑闹说话儿,一边信手推开了正院儿的上房的大门,待带着笑容走进去,她看见眼前的屋子,却微微一愣。

    “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