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悔不悔

    “这怎么使得。”云舒见珊瑚是要给自己东西,急忙摇头。

    “怎么使不得?李家是个实心眼儿,生怕我在府里吃不好,因此送来许多。我也吃不完。”

    珊瑚嘴上说李家是实心眼儿,其实叫云舒说,只怕是她这未婚夫才是个实心眼儿。

    珊瑚在国公府老太太跟前当一等大丫鬟,还有吃不好的时候?

    瞧把李家这位大哥给担心的……她瞧着珊瑚那笑得明媚的样子就知道,实心眼儿的李家大哥没少给珊瑚带东西。

    她心里有些腹诽李家大哥实心眼儿,心里却又为珊瑚感到高兴。

    不然珍珠之前为了唐三爷跟李家长子退亲那事儿,她总是担心李家会迁怒,甚至怀疑珊瑚也不清白,因此对她心生芥蒂。

    如今这样热络,自然是烦恼尽去了。

    “说起来,李家本就是大庄头,这庄户人家,自然没有什么宝石首饰,不过正是秋天的时候,什么新鲜的庄稼也都长成了。带来那么些,分给琥珀些,分给其他姐妹些,轮到你的时候也不多了。”虽然珊瑚嘴上谦虚,可是云舒瞧着珊瑚那甜蜜的样子就知道,李家当真是实诚人家,李家这位青年只怕也是恨不能成山成海地给珊瑚带东西来,唯恐她吃不着……这样的心意,倒是与云舒素日里挂着琥珀珊瑚差不多,她就不拒绝了,笑着说道,“那我就多谢姐姐。”

    “你正好儿回家,叫他给你送到家里去。”

    “这怎么行。我自己拿就行了。”云舒忙说道。

    “杂七杂八的东西在一块儿也不少,你自己拿不动。”自己被未来夫家看重,自然也是珊瑚得意体面的地方,因此她也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在炫耀,招手叫那李家的青年过来,对云舒与翠柳笑着说道,“他在家里行二,你们叫他李二哥就是。”她对未来的夫君似乎是十分满意的,眼角眉梢都带着光彩,本就是年华正好的年轻女孩儿,打扮起来就十分美貌,更因心情好,这瞧着就更加明艳了几分。

    云舒和翠柳急忙见礼。

    李家二哥憨憨的,虽然不是十分伶俐,可瞧着却是个厚道人。

    “她们两个小丫头才多大,你帮她们把东西运回去再回来找我。”珊瑚拿帕子给李二哥擦了擦额头,低声说道,“李庄头还在和琥珀姐姐对账呢,等你回来再说话也不晚。”她虽然生得好看,却并不十分傲慢,李家二哥急忙点头说道,“你也别累着。”他和珊瑚的感情似乎极好的样子,正相视一笑彼此都很甜蜜,云舒也觉得这瞧着欢欢喜喜的,正在这时候,却听见一旁传来有些踌躇的脚步声。

    云舒微微一愣好奇地看去,却见来的是珍珠。

    珍珠这段时间瞧着比从前憔悴单薄了几分。

    虽然锦衣华服,头上也是珠翠满头,比当丫鬟的时候华美奢华了许多,有了几分做主子的气派,可是叫云舒冷眼瞧着,珍珠这气色却有些不大好,多了几分黯淡黯然。她也明白珍珠如今是什么心情,大概本以为合乡郡主有孕,唐三爷早前就是与她有情的,这一年半载自然可以独宠三房,也能与唐三爷双宿双飞。

    只是谁知道唐三爷叫老太太当头棒喝,说了一番明白的道理,这段时间只守着合乡郡主,别说是珍珠,就算是个母苍蝇也不敢在唐三爷的眼前晃。

    虽然云舒也知道,唐三爷这是在安慰合乡郡主的心情,日后总是还会有去珍珠房里的一日,毕竟唐三爷心软,与珍珠有些情分,也不可能叫珍珠就这么一辈子枯守在房里糟蹋了大好昭华,只是这段日子别想有的没的,可珍珠却应该是不知道的。她只是有些绝望地发现唐三爷与合乡郡主越发琴瑟和鸣,将她丢在一旁,曾经还有些甜蜜欢喜,可是如今却只叫她一个人枯守到天明了。

    云舒也不知道珍珠如今有没有后悔。

    她去服侍唐三爷,可是却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那样的美好的甜蜜。

    唐三爷转眼就娶了正室,与正室夫妻恩爱,自然就冷落了她。

    与其这样,那当初……李家的婚事对于珍珠来说,又是不是叫她感到遗憾呢?

    云舒不知道,珍珠自己也不知道。

    只论人品,李家大郎自然是与唐三爷比不了的,就算只与唐三爷恩爱过短短的时光,可是对于珍珠来说也比跟庸碌出身乡下的李家大郎一辈子来得快活欢喜。她只是如今被冷落,虽然三房之中没有人敢怠慢她,一应的饮食起居都是最好的,无论是衣裳还是首饰,也都是嫁到庄户人家完全不可能得到的料子,可是珍珠今日听说李家上门来给老太太送庄子上的出产,就不由自主地走到了这里。

    见到她过来,李二哥与珊瑚都微微沉了脸。

    珍珠却因有心事并未察觉,见了李二哥,她的眼睛微微一亮,犹豫半晌还是走过来轻声问道,“许久不见。不知李大哥在家里可好?他今日怎么没有过来?”她当初要嫁的是李家长子,珊瑚要嫁的是次子,说起来,庄头这样的差事,自然是由长子等着继承……因此比起珊瑚来,珍珠在老太太的心里当初更重一些,叫珍珠嫁了李家长子,日后李庄头老了,老太太直接把自己的庄子就交给李家大郎去管,那珍珠做了庄头娘子,自然过的日子就格外舒服体面。

    珊瑚嫁的是李二哥,自然是与珍珠没法儿比的。

    不过如今倒是不知谁好谁坏了。

    然而按理说,李家大哥才是日后接手李庄头继续给老太太做事的人,这来了国公府,也该李家大郎领头。

    可是李家大郎却不见踪影。

    “李大哥是不是因为我……”珍珠不免红了眼眶。

    “少往脸上贴金!”珊瑚是眼睛里不揉沙子的性子,珍珠差点儿连她的婚事都坑了,她的心里怎么能高兴,此刻见珍珠黯然垂泪,便冷笑说道,“李家大哥才娶了乡绅家的小姐,如今正是新婚,莫非还能丢下新婚的妻子来给老太太送庄子上的出产?并不是为了你,你安心服侍三爷就是。吃了三爷这碗饭,谁跟你李大哥李二哥地叫唤?”她柳眉倒竖,看起来厉害极了,可是珍珠却听到了这事,心里陡然重重一痛,忍不住问道,“李大哥成亲了?”

    “多新鲜啊!难道这世上除了你就没有好女子了不成?”珊瑚嗤笑了一声说道,“你嫌弃的人,人家乡绅人家的正经小姐稀罕得不得了。少做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的白日梦!”

    “我没有……”珍珠急忙说道。

    “那你来做什么?李大哥来不来,好与坏与你如今有什么相干?”珊瑚泼辣厉害,珍珠秉性温柔,自然不是珊瑚的对手,此刻珊瑚便斜着眼睛冷笑,一双硬红宝石金耳坠在耳边摇曳,冷笑着说道,“莫非觉得李大哥为了你一辈子都不娶亲了不成?你也不去照照镜子去!还询问李大哥安好,如此虚伪,当初我怎么没有发现你是这样的人物!”她的声音拔高,珍珠百口莫辩,又见李家二郎带着几分恼怒地看着自己,不由踉跄着退后了一步含泪说道,“我只是觉得对不住他。”

    “现在想起来对不住人家了?早你干什么去了?”珊瑚嗤笑了一声,看着珍珠说道,“如今你也是半个姨娘了,自尊自爱难道不明白?这国公府的后门儿人来人往的,是你能来的地方?回你的屋儿里呆着去,别以为三爷与郡主不在,你就可以生事了。”她不过是个丫鬟,珍珠如今却已经是半个主子,说起来,这样训斥三房的通房丫鬟就格外有些逾越本分,可是珍珠却怕极了,急忙转身匆匆地走了。

    她走得匆忙,云舒见她比从前更消瘦了几分,动了动嘴角却没有多开口为珍珠分辨。

    她也无从分辨。

    “看见她就来气!”因珍珠的事儿,叫珊瑚在李家面前都跟着没脸气弱,她想想就觉得十分烦闷。

    幸而李家是厚道人家,不然,她就算是勉强嫁过去,日子怕是也要不好过的。

    “叫她都给正事儿耽误了。”珊瑚勉强压住心里的火气,见李二哥因见了珍珠也似乎不是很高兴,便缓和了脸色推了推他说道,“你去帮这两个丫头送东西去。”虽然说李二哥十分恼火欺负自家大哥的珍珠,可是却极听珊瑚的话,闻言不敢再继续恼怒,憨憨地答应了一声,就与云舒和翠柳往后门的角落去了,不大一会儿,竟然推出一架板车来,上头满满登登地放了板车的土产。

    云舒顿时愣了。

    这么多,撑死她也吃不完啊。

    瞧见上头有新鲜的鱼虾海产,几篓极大的螃蟹,羊腿猪腿,还有那些瓜果蔬菜,各色的茯苓霜藕粉等等,云舒抓瞎了。

    她想了想,就对李二哥说道,“那劳烦李二哥帮我把这些送到……”

    “我知道路,李二哥,我带你去!”翠柳却已经蹦蹦跳跳地带着轻松地把沉重的板车推起来的李二哥往门外去了。

    看那路线,竟不是回陈家,反而是云舒新买的宅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