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出嫁

    “忌讳?什么忌讳?不过是节日寻常走礼,豪门世族都是如此,这是约定俗成的事儿。人情往来。家家这么干,万一有一天国公府闭门不收礼了,那才叫人侧目。”

    珊瑚笑着对云舒解释说道,“而且她们送礼,这送礼却不是贿赂,而是庆佳节。咱们也是回了差不多的礼的。都是这些年亲近的人家,图的是个热闹人情。”

    云舒这才松了一口气。

    “若只是世交,我也不会问姐姐。只是见还有许多的下边儿的官宦……”

    “那也只是走动人情。”珊瑚却没有笑云舒没有见识,反而觉得她这样谨慎倒是极好的,毕竟,轻狂就容易生出祸患,她笑着捏了捏云舒的脸说道,“国公爷和夫人难道还不必你看得明白?”她不过是说过了这个话题就不再多说,拉着云舒就往后头去,笑嘻嘻地说道,“这些人家儿送些古董字画儿的也就算了,偏偏还送什么糕饼点心……咱们等着分了呢。你也过来挑几样儿。”

    这样频繁地上门拜见,因此国公府里的月饼什么的简直堆上了小山。

    偏偏府里的主子都是不吃外头经了外人的手做的点心的。

    因此云舒这几天跟着几个大丫鬟混了一个肚皮圆,不仅她自己吃,她还给翠柳一块儿拿,只是就算是这样,点心也实在是吃不完。云舒倒是精乖,就算是吃点心的时候也不抢投一份儿,先让过老太太屋儿里的一等大丫鬟,再有二等丫鬟,再有老太太院子里得脸体面的嬷嬷和妈妈,到了自己的时候才挑几样儿给自己与翠柳,下生的再给三等小丫鬟与外头国公府别的院子里的小丫鬟等等。

    她对月饼倒是碰都不碰的。

    如今这古代的月饼里头的馅料都不过是寻常的五仁馅料,没什么新意。

    现代不是都有句话说过吗?

    五仁月饼滚出月饼届。

    可见这五仁月饼都叫人给吃伤了。

    云舒自然也吃多了觉得腻歪,如今不仅怀念那些吃过的新鲜花样儿的月饼,还想念些瓜果桃李什么的。只是到底是在老太太的屋子里,她最近除了做衣裳却不爱冒头,那什么又创新出什么月饼显摆一下自己的聪明伶俐,她是不愿做的。毕竟,老太太身上的针线是她用心做的也就算了,且那些月饼老太太吃不上几口,她抖这个机灵做什么。一边想着心事,云舒一边把一些松仁糕鹅油卷的往一个小匣子里放,等着跟翠柳一块儿吃。

    她还从自己做针线的屋子里摸出了一壶茶来。

    “明天咱们吃螃蟹。前些时候外头的人家儿送来了好几车的螃蟹,个个儿大得很。老太太馋了,说是不必等到八月十五正日子那天才做螃蟹,先做些尝尝今年的螃蟹是什么滋味儿。”珊瑚见云舒急忙点头,这才拉着她偷偷儿到了一旁与她咬耳朵轻声说道,“你是哪天出府去?”因这忙忙碌碌的,云舒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出府,老太太是知道云舒买了个宅子却还没有打理的,因此就叫云舒忙过了这个时候就出去收拾她的宅子。

    “我想着过两天这人也差不多都来拜见得差不多了,再出去也不迟。”

    “你出去的那日,跟我说一声。”珊瑚神神秘秘地说道。

    云舒与珊瑚虽然不及与琥珀那样亲近,可是却是很喜欢对自己关照有加又爽利能干的珊瑚的,急忙笑着点头。

    见她答应了,珊瑚这才放了她出去,笑着说道,“去和翠柳玩儿吧。”因云舒年纪还小,因此大丫鬟们也不拘束她,云舒道了谢,抱着点心匣子跟茶一块儿去寻了翠柳玩耍。等两个小姐妹吃得差不多了,翠柳这才对云舒说道,“前些时候大姐姐嫁到王家去了。”她这话简直叫云舒被一下子拍醒了似的,她嘴里的点心都噎住了一瞬间,急忙咳嗽了两声看着翠柳茫然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

    按陈白家的的那性子,如果碧柳要嫁人,应该来府里知会她和翠柳的呀。

    甚至没准儿还得叫她们一块儿出去给碧柳送嫁呢。

    怎么这么轻飘飘,悄无声息地就嫁了。

    “爹说这婚事接得不光彩,还热闹什么?更何况我听哥哥说,娘本是想叫咱们出去的,只是中秋前咱们府里这么忙,谁倒得出空儿来?因此爹给拦住了。只花轿临门,叫大姐姐嫁出去也就算了。”翠柳吧唧了两声,见云舒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笑嘻嘻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也是松了一口气的。不过我听哥哥说,娘哭得什么似的,仿佛王家后来又上门来,口口声声大姐姐都成了这样儿,也只有王家才会要她,想叫娘多给点嫁妆。娘找不着咱们俩,就去找哥哥叫他想办法,顺便瞒着爹。”

    云舒都笑了。

    找陈平想办法……

    陈平如果当真那么稀罕碧柳这个姐姐,还能把田契给了云舒收着?

    怕是早就一腔热血地直接送去给碧柳当嫁妆了。

    只怕陈白家的想得挺好,陈平肯定不干的。

    “你还真没说错,哥哥不肯,说要告诉爹去。娘去了他屋子里一看,耗子来了都得哭……雪洞似的干净呀。因此倒是觉得哥哥应该也没钱了,这才走了。”翠柳见云舒忍俊不禁的样子,哼了一声说道,“哥哥倒是有先见之明。不过大姐姐出嫁那天爹没怎么张扬,叫我说,日后只盼着她好好儿过日子,别折腾了。”她虽然对碧柳讨厌到了极点,可到底还有姐妹之情,并不希望碧柳嫁人之后就如何如何不堪。

    她只希望碧柳跟自己喜欢的王秀才好好儿过日子,不说过得多么好,就别天天上娘家们打秋风就好了。

    “你说的也对。”云舒对碧柳嫁人之后过什么日子兴趣不大,推着翠柳赶紧把点心吃了,又对她轻声说道,“一会儿我再去挑些精致些的点心来,你拿回屋儿里给大伙儿吃。……”她想了想就对点了点头的翠柳轻声说道,“再多给春华,念夏半匣子。”春华与念夏也是三等小丫鬟,从前与云舒本就亲近,等云舒进了老太太的屋子,虽然联络得少了,却十分知礼,云舒从府外回来的时候总是分些吃食点心来给从前的小伙伴儿,旁人大多感谢一下,或者对云舒更加亲近友善,春华与念夏竟然还知道回礼。

    这倒是与云舒更加亲近几分。

    因此云舒素日里待春华与念夏也多有些不同。

    “知道了。前儿念夏出去,还给你带了一小筐枣子,我都记得。”

    云舒便笑了起来。

    她对翠柳轻声说道,“老太太屋儿里的姐姐们年岁都不小了,过几年,该出府的出府,该嫁人的嫁人,到时候咱们这些一块儿进府的小丫鬟,到底是有些一块儿的情分。那时候服侍老太太身边只怕也就是咱们几个。亲近些总是没有坏处。且春华与念夏性子都好,与咱们结交也赤诚,你如今与她们住在一个屋儿里,多少也可以有两个人跟你好。”她握了握翠柳的手,翠柳不由露出几分笑容说道,“我都明白。”

    她反而叮嘱云舒说道,“你也别总是当无名英雄。也得叫她们知道你素日里是念着她们的。”

    “好。”云舒这才笑了。

    等到了老太太吃螃蟹的时候,云舒就陪着老太太瞧着琥珀轻轻松松地拿着蟹八件儿就把一只只好大的螃蟹都拆散了,掏出里头雪白的蟹肉和满登登的蟹黄。只是螃蟹性凉,是不好多吃的,因此老太太虽然也用了姜醋与黄酒,可是也不过是吃了两个就罢手,余下的叫丫鬟们分了。云舒也得了一个大个儿的,翻开外壳,就见里头满满的蟹黄蟹膏,吃一口满口的醇香,简直就是从前的时候没有吃过的美味。

    她年纪小,嘴馋,因此觉得有些没吃够。

    不过她却知道自己如今在府中根基不稳,因此也没怎么多吃多占,虽然有些遗憾,却也就直接罢了手。

    等过了几天,这来往上门的女眷少了,老太太就放了云舒出去。云舒如今一心都在自己的宅子上,正要跟翠柳跟放飞的小蜜蜂儿似的撒欢儿跑了,就见远远的珊瑚叫她。她急忙和翠柳站住了,见珊瑚一身红衣明艳照人地走过来,打扮得与在府里的时候丫鬟装扮不同,还戴了十分漂亮的绢花,这显出了几分珊瑚的明艳俏丽,云舒不由好奇地问道,“姐姐也是要出去?”

    “我不出去。只是见个人。”珊瑚笑眯眯地看着云舒,这才指了指不远处站在后门门口一个高高大大的青年。

    那青年生得大手大脚,模样儿也周正,看见珊瑚顿时傻笑起来。

    云舒一愣,电光火石顿时就想到,这是与珊瑚定亲的李家的青年吧?

    “李庄头正巧过来给老太太送庄子上的出息,除了孝敬老太太与主子们的,还给我带了不少。我瞧你喜欢螃蟹,匀给你几筐。”珊瑚对云舒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