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送礼

    “宋大哥说是,那就是。到底你们俩什么事儿,神秘兮兮的。”

    陈平一头雾水,只是见云舒摇了摇头不想跟自己说,哼了一声拍了拍她的头说道,“如果当真是什么叫你为难的事儿,你就来跟我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宋大哥虽然如今厉害了,可我也不是窝囊废不是?没准儿就有宋大哥想不到的主意呢。宋大哥方正,我比他多点儿旁门左道,那叫怎么说的来着?互补,我跟宋大哥珠联璧合,那是绝配啊。”他唱作俱佳的,云舒听着听着不由笑了起来。

    “不过是个讨厌的人,其他的也没什么。”

    “行。不过我瞧着这事儿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了。”陈平爽快地点头。

    “宋大哥真的说是他亲眼看见的?”

    这太过巧合。

    怎么她那个父亲不知什么时候上街,冲撞了官兵,还就那么巧,就正好儿叫宋如柏给看见呢?

    “下回你出府的时候去问他吧。我传话儿的人,你问这么多我怎么知道?”陈平见云舒似乎十分在意这个问题,不由笑了笑,又急忙问她道,“你和翠柳还有银钱花销没有?我这儿又有了点儿。”因唐二公子被放出祠堂,那简直就跟放野猪进了山林似的,顿时陈平的手头儿就活泛了起来,他日夜记得自己没钱请这两个小丫头吃饭的苦头,好容易今天跟着唐二公子来给老太太请安,就多问了一句。

    云舒不免笑了。

    她和翠柳把手里能花用的银子全都给拿去给陈平买地了,说起来这之后的日子简直是要吃土。

    不过好在那日陈白给了她几两银子说叫她和翠柳上街的时候玩耍花用,因那日在宋如柏的家里,宋如柏都给花钱的事儿包圆儿了,因此这几两散碎银子就剩了下来。她把银子给了翠柳,毕竟小丫鬟有的时候嘴馋了,去央求厨房的婆子妈妈的给做点儿吃的不及她如今这样得宠的小丫鬟那样方便,总是手里有些银钱才好。因此想了想,云舒就摇头说道,“在府里我倒是没什么花费。”在府里当差,这衣食住行,国公府都给包圆儿了。

    云舒又是在老太太的跟前当差,时不时还能吃些好吃的,新鲜的果子点心菜色的,一个铜钱都不必十分花用。

    因此熬到下一次月钱下来也并不为难。

    “可别委屈了自己啊。”陈平见云舒不用,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对她轻声说道,“这银子可不是攒出来的。你瞧瞧你一个月的月钱才多少,就算是抠门儿巴巴的,也攒不出一亩地去。还不如都进了嘴里。小小年纪还得整个儿呢,委屈了嘴可不好。”他知道云舒腼腆,一定是不肯拿自己的银钱的,想了想,倒是想着回头给翠柳,这小姐妹感情好,翠柳有了什么,跟云舒有了什么是一样儿的。

    “知道了。”云舒觉得陈平絮絮叨叨的,婆妈得很。

    “我担心你们两个小丫头,你还嫌我婆妈。”陈平看着云舒这小没良心的就想拧她的脸,只是这时候唐二公子一脸春风得意地出来,显然是得了老太太的什么好处,招呼了陈平一声就走。陈平无奈,指了指抿嘴偷笑的云舒还是说道,“过些时候咱们就去你那宅子好好儿瞧瞧去。”他匆匆说了这个,就跟着脚下仿佛踩着风火轮的唐二公子一块儿走了,云舒知道宅子如今给腾出来,倒是也十分期待。

    她很想出去见见自己的家。

    只是之后她就没有想到竟十分忙碌起来。

    虽然说唐二小姐成亲的事儿是完结了,不过过不了多久,又夏去秋来,到了秋天。一则是因秋天的时候各处都要换了秋天的衣裳,一则又是因快到了八月十五中秋,因此云舒就越发忙碌起来。这样换季的时候,老太太身上的针线是全都要换过一遍的,无论是衣裳鞋袜腰封帕子荷包花结挂坠儿等等,不仅是要一套,都是要多几套备着的。到底云舒之前唯恐自己第一次当差就开天窗,因此从夏天就开始忙活,因此倒是没耽误了老太太的事儿。

    老太太见她整日里忙碌,都不出去散心,整日里都闷在房间里做针线,倒是怜惜了她几分。

    知道云舒在意自己的眼睛,她就叫人给特意做了枸杞茶等等,又有云舒的分例吃食,也叫人做了些明目的菜色。

    云舒心里感激,因此越发用心,一朵花儿一朵花儿地给老太太的衣裳绣出来,等做好了衣裳,又给老太太换了一套十分新鲜的被面。

    等她好不容易歇下来,就已经到了中秋之前。

    这不仅国公府,只怕京城之中也都热闹起来。因这是中秋佳节,仿佛是官场上约定俗成的一种例子,因此各处来拜见唐国公夫妻与老太太的人家不知多少,有些高门豪族的世交亲近,还有些因仰慕唐国公威势想要依附的寻常官宦,还有一些唐国公府这百年来经营出来的门下,一时之间府中愈发忙碌,每一天都有许多人来人往的,又正是中秋节,这节日的礼就跟着很不少。

    所幸都知道老太太年岁大,不耐烦见许多人,因此这来往拜见人家的就是唐国公夫人。

    唐国公夫人一个人见不过来,就带着府中的二夫人一块儿见。

    二夫人胡氏性子本就活泼,也是个爱与人结交的,因此倒是不觉得累,反而十分欢喜,整日里笑吟吟地为唐国公夫人分担。

    这妯娌之间倒是十分亲近,唐国公夫人又因合乡郡主有孕,因此不敢叫她出来时常见人累着,倒是老太太想了想,叫唐三爷带着合乡郡主一块儿去宋王府小住几日,也算是人月两团圆,叫合乡郡主在娘家团圆团圆的意思。只是就算是这样,有的人家也是老太太得见见的,因此云舒才做完了针线,又跟着琥珀珊瑚在老太太的身边忙忙碌碌,见识了不少豪门女眷,只觉得唐国公府这热闹得满堂华彩。

    不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是决计没有身在豪门的感觉的。

    虽然素日里唐国公府也奢华显贵,可是时间久了就觉得没什么。

    可是遇到这样的节日的时候,云舒才明白,唐国公府当真是万众瞩目。

    如果不是唐国公权势赫赫,京城之中一向喜欢跟红顶白,怎么可能这样热闹。

    那些寻常人家,就算是中秋也不过是门可罗雀罢了。

    “这才哪儿到哪儿,不过是中秋,那些地方上的官眷有的就来不了,毕竟不好从地方上时常往京城里跑。你瞧瞧吧,等到了过年的时候,那咱们国公府才是忙得停不下脚。”毕竟到时候不仅是各处的地方官来京城里碰门路,还有世家豪门彼此之间的往来,那还有到了年终岁尾,国公府各处的庄子,铺子,牙行,买办等等都要来国公府来交上一年的帐,并且带着年礼,那热闹的场面是珊瑚说都说不过来的。

    云舒就抿嘴笑。

    她才见老太太送走了一位侯夫人,因老太太累了,今日不见客了,她才清闲了下来。

    “我只是觉得这送礼的太多了。”虽然说是中秋节只送月饼就是个极好的,可是难得能趁着这个时候来唐国公府里露脸的,一些月饼糕饼就过于寒酸,来给唐国公府见礼的大多带着许多的礼,唐国公夫人虽然也还礼给人家,可是这满满的将国公府后院儿都恨不能堆得满满登登的都叫云舒觉得目瞪口呆。其中一些山珍海味也就算了,还有什么宝石珠串儿,盆景摆设,金银器皿。

    唐国公夫妻又孝顺,先不叫这些东西入库,直接送到老太太面前,请老太太先挑挑自己喜欢的。

    只是老太太荣华富贵几十年,不说自己的私房丰厚,那生得一双富贵的眼睛,眼里见的瞧的什么时候不是最精美奢侈的玩意儿。

    因此她对这送来的金银古董还有摆设都不大放在眼里,不过是挑了一件八仙过海的十二扇的玉石底座的屏风,又捡了其中的一尊羊脂玉观音,一盆三尺高的珊瑚树给叫放在自己的屋儿里应个景儿,余下的又叫琥珀挑了些金玉首饰和女孩儿家喜欢的玩意儿拿去分给府中的几个孙女,之后的就叫唐国公夫人拿走不再理会了。云舒倒是跟着老太太开了一把眼,还多了几分见识,从前没见过的,这一回倒是都见过了。

    要紧的是,她在老太太的跟前侍奉,还得了几回那些豪门女眷的赏,很是发了一笔小财。

    想到这里,云舒不由眼睛弯了起来。

    她如今在老太太的身边吃得好用得好,养得精心,因此比从前圆润了一些,穿着老太太喜欢的红裙子,瞧着喜庆极了。

    珊瑚见她笑得眉眼弯弯,一时忍不住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都是咱们国公爷在朝中强势,因此各处才把咱们国公府当回事儿。”

    不然,哪儿能天天忙成这样。

    只是云舒快活了一会儿,却突然想到一事,忍不住小声儿问道,“那,那国公爷收了这么多礼……不犯忌讳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