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云舒的生父

    她心里腹诽,嘴上却没说什么,反倒是觉得好笑。

    唐二公子坏事儿干的再多,也并未欺行霸市,其实还是有分寸的。

    “总之,等你的宅子倒下来,咱们就都放心了。”陈平真是……比云舒还惦记她的宅子,实在是自家的私房实在是有点儿郁闷了,见云舒抿嘴笑起来,他也忍不住笑了,侧头对宋如柏笑着说道,“咱们这是把宋大哥你当自己人,因此露出真面目罢了。如果换了旁人,一定不带这样儿的。”陈平这话说的是实话,毕竟都说家丑不可外扬,陈白家的为了碧柳的嫁妆搜刮孩子们的私房,孩子们还都小气得不肯叫她知道自己有钱整日里蹭着噎着,就跟云舒想着……地下党也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因此如果叫旁人看见,该笑话鄙视他们了。

    倒是宋如柏,一向都是个嘴紧的,也不是那等嘴上说得大方慷人之慨的,很为他们打算,因此陈平在宋如柏面前也不忌讳。

    “无妨。你们也是有苦衷。”宋如柏果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见他如此,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偷偷儿地笑了。

    “看吧,还得是宋大哥。”陈平急忙对宋如柏说道,“宋大哥,这饭都已经吃了,你带咱们逛逛这宅子?”宋如柏这宅子很大,开阔通风,疏朗极了,只是因人口少未免显得清冷。陈平这样闹着宋如柏带着他们一块儿玩儿,倒也是为了叫宋如柏这日子过得有点人气儿一些。云舒也觉得宋如柏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急忙也点头,期待地看着她。看见他们都看着自己,宋如柏起身带着他们在宅子里里里外外地看着。

    “这宅子……无论想买都没地儿买去。”这可是京城治安极好的一条街道,因此陈平羡慕地说道。

    “以后我帮你看着。”

    “还能每天都有老翰林告老还乡啊?”陈平笑了笑,对宋如柏小声儿说道,“而且我跟小云不一样儿。平日里跟着二公子半个月不着家的时候多着,买个宅子不划算。等过些日子手里有钱了,不如去买个铺子。只是这铺子贵啊。”他摇了摇头,对宋如柏说着自己的生意经,宋如柏也并不觉得腻歪,耐心地听着,还时不时开口指点几句。云舒看见这两个少年一个高大英俊,一个激灵俊俏,倒是觉得赏心悦目。

    欣赏男色……这在她从前的时代多么流行啊。

    “哥哥跟咱们说话儿不多,跟宋大哥倒是恨不能时时腻歪在一块儿。”翠柳小声儿说道。

    男孩子总是会更有些话题的。

    云舒却想到了更有趣儿的事儿,抿嘴笑了。

    现代有句话怎么说的?

    那叫有基情。

    她一下子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只是这话说出来怪害臊的,因此也不好意思对翠柳说。倒是陈平真是不把宋如柏的家当外道的地方,快到下午的时候,他撺掇着吃晚饭,因他是没银子的人,因此宋如柏这主人家就准备出门去买菜……云舒看着眉飞色舞的陈平都要无奈了,见宋如柏当真要出去,她想了想急忙对宋如柏说道,“我跟着宋大哥去吧。瞧瞧有什么新鲜的吃食也当是有个建议。”

    “行。”宋如柏看了云舒一眼,知道她是不好意思叫自己一个人出去,三个客人反倒在家里当大爷似的,就微微点头。

    “那我也去吧。”翠柳舍不得云舒就说道。

    “你陪着陈平哥吧。左右我也想和宋大哥一块儿看看这条街上的市场在哪儿。以后等咱们搬过来就要自己买菜什么的了。”云舒这个“咱们”顿时叫翠柳眉开眼笑起来。她清脆地答应了一声,虽然觉得自家哥哥很烦,却还是坐下来跟陈平大眼瞪小眼。倒是云舒笑了笑,追着宋如柏出了门,一块儿上街。他们穿行过这条街道,走了不远就是一个小集市,虽然不大,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倒是需要的东西都有。

    宋如柏对她指点着这些街道都四通八达到哪儿去,云舒便微微点头。

    看见宋如柏在一个铺子前头买菜,云舒急忙掏钱。

    “你今日第一次来我家,我该请你们吃饭。”宋如柏压住了她不叫她花钱,见云舒实在窘迫地看着自己,显然这女孩儿不喜欢贪图别人的便宜,他想了想就指着不远处的街道说道,“晚上不做饭,你去买两个馒头。”他垂头挑菜的时候,云舒见他比自己还会看什么菜新鲜,就知道自己对宋如柏是个没用的小尾巴,这才摸着兜里的银子去了不远处的馒头铺子,买了些白白胖胖的大馒头,见一旁的豆沙包白胖可爱,宋如柏和陈平这两位都是能吃的大胃王,又买了些豆沙包和包子,叫人给自己包起来。

    她买了主食就四处看了看,然而目光落在远远的一处,却陡然微微一愣。

    半晌,她抿了抿嘴角,抱着这些吃的回到了宋如柏的身边。

    “怎么了?”宋如柏买了些新鲜的蔬菜,又去隔壁铺子买了些卤肉和女孩儿喜欢的桂花藕,见云舒似乎一下子心情不好了,便低声问道,“没买到什么。”

    “不是。咱们走吧。”云舒忙摇头说道。

    宋如柏却皱了皱眉,没有动。

    “怎么了?”

    见他不动,云舒这才小声儿说道,“见着我爹了。”

    “你爹?”宋如柏一愣,英俊的脸上露出微微的诧异,却突然皱眉问道,“那个卖了你的爹?”他见云舒笑了笑,只是笑容却有些干涩,便抬头看向云舒走过来的方向低声问道,“哪个是?”他一副要给云舒出头的样子,云舒急忙劝他说道,“也没什么。对我来说不过是陌生人罢了。我也不想再与他有什么干系。只是……”她沉默半晌才对宋如柏小声儿说道,“虽然心里已经把他当成死人,只希望日后断绝得干干净净,可骤然见到,难免叫心里不痛快。”

    “我只是认认人。更何况这条街也不该他过来,我担心日后你们反倒住在一块儿。”

    “那不能。他哪里有钱买这里的宅子,只怕是路过。”云舒心里却有些打鼓,见宋如柏还是一动不动地看向自己的身后,只能无奈地站到宋如柏的身后给他指点。这顺着她的手指,远远的地方正有一个穿得一件青色衣裳,看起来有些自傲矜持的单薄男人,看着仿佛书生的打扮,一副眼高于顶目下无尘的样子。他的身边跟着一个细眉细眼,涂脂抹粉又几分风流的女子,手里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身前还跑着一个与云舒差不多大的女孩儿。

    只是瞧着虽然一大家子,却看起来也没什么钱,努力做出不把周围的集市当成一回事儿的样子。

    宋如柏侧身把云舒往自己的身后挡了挡。

    倒不是怕了他们。

    实在是瞧见这一家人这样穷酸却要做出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一旦见到云舒变得这样富贵,那头上还插戴一根金簪呢,不得扑上来喝云舒的血?

    哪怕世人都知道他们把云舒卖了,可是如今这世道孝道最重,他们摆着长辈父亲继母的身份想要贪图云舒的身家倒是不必要的麻烦。

    就算云舒再与他们断绝,那也叫人非议一句“无情”。

    因此云舒不打算跟他们有什么瓜葛,自然也不希望自己被他们看到。

    她抱着吃食躲在宋如柏高大的身后,宋如柏的目光却远远地看着那几个人走了,转身看她说道,“你别担心。回头我问问这条街上的人,他们来做什么。”他犹豫了一下就对云舒问道,“你还有个姐姐?”如果那书生还有个长女,为什么当初被卖了的不是长女,反倒是次女云舒?这叫宋如柏有些奇怪,倒是云舒便笑了笑才轻声说道,“那不是我姐姐。是继母带过来的女儿。”

    那女孩儿是继母的女儿,与她爹没什么关系。

    只是对于她那个没良心的爹来说,继母是他的心肝儿,继母的女儿自然是他的亲闺女。

    他自己亲生的反倒什么都算不上了。

    当初小云在家里没少受这个女孩儿的欺负,不仅如此,那女孩儿还会告状,每每将自己哭得十分可怜,然后去她爹面前说委屈。

    瞧着仿佛都是小云的错。

    又有当初小云的娘过世的时候也剩下一些给别人做绣活儿之后攒下来的布料布头,因小云年纪小护不住,因此都被继母拿去给她们母女做衣裳。

    等继母生了儿子,小云越发不在她爹的眼里,过不了多久,继母就说家里人口多吃不上饭了,才撺掇她爹卖了她。

    这些都是小云曾经的生活,可是云舒如今想想,却也感同身受。

    宋如柏沉默了一会儿,却没说什么。

    他本就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因此云舒也不在意他说不出什么关心体谅的话,更何况也不耐烦为了那等小人伤身伤心,不过是避开了也就算了。

    回了宋如柏的宅子,她也没有把遇见了她爹的事儿跟陈平和翠柳说,只当过去了也就算了,倒是翠柳等吃过晚饭,坐在宋如柏的家里悠闲地喝消食茶,突然对云舒小声问道。

    “今天晚上你回不回家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