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良田买多了

    “嫌贫爱富倒不至于。”云舒急忙说道,“你自己个儿也想想,如果你是一个心爱女儿的慈爱的母亲,是愿意闺女过得富足幸福,还是操场一大家子终日里为了一点子银钱斤斤计较地打算,发愁呢?若说嫌贫爱富,只看方姐姐的温柔体贴,并不轻视你我就知道她家中的家风必然不会如此市侩。只是……做母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过得幸福轻松,你说呢?”

    “这……倒也是。”

    谁家母亲都希望孩子们能过得好些的。

    就比如陈白家的。

    这样折腾,虽然叫翠柳几个都觉得烦心,可是不也是为了想叫碧柳把日子过得好些吗?

    “如果真的是方家的夫人叫方姐姐对宋大哥和气些,其实也说明她真的是为方姐姐考虑得不错了。”

    宋如柏跟着八皇子,这是从八皇子少年时就陪伴的情分。

    日后就算再不济,日子过得也应该会很舒坦。

    这样的大宅子住着,宋如柏如今也不十分缺银子,更何况宋如柏年少,日后总是有发达的那一天。

    云舒觉得不应该对方家的心思觉得有什么看不起的。

    归根究底,也不过是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罢了。

    “那刚才我说的话的确有些不对。”翠柳小声儿说道。

    “你心直口快,想什么就说什么而已,倒是也没什么。只是日后不必在方家面前提起就好了。”日后都是邻居,云舒想着方家倒并不是一个十分讨厌的人家,见她们已经坐一会儿了,宋如柏就对云舒问道,“要不要去隔壁瞧瞧?”他这样一问,云舒顿时回过神儿来,犹豫了半晌还是小声儿说道,“我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妥当。只要我一露面,人家老大人只怕就更要急着腾房子,何必呢?”

    她本就是个温和的性子。

    就算是买了人家的宅子,也没有说急匆匆就把人赶走的道理。

    因此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必这样着急。

    又不是从此关在国公府里再也不出来了。

    何必呢?

    “你啊,总是这样小心。”翠柳就对陈平和宋如柏说道,“在府里老太太面前就是如此,小心得不得了,只怕自己给人找不自在。”虽然云舒这样的脾气是和气,可是叫翠柳说这也太累了,总是想着两全其美,又总是平和温柔,这样的性子自然就是自己总是在心里揣着想着多谢。因她说到这个,陈平不免嗤笑了一声问道,“都跟你似的?你倒是咋咋呼呼的了,可是光咋呼,你也没得着什么好处。”

    “你!”翠柳跟陈平是见了面就恨不能掐在一块儿的。

    “不要吵架。”云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哥哥多坏,小云,你帮我骂他。”

    “骂什么?陈平哥是你的亲哥哥,你该对他温温柔柔的才是。”云舒低声劝道。

    “瞧瞧小云,多么温柔,一看就知道对哥哥好的姑娘。”陈平顿时得意洋洋地说道。

    云舒也不理睬他对翠柳耀武扬威,对气鼓鼓的翠柳继续小声儿说道,“你的田契还在他的手上,他若是恼羞成怒了,不给咱们了多么不划算。你想骂陈平哥,先等他把田契给了咱们,到时候多么高声都无妨啊。”她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翠柳本气成个河豚,听到这里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倒是陈平听着不对劲儿,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突然怪叫了一声对云舒问道,“原来还是想要骂我啊?!”

    “陈平哥是男子,自然得让着我们。”云舒理所当然地说道。

    陈平一张俊俏的脸都气歪了。

    “怪不得都说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倒是叫云舒提醒了,因宋如柏与他们都关系不错,因此也不在意宋如柏在身边,把随身带着的田契都掏出来,云舒与翠柳一人给了一张,云舒笑嘻嘻地和翠柳对了一掌,这才欢欢喜喜地打开田契,只是这一打开,云舒一愣,下意识地看了陈平一眼,将田契推给他小声问道,“陈平哥,这田契里良田的数目是不是不对啊?”

    “怎么了?”陈平哼了一声,抱着胳膊问道。

    宋如柏也探身看了看。

    “多了。”云舒诚实地说道。

    这田契上一共是二十五亩的良田,可如陈平所言,如果一亩良田是五两银子,这也该是一百二十五两。

    可她打从买了地,之后算上合乡郡主赏的,自己又摸索出来的一些零零散散的首饰,拢共也只有一百两多些。

    这平白怎么多出来了?

    “我的怎么是二十亩?”翠柳也发现了急忙拿了自己的田契问陈平道,“我也没有给你一百两啊。”她们两个小姐妹虽然是一头钻进银子堆儿里,恨不能在外头把自己喜欢的良田都买下来,可是却没有占便宜叫别人吃亏的道理,更何况云舒很怀疑这是陈平花了他自己的银子给自己和翠柳添置了产业,因此是决不能接受的,看着陈平,云舒认真地说道,“陈平哥,你的好意我和翠柳知道。可如果是……”

    “你以为我花钱给你们买地啊?”陈平翘着二郎腿问道。

    “难道不是吗?”云舒茫然地问道。

    “别往脸上贴金了。你们陈平哥穷成都要跟宋大哥混饭吃,哪儿有钱给你们买地。”陈平看着云舒和翠柳笑嘻嘻地说道,“二公子不是也买了地嘛,他买得多些,一共买了一万两银子的地,置换出两个千亩的大庄子来。户部一看,哎哟,大客户啊这是!就把这边边角角,也不怎么叫人看在眼里的地当添头给二公子当个人情。二公子那性子哪里看得上这种零碎的良田,拢共才多少?因此我跟着去了,正好儿,我就说,二公子您看不上,那不如给了我。我家里还有俩妹子这不是一块儿买地,就都算在你们头上,也是个便宜。”

    他见云舒和翠柳都看着自己不说话,就对云舒笑着说道,“你比翠柳大,因此我就给了你五亩,剩下的都归了翠柳。她白得的地多些。反正一共就这仨瓜俩枣儿的,权当给你们玩儿吧。”

    翠柳给他的银子不多,可是这一回直接拿了二十亩,自然是陈平多添补给她。

    可是云舒怎么可能还因为这种事就嫉妒或者怨愤。

    她如今都觉得感激极了。

    “陈平哥哪里的话,这话说得都叫我羞愧了。”陈平白给了她良田,这就已经是很把她放在心上,只怕也是当与翠柳一般无二的亲妹子看的,她心里赶紧,又觉得有些感慨。

    说起来,陈家的男子,无论是陈白还是陈平都是极大方的性子。

    如果不是碧柳总是自私的讨要,如果没有叫陈白父子寒了心,叫云舒说,陈平这一回也不会完全没有把碧柳放在心上。

    他连只是与翠柳交好的云舒都愿意护着,更何况是碧柳这个亲姐姐。

    可是这回这良田的事儿,陈平是一根毛线都没有想过给碧柳。

    “既然是陈平哥的心意,那我就不推辞了。”云舒和翠柳知道这田契没错儿,顿时高兴起来,两个女孩儿都细细地重新看过,两张美貌的脸都红扑扑的,瞧着十分可爱。她们俩就跟小仓鼠儿似的,把这些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家底都藏好,云舒郑重地拿出了一个簇新精致的荷包,把自己和翠柳的田契一块儿装了,等着回头先藏在自己的房间里,等隔壁老翰林腾出宅子来,再把这些家底都放在宅子里藏好。

    “这是我的。”陈平把自己的田契也给云舒收着。

    云舒是收了他私房习惯了的,也不再推辞,拿过来看了。

    “一百亩?”云舒眨了眨眼睛。

    陈平不由露出了一个得意洋洋的表情。

    宋如柏在一旁看着他们这模样儿,嘴角微微勾起,起身去了厨房,又切了些新鲜的甜瓜上来,由着他们在自己的家里胡闹。

    “你赚得不少啊。”云舒感慨了一下陈平这如今也是有家底的人了,前儿陈白家的还羡慕宋如柏有一百亩地羡慕得连秀才相公都要后悔了,却不知道自己这儿子机灵得很,小小年纪也混了一百亩地,她一边心里感慨了几分,一边拿了一片甜瓜,吃了一口,只觉得比蜜还甜,又水灵,她眼睛一亮,却没忘了好奇地对陈平小声儿问道,“二公子好阔绰啊,一出手,就拿出一万两银子?”

    这就算是豪门公子,能一下子拿出来一万两不眨眼的都不多了。

    唐二公子这如今还年少,又没有个进项,素日里只靠着国公府里唐国公夫人的补贴还有自己的月银过日子,竟然一声不吭,一口气买了两个大庄子。

    陈平不由露出几分神秘,还有一点“你懂”的表情,对云舒眨了眨眼睛。

    “二公子……业务娴熟啊。”

    云舒一愣,霍然想到唐二公子的业务是什么了。

    干坏事儿呗。

    她不由啃着甜瓜不吭声了。

    可见唐二公子挨了唐国公那一通揍,似乎真的不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