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方柔

    “吃饭吧。”宋如柏只叫她们喝了一碗就不叫多喝了。

    毕竟井水也凉,贪图凉快喝多了,只怕也伤身。

    “宋大哥,你今日怎么没进宫?”陈平只不过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宋如柏还真的在家,一边大口吃凉面,吃着清爽的小菜,一边看着宋如柏问道。他比宋如柏年少一些,只是两个少年都是邻居,因此从前的交情还是很不错的。这么多年结交下来,他在宋如柏的面前就少了几分拘束,直接开口就问。宋如柏也不在意,一边吃饭,一边说道,“我这几日请假在家。”

    “怎么了?殿下身边不忙吗?”

    “还好。”宋如柏含糊地说道。

    宫中的事是不好在外头胡乱说的,陈平自然也明白,见宋如柏似乎有些隐瞒,也不在意。

    “对了,前些时候咱们家公子挨了打,这事儿你知道吗?”他也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知道。沈家公子进宫时说给八殿下听了。殿下说国公过于苛责了。”其实对于与沈家交好的人家往来的时候顶着沈家或者沈贵妃的名头做点什么,八皇子也不怎么在意。他本就是受到皇帝宠爱的皇子,也不必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因此对于唐国公的谨慎虽然十分喜欢,可是却觉得唐二公子有点可怜。宋如柏吃了两口面才说道,“殿下的意思是唐家既然已经是沈家姻亲,说起来你府上的世子日后是他的表姐夫,这样亲近的关系,不必十分外道。”

    “殿下的心胸是有的。只是咱们国公爷本就是个公私分明的性子。”陈平笑嘻嘻地说道,“倒是八殿下一向心胸开阔,只是叫我说,还是谨言慎行些才好。殿下虽然是陛下宠爱的皇子,可是如果这些亲戚撑着他的名头在外做事多了,难免叫这京城之中对殿下的风评不利。不过这也是我们国公爷随意说的,宋大哥,你也别十分往心里去。只是倒是连累了显侯家的公子,我怎么听说咱们家二公子挨了打,显侯府上的公子就也挨了侯爷的训斥?”

    “显侯大人想必也是因你们国公的缘故。”

    唐二公子都挨了打,那显侯不也不得不收拾收拾自己儿子啊?

    不然一块儿去做的这个生意,唐国公这样严谨,显侯难道还能置之不理?

    宋如柏见陈平笑了笑,便轻声问道,“这也是国公大人说的话?”

    “怎么可能。国公爷打了二公子,叫二公子跪了祠堂,之后就不管了,哪里有时间与我说什么。”陈平漫不经心地说道,“只是可惜了的。二公子如今成了惊弓之鸟,只怕是要离显侯府与将军府都远远儿的,再也不敢参合了。”他龇牙咧嘴地动了动自己的屁股,显然也是心有余悸的。宋如柏沉默地端着碗片刻,似乎若有所思,倒是翠柳十分不耐烦地说道,“左一句宫里,右一句公子的,哥哥,你怎么不说些有趣儿的?”

    “我挨打有趣儿没有?”陈平挑眉问道。

    “哪里有趣了,吓掉了咱们的半条命。”翠柳哼了一声。

    她倒是觉得胃口大开。

    那腌制的新鲜的黄瓜酸酸甜甜的,清脆可口,还有黄瓜独特的清香味儿,吃在嘴里倒是叫她觉得比凉面更好吃一些。

    她也在宋如柏面前没有什么拘束,与云舒一块儿高高兴兴地吃了饭,等宋如柏带着想要抗议却不成的陈平一起去洗碗,就拉着云舒在一旁小声儿说道,“咱们一会儿真的要去隔壁吗?”她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对云舒说道,“宋大哥不是说那是一位老翰林?最是有学问的人了。”能在翰林院当差的,当初都是两榜进士中的佼佼者,更遑论是一辈子都在这翰林院中钻眼学问呢。

    虽然不是高官显宦,可是却是正经的读书门第,令人敬重。

    云舒也有些打怵。

    她和翠柳都有些担心的时候,却听见远远的大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听到这敲门声,云舒这个客人倒是不好去开门,却见宋如柏已经从厨房里出来,直接去开了门。且见门口站着一位十分娴静端丽的年少的女孩儿。这女孩儿生得端丽温柔,身材纤细婀娜,目光温润,瞧着是一位十分端庄温和的性子。见宋如柏开了门,她突然脸红了红,目光深处又带了几分黯淡,抬头对他笑着说道,“宋大哥,祖母叫人做了些白糖糕,叫我拿来给你尝尝。”

    这是什么情况?

    云舒和翠柳眼睛都亮了,躲在不远处的廊下看去。

    那少女温温柔柔,看着纯良可人,眼睛里的仰慕就算是云舒和翠柳这样不解风情的小丫头都看得出来了。

    “白糖糕?”翠柳小声儿说道,“咱们真是有口福。”

    云舒已经开始想着白糖糕要用什么茶水来搭配了。

    “我不吃甜的。”宋如柏干巴巴的声音打碎了两个小丫头的幻想。

    那温柔娴静的女孩儿半晌说不出话来,难免有些失望,只是却勉强露出了一点笑容对宋如柏小声儿说道,“宋大哥,咱们家的白糖糕滋味儿极好,你还是尝尝吧。”她看起来已经有些瑟缩了,宋如柏却摇头说道,“多谢老夫人挂念,只是我真的不喜欢。”他顿了顿,对这少女平静地说道,“我记得对门的赵二哥喜欢,老夫人想必也给他留了份例。”只是他犹豫了片刻,转身去了厨房拿出了些刚刚拌出来的小菜,对这少女说道,“这个替我转交老夫人,虽然不过是小菜,不过胜在清爽,替我多谢老夫人对我的挂念。”

    “这是……”那少女觉得有些难过,可是看见这漂亮的陶瓷盘子中的青翠小菜,倒是露出几分好奇。

    “这是小云做的。”

    宋如柏很诚实地说道。

    云舒真是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这也太诚实了。

    难道说是自己做的就会倒霉不成?

    “小云?”那少女一愣,继而顺着敞开的大门往里看去,此刻大家都在前院儿,因此云舒与翠柳都尴尬地从廊下站起来,觉得撞破了少年少女之间这有些隐秘的相处十分尴尬。倒是翠柳是个没心没肺的脾气,尴尬了一会儿就笑嘻嘻地凑过来,给这少女拱了拱手说道,“姐姐真好看。这是白糖糕吗?”她这样和气,那少女端丽娴静的脸上不由也露出几分友善,云舒想到日后这只怕都是邻居,便也顾不得什么不好意思了,走过去看了看白糖糕小声儿说道,“雪白软糯,瞧着滋味儿极好呢。”

    “两位妹妹尝尝。”这少女是个十分大方的性子,把白糖糕递过来。

    “进来坐。”宋如柏却突然让开了门口的路,请这少女进来。

    这显然是叫她们可以互相亲近的意思,因此云舒和翠柳眼睛都亮了,急忙邀请了这女孩儿进来,云舒便自我介绍说道,“姐姐安好,初次见面,我是小云。”

    “我是翠柳。”

    “咱们俩出身唐国公府。”云舒从不隐瞒自己的出身,是丫鬟就是丫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如果不能接受她这样的身份,那就不必往来就是。

    不过这少女倒是并未十分在意她俩的身份,见她们都生得十分好看,便笑着说道,“我是方柔。就住在这条街上,与宋大哥家是隔壁的隔壁。”她这样的介绍也十分有趣,显然方柔也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云舒不免心里生出几分亲近,急忙问道,“是老翰林家的隔壁吗?如果是这样,那我与方姐姐日后倒是真正的邻居了。”她这样一说,方柔顿时露出几分恍然大悟来说道,“原来许老翰林家的宅子是叫你买了去。”

    “也是机缘巧合。”云舒笑着说道。

    因知道和方柔是邻居,因此她更亲近了几分。

    毕竟不都说远亲不如近邻。

    不过叫云舒说,自己这宅子当真是极好。

    一侧的邻居是宋如柏,这好处都不必说了,另一侧的邻居,只看方柔就知道,并不是难相处的。

    “这倒是。之前家里还担心来了不亲近的邻居闹得慌,不过瞧着两位妹妹倒都是娴静的性子。”方柔抿嘴笑了,又推了推面前的白糖糕笑着说道,“这白糖糕是咱们家极有些名气的点心,两位妹妹尝尝。”她的性子温柔,又没有十分傲慢,云舒也开开心心地拿了面前的白糖糕,捏在手里软乎乎又有些弹性,半透明,颤巍巍的,吃一口清甜柔软,里头还有一点酸酸的山楂馅料,不由眼睛亮了,笑着说道,“这外头甜腻,里头又有酸酸的滋味儿,混合在一块儿比外头平常的白糖糕滋味儿好了许多。”

    “翠柳妹妹也尝尝。”方柔听见云舒夸奖,眼睛都弯起来,显然十分开心。

    “这是我学着做的,难得有人喜欢。”

    云舒一愣,见方柔急忙不说话了,不由偷偷去看宋如柏的脸色。

    只怕刚刚说是下人做的是假的,如今才是真的。

    这是人家方家小姐特意给宋如柏做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