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好男人

    陈平这样无赖,云舒和翠柳都惊呆了。

    “你没钱?没钱,没钱你从前夸什么海口,口口声声带我和小云下馆子呀!”翠柳觉得自己被哥哥给糊弄了,发现这又只是一张画饼,其实啥也没有,格外气愤些。面对妹妹谴责的目光,陈平慢吞吞地把口袋重新放好,振振有词地说道,“之前跟你们提的时候自然是有钱的。只是才买了地,我手里空空的。不过你也别担心,等回头咱们公子再去赚一笔,我有了钱,一定请你们吃最好吃的。”

    “那你今天吃饭了吗?”

    碧柳在家里闹了这一出儿,云舒和翠柳是没吃什么就赶过来了。

    看陈平今天气喘吁吁那样儿,仿佛也是得够呛。

    迎着云舒关心的目光,陈平摇了摇头。

    “陈叔给了我几两银子,咱们一会儿去吃点东西吧。”云舒善解人意地说道。

    虽然陈平只给她画饼,可是她却善良极了,一定不会叫陈平饿着的。

    “胡说!爹给你们小丫头们吃吃喝喝的银子,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跟着一块儿蹭饭多不像话。这不成了吃软饭的吗?!”陈平对于自己男子汉的形象还挺看重,坚决不肯当个吃软饭的,见云舒和翠柳都呆呆地看着自己,顿时一仰头理直气壮地说道,“吃你们的喝你们的,我成什么人了?你们别管,我有办法!”他霍然转身,用力地拍打起了身后的一扇紧紧关着的高大沉重的大门,这大门看起来十分沉重,应该是铜的,十分森严的样子。

    “宋大哥!”陈平的声音很大。

    云舒无语地看着拼命拍门的陈平。

    跟在女孩子身边蹭吃蹭喝是吃软饭。

    于是,这跟在男孩子身边蹭吃蹭喝就不是吃软饭了是吗?

    就可以是个大老爷们儿了。

    她真是受教了啊。

    只是她第一次来,知道这是宋如柏的家不由有些好奇地看着,就见这门前清清静静的,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别人家门前或许会有的石狮子什么的,看起来有些单薄。想到宋如柏连下人丫鬟都不要,为人的确是有些清冷的,云舒不免怔忡了一会儿。她正发呆的时候,陈平的声音才落下,就听见沉重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大门半开,露出宋如柏高大的身影,看见陈平倒是脸色寻常,看见云舒和翠柳,他不由一愣,显然很意外。

    “宋大哥,家里有吃的没有,我和她们还没吃饭呢。”陈平很是厚着脸皮说道。

    “有。”宋如柏对云舒和翠柳微微颔首,打开门叫他们进来。

    云舒进了院子,和宋如柏问了好,目光不由落在这宅子里,就见宅子十分开阔,栽种这些寻常树木,瞧着倒是干干净净的。只是到底是一个人住,这些树木灌木花朵儿的瞧着有些疯长的意思,有些杂乱了。她觉得这宅子似乎是只有宋如柏一个人住的缘故,因此显得越发地空旷,前院儿看着也愈发开阔,虽然不是十分精心,却带着几分男子大开大合的爽朗的气息。

    陈平是来过这儿的,因此也不跟云舒翠柳一块儿欣赏院子,直接往厨房去了。

    宋如柏一个主人家自然不能和陈平似的把两个女孩儿撇下,见云舒跟翠柳好奇地四处看,便跟在她们的身后抿嘴说道,“有些单调。”

    “我觉得挺好的。”云舒喜欢开阔的空间,见这宅子大,少了几分精致细腻,多了几分豪爽的开阔,便笑着说道。

    宋如柏勾了勾嘴角,继而叫云舒在这里等着,抬脚去了不远处的一个屋子,片刻走出来,递给云舒一张房契。

    “这是隔壁的房契。只是我给你买得快,隔壁的老大人还要几日才能搬走。”他动作很快地把房契塞给云舒,云舒急忙道谢,拿过房契这才笑着说道,“我又不急着住,本也是占了便宜才卖了那位老大人这样便宜的宅子。如果宋大哥与他们熟悉,就与那位老大人说,不必十分急着搬家,我不会催促的。”那位老翰林是要告老还乡,总是会将宅子腾出来,因此她也不想做一个大恶人,买了人家的房子就逼着人家赶紧腾房子什么的。

    那也没什么必要。

    而且……她能三百两就买下那样的宅子已经是人家和气的缘故,如今怎么还能逼着人家匆匆搬走呢?

    “嗯。”宋如柏沉默寡言,简单地答应了。

    他顿了顿,又对云舒问道,“你要不要去看看那宅子?”

    “前头老大人还没有搬走,我去看宅子不合适。”其实云舒是有些失望的,毕竟她和翠柳出来就是为了想看看宅子,不过既然人家老大人还没有搬走,她就不好登门,免得像是赶人家走似的。她这样顾虑,宋如柏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这才对她说道,“没关系。我会跟老大人解释清楚。”解释什么呢?只是解释一下云舒一个小丫鬟出来一趟不容易,因此才趁着难得的机会看看宅子是怎样的,毕竟,谁买了宅子都会有一种格外的兴奋,想要在自己买的宅子里到处瞧瞧,欣赏一下。

    当然,宋如柏也会解释给那位老翰林和他的家人,云舒不逼着他们赶紧搬走。

    “吃了饭再说吧。”陈平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有气无力地说道。

    “怎么了?”翠柳觉得宋如柏和云舒的对话没意思极了,正百无聊赖,不由好奇地问道。

    陈平却已经叹着气走到了宋如柏的身边。

    “宋大哥,你这厨房里就没生火啊。”他觉得头疼极了,本想混吃混喝,谁知道宋如柏的家里也没吃的。倒是宋如柏想了想问道,“你想吃什么?”他看起来一副好贤惠的样子,陈平急忙说道,“吃凉面吧。宋大哥不知道,小云之前在家里做过两回凉面,那滋味儿好极了。”更何况凉面不麻烦,也不是什么金贵的费钱的吃食,简简单单,清清爽爽,正合适如今陈平这满心火气的日子。

    他虽然脸上不说什么,可是一想到碧柳就生气。

    “我不会做饭的。”云舒急忙说道。

    她一双纤细雪白的手看着就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只给老太太绣活儿,哪里下过厨房。

    就算是开发了些好吃的,也是只站在一旁动嘴,干活儿的也都是别人。

    在陈家做凉面吃自然是有厨娘在做,云舒不过是动动嘴皮子,教人家怎么调料等等,如今没有厨娘,她自己如果亲自下厨,只怕是黑暗料理。

    “你一个女孩子竟然不会做饭。”陈平觉得云舒这简直不合格,再看了一眼同样目瞪口呆的翠柳,顿时就对这两个丫头绝望了。就在他觉得自己要饿死的时候,就听见宋如柏在一旁平静地说道,“我会做。”他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君子远厨疱的不好意思,见眼前这几个都在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抿了抿嘴角说道,“只会做简单的。”可是凉面也简单得很,云舒急忙说道,“宋大哥你做饭,我在你身边告诉你怎么做。”

    陈平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还不去烧火?等着吃现成的呢?”翠柳对陈平凶神恶煞地说道。

    “你真是我的亲妹妹。”陈平这样跟着唐二公子在外头干了无数坏事儿的油滑小厮哪里干过烧火的活儿,可是此刻也赶鸭子上架,因烧火也不是什么技术活,因此垂头丧气地躲在灶台前烧起了火来。他在那里烧火,云舒就小尾巴一样跟着宋如柏,如何如何指挥下了面条,如何如何调制酱料,又黄瓜切丝等等,见宋如柏的动作还算娴熟,她想了想,又指挥宋如柏切了些黄瓜拌了可口的小菜,等忙碌完了,她才不好意思地说道,“到底是宋大哥亲自下厨,我们吃这些简简单单的就足够了。”

    “你指挥宋大哥的时候可也没客气啊。”翠柳是云舒的小尾巴,低声说道。

    云舒权当没有听见这样的吐槽。

    “厨房热,你们出去等。”宋如柏也当做没有听到,对她和翠柳说道。

    “那我……”陈平开口说道。

    “烧火吧。”宋如柏平静地说道。

    听见自己自由了,两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自然不会管陈平是不是还在水生火热,嘻嘻哈哈地就出去,一时之间,这本十分清冷的院子里都是女孩子快活的笑声。

    云舒和翠柳在宽敞的大院子里到处玩儿,也不在意天热,心里快活,也都把碧柳带来的不快给忘在了脑后。

    等了一会儿,才看见宋如柏和陈平端着几碗凉面出来,云舒和翠柳玩儿得累了,急急忙忙走过去,却听见宋如柏开口说道,“你们先别吃饭。我给你们拿些绿豆汤。”

    他见云舒和翠柳热得很,又玩儿了一会儿应该会口渴,转身就去厨房后头的井里拿出镇在里头的一锅绿豆汤来。

    云舒喝了一口绿豆汤,只觉得沁人心扉的凉意,绿豆的清香,还甜滋滋的,显然是放了糖的缘故。

    “多谢宋大哥。”

    她觉得自己该对宋如柏刮目相看了。

    上得庙堂入得厨房……宋如柏这是古代十佳好男人的典范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