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陈平的未来

    “这个……啊……那个……是吧……”

    他含含糊糊,吭哧吭哧的,半晌没说出话来。

    云舒就知道,唐国公这一顿揍算是没叫唐二公子往心里去。

    这明显是偷偷儿从祠堂跑出来。

    “好了,这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也别叫人知道了。我和翠柳也不会说出去的。”这要是叫那位十分严格的唐国公知道,只怕就不是板子,直接拔掉唐二公子一层皮。云舒见陈平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就抿嘴小声儿说道,“不过如果有一天二公子和你东窗事发,你也不许叫国公爷知道我和翠柳早就知道了。”不然叫唐国公知道她们两个小丫鬟明知道唐二公子没跪祠堂竟然还瞒着不说,不也得扒了她们的皮?

    云舒就觉得自己奇了怪了。

    明明唐国公在老太太面前十分孝顺,可是这国公府之中,云舒最畏惧的就是这位板着脸的国公爷了。

    “知道了。”陈平觉得自己和云舒翠柳一下子更亲近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守着同一个要命的秘密,就格外亲切呢。

    “这什么有的没的,买了地不是好事儿吗?”翠柳一脸茫然地看着陈平,觉得陈平和云舒这话叫自己听不明白,这跟二公子跪祠堂有什么关系?只是她一向大大咧咧的,见陈平和云舒都抬头看天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只瞒着我吧。反正我有好处就成。那良田多少银子一亩啊?”这京城周边上好的良田十两银子一亩,可是云舒跟翠柳赶着跟着陈平一块儿买地,不正是因为是唐二公子出面从户部买的那些犯了事儿的那些官宦人家的良田嘛。

    一则是这样户部卖的罪臣的良田便宜。

    另一则……这些大官的家中都不是傻的,眼光都极好,他们手里的地是比寻常买卖的地更好一些的。

    寻常人家想去户部买都买不着,亏了唐二公子自己最近想给自己添置些私房,叫云舒也赶上趟儿了。

    “五两。”陈平压低了声音说道。

    “五两?!”翠柳不敢相信地大声问道,“这也太便宜了!”五两因此换了平时,连寻常的薄田都买不着,更何况是很肥沃的上好的良田。她的杏眼还红红的,本还带着几分在陈家时的难受,此刻一听良田这么便宜,哪里还顾得上别的,眼睛都瞪圆了。她这咋咋呼呼的,糊得陈平恨不能伸手捂住她的嘴,连声说道,“祖宗!你小点声儿!”这还是在陈家的墙根底下呢,翠柳这样大声嚷嚷,叫陈白家的听见了可怎么得了?

    如今陈平防他娘跟防贼也差不多了。

    翠柳看见哥哥气急败坏,顿时也想到了,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走走走,赶紧去宋大哥家。”陈平瞪了一眼爱坏事儿的妹妹,急急忙忙,跟做贼似的带着两个探头探脑的小丫头踮起脚尖儿一溜烟儿地从陈家的家门外跑了。等跑出老远,云舒都觉得这世道真是……别的大地主都恨不能叫人知道自己的家业兴盛,可是自己明明也算是一个小地主了,竟然好担心自己的家底儿被人知道……她一边摇头叹气,一边跟着陈平很快地沿着一条长长的街道走了,她不认得宋如柏家在哪里,可是陈平却认识。

    走过了唐国公府这长长的街道,又走过了几条街,云舒就见陈平拐到了一条更宽敞安静,整洁的长街上。

    这条街看起来就跟别处的有些不同,更干净些,远远的还看见有来往的五城兵马司的人在巡逻,走动。

    里里外外进出的人瞧着也衣裳更鲜亮些,比平常百姓的街道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感觉。

    “这条街上都是在京城里做官的人家儿,不过大多官职不高,因此宅子大多是两进三进的。宋大哥的宅子倒是难得,是个极大的三进的宅子,你的我前次来也见了,倒是也极好的。要紧的是这些官宦人家大多都是读书人出身,就算是……有些性子不一样的,可是素质还在,宅子都很干净齐整,比别处的能好许多。”陈平一边和云舒絮絮叨叨的,一边对云舒说道,“宋大哥牛心古怪的,那么大的一个宅子一个人住着,连个下人丫鬟都没有,你说冷清不冷清?咱们一敲门,如果没人来开门,那就说明他家没人。”

    “宋大哥还没有买下人吗?”云舒不由问道。

    “可不是。爹都说他……好歹也是个宫中侍卫了,大小也算是个仕途上的人,不说别的,买两个人给自己打扫打扫院子,自己回家的时候有个热乎气儿,有个嘘寒问暖的人,这不也挺好?只是宋大哥别看人不爱说话,那自己决定的事儿谁都拉不过来。不愿意叫丫鬟服侍,那至少买个小厮……也不肯。”陈平真是不明白宋如柏这到底怎么想的,当了八皇子身边的侍卫,日后大好前程就在眼前,好好儿享受人生,舒舒坦坦地过日子,这难道不好?

    偏偏冷冷清清的。

    云舒倒也在陈平的抱怨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哪里有立场说什么呢?

    对别人家里的事儿,对别人的选择指手画脚,她也不会做的。

    陈白是长辈,因此关心宋如柏。

    可是她跟宋如柏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交情,却要指手画脚的,这瞧着不像话。

    “宋大哥素日里都陪着八皇子殿下,想必回家的时候不多。”叫她说,宋如柏在宫里的时间大概更长久,只是拿如今的宅子当个旅店的意思……更何况她冷眼瞧着,宋如柏似乎也更想要先走仕途,既然这样,那就要日日侍奉八皇子了,那经常不在家里,因此不需要下人也可以理解。她一边跟小声儿抱怨的陈平往长街里走,就见两侧都是高高的墙壁,隔了很远就会有黑色的大门,瞧着都带着几分气派的气象。

    她跟着陈平往宋如柏的家中走,一边走,一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昨日我听我们老太太与显侯夫人说话儿,老太太说仿佛明年春天就要把二公子送到边城去投军。陈平哥,这事儿你知道吗?”她倒是记挂着陈平,见陈平点了点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那你怎么办?”陈平是唐二公子的贴身小厮,从小儿服侍唐二公子长大的,与唐二公子形影不离,没看干坏事儿,分银子,挨打这一条龙的,都没忘了陈平这一份儿吗?

    可是在京城国公府里,唐二公子是做公子的,享受富贵着,陈平跟着是理所当然。

    如果来年春天唐二公子叫唐国公踢去军伍之中,那撑死了一开始就是个大头兵……

    总不能大头兵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服侍的小厮吧?

    那是去当兵,又不是去度假去了。

    因此云舒就很担心陈平离了唐二公子,日后在国公府的差事。

    “这事儿我跟二公子说过,也跟爹说过了。”陈平一向机灵,怎么可能不为自己的前程考虑,他见云舒对自己十分担心,不由笑着拍了拍云舒的发顶,这才说道,“你别担心我。二公子如果去边城,我就跟着去。他投军去,我就在边城开几个铺子跟着。一则来往京城边城,帮二公子打理他手里的那些产业。另一则我也想过,边城虽然清苦些,可是我跟你讲,倒是也是一条商路。”

    他对赚钱充满了热爱,见云舒侧耳倾听,就哼笑了一声说道,“边城一向盛产毛皮料子,人参,鹿茸,还有各种京城里稀罕的药材,这在他们那儿便宜,可只要出来到了京城就格外昂贵。只是边城遥远,这条路不大好走,不过日后我帮着二公子在两头忙碌,那带着这些东西往来自然也方便。去的时候带上咱们京城里最流行的锦缎料子,珍珠首饰,到了边城反手也是不少的进项。”

    云舒呆呆地看着陈平。

    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挣扎在每天默默地攒点儿银子买些良田当个小小的地主就满足的时候,人家真正的古人竟然已经有这样的商业头脑了。

    “你这是自己想的啊?”云舒还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她怎么觉得陈平在商业上的头脑比自己厉害多了呢?

    “不然呢?难道问你们两个只知道两亩地两亩地慢吞吞蹭的小丫头啊?”陈平好鄙视地问道。

    云舒不吭声了。

    她觉得自己遭到了巨大的打击。

    “行了。”见她垂头丧气的,陈平一笑,俊俏的脸上露出爽朗的笑容,用力揉了揉云舒柔软的头发,“等你陈平哥发达了,到时候肯定给你们俩预备好丰厚的嫁妆,共富贵么。”他笑嘻嘻的,一副爽快的样子,云舒不由也噗嗤一声笑了,笑着说道,“陈平哥,你画了一个好大的饼,我和翠柳听得开心,可是怎么一枚铜钱都没有瞧见呢?”这不就是贷款吹嘘许愿嘛。

    “画饼……我这是真心实意的!”陈平急忙表白自己是个真诚的人。

    “如果是真心实意的,那你还欠我和小云一顿饭呢,忘啦?说要带咱们下馆子的。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翠柳就在一旁急忙说道。

    陈平正念叨自己的真诚,突然不说话了,许久,在两个小丫头的面前翻出自己的口袋抖了抖给她们看。

    “什么意思啊?”翠柳看着他的翻出里面的口袋茫然地问道。

    “兜儿比脸还干净的意思。”陈平摊手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