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苟合

    云舒的睡意顿时全没了。

    “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儿了?”如果不是大事,翠柳不会露出这样紧张惶恐的样子,云舒看见她吓得不得了的样子,急忙在床上动了动给她让出了一个位置,见她急忙爬上来,伸手握住她的手,这夏天炎热,可是翠柳的手却冰冷冷的,云舒越发紧张起来,低声问道,“到底是怎么了?”莫非是韩国公又迁怒了陈白?还是怎样?她担心得不得了,翠柳叫她握着手好不容易才缓和了几分,这才白着脸低声说道,“大姐姐出事儿了。”

    “大姐姐?”

    这说的是碧柳?

    云舒顿时不着急了。

    不是她冷血,实在是在陈家见了这么多,对碧柳生不出好感。

    “她是又病了,还是又不吃饭了,还是又要哭着寻死了?”

    云舒觉得这就是碧柳这一番套路了。

    自己都会背了。

    “都不是。可了不得了。”翠柳见云舒露出几分不在意,就紧张地说道,“她这回可不得了了。爹不是不愿意王家这门亲事了吗?”见云舒顺理成章地点了点头,她压低了声音说道,“爹的意思与你跟我说的差不多,就是觉得这王家如果有骨气就该不结这门姻亲,跟咱们家断了。你也知道哥哥那天多气人。”陈平那一日的话难听得别说是读书人家,就是寻常穷门小户儿的也受不了啊。

    可是王家盛怒而走,过不了几日……

    “娘偷偷儿又去上门赔罪去了。因此王家有了台阶儿下,就说暂且看在娘的份儿上不计较了。”翠柳简直不明白陈白家的对这王秀才家到底在执着什么,见云舒嘴角抽了抽,怒而锤床,含恨地说道,“这不仅叫咱们家显得对他们家卑躬屈膝的,连爹的脸上也不好看。只是王家退让了,爹却不肯退,只说这门亲事就不要了,爱谁谁。之前给王家的那些东西也不要了,干干脆脆地断了,另给大姐寻人家儿。”

    “这叫什么大事。这不是挺好的嘛。”云舒觉得陈白做的没错。

    如果家中大事就是跟着秀才家一拍两散,那云舒觉得很不必惶恐。

    “哪儿有这么好的事儿。大姐,大姐听说爹不愿意这家了,哭着喊着非要嫁。她。她……”翠柳握紧了云舒的手低声说道,“咱们跟亲姐妹似的,咱们家的事儿,爹爹跟娘也都没有瞒过你,因此我才跟你说。”她一边说一边眼眶都红了,恨不能掉下眼泪来哽咽地说道,“她偷偷儿大半夜的跑去王家,在王秀才房里过,过了一夜,如今,如今……”她到底年纪小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可是云舒一愣,继而全明白了。

    这是碧柳胆大包天,爬了那秀才的床榻。

    “怎么会这样!”她一下子也紧张起来。

    刚刚的满不在乎全都不见了。

    这闺中的少女成亲之前就跟男子无媒苟合,这是要浸猪笼的呀。

    不仅是这样,这样放荡无耻,做了淫奔之事,如果叫人宣扬出去,那不仅她自己没命,就是陈家的脸上也没有光彩,至于翠柳这个碧柳的亲妹妹,一样儿的教养,只怕也要在背后被人嘲笑指指点点诬陷她的清白,那往后只怕自己的清誉都要保不住。虽然翠柳只是一个国公府里的小丫鬟,是个奴婢,可是难道奴婢就不是人,就不要脸了不成?就算是日后翠柳长大了说亲起来,说起这些当年旧事,有人知道碧柳做了这种事,那也影响的是翠柳的说亲。

    清白人家,谁会容纳有着这么一个姐姐的女子进门?

    不怕也是个放浪形骸的吗?

    “那怎么办?陈叔呢?碧柳姐姐人呢?!”云舒也慌了,见翠柳遇到这样的大事害怕得不得了,急忙沉稳住自己的的心拉着她的手安慰说道,“你别担心,横竖外头还有陈叔和陈平哥。这事儿……”她也不知该怎么办了,一时慌张了起来,就听见翠柳哽咽地说道,“你说这不是祸害人吗?娘也是个没注意的,今天早上就来跟我说这个,还叫我回家去。我,我回家能有什么用?难道能回到昨天,把她从姓王的床上拖下来?”

    碧柳倒是聪明伶俐得很了。

    昨日唐国公府二小姐大婚,嫁去荀王府,这国公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自然也是十分忙碌。

    除了翠柳这样不能干活儿的小丫鬟只留在院子里看屋子,只要是能干些的都去里里外外的帮忙忙碌。不说云舒,只说陈白夫妻,一个是唐国公身边的心腹管事,跟着主子门前忙后必定这一整晚都搭在了国公府,就说陈白家的也是后头管采买的内管事,这里里外外的物资调动,她也忙得不可能回家去。昨天晚上自然只有碧柳一个人在家里,没有人看着,没有人管着,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今天一大早上陈白家的先回了家,听小丫鬟说碧柳一晚上没回来顿时就懵了。

    等去了王秀才家,看见碧柳粉面含春,娇滴滴地与王秀才一双两好地走出来,陈白家的整个人都傻了。

    她是守规矩的人。

    就算是十分中意王家,也想叫闺女嫁过去,可是也不能婚前就做出这样放肆的事儿。

    怎么也得等着成亲之后,顺理成章才对。

    因此陈白家的已经哭得不成样子,把不情愿的碧柳给带回来,也不敢声张唯恐坏了家里的体面,只进了府里叫翠柳和云舒赶紧回家去一趟。她自己就先回去了。

    只是翠柳才多大,听到这样的事难免心里上火。

    “这么说,这事儿陈叔还不知道?”一听说是叫她们回家去,云舒就知道这肯定是陈白家的自己的主意。

    如果是陈白,必定不会叫这种乱子穿到翠柳与云舒的耳朵里脏了她们的耳朵,叫她们跟着操心。

    毕竟她们两个小丫头就算是知道了这事儿,又回去家里,难道就能叫事儿都回转了?

    除了多了两个跟着上火惶恐的小姑娘,没有别的好处了。

    “爹昨天晚上跟着国公爷,听娘说一晚上都没回来。你说怎么办?娘说只怕爹是要打死大姐的。”翠柳战战兢兢地握着云舒的手低声说道,“我,我倒不是怕爹打死她。只怕就算打死了她,这事儿也好不了。王家那样下作,我瞧着就不是个好东西。就算她死了,王家只怕也会赖上咱们家的。”如果王家当真是读圣人书,知礼义廉耻的人家儿,那王秀才是个规规矩矩的好人,就算碧柳送上门儿来,王秀才也不能顺水推舟。

    人家正经人家,不得怎么来的就怎么好好儿地把清清白白的女孩子给送回去?

    谁知道王秀才就……

    “他自然是不损失什么,白送上门来的风流快活,不要白不要。”云舒听见翠柳低声哭着骂那个秀才,不由苦笑着说道,“这样的人,打着生米煮成熟饭的心,如今事儿都成了,只怕是要逼着陈叔同意这门婚事了。还有一件。”见翠柳一双杏眼雾蒙蒙地看着自己,云舒觉得难以启齿,低声说道,“他既然已经与碧柳姐姐有了这样的事,只怕是要拿捏起来了。毕竟如今他们都这样儿了,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

    “你是说他们家还要不愿意了?”

    “不是不愿意,是装模作样,嘴上说着不愿意,其实是见家里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就要刻薄些。”

    “还能怎么刻薄?”

    “聘礼只怕是不能有了。嫁妆大概要添置些,毕竟,除了他家,碧柳姐姐也没法儿嫁给别人了。”云舒就知道这世上有这样的恶人,海誓山盟哄着女孩儿先跟他有了首尾,从此已经只能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顿时抖起来了,从前的温和体贴都尽数不见,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她欲言又止,可是想到碧柳如今这样儿陈白家的已经慌不择路,只怕自己说出的建议,陈白家的是必定不能点头的。

    叫她说,就算是碧柳没了清白,也不要嫁给王家这种没有廉耻的斯文败类。

    不然,日后碧柳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呢,更要连累陈家。

    王家这么无耻,索性就当真不嫁给他们家里,回头把碧柳远远地发嫁出京城,寻个老实厚道,不会介意碧柳做过这糊涂事儿的人家儿将一切都说清楚,等碧柳被人家接纳就嫁过去过安生日子。这远远地发嫁,王家自然就找不着碧柳了,到时候就算他们家有什么不好听的话传出来,只要陈家不认,他们家也只不过是个被陈家退亲就恼羞成怒之后污言秽语败坏陈家清誉的无赖之人。

    谁都不会相信的。

    毕竟陈白家的那样想要碧柳嫁给王家,可是这婚事最终不成,想也知道缘故必然不可能在陈家的身上。

    那时大家心中不妥的只能是王家。

    再联合一番王家被退亲之后到处嚷嚷坏人清誉的丑恶嘴脸,王家的名声就算是完了,也算是报了这一箭之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